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蛟龙出海化为龙

小说: 隐形巨富 作者: 犯二的神经病 更新时间:2019-05-11 16:37:04 字数:3119 阅读进度:83/406

元涛一进门,就感觉到一种狂暴的气息扑向自己,强大的令人窒息。

元涛没有被野兽盯住过的感觉,不过那种气势就像是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头凶猛的雄狮。

在距离他三米外的宽大沙发上,坐着一名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

这股气势,正是来自于他的自身。

他穿着很普通,跟其他人一样没什么特别,但他的眼神,却让人不敢去直视,似乎能一眼看穿人的心思,非常犀利。

见元涛进来,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元涛,一只手放在茶几上轻轻的敲打着,另一手则是拿着一张照片,让人有些奇怪。

“你是……”元涛疑惑的打量这中年男人。

“坐!”

元涛长长的吐了口气,才从对方的气势中,缓解了一下。

刚想问对方的身份,但他却打断了元涛的话,淡淡的吐出一个坐字!

想到自己也是大少的身份,元涛也有了些底气,走到一旁坐下,正准备又开口问。

对方却将手中的照片,轻轻的放到了茶几上,指了指:“她是我女儿!”

元涛这才看清照片上的人,心里咯噔的一下。

果然是尤佳!

听他的语气,他真是……

尤佳的父亲?

“尤叔,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既然是尤佳的父亲,元涛就尊称了一声。

这人正是燕京尤家的家主,尤白山,也是尤家的父亲。

家世显赫的他,一直处于高高在上的地位,自然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与霸气。

优白山剑眉一挑,口吻中带着一抹让人不容拒绝:“她已经有婚约了,我不想她与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好的传言,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是,尤叔,我想你误会了,我跟尤佳只不过是普通朋友,她有没有婚约,跟我完全不搭边啊!”

一听是找自己因为这事,元涛更是松了口气。

他确实不知道尤佳有什么婚约,而且完全跟他没关系。

但对方却冷声道:“普通朋友也不行,年轻人,我知道你跟这里的向南有一些关系,但就算他今天在这里,我也是这句话,懂吗?”

听到这里,元涛心中猛的一颤。

虽然他能听出来,对方貌似已经查过自己的身份了,而且只查出自己跟向南有一些关系,但并非查出自己的真正身份。

不过能从他这话听出,好像连向南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这尤家在燕京,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势力?

元涛深呼口气,缓了缓,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以后连跟她说话都不行吗?”

“对!”尤白山点头。

“对不起,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会影响到她的婚约,如果不让我和她说话,这有些过分了,我做不到!”

虽然有些害怕,元涛还是不愿意让出最后一步。

毕竟他们之间很熟悉了,怎么可能一下变成陌生人?

“呵呵,你说的!”

尤白山突然一笑,就起身走,往后面的房间走去,很明显,他不想再跟元涛废话。

其实元涛不知道的是,尤白山之所以会来找他谈,是因为尤佳打电话回去时,一个劲的在他面前提起元涛,做为过来人的他,哪里不知道女儿,对这个元涛有意思。

所以不管元涛对女儿有没有想法,都必须让他们断绝朋友关系。

既然元涛不愿意,那就只有让他消失了,杀一个人对尤家来说,没难度!

元涛还没弄明白,尤白山怎么突然就回房了。

下一刻,那大黑脸就走向了元涛:“对不起,这是老爷的意思,下辈子做个明白鬼吧!”

“你……什么意思?”这话让元涛心里一惊。

大黑脸没理他,一把就将他提起来,就像一名壮汉,提着一名只有刚满月的婴儿一般轻松。

“给我放开,你们要做什么?我可是……”

“你若是不闭嘴,我现在就解决了你!”见元涛吵闹,大黑脸怒吼一声。

把元涛的话,硬生生的给吓了回去。

然后,大黑脸就提着他走到楼下门外,准备将他扔到车里拉到后山去解决。

他尤家势力再大,做这事也得暗中来。

毕竟他们知道元涛跟向南有些关系,到时候被对方知道,也得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完了!

