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造化弄人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35 字数:3776 阅读进度:740/1920

楚江王在后面说:“你们夫妻的好儿子,竟要逆天,现在管还来得及。”

“你也说是我们夫妻的好儿子,又为什么要管?”我说话欧阳漓便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不该逞口舌之快,但这事都是楚江王的错,我和他就是看不对眼了。

楚江王不再说话,摄青鬼却要走:“你快点放开,天劫是要冲着我来的,你快点离开。”

“你为了本王而来,本王就要护你周全。”紫儿闭着眼睛,说起话还是那般的从容,其实我也担心,但我看他那样子,也只能担心在心里。

为人父母孩子没有闯祸之前你要好好教导是对的,但等他闯祸的时候,你就只能和他一起扛下来了。

“我……”

不等摄青鬼说些什么,紫儿气沉下来,不知道怎么摄青鬼就吸进了身体里面。

“你走,我不能连累你。”

摄青鬼到了紫儿身体里面还在说,紫儿却越发的妖媚,脸上先露出了女子一般的娇艳。

楚江王忽然说道:“怎么会是一只女鬼?”

听楚江王说,我转身看去,眉头微蹙,女鬼?

回过来我又看了一眼欧阳漓,他没说话我也就没有问什么,这世界上的事情,哪有道理了,鬼的存在本身就没有道理。

咔嚓一声,一道天雷劈了下来,我忙着朝着紫儿看了过去,天雷从紫儿的头顶劈了下来,只听见轰的一声,地动山摇,脚下晃动了两下,我险些没有站稳,欧阳漓一把将我带了过去。

紫儿双手展开仰面朝天,身上的袍子呼呼的飞着,他身体里面的摄青鬼还不住的哭喊着,渐渐的竟真的成了个女子的声音。

紫儿不为所动,一道白色和红色的光从身上出现,渐渐的成了一个半球,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乌黑的发随风飞扬。

第一道天雷落下后,紧随而来的是第二道,第三道。

身后的楚江王说:“看来你们的儿子比你们强大,但这不是好事。”

我没回头,只是冷哼了一声:“楚江王管的也太多了。”

“宁儿。”欧阳漓叫我,我便不说了。

我一直数着天雷,七七四十九个过去之后我以为没有了,毕竟一只小摄青鬼,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阵势,欧阳漓那时候也不过九九八一道,它也不太多才对,结果第五十道下来的时候心口不由得一颤,紫儿也慢慢睁开了狭长的桃花眼,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之后便缓缓闭上了。

“没有任何东西能独自扛下八十一道天雷,他还年轻,不懂得用借助其他的方法,本王如果不是有衣冠冢,想必早就化成灰了。”

楚江王说的我岂会不懂,紫儿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说明了一切。

“闭嘴!”我有些不高兴,喊了一声楚江王,欧阳漓则说:“宁儿怎么这般的无礼?”

我没有回答,抿了抿嘴唇,心里担忧着。

就在此时又来了几道天雷,我看紫儿的身子轻轻动了一下,心口一颤,也顾不上许多了,迈步便要过去,结果还不等我过去,竟有几道黑色的光从天边袭来,不等我靠近铺盖到了紫儿的那道屏障上面。

我停下有些奇怪,随即又来了一道青色的光覆盖到了黑色的上面,青色落下,是一道绿色的,绿光是从天上来的,再来就是金色,数了数一共六道光芒。

我站在此处有些发呆,寻思着看向紫儿那边,紫儿并没有睁开眼,但我好像是听见他说过什么,只是我没听清。

“想不到你们与碧麒麟也有交情,另外的应该也来头不小。”楚江王说话的时候我回头去看,就在此时又是二十几道天雷。

我看去,天雷也有无赖的时候,竟这么多一起来。

“宁儿,为夫去去就来。”欧阳漓说那话的时候手一松,人一闪便走了,我看去,他已经化作一道红白相间的光落到了紫儿的屏障上面,天雷忽然而止,正好撞到了欧阳漓的光上,心口一颤我动了一步,身后的楚江王说到:“你不能过去,会让他们分心。”

我回头看了一眼楚江王,楚江王的脸色凝重,带着女汉子来到了我这里,站在我身边说:“如果不是这么大的阵势,本王可以帮你们,如果十殿阎罗都来的话,还有胜算。”

“不稀罕!”我忽然很冷的说,楚江王微微愣了一下,我们便都不说话了。

其实楚江王也知道,不是我不稀罕,而是我不能让十殿阎罗来到这里帮忙,这么做只会连累十殿阎罗。

“只剩下一道了。”楚江王说这话的时候,紫儿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绝美女子的容颜,我虽然不能说这张脸绝美到无与伦比,但确实很美。

紫儿的头上屏障裂了一道缝隙,楚江王说:“本王受过你们的恩惠,现在还给你们好了。”

楚江王临走要把女汉子的命魂给我,我确实把女汉子的命魂收到了乾坤袋里面,但我却没有让楚江王过去,而是拉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拉到了身后。

“这事不用你管,你只管看热闹好了!”听我说这话楚江王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则是看向天上说:“现在就看老天爷的了,要是它不给我活路,我自然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我丈夫儿子都在前面,朋友师兄都在里面,他要不给面子,我也不会给它面子,凭我闹上天去,我不相信玉皇和王母就能安枕无忧的过日子。

楚江王看着我,忽然说道:“看来你能活到今天不是偶然。”

“你有今天就是偶然么?”

