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四人帮二人组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39 字数:3586 阅读进度:769/1920

偌大的岭南府里面,没有欧阳漓好像缺了很多事情一样,闲的我浑身不自在。

回到门卫室里面我先是在周围看了一圈,检查了一下有没有要换洗的衣服洗,没有又看了看那些一直没有动过的香烛,果然一根没少,说明欧阳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从来也不会喂给鬼它们吃。

我朝着外面看看,天黑了也到时候了,便拿了一些出来,出了门便在地上点了起来,一群鬼闻香而来,呼啦啦的一群上来了。

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眉头都没抬一下,坐在一旁看着鬼们吃。

其实我在这里早晚都是要走的,到底这里不是家,不能长住久安,该到了回去的时候还是要回去的。

如果能在我回去之前找到一个可以照顾它们的人,我走了也就放心了。

岭南府的三鬼虽然能够照顾这群鬼,却不能喂食它们。

好像是老九那样能够给自己喂吃的还是不多见的,我要是走了,这里也就没人管理了,鬼到底是鬼,没人惯着,保不齐脑子一热就跑出去犯错了,到那时候别说过安逸的日子,就是活路都没有了,也实在事叫人担心。

看着一群鬼在地上吃,阿忠和月夕从远处走了过来。

“你干什么呢?”阿忠和月夕过来问,我便说:“我闲的无聊,玩玩,你们收拾完了?”

其实两个人应该也没什么收拾的,阿忠有个箱子也就是几件破衣服吧,月夕根本没有衣服穿,我还想过几天有时间去给她没两件,多了没有,两件衣服我还是出的起钱的。

南宫瑾比较慢了,他那种人,估摸着在看风水了,一定要找一间最好的给他自己才对,可这里是个养鬼的地方,阴气多重,他找什么风水宝地呢?

我没当回事似的坐着,天黑了我也没什么想说的,打发阿忠和月夕回去休息,但两个人第一次来,非要去逛逛,我就说:“黑灯瞎火什么看的,明天看吧,你们不睡觉在院子里面到处逛,我总觉得有两只鬼晃荡,你们要是在睡不着,回屋子里面去,明天白天的时候逛。”

我这么说阿忠和月夕也不好在说什么,两个人只好回去了。

这边的一群鬼一看两个人回去,开始背后嚼舌根,说三道四的了。

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但后来其中有两只竟然说晚上去抓奸的事情,我一生气把脚上的鞋脱了下来,直接扔了过去,正好砸在说话那只鬼的脑袋上面。

鬼朝着我龇牙,要凶我,一看是我立刻霜打的茄子蔫了。

“好的不学坏的学,下次再让我听见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说完一群鬼都忙着点头,但下一刻我又说:“就是真的要去,也不能说出来,这事也不能说出来。”

我一说一群鬼哦了一个统一的表情,我这才勾勾手指,叫那只鬼把我的鞋给我送过来,鬼也算听话,忙着把我的鞋给我送了过来。

鞋穿上我才和它们说:“南宫瑾这人就算不好,但还有良心,日后你们对他好一点,他自然对你们好一点,而且他的能力很大,以后你们出了事,他也能照顾你们。”

“有你在,我们要他干什么?”小鬼就是小鬼,想事情比较简单不会拐弯,而且还是快人快语的。

我于是冷不防白了小鬼一眼:“以后好好的跟别人学学,别以为你小你就可以不懂事,出了岭南府这个们,比你不懂事的鬼多了去了,别到时候遇到了吃亏的是你自己。”

小鬼撇了撇嘴不爱听我说,跑到一边玩去了,到底是个孩子,那就是个不听话的。

打不服骂不服,干啥都不服。

不比那些老一点的老鬼们,一只只都是滑头鬼,我一说都明白过来了,有的就往我跟前凑。

“你要走啊?”有只老鬼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了,我朝着它看了一眼:“人生无不散的宴席,我能来就能走,走也是早晚的事情。”

“你走了我们也不在这里,跟着你。”老鬼倒是会想,于是我冷不防的看了他一眼:“你别站着说话不要疼,我自己还管不了自己呢,你们跟着我干什么,这里好歹有个住的地方,离开了这里外面好比是角斗场,没有人管你们,就算今天赢了,那天也还是要死了。”

我说完老鬼它们都沉默了,有些还叹着气。

人叹气的时候哪都是热乎气,可是鬼叹气的时候,哪都是寒气。

什么叫寒气逼人,就是一群鬼围绕着你,都叹气,那就是寒气逼人。

此时我就全身寒气粼粼。

要放在平时我起身拍屁股能走人,但今天我就没走,看着一群鬼围着我叹气,竟然有些补太舒服,心里发酸。

我说:“我住的那个地方,总有事情发生,我那个朋友家里也好像这样,样了一群的鬼,但是后来都走了。

你们到底不属于这样一个世界,人鬼之间也是有平衡的,打破了是不给允许的,轮回转世是你们应做的事情,要我说该走就走吧,别在这里留恋不已了,该走的终究还是要走的。”

