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活人法器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58 字数:3468 阅读进度:894/1920

门关上我便听见门外的五官王喊我:“妹子。 .”

我刚想要去门口便给白毛鬼拉住了,我看白毛鬼那边,白毛鬼朝着我摇了摇头,我眉头皱着,白毛鬼倒是不担心外面的情况,反倒是拉着我的手腕看着屋子里面,而他那样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既然不出去,我自然也要找,但我没话,而是跟着默不作声,此时听见外面五官王着急喊我:“妹子,你倒是答应哥哥?”

一听哥哥两个字,我便回头去看,结果门外影子上面,哪里是人的影子,分明就是一团黑色的东西飘来飘去的。

此时我倒是担心起了五官王了,没有赤魔在他身边,万一出什么事可怎么办,他又去了那里。

白毛鬼拉着我走了一会,来到屋子中间的一个地方,隐隐约约看见一把摇椅放在那里,而且上面坐着一个年月五十岁的男人,长得面如冠玉,身上穿着一件寿衣。

寿衣都知道,人死了要穿上,有好有坏,也有颜色不同的,但我看见多数都是黑色,就因为是黑色,看着有些渗人。

看到我和白毛鬼,老鬼在摇椅上面摇了摇,那样子怡然自得,完全不像是一只鬼,他还和生前一样,手里握着一把扇子,正忽闪忽闪的闪着摇。

看到老鬼白毛鬼便:“你已经死了几百年了,却留在这里不走,你是想要等什么?”

“你我在等什么?”老鬼朝着白毛鬼看了看,眼珠子在眼眶里面转悠了两圈,而后看向我,忽然很诡异的笑了笑,我顿觉脖根子一阵冰凉,好像什么东西趴在上面哈了一口阴寒的气,忙着抬起手要去摸一把,就在我要摸的时候白毛鬼喊了我一声:“宁儿。”

我忙着把手拿了回来,白毛鬼也顺手将我挡在了身边,抬起手将他的手放到我手上,我看他,白毛鬼把眼睛闭上,身上的气轰然朝着周围喷发,气掀开了屋子里面的一些鬼之类的东西,哀嚎声也事一阵接着一阵,就是门外假冒五官王的那个,此时也是比谁哀嚎的都要严重,但等我回头,眨眼已经消失不见了。 ..)

但我总感觉,这屋子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在我周围,但我又的不好。

白毛鬼看了我一眼,将手放开,目光落在老鬼身上,我也看老鬼,来老鬼也算是厉害的了,其他的鬼都化为灰烬,他反倒没什么事情,不得不叫人佩服。

老鬼自己也诡异的笑了笑,看着我:“就是你害死了我家主子,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哦?

我瞪大眼睛看了一眼对面老鬼,随后就没什么好奇的了,这事我但凡遇见的也太多了,所以现在都不以为然了。

于是我只好:“你又是哪一家的债主,我怎么又把你家的主子给害了,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要不这事也不好,你可要知道。”

“哼,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识你,你就是呼伦的那个糟糠,竟然还有脸回来,我就知道你居心不良,让我门公主独守空闺,还怀上了孽子,害死了可怜的公主,我……”

老鬼这么一我才发现,这只老鬼和其他的鬼有点不一样,算是一只太监鬼,长得不全乎的那种了。

我那眼睛不由自主的朝着老鬼裤裆看去,正打算好好看看,被白毛鬼抬起的手给遮住了,于是我抬起手握住白毛鬼的手朝着下面拉,就拉他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情,这动作很像是欧阳漓的,果然大鬼都是一个样的。

“宁儿勿要看。”白毛鬼道,语气里隐隐不悦,我自然不敢在多什么。

而此我也乖乖点了个头,免得白毛鬼不高兴,惹得他不快活。

白毛鬼这才把手放开,我才能看老鬼,但他裤裆我是不能看了,我只是看着老鬼瞧了瞧,没有什么印象我才看想起他地方了,对老鬼那话也没放在心上,我自然不会相信,我前世堂堂的九尾狐狸,会被人开膛破腹抱儿子给摔死,这事怎么可能落在我身上,我还能连个什么公主都斗不过?

岂不是折损了我九尾狐狸的威名了?

我寻思了一下也不喝老鬼一般见识,倒是白毛鬼:“你所的,不过是长相与宁儿相似一些罢了。村 .”