楚江王不说了,许是他真的是说不过我了。

我正这么说着,天上咔嚓一道天雷,竟没有去劈紫儿那里,而是落到了我面前,一个巨坑立马出现在我眼前,可怜楚江王没站住险些摔倒。

好在我没推他,拉了一把他起来。

此时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天上雷鸣嘎然而止,雷公电母出来打了个照面,其中雷公境说:“八十一道天雷以毕。”

我看去雷公电母,早知道他们是卖了个人情给我,出来就是要我知道,他们已经尽力了。

我到是没说什么,免得他们出去了麻烦就不好了。

此时金光快速离去,欧阳漓也眨眼回到了我面前,我看他脸色有些白,免不了要担心他。

但我不等问他,他就会问我说:“为夫没事。”

“没事就好。”抬起手我把欧阳漓的手握住,这次明显不是他握着我的,而是我握着他的。

此时我朝着紫儿那边看去,紫儿的屏障已经全部消失了,再看紫儿那边一个红衣的角色女子从他的身体里面分割出来,但红衣女子刚刚出来,紫儿便双膝一颤,身体朝着红衣女鬼靠了过去,女子忙着将紫儿搂在,随后消失不见。

看着紫儿已经离去,我问欧阳漓:“难不成这是所谓的儿大不由娘。”

欧阳漓嘴角笑了笑,反倒问我:“宁儿看到的是什么?”

我眉头皱了皱:“不是一只鬼么?”

“宁儿记得鬼后面的?”

鬼后面?

……

我想了想,难道是……

“知道就好,不要说。”欧阳漓说着脸色更白了,楚江王不等爬出来,我便扶着欧阳漓往回走。

欧阳漓脸色不好,手也冰冷,如果不快点回去,担心他出什么事情。

回去这一路走的比平时还要快,但也要多亏了楚江王,要不是楚江王肯定不会那么快。

不过楚江王没有送我们回去,反而到了幽静的地方,坐下给欧阳漓疗伤。

欧阳漓好了一些,起身站了起来。

“多谢楚江王相助。”欧阳漓朝着楚江王道谢,楚江王反倒是说:“这事也是我的机缘,何况我确实欠你们夫妻的人情,这次就当是还给你们好了。”

“楚江王严重了。”

欧阳漓也是个客套的人,客套起来没完没了的,我站在一旁站了一会,等到楚江王客套完了,把乾坤袋里面女汉子的命魂交给了楚江王。

楚江王虽然看上去冷硬,但是对女汉子却始终如一。

也难怪杨林会觉察出来了。

有这么一个强大的情敌,也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楚江王将女汉子的命魂带了过去,点了一下女汉子命魂的眉心,女汉子恍然醒过来,看着楚江王看着。

楚江王说她:“你觉不觉得我眼熟?”

女汉子没有那么快就说话,到是摇了摇头,到底是什么都忘记了。

我也没有其他好说的,既然楚江王在这里,想必他是有话和女汉子说的,想到他的无奈,我看了一眼欧阳漓,拉着他的手朝着外面走。

比起楚江王的无奈,我和欧阳漓许是好了很多,起码我还是能和欧阳漓在一起的。

往回走我还问欧阳漓:“你受了伤,那师兄他们呢?”

“现在已经无碍了。”欧阳漓回答的很从容,我自然是相信他的,毕竟这事不是儿戏,而不能随便乱说。

我又问他:“那紫儿呢?”

问到紫儿,欧阳漓便说:“几万年的桃树和一颗佛骨,宁儿觉得,它们的情缘深一些,还是我与宁儿的情缘深一些?”

被欧阳漓问道,我便不说话了,比起我和欧阳漓,紫儿那孩子日后不知道会怎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果中做了什么错事,轮回中做过什么坏事,要这样!

一番无奈过后,我朝着欧阳漓说:“精怪没有性别,原来这事是真的。”

“也不尽然。”欧阳漓说,我自然没有接话,但他又说:“男子精气,女子精血,纯阳之钢,纯阴之本,只要生出了这两样东西,即便是精怪,也定性了,即便是后悔,也没有可能再改变。”

“这么说桃树已经有了纯阴之本?”

欧阳漓没有回我,我则是眉头皱皱,朝着远处看去,也不知道紫儿怎么样了?

在我看来他还是个孩子,怎么他就有那么深的情缘了,平日我看他浪荡子似的,走到哪里都祸害小鬼,怎么又招惹了一棵桃树!

这可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