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无痕算命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7-04-15 12:57:51 字数:2411 阅读进度:1620/1920

第三百九十章无痕算命

松儿一听人叫他,哇的一声哭了,朝着我伸出小手:“啊……啊……妈妈,我要妈妈……”

松儿大哭起来,一边的警察也愣住了,莲儿则是用手打警察,就好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但是打起来一点都不手软,几下就把对方给打的脸都红肿了。

此时的松儿要找我,我这才说:“你们是什么警察,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孩子?”

警察也有点吃惊了,这才把我放了,他们也是觉得人这么多,我也不能耍花样,便把我放了的。

我忙着把松儿抱了过来,又把莲儿给拉过来,两个孩子坐下还狠狠的看着警察们,好像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怨了一样。

跟着一个警察问我:“你的身份证给我们看看。”

我转身拿了身份证出来给警察看看,警察看了之后问我:“你十八岁?”

我点头:“还没有过年,过年十九岁,我还没过生日。”

警察奇怪:“这两个孩子是你的么?”

我回头看看:“是我的,这个是我的大儿子,这个是我的小儿子,他叫欧阳莲,他就欧阳松。”

我说到,警察更茫然了:“你说这两个孩子都是你的,一个父亲的?”

“是我的。”我有些为难,我十八岁,我大儿子五岁,我十三岁就生孩子了?

确实说不过去。

警车问我:“你确定孩子是你的?”

“妈妈,给你这个。”莲儿转身拿了个户籍本给了我。

我转身看到户籍本拿过来给了那个人:“你看看。”

好在莲儿了,看来他还会乾坤大挪移。

警察打开看了我们家的户籍本,微微的愣了一下问:“你是童养媳?”

“我不是。”我想了一下:“不过我是后来失去记忆了,被我丈夫捡回家的,当地的警局有记载,后来我就嫁给了他,但他这两个孩子是我们的。”

警察看着我,有些奇怪的说:“你怎么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出来住店,你不知道很危险么?”

“我要去找孩子的父亲,没有办法。”我说到,警察后来又问了一些话,但半个上午也就过去了,我有些不大好的说:“我们累了,能不能先休息一天,等我们睡一觉,你们晚上再过来不知道好不好?”

警察见我们也没什么可以调查的,没有办法,后来就答应了我,带着人先走了。

等人走了,我和松儿莲儿回到床上,躺下我问莲儿,户籍本从哪里来的,莲儿说他刚刚回去取的,我自然就不好再说什么,他是天灵,自然日行千里是没有问题的。

问了莲儿这些,我朝着一边看去,松儿因为困了,已经早早的就睡着了,我们这才开始休息。

等我们休息了一下,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起来吃了馒头,把房退了也就出来了,老板还有些抱歉的说,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也是为了孩子好,我自然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和他们说:“没什么,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孩子好。”

说完我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外面,出了门我们看看道路的两边,终于有卖孩子吃的东西了,我拿出钱买了三串糖葫芦,我们三个一人一串,不能他们吃,把蛇宝给忘记,蛇宝很满足的说:“好吃,娘我吃完了还要吃。”

“一个就不错了,你和其他的孩子不同我才给你吃的,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是不能吃的,人家的妈妈怀孕了,都不吃这些的。”

蛇宝嗯哼一声:“人的小孩一点也不好。”

“那你不是妈妈的孩子么,妈妈也是人。”我提醒蛇宝,蛇宝在我肚子里面滚了滚,跟着说:“那我要慢慢吃。”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走了很远很远,最终到了我们要去的地方,而这天已经快要亮了,我倒是很庆幸,毕竟天要是不亮起来,我们就算是来了这个寺庙,也是进不去的。

到了山脚下,我赫然发现,兰若寺是个当地很大很大的寺庙,而且这个兰若寺的香火很旺盛。

我在下面站了一会,等了等,最后去了上面。

但我经过要进山门的时候,发现兰若寺的边上有个正在算卦的老头子,老头子穿着一身道袍子,身后有一棵大树,大树的上面有很多的红布条子,我过去正好看见那些红布条,红布条的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字,往上面看去,写的都是一些求神保平安的话。

我停下,看着老头子的桌案,他的桌案上面放着一些占卜的东西,有龟壳子,有铜板钱,还有笔墨纸砚,到是像是那么回事,一边他还有一个招牌,招牌上面用毛笔写了几个字,无痕卜卦。

我看看,又看看算命的先生,跟着问:“你是无痕?”

“我不是无痕,无痕是梦,我只是解梦说说事情。”说话的时候老头子看了看我,愣了一下,跟着低着头不再抬头说话,我跟着走过去问:“你为什么低着头不抬起来?”

“王妃大家降临,无痕冒犯了。”老头子分明就是无痕,但是他还说不是。

我便坐下问:“你是何方神圣?”

无痕说道:“我是梦里人。”

“哦。”我想了想说道,跟着说:“这兰若寺有什么说法么?”

“那要请王妃写一个字了。”无痕说着抬起手请我写字。

我想了想,握住笔写了一个人字。

无痕看了看说道:“王妃此去虽然凶险,但也能逢凶化吉,这个人字是出头之字,说明王妃强出头的,只要这两边撑住王妃的,则是两个人,而且要天时地利人和。

至于如何要化解,还要请王妃说明来意。”

我想想,把兰若寺三个字写上,无痕看了看:“王妃,记住,一切都在这三个字上面,切莫大意。”

无痕说着朝着我笑了笑,我这才说:“不然我再写一个字,你给看看。”

我说着还要再写一个字,但是无痕却说:“不必了,王妃再写也是如此,还不如记住无痕的话,这三个字的上面切莫大意。”

“这三个字?”

我于是起身站了起来,朝着兰若寺的上面去看,总是要看看仔细的,但就是我看的这个时候,无痕便消失不见了,我转身去的时候,只有桌子上面的几个字了。

我再去看,远处一个男子正牵着一个女子的手在走路,只听见男男子说:“许多年不出来,没想到出来便遇到了贵人。”

“想不到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那个女子说道,笑意盈盈,走着走着两人就不见了。

我这才惊奇的看着刚刚的卦摊子,卦摊子倒是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