“可我们舍不得这群老伙伴,也舍不得你,我们要是走了,什么都忘记了。”老鬼忽然说道,我便不说话了。

说什么它们也不懂,轮回转世只是顺应天道,如果都舍不得都不走,地上的鬼泛滥了,那么人也就没有了。

好比是有圆无方,没有规矩,这世间不是要失去平衡了。

说不通我也就不说了,哪知道它们倒是好奇起我来了,我这才说:“不该打听的不要瞎打听,回头听了不该听的遭殃。”

天色不早说完我便回去了,进了门我也就没什么想要说的了,爬到床上那个车上被子便去休息了。

躺下我还在想,欧阳漓这时候干什么呢?

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还是一人一鬼?

这一晚我睡的很踏实,并没有梦见欧阳漓还是紫儿它们,早上起来也觉得浑身舒畅,果然是千好万好不如家好,我还是喜欢自己的家里的。

月夕是个爱干净,也爱做饭的人,虽然早饭是她跑到外面买回来的,但我还是当成是月夕给我们做的了。

吃过饭南宫瑾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重案组那边打来的,说是上面要来检查,今天务必是要南宫瑾回去上班。

“我知道了。”南宫瑾接了电话便挂掉了,这时候我才发现一件事情,上头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南宫瑾昨天才没事,今天上面就知道了,这要不是上头消息灵通又是什么?

南宫瑾总不会那么无聊自己和上面通风报信吧。

“今天正式去上班。”南宫瑾说完去了车子里面,大步流星那样子好像他家就在这里一样,可我实在事没什么兴趣,但后来还是跟着他一起去了上班的地方。

走之前我在岭南府里面看了看,月夕也跟着我们一起去重案组,也就是说我走了岭南府里面也就没有其他的人了。

回到重案组南宫瑾开始着手手上的案子,一个月来积压下来的案子有点多,是一宗那么多了。

一回到重案组里面南宫瑾便吧几个案子扔到了我这边,我本身不爱管闲事,但是案子确实多,如果我补帮忙,南宫瑾确实忙不过来。

既然他忙不过来,我还公职在身,自然得帮忙。

南宫瑾给问的案子一共三个,搜还算是特殊,一个是老太太死了,儿媳妇就疯了,白天什么事情没有,到了晚上说话开始颠三倒四,主要是一门的往外跑,弄得家里不得安生。

老公实在事受不了,干脆不回家,在外面找个个小三,老婆孩子都不要了,结果这家的老婆没人管没人问,人疯了,直接从家里的二楼跌下来了,死的十分凄惨,照片上看人死的时候摔的血肉模糊。

这家的老房子从此之后没人在干过去,但是赶着拆迁,这事就成了个迫在眉睫的事情。

看到这里大概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家要不是那个死了的儿媳妇闹事,就是那个老太太闹事,过去看看也应该。

于是我起身便朝着那边去了,另外的两件案子带着路上看了一眼,都算是力气的案子,所以才压下来了。

路上我带着阿忠,阿忠一个劲的跟我磨嘴皮子,非要我给月夕弄个重案组文员的工作,我聊起眼皮看阿忠:“小学四年级的文化课都没读完,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呢,你能把脑子带出来跟我说话么?”

我一说阿忠尴尬一笑,一边开车一边说:“你这话就不对了,四年级的文化课怎么了,我读到大学呢,可我文化课忘得干干净净的,还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上学的那些东西不一定有用,月夕要是聪明,我带她两天就全都会了。”

“那你怎么不和南宫瑾说,你和我说这件事情干什么?我也不是头,我就是个打工的。”我说完低头看我手里的两个档案。

如今重案组的人手不够,紧缺的厉害。

一来女汉子那边已经休产假了,二来我和南宫瑾两个人能破这些案子,重案组总不能把人都拨出来给我们用。

我带着阿忠,南宫瑾独自一人,重案组里面还有几个人,他们要留下了准备接手其他的案子,也就是那些正常一点的。

这么来,我这边也就跟着一个阿忠。

但今天挺特别的,我本来要把月夕带出来的,把月夕一个人放在重案组我到底不放心。

南宫瑾走的时候则说他今天带着月夕,既然南宫瑾有心帮我分担,我自然要接受他的好意。

为此,我这边带着一个阿忠,南宫瑾那边带着一个月夕,四人帮两人组就这么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