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花神诀别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20:48 字数:3366 阅读进度:1197/1920

我正当要出去的时候,大黑蛇的尾巴又把我盘了起来,似乎这一个他也不相信了,而走来的老窦站在那里面老窦的面前看了一眼,有些不高兴的说:“你们追到这里来了?”

结果老窦的这话一说出来,我便知道,这一个也是个假的老窦。

“拾来,我们走吧。”老窦说道,我便说:“要走你走吧,我是不会走的,我要等的人不是你们,我要等的人还没有来,等他来了我再走也不迟。”

“拾来,我是老窦,你怎么还不下来?”最后来的那个老窦说,我看了他一眼,有些头晕了,不是就不是,说多了也不是。

另外的两个也都说他们是老窦,后来我就不说了。

“拾来。”三个老窦看我不答应,一起朝着我和大黑蛇走来,我此时想起一件事情,这两个人,莫不是就是一次次被打死的黑白无常?

这么想我忙着看了一眼大黑蛇:“他们卷土重来是不是冲着你来的?”

大黑蛇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看,许是他现在是个很虚弱的时候,那三个东西知道才来找他,所以他现在有可能自身难保,但他还死死将我盘在身体里面,他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我心里更加过意不去了。

于是我说:“你放心,你能保护我我就能保护你,如果你死了,我一定陪你死,大不了我们一起沉进忘忧河下面。”

听到我说大黑蛇用它的头在我的头上压了压,示意我去里面,他要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不该受到伤害的是他不是我,要不是我,许是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越是这样的想,就越是觉得,是我害了大黑蛇。

而对面的那三个东西,我也开始想办法了,我没什么能力,看他们的样子我是打不过他们了,要是能把他们骗走是最好的方法,于是我就说:“你们还是说实话把,你们不是老窦,你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要抓我走的,是不是?”

听到我说三个老窦都说:“我们是老窦,拾来,你们跟我们走吧。”

“我跟你们走可以,那大黑蛇呢?”我看看大黑蛇,大黑蛇要把我压下去,看来是很危险了,我想着,我不能这么自私,如果老窦来了,知道我是这样自私的人,一定不会高兴,甚至很生气我把大黑蛇抛弃了。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说完我去看那些老窦。

其中的一个和我说:“拾来你下来吧。”

“我下去你们会杀了我和大黑蛇。”我故意说的很害怕,一个老窦说:“我们不会那么做,我们会送你去投胎。”

“你们是叶绾贞他们?”我问,老窦们相互看了一眼,两个变成黑白无常,一个变成叶绾贞。

看到他们我皱了皱眉:“你们也不是黑白无常,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宁,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听劝呢,难道说留在阳间做一只鬼真的那么快乐么?

你有一天遇到危险会魂飞魄散的,投胎做人有什么不好,多少人想要这个机会都没有。”

叶绾贞站在那里与我说,我忽然觉得,叶绾贞也是在为了我好,可是想到她为了我好是有目的的,我就没有任何的心情了。

“你不是叶绾贞,叶绾贞虽然有些偏执,但是她是不会不问问我就逼着我去投胎,你们到底是谁,你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黑白无常和叶绾贞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我接连着问了很多的问题,黑白无常和叶绾贞见到事情败露,这才和我说:“我们是什么人都不重要,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来抓你的,识相的就跟着我们离开,我们可以不伤害这条大黑蛇,不然我们就会杀死大黑蛇。”

“就凭你们?”黑无常正说话的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我巡音朝着前面看去,看到三个影子,一个是老窦,一个是半面,另外一个则是紫儿,看到这三个人我就愣住了,这三个人怎么会在一起的。

走来紫儿看着我叫道:“娘亲。”

我看着紫儿,心里一阵翻腾,他们来救我了。

而且紫儿那么小,就来救我了。

大黑蛇慢慢松懈下来,我朝着大黑蛇看去,大黑蛇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精疲力尽了。

我忙着喊他:“花神。”

在我的心里,大黑蛇就是花神,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我喊,大黑蛇睁开了眼睛,眨动了两下,但最后还是闭上了眼睛,我忙着喊:“老窦,老窦怎么办?”

