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上古兵刃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7-04-15 01:27:33 字数:2328 阅读进度:1605/1920

第三百七十五章上古兵刃

但他看我的眼神却温柔至极,问我:“红儿可有事?”

“没有,你这样子我还真不习惯。”我说着伸手摸了摸欧阳玄紫的华丽衣裳,七重七的纱衣也不过如此了。

“没事便好,为夫没有看好红儿,失责了。”欧阳玄紫十分自责,眼底闪过一抹不悦,我看得出来是对他自己的。

“我没事,你不要这样。”我说着看向几个孩子,此时三个人已经快速将棺材板恢复原来样子,并且迅速到了我和欧阳玄紫面前。

“娘,你有事么?”莲儿忙着问我。

“娘,你怎样?”松儿也问我。

跟着煜儿用眼神看了看我,他与欧阳玄紫心领相通,欧阳玄紫知道我怎么样他应该也是知道的。

“没事,我还没等有事你们都回来了,我怎么会有事。”我说着看了看院子里面,几个人交会眼神,莲儿是个暴躁的脾气,手一抬把两扇木门封死了,跟着在上面推了一个莲花印,莲花印亮了一下按在门板上面,很快便消失了。

煜儿抬起手织出一张好像是蜘蛛网一样的火印,火印变大,最后升高把棺材铺整个罩了起来。

松儿看了一眼,笑了笑,手掌抬起来,一片片的松树叶子,好像是绿色的钢针一样,迅速在棺材铺的墙壁上面打上去,一且准备就绪,欧阳玄紫搂抱着我拍了拍:“稍安勿躁。”

其他的几个孩子,以煜儿为首,每个人都在院子里面搜寻。

此时我说:“就在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也要出去,但我总觉得我身后有什么人跟着我,虽然没有脚步声,但是我能察觉得到,那种感觉并不好。

等我走了几步我回头去看,奇怪的是,什么都没看到,我继续走,看到有个影子在我身后,我再去看,什么都看不到,我打算看看在不在棺材里面,结果不在,正在那边看,棺材板就倒了。”

“好好的棺材板是不会倒的,一定是有什么不要脸的东西想要娘的命,让我抓到弄死他。”莲儿的脾气不好,总是抢在前面说话。

煜儿则是稳重些:“能躲过我们的生灵很少,这东西,连笈阳符都搜不到他,一定不是轻易被抓到的。”

“师兄说的对,我也找不到他,他能逃过灵气的追捕,一定有问题。”

欧阳玄紫抬起左手,扔出来三样东西,一把七弦琴腾空而起,煜儿转身看去,抬起手七玄琴便落在了煜儿手中。

煜儿抬头看着欧阳玄紫,欧阳玄紫说道:“琴音可以震慑无形之物,虽然他能逃过灵气的追捕,但不见得他就是神通广大之物,音是所有生灵都要辨认的一种感应,煜儿你用七弦琴吧,这琴是从上古遗留下来的,用三昧真火炼化过,威力无穷,他叫伏羲琴,你精通音律,如果假以时日,必定成为一件不错的兵器。”

“煜儿谢谢师父。”我记得在紫竹林的时候,我看到的煜儿是在弹古筝,那这伏羲琴想必也是不在话下了。

随即,一闪一面黄色的镜子从天上飘到松儿手中,松儿低头看着眼前的镜子,翻

来覆去看了看,抬头看着欧阳玄紫,欧阳玄紫说道:“这是昆仑镜,是上古神器,乃是昆仑九天之上昆仑宫中的一面神镜,原本是西王母所有,后面是太乙玄纹,这面镜子能沟通天人两界,破开时间间隙。

昆仑镜在一次西王母的诞辰蟠桃大会中,被盗走,从此下落不明,此后转世为人,在他故去之后,被我娘寻来,从此留在身边,今天给你所用,这镜子还能够搜寻天下间任何的一种生灵,哪怕是逃脱灵气的灵物。”

“谢谢爹。”松儿十分高兴,看了又看,我看着松儿也笑了,他当然高兴,得了宝贝了。

跟着欧阳玄紫交代:“你性子温和,是大仁大义的人,生来具有灵性,这镜子本来已经再世为人,是我娘强行收回来,他若再转世,必然会苍生变更,你拿着他要对他好一点。”

“孩儿知道,爹放心。”

“嗯。”欧阳玄紫答应下来,之后才去看了最后的一样东西,是一块方形的大印。

就在大家去看的时候大印落在了莲儿的面前,莲儿没有去接过去,印就在他面前飞快转动,发出五色光芒。

欧阳玄紫此时说道:“这是崆峒印,上古神器,也叫印玺,这上面有九龙纹的交纽,印座的四面有五方天地圣容,东方天帝太昊伏羲,南方天帝炎帝神农,西方天帝少昊玄器,北方天帝颛顼高阳,中央天帝皇帝轩辕,印玺下方有道符箓,崆峒。

相传执掌此印的人,便可废立人皇。

这是上古神器,三皇五帝执掌的一方印玺,夏启建立夏朝,实行家天下,为防止后世有人不肖人皇,利用崆峒印之能,倒行逆流,霍乱天下,故将此印玺交给人教教主太上老君掌管,从此此印归于太上老君处。

为父娘亲那是上古狐狸,少年时曾喜爱游玩,天上地下去过许多地方,太上老君处也有去过,见到此印玺十分喜爱,便带了出来,太上老君明着看到,暗中不敢声张要回,最后归了为父娘亲。

这印乃是天上之物,莲儿是天上灵气所化,在你手中,势必事半功倍,威力大增。

你性子孤傲,如果没有撑场面的物件,你这般的性格,会闯祸出来,有了这方印,上天入地,也要让你三分,只是你要切记,不可欺人太甚,也不可人前显摆,如此才能有保平安。”

莲儿挑起眉梢,俊俏眸子看着我和欧阳玄紫,这才把手抬起来,那方崆峒镜便成了他的了。

嘴角翘了翘,莲儿转身便问:“那这印可能抓到那逃之夭夭的小小鼠辈?”

“这个还不确定,只是那两样都给了煜儿和松儿,为父也没什么好给你的了,这个合适你先给你,崆峒印执掌天下道宗,你若有缘必定能在这其中得到大彻大悟,无缘的话也无妨,拿着当个玩物也好。

这印也叫八方印,震慑八方,通天入地不成问题。”

“原来如此。”莲儿把崆峒印握在手里把玩,没想到其他的都没有动,崆峒印先有了动静,忽然离开莲儿手掌,一道金光朝着一口棺材射去,大家都去看,一道光朝着一边射去。结果松儿忙着用昆仑镜照射,煜儿的伏羲琴一出,一道黑色的影子砰一声落到了地上,转眼间化成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