第430章 这只是开始 下

小说: 最狂弃少 作者: 巅峰的神 更新时间:2019-10-09 22:52:41 字数:2515 阅读进度:431/445

小说网..cc,最快更新最狂弃少最新章节!

火柴落在秦峰身上。

轰一声,秦峰身躯迅速燃烧。

桥上的人,看着秦峰扭动惨嚎,不寒而栗,意识到死亡离他们很近很近,因为苏昊就是死神。

苏昊面无表情欣赏自己的杰作。

“你……你太残忍了!”

梁兴力哆哆嗦嗦指着苏昊。

“我只对敌人残忍,不像某些人,对无辜的人也残忍。”

苏昊扭头瞧梁兴力,秦峰的手下,烧他女人的餐厅,烧死两个无辜的人,还差点烧死他女人,那他烧死秦峰,有何不可?

“啊……”

变为火人的秦峰突然嚎叫着爬起,跌跌撞撞冲到石桥护栏边,纵身一跃,落入湖中。

“秦家不会放过你。”

梁兴力这种时候还敢说狠话,也算一条汉子。

“你还算硬气,我暂时留你这条命,回去告诉秦家的人,这只是个开始。”苏昊决定让梁兴力多活几天。

梁兴力愣住。

秦峰,当今那位的二儿子。

往死里整秦峰竟然只是开始,姓苏的小子太猖狂了。

一年前才随秦家人入京,并把宏鼎总部迁到京城的梁兴力,终归不够了解苏昊,而在场的京城本土公子哥儿瑟瑟发抖,丝毫不怀疑苏昊的话。

苏昊冷眼环顾呆呆杵在桥上的一众公子哥儿,最后瞧向面无人色的陈晓,问:“还想来昊泽当总经理吗?”

“不……不……”

陈晓惶恐摆手,吓得腿都软了,敢往死里折磨秦峰秦大少的人,更不会把他的小命当回事儿。

“你……你杀了三个人……”

汪瀚哆哆哆嗦说话,无疑子在提醒苏昊犯下大事,捅破了天。

“杀三人……”

苏昊表情轻蔑,漠视仇敌生命的他,踩着累累尸骨走到今天,践踏在脚下的生命,没一万,也有八千。

他漫不经心瞥一眼汪瀚,懒得多说,向前走去。

强者的彪悍人生,弱者不懂,也想象不到,无需赘言。

“你到底想怎样?”

梁兴力大声问苏昊。

“杀尽一切敌……”

苏昊的声音,低沉而淡漠。

桥上的人从这简短的话语中感受到苏昊的决绝与冷酷,了解苏昊的公子哥儿,无法想象接下来京城会发生什么。

“太猖狂……”

梁兴力怒视着苏昊远去的背影,不信苏昊能翻天,在他眼中,秦家就是京城的天,华国的天。

阶层,决定眼界。

梁兴力所处的层面,只能仰望到秦家,而在苏昊眼中,在华国如日中天的秦家,不过是提线木偶。

“快下去救秦少,或许还能救过来。”

梁兴力想到秦峰,着急忙慌扑到石桥护栏上。

摔在地上的几个特勤人员咬牙忍痛,爬起来,去救人。

苏昊听到桥上的动静,懒得回头,从容走出变为景区的皇家园林,这里距北清大学很近,坐地铁两站。

北清大学。

苏昊惦念两年的地方,既然来了,就得进去看看。

周末,校园里很热闹。

坐在长椅上草坪上看书的学霸,打羽毛球玩滑板滑轮的身影,勾起苏昊对往事的缅怀,只是已没人认出苏昊这昔日北清大学风云人物。

苏昊漫无目的走着,遇上一对又一对情侣,甚至有师生不畏人言,依偎在一起,秀着恩爱。

如今大学风气开放的一塌糊涂,师生恋屡见不鲜,世人接近麻木,教授迈下讲台变身叫兽的例子,常登上各大报纸头版头条,搞得雄性牲口们顿足捶胸,口诛笔伐痛骂教授无耻的同时,又无比艳羡肆无忌惮耕耘祖国花朵的老牛们。

不乏名校上演无良教授被痴情小男生视为情敌、第三者,挥刀斩杀于讲台上的血淋淋惨剧。

大学早不是净土,俨然一个小社会。

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女,开始逐渐褪去稚嫩青涩,试着模仿父辈的城府,琢磨如何掩饰内心想法,戴上面具做人。

可北清大学,依然是苏昊心中最值得怀念的地方。

不远处,排练的乐队奏出悠扬凄美的旋律,触动苏昊心弦,转脸,凝视戴眼镜留长发的男生主唱。

明天你是否会响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你的问题。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你总是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间各奔东西。

在零星“观众”注视下,戴眼镜的男生倾情演唱,长椅上,轻声慢语的情侣们逐渐沉默,凝神聆听。

歌声也感染苏昊,脑海闪过刘蓓蓓的样子,庆幸初恋女友始终深爱着她,没有遗憾,不用担心她成为别人的新娘。

蓓蓓。

我会找到你。

我会让你做我的新娘。

苏昊默默发誓,手机突然响了,打断他的思绪,他掏出新买的手机,凝视屏幕上陌生的号码。

“喂……”

苏昊接起电话。

“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我非常好奇你是怎么回来的,明天中午十二点,我在龙门总堂等你,你如果不来,或是来晚了,你那些忠心耿耿的手下,都会死,包括你的师父、师叔。”

打来电话的人狞笑。

“我会准时赶到。”

苏昊毫不犹豫答应,无论面临怎样的危险和算计,必须去。

收拾了秦峰,马上就有人跳出来。

挂断电话的苏昊冷漠呢喃:“效果不错……”

龙门距离京城,上千公里,一天赶过去不是问题,苏昊不紧不慢走出北清校园,拦了辆出租车,去机场。

“最近又有明星自杀了,你说,混娱乐圈有那么大压力吗,要么靠吸粉减压,要么干脆跳江自杀。”

出租车司机没话找话。

苏昊皱眉,司机在说柳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