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20:24 字数:3487 阅读进度:1045/1920

从槐树岭出来,我和欧阳漓回去于家村那边,回去的时候我回头看看,看见纸人在那里朝着我笑了笑,之后便在阳光下成了一把飞灰,转身我也安静不少,心里自然五味杂陈。

用纸人替代一个人的性命,虽然说这事算是圆满,但就算是纸人,她也曾有过生命,在我看来,那就好像午夜烟花一样,也曾灿烂过,至于她是如何灿烂,那就不得而知了。

紫儿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心情不好,慢慢醒来看了看我,只不过,变成孩子的紫儿不清楚我为什么会难过,为什么会忧伤,而他那双妖媚的眼睛,此时的天真更叫人想到了这世界的不善良。

紫儿问我:“娘很伤心么?”

“有一点。”我回答,紫儿不理解的问我:“为什么?”

看紫儿小小的样子,我笑了笑:“有些事紫儿现在不明白,以后就会明白了。”

“为什么娘现在不说给紫儿听呢?”紫儿问我,我看着他开始沉默。

见我这样,一边欧阳漓将紫儿抱了过去,说道:“你娘一夜没有休息,抱了你一夜了,你倒是睡得很好,过来爹抱着。”

“爹知道娘为何这样么?”紫儿问欧阳漓,欧阳漓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这世界在你娘看来,就是母亲,母亲拥抱所有孩子,但是孩子们在世界上自相残杀,你人杀了人,杀了动物,杀了花草树木,更加可悲的是,这样的杀戮还要周而复始的继续下去,当人变成了鬼,鬼开始杀人,还杀其他的动物,其他的生灵,这世界所有的生灵都是一样的,但是现在一切在你娘看来,最残忍的是人,而你娘她现在觉得她是个人,所以很悲伤。”

“那娘喜欢做什么,来生做什么。”紫儿看向我说,我愣了一下,抬头看着紫儿,许久说不出来,但却笑了笑,紫儿问我笑什么,我只能说笑他天真。

可是说道这个来生,我还能有来生么?

这一生如果能和欧阳漓多一点时间,我都已经心满意足。

想来我与别人还有些不同,别的都有些期望,可我只是想要多活几天。

比起那些贪心的人,我是不是一点也不贪心?

我寻思了一会朝着欧阳漓那边看了一眼,他也正看着我,看我看他笑了笑:“宁儿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胡思乱想。”我说着朝着前面走去,不去理会欧阳漓了。

很快来到于家村,进了村子我们就去找村长,村长看到我们高兴的走了出来,忙着说:“一晚上也没看到你们回来,吓死我们了,我们都一夜没有休息。”

“那也让你们挂心了。”我笑了笑说,紫儿从欧阳漓的身上下来,毫不见外的在院子里面玩,欧阳漓在外面陪着紫儿,我跟着村长去了里面,把女僵尸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把槐树岭被欧阳漓烧了的事情说了一遍,但我没说那火是欧阳漓放的,而是说女僵尸放的。

村长开始一脸为难,后来与我说:“实不相瞒,我们那块槐树岭早就打算把槐树弄掉了,但这件事情我们也不敢真的去做,主要是槐树这东西我们有些担心,他真的有什么说法,你们昨天和我说,槐树的事情,我们也都认真了,槐树没了没什么,会不会引来什么灾祸?”

“灾祸这个事情,是人自造的,人要是想化解灾祸,自然就能化解,要不想化解,灾祸自然就会找上门。

天地孕育万物而生,万物皆为天地的孩子,孩子们自相残杀就算没有**,也有天祸,这是因果造化命数。

有人来世报,有人现世报,有句话说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是这缘由。

你们这村子,虽然没有大奸大恶,但死了的这个寡妇你们应该不陌生,依照你们所说,寡妇是自己走来的,她没有家,可我昨夜看见她,她说的却不是这样,就算你们躲得过法律的制裁,良心上过得去了,这天道轮回,这时候不报,不证明以后就不报了。

因果报应,是天道,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

正如你们于家村的村子,你们整个村子都说这个寡妇是自己走来的,没有家人,那我是怎么知道,她原本是来自大城镇的一个女大学生,毕业后来到乡村的小学教书,你们这里原本穷乡僻壤,就是你们自己的子女,毕业后也都投奔前程,去到别的地方,可怜这个女教师,来了之后,只是因为在路上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便被你们村子里面的人骗了回来,之后就留下做了媳妇。

如果你们真的对她好,她也不会逃跑,可是事实不是那样,后来她逃跑被公婆抓到,丈夫便拳打脚踢,结果天怒,他死在路上。

回来之后她公婆不知悔改,将她关在厢房里面,结果如何,她是死了,但是她死后成了僵尸是不是?