老窦于是朝着我这边看来,很快朝着我这边走来,黑白无常看着老窦走来,便一起朝着老窦过去,想要阻止老窦过来,但他们刚刚过去,半面便朝着他们冲了过去,两方打了起来。

老窦继续朝着我和大黑蛇这边走,叶绾贞就朝着老窦过去了,随后紫儿好像是一道风一样,去了叶绾贞的面前,两人打了起来。

老窦来到我身边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后朝着从身上拿了一样东西出来,我看见只是一个黑布袋子,放到了大黑蛇的嘴边上,一道光钻到了大黑蛇的嘴里面,跟着大黑蛇身形一闪,竟然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老窦则是抱着我飞身落到忘忧草上面。

花神重新回来我有些恍惚,随后我就问老窦:“你给他吃什么了?”

“没什么,救命的东西。”老窦说完带着我看向紫儿和半面那边,眨眼看他们把对面的三个假的老窦给打的魂飞魄散了。

“都死了很多次了,不知道这次死了,还会不会活过来。”我站在一边问老窦,老窦说:“不是死了很多次又活过来了,是每次他们都伪装成黑白无常和叶绾贞的样子,让拾来以为是黑白无常他们重生了,其实不是。”

“哦。”老窦说什么我都相信,他说的时候我便答应。

紫儿和半面走过来的时候,我回头看向站在忘忧河畔的花神,他还是遮着脸,似乎怕我看见他是谁,不过我已经不在意这些了,所以我走去看花神,花神看了看我说道:“你走吧。”

“我不走,我说过我要留在这里和你一起生活。”我说着看了一眼走来的老窦,我把手伸过去拉了老窦一下:“你来。”

老窦走来站在我身边,我和老窦说:“他是我的救命恩公,我和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你来了,我就和你生活在这里,和他一起生活。

这里是忘忧谷,这里的草叫忘忧草,这里的河叫忘忧河,我们生活在这里也会很开心,如果回去了,还会发生很多事情,我不想回去,我觉得这里很好,我想留在这里。”

“既然你喜欢,住一段时间没什么,如果我有事情不在这里,花神也能帮忙照顾你,只是还要问问花神,他愿不愿意收留我们,另外……”

老窦看着我:“拾来是个多动贪玩的人,如果真的在这里,每天只是对着忘忧,只是睡觉,拾来还会愿意么?”

“我愿意。”我说的是那样认真,结果花神却说:“我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走吧。”

说完花神转身去了他的屋子里面,他的灯笼们迎风摇摆,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但他的房子很快消失了,就连灯笼也都没有了。

紫儿走来和我说:“娘亲,花神不希望我们打扰他的生活,我们也还要回去,不如回去吧。

这里虽然是忘忧谷,但是这里不是真正快乐的地方,我们还是走吧。”

紫儿的话也很诚恳,但我始终放心不下花神,我忙着走去了屋子那里,摸了摸,饶了一圈,说道:“花神,你出来,我们好好商量,你这里一个人住也住不完,不如我们留下来陪你住,以后日子也好消遣,莫不是你想一个人在这里一直终老么?

一个人百年终老,一只鬼千年不老,你是神,在忘忧河畔,你要多久才能老,想一想这千年万年的孤独,一个人在这里有什么意思,我留下来可以给你排忧解闷,还有老窦,他也是个好相处的人,花神,你倒是出来啊。”

我在外面说了很多的话,可不论是我怎样苦口婆心的说话,到最后花神也没有出来。

老窦在一边将我拉住,与我说:“既然他不愿意就算了,我们先回去,等日后再来看他。”

我看着老窦:“以后我们真的还会再来么?”

老窦看了我一会:“想来的时候就来了,其实这忘忧河也是个清静的地方,只是拾来留下对他而言并非好事,一来拾来每天都要吃他的蜂蜜,那些蜂蜜看着像是蜂蜜,实际上却是他的元气,不吃的话,拾来在这里会忘记很多的事情,吃的话他就要耗费元气,拾来在这里也没有很多时间,却已经耗费了他大半的元气,继续下去,他也只有魂归西去了。”

老窦说的那么严重,我忽然害怕起来,我只是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我自然是没有想过,我吃的那些蜂蜜不是蜂蜜,而是花神的元气,如果我要是早早知道,我怎么也不可能去吃。

可要是不去吃,此时我说不定已经把老窦是谁忘记的干干净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