老鬼忽然起来吼道:“胡,就是她。”

看老鬼那样子,我不由得轻哼:“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太监话都娘娘腔,你也没有不适,要这么,我觉得你八成不是个真的太监,搞不好公主私通的那个狗东西就是你,一公一母正好了。

你还有脸成了鬼,也不问问我族收不收你。”

我那话自然脱口而出,的十分得我心,我便摇了摇头,不等老鬼气急骂我,便:“千年的媳妇熬成婆,我也终于无师自通出徒了。”

我这话出白毛鬼愣住,对面老鬼不知道喊些什么,白毛鬼斗看着我发呆,我自然是朝着他看了一会道:“我这就是我没有婆婆教,我也成了能会道的婆婆了。”

白毛鬼愣了一下,这才松口气的看向大呼叫要发疯的老鬼,我又气死人不偿命的:“你还有脸出来,我要是你,做了这种事,早就找地方钻地洞了。

还大呼叫的骂人,我要隔了你的舌头,再把你嘴缝上,我看你怎么骂我。”

白毛鬼在度看我,我想了想看白毛鬼:“怎么了?”

白毛鬼摇了摇头,面无表情,我转去:“杀人杀鬼都一样,可我要杀,兴许不犯法,你要杀就不一定了。”

“何解?”白毛鬼问我,我只好:“这还不懂,自然是我杀人杀鬼用嘴,气都气死了,谁能把我怎样?”

白毛鬼恍然大悟,这才笑了笑:“宁儿的这张嘴,确实惊人。”

“那是自然。”这话完我去看对面的老鬼,老鬼气的不轻,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一看事情不好,忙着躲到白毛鬼身后去了,用叶绾贞的话,遇到危险我跑的能比火箭都快。

白毛鬼一时间也事没有想到,转身看我老鬼便铺了过来,但老鬼的那点能耐,怎么可能事白毛鬼的对手,转身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戾气从白毛鬼的身上喷发出来,紧跟着老鬼嗷的一声撞了出去,一眨眼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老鬼跑了,屋子的房门也就开了,白毛鬼抬起手正要摸摸我的脸,结果他还不等摸,就给五官王打扰了,五官王推开门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门便朝着我走了过来,关切问我:“妹子可有事?”

“自然没事,我这么……”话到了嘴边生生吞了回去,还是不的好了,想起刚刚我那火箭的速度我可是不好意思在我多厉害。

听我没事五官王也放心了,我此时才看看周围,没有看出什么,只能先出去看。

出了门我问五官王:“你刚刚怎么出去了?我们都进来了,唯独你在外面。”

五官王一脸无奈:“你们进来我就跟在外面,等我迈步,门就关上了,我在外面想办法进来,门就开了。”

“这么刚刚都是幻觉?”我自言自语低估,顺便朝着白毛鬼那边看了一看,白毛鬼也没什么,我就知道他早知道都是幻觉。

但他既然把老鬼给放掉了,明他有打算。

“妹子什么?”五官王问我,我忙着没什么,这才去了将军府的外面,出来时间也不早了,就朝着两边看了看,人倒是没有几个,但这边也有人家,就过去看了看,人家都别墅洋楼什么的,一般的人家也不爱搭理我们这种的人。

但也有人家是意外的,我过去就听见那家的院落门开了,一个十几岁的丫头从里面背着书包出来,一个年轻女人y和一个四十左右岁的男人出来,准备开着门口的车送孩子上学,看到我们愣住了,先把孩子护住,随后是女人。

“你们是?”男人大量了我们一下,开口问我们,我这才:“我们是来这边调查事情的,关于这个古建筑的,我们就是想问问,这地方没有人看着么,怎么我们来了一天也没有一个人出现,你家住这里,应该知道一些吧。”

“这样,你们是师父还是什么?”男人要问,女人拉了她一下。

男人看了看:“没事,你先送孩子去上学,这事总是要解决的。”

男人着把女人给打发了,女人看了我们一眼,把儿子先给带走了。

那边走了男人看了一眼将军府,这才:“其实这件事早晚都要解决,我也知道纸包不住火,但我没想到会有人注意到这里有事情,这么快就来了,你们跟我去里面吧。”

男人完转身推开了房门,请我们去他家里,我们也没有客气,跟着他去了里面。

此时进门白毛鬼走在前面,结果他一进门男人家门口的一面八卦镜就给震碎,只听见咔嚓一声。

男人忙着回头看,八卦镜一斤还碎了,男人忙着又看着白毛鬼,脸色苍白问白毛鬼:“你是什么?”

白毛鬼不等什么,我忙着:“法器,他是我的法器,专门炼化的法器,你可别误会。”

男人还是有些不相信的,但是看了我一会,问我:“敢问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法器,还有你这张脸,怎么觉得面善。”

这人,法器可以问问,我长得面善也不行了。

想想,我便:“我是温宁,温……”

后人两个字我还不等出来,结果反被对方给了,倒是叫人无话可了。

</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