你们如何了?

她公婆先是死了,之后你们这村子不得安宁,槐树岭虽然没有了,可是你们于家村的村民造孽深重,早晚也会得到报应。”

“大师啊,大师救命啊!”我说完村长以及屋子里面的村民都跪在了地上,我站在一边站了一会,听一帮人跟我哭爹喊妈的,我听的心烦,便说:“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这办法怕是你们也不愿意听,我就不说了,你们把我这次过来的钱给我,我现在就要走了,我那孩子,今天要回去了,他不爱吃你们这里的饭菜,他今早和我说,你们于家村这里的水有一股土腥味。”

“土腥味?”村长大骇,脸都绿了。

“大师啊,救命啊大师,我们这水是活人吃的,怎么会有土腥味,那是死人吃的水啊!”村长跪在地上哭求,我这才说:“你们要解决这事情,我可以帮你们,但你们要想好,这事做还是不做。”

“做,我们一定做。”村长连忙说道,其他的村民也说道。

我这才说:“人死不能复生,但是她死后还是要有个安葬的地方的,另外你们把孩子和她分开,这事也不应该,你们找到孩子的一两样东西,哪怕是包着他的被子什么的,有一样就行,把他们母子一起葬了。

立碑,写清楚他们的名和姓,在他们的墓碑下面写清楚他们为什么死了,什么时候死了。

另外,这件事情,要立案,叫人查查,她到底是什么人,要她家人来到这里,你们征求到她家人的原谅,这事算是圆满,不然你们这于家村,不久后就会有祸端。”

于家村的人一听我说,全都吓得不轻,之后村长马上去做,自然寡妇那家的人也都被牵连到了这件事情里面,但是警察过来之后也不会怎么样他们,说到底,公婆死了,丈夫也死了,寡妇也死了,现在就等着寡妇的家人来到这里,去看寡妇的衣冠冢了。

这事到了这里,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余下就是去找那个弄了尸油的人了。

村长忙的时候我和欧阳漓便告辞了,从于家村出来观察了一下,朝着村子口走,村口李博就在那里等着我们。

看到李博我走了过去,李博正在车子里面休息,我看看叫了他一声,李博醒过来从车子里面下来了,忙着问我们:“办完事了?”

“办完了,你怎么还没有走,不是说叫你不要等着我们么?”我问李博,李博笑了笑:“你们不出来我就没回去,这山高路远,你们怎么回去,还带着一个孩子,也不方便。”

“这倒是,你吃饭什么的怎么办?”我看看,李博忙着又说:“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我车里都带了,你们不用管我这些,既然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回去吧,明天还要上学。”

“那走吧。”我先坐进车里,随后欧阳漓把紫儿给我,坐到车里,李博这才开车载着我们一起回去。

路上我又睡了一觉,做梦还梦见了女僵尸。

就在女僵尸的衣冠冢那里,她身边还有个不大点的孩子,给她背在身后。

那坟头上面还有草,我过去之后女僵尸便出来了,见到我跪下磕头,我也没说什么,但她之后起来便消失不见了。

梦醒了我们也到家了,车子停下欧阳漓和紫儿先下了车,随后我才下车。

到了下面我去看了看李博,李博就走了。

转身回到了阴阳事务所的里面,于家村把后面的钱都给了我,我也没有拿出来给叶绾贞,回头我打算给紫儿弄个小车子骑着玩,我看对面那家的孩子都有小车子,三个轮子的那种,我问人家,人家说要几千块,这次给了我两万,我就想要买两辆,我也不能看着自己儿子玩,就不给半面他家里买。

再加上最近我也没有买香烛了,我就都留下了。

进门叶绾贞就出来了,一见面就坐在桌上倒了一杯水,喝完了把手伸给我:“拿来。”

“我看他们都可怜,钱都给他们了,没有了。”我说着便看了一眼欧阳漓,叶绾贞挑眉看着欧阳漓,欧阳漓也没有表情,我估计是在试探欧阳漓,再说这事情叶绾贞也不好意思去打电话跟于家村的人要了。

看了一会叶绾贞用手指敲桌子,冷不防问我:“给还是不给?”

我皱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叶绾贞一拍桌子起身站了起来,我看她要发飙,转身朝着院子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这几天我不在,别去找了。”

说完,我忙着脚底抹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