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回到岭南府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39 字数:3702 阅读进度:768/1920

给我一说月夕愣了半天,不过她那反应到是很可爱,我也没看出来什么可疑的地方,也就不多说话了。

倒是月夕人走了跑来问我:“他们不会真的以为是我把整个村子的人克死了吧?“

我看月夕那一脸天真的样子,抬起手敲了她一下:“脑子进水了?”

月夕拉了我一下,躲开后全身长刺了一样的不自然,坐在我身边说:“万一他们打听到我一出生我父母就死了,后来我爷爷也死了,村子里都把我……”

“你可别说了,回头真的把你送到岛国我可不管你。”说完我便开始看电视去了,其他的事情也补去例会。

见我不太听月夕也不说了,南宫瑾的房子里面楼上楼下的要收拾,月夕就跟不知道累一样,楼上楼下的忙忙碌碌,比蜜蜂都勤快。

阿忠看月夕楼上楼下的忙,阿忠也跟着忙碌,我则是和南宫瑾说:“我看月夕挺好的,你看看要不要留下给你做个伴?收拾收拾屋子还是要个人的,月夕一个月四五千就够了,你一个月的薪水给她一些,还能剩下一万多,这些都是小钱,你赚一笔大概够你几年用的了。”

“我补喜欢有女人在我身边,你要是喜欢你自己留着,工资我给你。”南宫瑾那话说出来那么的气人,我用人凭什么要他给薪水,好说不好听。

我寻思了一会:“你一个人……”

“我不寂寞。”我还没说完,南宫瑾一句话给我堵了过来,我也就不好在说什么了,可是岭南府都是鬼,我总不能把月夕带在身边吧。

这事可事有点犯愁了。

“要不月夕过去我那边,我的房子也不小,月夕先住着,等找到了工作就好了,我也需要人收拾。”阿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了,我抬头看了一眼阿忠,半天都没说话。

阿忠满脸期待的跑了下来,月夕还在楼上,我看他那样子就是想把月夕弄到他家里面去。

其实我都无所谓,但是月夕要是不留在我身边,不留在南宫瑾的身边,我总归是不放心,阿忠固然是好心好意,但是我也怕害了阿忠。

我这才问阿忠:“你住那个地方是你自己家里的,还是你租住的?”

阿忠尴尬了,抓了两把头和我说:“我租的,不过我不收房租。”

“那你不如来我们岭南府住,我和上面说一下,你住那里补花钱,多好。”我说着阿忠整个人一愣,跟着过来问我:“你确定不收房租?”

“那当然,不过你不能在那里起火啥的,我也没起火,我一直就在外面吃喝。”我说着阿忠乐了,笑容一脸灿烂。

“那放心,我本身也不爱做饭,我都是在外面买着吃的,不做就不做,有地方住就行,省了房租早点买房子,以后也能早点成家立室。”阿忠说话一套套的,我也是醉的一塌糊涂。

南宫瑾此时说:“我这里这事过后也要封了,要过段时间住,你既然收留了阿忠,不如我也去。”

尴尬……

“你就别去了,你也不缺钱,和阿忠不一样,阿忠是真心的没钱,你不是,何况这事我也就是说说,回头还要问问欧阳漓,我说了也不去全算。”

我说完阿忠可就不乐意了,坐下了和我说这事不能改变,别人不管,他是肯定要去,我只好点了点头。

那里知道,南宫瑾反倒起身收拾东西去了,还说正好白天没什么事情,先去看看房子,里面都缺少什么。

我无奈了,坐在沙发上也管不了南宫瑾,也叫不动阿忠。

看到南宫瑾收拾,阿忠也没闲着,忙着回家了一趟,把房子退了弄了个箱子过来,直接放到我面前了,还说等到南宫瑾搬过去的时候,他正好一起。

我十分鄙夷的看了一眼南宫瑾,之后才安静下来。

月夕说屋子收拾好了,下楼便陪着我坐着,听说都去岭南府那边,一开始还有点消沉,不过我说她也要去,她倒是高兴了。

“我事先跟你们说,去没什么问题,但岭南府是个养鬼的地方,你们去了之后,可能会有几只鬼出没,不过你们放心,你们看不见它们,它们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我一说阿忠和月夕果然都沉默了,不过月夕先开口说:“没关系,只要补克死人,我就敢去住。”

“也兴许你能把鬼克死。”我跟着边说,结果月夕的脸色一下变了,那种变刷的一下白了白。

“你别听小宁胡说,她一天嘴里没有实话。”阿忠一边说,我便不大高兴的看了阿忠一眼,“熟悉了是吧?”

阿忠干个一笑:“我这不是在夸你呢么?”

“夸我?”我怎么没听出来呢?

