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窥探天机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46 字数:3522 阅读进度:814/1920

而我则是在想,他这消极的态度都把身体拖垮了,什么时候能好过来,怎么能叫人放心。

“你上次来我都没好好给你介绍这里,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下,岭南府这里也和阴……”

我一边走一边说,宗无泽就跟着我在岭南府里面走,每到一个地方他都听得特别细心,我也给他说了许多,只不过我说的多数都是骗他的话,因为我压根不了解岭南府里面的前世今生,自然也就不知道哪里是哪里,过去如何,后来如何。

走了一会宗无泽贼心不死的问我:“小宁,要是没有欧阳漓,你会给我机会么?”

我听宗无泽说没给气死,都快要死了的人了,问这些有什么用。

抬头我看宗无泽:“难怪你生病了,原来是心术不正,你要这么问,宇文休还要问你什么时候死了不成?”

宗无泽一阵怔住,而后他便笑了,只不过他那苍白的笑颜,笑的是那般的无奈,那般的落寂,见他这样的笑我实在是无法再生气,只能是看着。

见我不笑宗无泽说:“我是太自私了,一开始就不愿意你学习这些,以为只要有我在,就会保护你,这样你就不会受到伤害,哪里知道,适得其反,你学到的比我教给你的还要多,你终究不能留在我的身边。

而我,至今无法释怀,明明是我先来到你的面前,为何你却选择了他而不是我。”

宗无泽说着转身走去,我担心他那摇摇欲坠的身子,林黛玉似的一下摔倒,扶着宗无泽。

“感情的事情说不准,但你和欧阳漓不一样,他与我前世就纠葛在一起了,就算你有再大的本事,也都没用。

要是能分开我们也就不会遇见了,不过你虽然是我朋友,但也是对我至关重要的人,你如果死了,估计我要哭死了。”

“小宁,你不骗我?”宗无泽就跟傻瓜似的,说出那话都是不经大脑的,我明摆着是骗他的,他竟然真的信了。

他死了我固然伤心,但哭死那怎么可能?

他那认真的眼神我也是醉了,我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我会哭死么?

想说你傻了吧,看宗无泽那样子我又不忍心,于是只好说:“是,你要死了我就哭死。”

宗无泽笑了笑:“我真希望现在就死了,看见小宁哭也好,不需要哭死。”

“你是果然是病的不轻了,要不我给你推到水里面醒醒脑,要不干脆淹死别上来了,省得我看见你就胸闷气短,过不了多久,你没死先把我气死了,回头我跟阎王爷告状,参你一本,你说你还跑得了么?”

我在一旁胡扯,宗无泽便笑的那样荡漾,估计心都要溺死了,看他高兴我又说:“你已经病入膏肓了,笑吧,笑死你算了。”

扶着宗无泽一边走我一边说,来到了水池的边上,宗无泽说是想坐下坐一会,我看看他那苍白的样子,心想着坐下了你要掉下去呢?

“小宁,我们不如弄小船,在池子里面划船好不好?”宗无泽不知道怎么想的,这种话他也问得出来,他但凡事长点心,也不至于问我这种话,但我看了他半天,他就跟没看到我看他跟看怪胎的眼睛一样,继续问我:“小宁,你说好不好,水里飘着花瓣,我们坐在船上,荡来荡去,水流之下……”

“你是林黛玉转世投胎来的吧?”我托着腮问宗无泽,宗无泽忽然笑了那么一下,许久他才转开了脸,望着水里说:“如果我真的死了,我就希望在这里游船,到处都是花瓣。”

“再配上七彩霞光,给你七颗龙珠,你召唤神龙。”

说完我转开脸看向别处,同样都是人,我纵然是要死了,也想不到这些,不知道宗无泽是怎么长出来的脑子,想的那些东西都是别人做梦想都想不到的。

“神龙是什么?”

“白痴。”

“八部天龙里面还有这种龙?”

宗无泽那眼神看的我无力,我于是说:“三秒钟之后,你再开口说一个字,我把你推下去。”

“那宁儿动手吧。”

“……”

宗无泽是孙悟空转世,不是林黛玉,我能确定这事。

坐了一会,我问宗无泽:“你还不想回去么?”

宗无泽看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小宁,你看这黄昏的景色多好,只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尽收眼底,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你别胡说了,你只要听话,多吃点药,你肯定能好过来。我不是给你吃果子了,你怎么还是这幅样子,你把我给你吃的果子都弄到哪里去了?我自己都没舍得吃。”

“小宁,我多喜欢你,你知道么?”