元涛心里暗暗着急。

他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想把自己拉到没人的地方解决,可是他现在又不敢开口说话,不然现在就没命了,因为他丝毫不敢怀疑这家伙的威胁。

眼看着距离车子越来越近,元涛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恐慌,失声叫了起来。

“救命啊,杀人啦!”

没办法,见对方就要将自己扔上车了,他只得大喊了一声。

“卧槽?没人?”

这个时候,居然没有路人,元涛绝望了。

“呵呵,小子,我们早就算好时间了,这个点你以为这里会有人吗?”大黑脸难得的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就像是死神的微笑。

“咦?”

可是他刚一笑完,却发现不对,前面的垃圾堆旁边,居然还有一个乞丐。

让他意外的是,这乞丐向他们这里走过来了。

元涛也看到了对方。

这乞丐他认识,这不正是上次在kfc外遇到的那人么?

还记得这乞丐上次为了一个甜筒被人家轰出来,自己还好心送了他一个呢。

不管了,哪怕只是乞丐,好歹也是个人啊。

而且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去抓一些救命稻草。

元涛扯着对着乞丐大喊:“喂,乞丐大哥,是我啊,上次我送你甜筒的那个,快救命啊,帮我报警,有人要杀我。”

乞丐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并没有看他一眼,但继续往这边走了过来。

大黑脸本不想去理会一个乞丐,可随着乞丐慢慢走来,他的心却变得沉重起来。

乞丐走的很慢,可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他的心头上,他的心也越发的沉重起来。

这种扑面而来的强大压抑感让他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全身的肌肉也在一刹那间猛然绷紧。

他感觉到了极度危险!

这种危险不亚于当年在中东那炮火连天的战场,被人用jū jí qiāng瞄脑袋时的情景,或者更甚。

这让他浑身汗毛直立。

让大黑脸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带给自己死亡的危险感的人,居然是从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身上传来的!

这是个让他想立马掉头跑的危险人物!

大黑脸也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眼睛死死的盯着缓缓而来的乞丐,摆出了格斗姿势,如同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

当乞丐走到他们身前不足三米远的地方,他才缓缓开口。

那声音极度的沙哑,就像是从破手提风箱里传出来的声音。

“放他一马,给自己留条后路。”

“你,你,你……你是教官?”当看清楚乞丐的面容时,大黑脸震惊地叫出声。

虽然乞丐现在蓬头垢面,但是这张脸,哪怕是他到老,甚至下辈子,都不会忘记。

这人绝对就是教官,真的是他,错不了!

顿时,大黑脸将手中的元涛推开,噗通一声跪倒在乞丐面前。

堂堂七尺男儿,见到谁都是冷冰冰的他,居然对一个乞丐跪下了。

声音带着颤抖:“教……教官,是我,我是猎豹啊,您……不认得我了吗?”

“唉!”

乞丐沉沉的叹了口气,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悲伤与回忆。

良久,他才开口道:“日落西山不再起,蛟龙入海不回头,曾经的他……已经死了,好好做人吧,别再给自己制造杀戮了。”

声音很嘶哑,让人听出了这句话里,带着无尽的悲伤与痛苦。

说完,他转身缓缓离开,不愿多看这二人一眼。

“不,教官,您是我们的神,您曾经说过,日出东山红似火,蛟龙出海化为龙,您怎么了,您回头看看我啊,教官……”

大黑脸想站起身,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双腿一直在打颤,让他无力站起。

一向冷漠的他,居然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像个孩子一般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然而,谁也没看到,乞丐在离开的时候,浑浊的双眼留下一滴清泪。

但他,依然没有回头,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

昏暗的路灯将乞丐的背影无限的拉长,显得凄凉而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