“我是说你天真,无邪,率直,就这个意思,你快人快语,性格爽朗,才会这么说的,要是别人都是背后说,那才气人。”阿忠一边说一边笑,我寻思着,或许是这么回事,也就不和阿忠计较了。

一转眼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要吃饭了。

月夕把饭菜准备好,南宫瑾抱着去要去吃饭,我说我自己能过去,南宫瑾还是把我给抱了过去,他没说话,吃过饭便去了浴室里面,在里面一泡就是一天。

此时我十分无聊,便问了一个特别尖端的问题。

“他一直在水里面泡着,很容易小便吧?”我这话是问阿忠的,阿忠正吃着一个苹果看电视,咬进去的的一口从嘴里面掉了出来,半天朝着我这边看过来,大眼睛扑朔迷离,好像已经猜到我在想些什么了。

一旁的月夕脸上一片红,但我还是没忍住的问:“这么多天,会不会发了?”

其实我是想问,能不能没啥用了,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忍住了。

主要是人不对,要是对着叶绾贞我肯定想也不想的就问了,到底是不一样的。

房子里面一片寂静,之后就在也没什么说话了,不说就不说了,我总归是觉得这话我也不该说。

余下的四天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通过这四天阿忠也总算是了解我了,没事就和我贫嘴,好像我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似的。

不过我也实在事闷得慌,所以没事我就和他说上几句话,只要他不惹我,我是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

四天过后我脚也没事了,南宫瑾脱胎换骨似的,整个人神采飞扬,往哪里一站都好像是天神下凡,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这不就是长腿欧巴么?

不过我不喜欢长腿的,一来我有长腿欧阳漓了,二来我不喜欢棒子国的欧巴,我只喜欢中国哥哥。

欧巴就是棒子国的,哥哥就是中国的,我这么认为。

“走吧。”南宫瑾好了一点,就迫不及待的要带着他的行李去岭南府了,我实在是说不通,也就没拦着,何况还有阿忠呢,我总不能不让阿忠和月夕过去,我都已经答应他们了。

出了大门南宫瑾把自己的房子封了起来,他没事了,房子补一定也没事,他是僵尸的时候还是没少闹腾的,所以南宫瑾把自己住的房子封起来也是对的。

只不过封了之后以后也是麻烦,所以还要开坛做法是。

但这事就是南宫瑾自己的事情了,所以这事也就不归我管了。

出了门我们都去车子上面等着,南宫瑾在大门口先是做了些准备,之后又回到了院子里面,穿上明晃晃的道袍,开坛做法,而且这次南宫瑾还把楚江王给请了过来。

“什么事情你把我也请了过来,你可好久没有叫我出来了。”楚江王一开口便是这些,声音明显不对劲,车子里面的阿忠和月夕吓得脸白,我则是没事人的看热闹。

“原来是被僵尸咬了,看来你还很倔强,不过我帮你把体内的残留尸毒清除,你也能专心修行,至于这里,我会处理,你走吧。”楚江王说完便消失了,南宫瑾在院子里面踏起罡步,不多时候收了阵势,把身上的道袍脱了下来,收了收,转身从里面出来,这事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出了门南宫瑾直接上车,驱车朝着岭南府的方向过去。

我寻思着欧阳漓这些天也应该把僵尸鬼给治好了,结果回到了岭南府岭南府却一个人都没有,便叫人有些奇怪了。

下了车我便去找欧阳漓了,门卫室里面没人,我去池子那边看了一眼,池子下面荡着池水,里面除了黑鲤鱼在打坐,一群鱼在水里面游来游去,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一切井然有序,游客在岭南府里面走来走去。

好在天黑的不算晚,游客都走了我便扔下阿忠他们去找了岭南府三鬼。

三鬼也早早的就在等着我了,一见到我立刻朝着我走了过来,单膝跪地拜见。

“参见王妃。”

“我没事,问问鬼王那里去了?”

“回禀王妃,鬼王要我们和王妃说,他去为鬼王圣尊治病疗伤,少则半月,多则一月,请王妃无需担心。”

“知道了,我来了三个朋友,要在此处住下,南宫瑾你们也都认识,另外的两个,他们都是普通人,别惊扰到他们,有时事情直接来和我说,另外岭南府里面应该有空置的房子给他们三人住,你们安排一下。”

我一说岭南府三鬼相互看看,马上去给安排了住的地方,说来岭南府什么都却,唯独两样不缺,一个是房子二是鬼。

现在人也多了!

岭南府的三鬼告诉我那里能够住人,我回去就把南宫瑾他们叫了过来,告诉他们那里能住人,南宫瑾和阿忠都不客气,估计谁都想要找个宽敞明亮的好地方,所以走的急不可耐,剩下月夕了,四处看看慢吞吞的才过去。

“他们挑剩下就是你的,全都是你的,你要不喜欢,这里的房子看好哪一个,你就随便住,放着也是放着,不用担心有什么鬼不鬼的,我在这里没有鬼敢去招惹你。”

我说完转身便走了,只有南宫瑾他们三个人,暂时要安静一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