“你别再说这些,不然欧阳漓知道会把你打坏的,打坏了可就好不了了,比你现在还惨,你还是别乱说话了。

有道是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小宁……”

我看去宗无泽忽然笑了笑:“小宁,你我有缘无份,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既然不甘心,你还不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把我从欧阳漓的手里抢过去,不然你不是白白浪费了过去那么多年么。

你们宗家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要是再死了,宗家怎么办?”

“宗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回不回去都无所谓了。”

“真没出息,你娶了媳妇不就开枝散叶了?”

“不是小宁,娶了也没意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宁缺毋滥。”

“那你就等死吧。”我说着不再说话了,宗无泽靠在一边有些累了,与我说:“这次来的时候我坐了一个梦,梦见一只青鸟和我道别,我知道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至于要去哪里,我也不清楚,总归不会是重返人间,我来已经许多次了,轮回我都已经不记得多少回了,继续下去就要遭天谴了。

天谴……呵呵……咳咳……”

刚笑了两声就开始咳嗽,跟着吐了一口血出来,我忙着拿出纸巾给宗无泽擦了擦,但他并没理会,而是望着一池的清水说:“我走以后,小宁会收回一瓣玲珑心,这瓣心可以替代那片鱼鳞,可以治愈小宁的心魔,也会恢复小宁鬼眼的能力。

只是……”

“我不要你的什么鬼眼不鬼眼的,我觉得现在挺好,没有鬼眼就看不见鬼,没有鱼鳞偶尔有心魔也不错,起码知道我到底哪里不好。”

听我说宗无泽摇了摇头:“缺一不可,小宁的身体会拖垮,欧阳漓也会拖垮,小宁,我不能为你做什么,我只能为你做最后的一件事情了。

我已经耗尽毕生所学,扭转了天力,泄漏了天机,这次是逃不过了,小宁……,你把手给我,我和你说件事情。”

宗无泽说着把我的手拉了过去,只是握着,我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忽然皱眉:“你窥探天机?”

“小宁,我只能做到这些了,希望你能否极泰来,不枉我逆天之事。”

宗无泽说完便靠在了我身上,轻轻的将我搂住,把下巴放在我肩上,与我说:“只可惜我到最后也没能窥探到最后那一步,可恨老天爷为什么不给我一点时间,就将我的能力收了回去。”

“你怎么能够这么做,你以为天机真的能够窥探嘛?太傻了。”我抬起手搂住宗无泽的腰身,宗无泽呵呵的干笑两声:“我也没有办法,看见现在这幅局面,我终究是不放心。

你非同道中人,该留下的不是你,若你不死,怎能平息此番纠葛。”

宗无泽的声音愈发的无力,宗无泽从怀里不知道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到了我怀里。

“这是我留下的锦囊,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

“你不会有事的。”我要推开宗无泽,宗无泽却摇着头:“没用了,来之前我已经死了。”

“你……”

“小宁,我要走了,走之前再问你一件事。”

“你说。”

“我走以后,你会不会想我?”

“会。”

“会不会哭?”

“会!”

“好,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我死以后想我,哭一哭。”

一阵风从身畔吹过,不等我去反应,宗无泽搂住我的手垂落下去,头朝着一侧偏了过去,就这样倒在了我怀里,无声无息的便走了。

我一把抱住宗无泽,朝着四周围看去,想要找到宗无泽,可我现在没有能力,根本看不到他。[ban^fusheng]. 首发

“你在哪里?”我问宗无泽,但他魂魄不在了,我更加看不见了。

“贞贞……”我忽然喊了起来,叶绾贞还没送宗无泽呢。

宗无泽的身体朝着一边栽倒,我忙着想要抱住他,但我没抱住,终究压着我掉进了水里,而他这一掉竟然那么无情,将我拖进水里不算,就是身体也沉了下去,我忙着将我拉住,用力抱在怀里,但他到飞化了。

“宗无泽,宗无泽……”

我在水里不断地大喊,转来转去的找他,可到底是没找到他的影子,他就好像是空气在我眼前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不见了。

欧阳漓他们来的时候我正在水里喊宗无泽,但不论我怎么喊,也都找不见他,倒是他身体里的那瓣心,从我眉心钻了进去。

“师兄,师兄。”看不到宗无泽叶绾贞也慌了,只有其他的人站在岸上看着我和叶绾贞,叶绾贞也一下跳了下来,跟着我一起找,可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