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紫微星借走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35 字数:3722 阅读进度:738/1920

偌大的坟茔地,竟然都是孤坟,这是千里孤坟?

我看了一眼带着我和欧阳漓来的老头子,老头子跟我说:“农村人都不愿意让横死的人,进自家的祖坟,又不忍心让自己的人成了孤魂野鬼,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子里面死了人就都给弄到这里来了,这里原本就是一片荒草地,土层也不好,到处都是乱石,离着我们那边也都很远,就算是把死人埋在这里,也觉得没什么。

时间久了,周围村子的人也觉得这里是个安置家里横死那些人的地方,就把不能进祖坟的人都给运到了这里,远一点都有几百里,近一点的就在我们村子里面了。

那些远道而来的,多少都会给我们村子里面留下一点钱,多的有,少的也有。

有些为了让横死的家人在这里过得富足一点,还风光大葬的都有。

年轻人现在都不相信这些了,但是我们相信。

我总觉得,这地方的孤坟多了,影响我们这地方的运势,但是都为了钱财,谁也不说这事,我也老了,再过几年就死了,到时候我也不在这里,我女儿会把我弄到市里面的。

老头子看的很开,但他那脸上还是难掩的一抹惆怅。

“这里没有一百也有**十的孤坟了,这么大的一片孤坟,你们村子里面的人就不犯膈应么?”我问老头子,老头子则是和我说:“有些人觉得晦气,想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但是这里有自家的祖坟,就在对面的那个山上,谁还能走的了。

逢年过节的还要回来不是,也就没人计较那些了。

而且这些年,我们村子发展的也算不错,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也没有贫困落后,村子里面还出来了不少的大学生,这些也都是我们这个村子的人积福了吧。”

老头子说的这话我还是相信的。

鬼不一定都是恶鬼,横死的鬼也不见得就真的害人,其实多半横死的鬼横死之前就是已经给阴差盯上了,死了直接给带走了,如果不是非常冤屈死了的,都是已经阳寿到了,阴差们就找个倒霉的地方,或者是倒霉的人,随便把人给弄死,锁链子一套,把鬼直接给弄走了。

别说出来害人了,就是哭都没来得及。

这地方能够把横死的人埋在这里,虽然有些挡了运气,但这些孤魂野鬼总还是有良心的,没有在这里祸害人。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把女汉子的魂给勾走了。

女汉子身上有一颗聚灵珠都这么大的胆子,要是没有,还不把人给弄走了。

“外公,您先回去,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了,您在这里我们一会做起事情不方便,所以您先回去,我这里有一道束符,您回去这路上就握在手里面,未免您受到惊吓,您一路朝着回去走,不回头,这道符在您手里,一般的东西不敢靠近您,要是不小心回头,看见什么,您就握着符,其他的不管。”

我交代了一番,老头子点了点头,为了女汉子什么都愿意干。

老头子走后我颇感无奈的朝着地上的一片孤坟看去,朝着欧阳漓问:“你要左边还是要右边?”

“宁儿挑吧。”欧阳漓言下之意是我挑剩下的,就是他的了。

我朝着孤坟看了看,能有一百多个,一个个的找,他在左边我在左边都一样,于是我也没再多说什么,迈步朝着前面走了过去,看我去了左边,欧阳漓去了右边。

白天的关系,坟地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只能一个个的找了。

不过我找和欧阳漓找肯定是有些不一样的,一来我是驱鬼师,我找一是凭感觉,二则是凭借术数。

可惜宇文休的罗盘不在身上,要是在的话,就能省了不少力气了。

不过就算是没有小银在手,想要知道坟下面有没有鬼,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从身上拿出一道符箓,上面已经画了符箓,因为很长,我几乎不用把腰弯下去,符箓落到坟包上面,没有冒烟的就没事,冒烟的就是有事。

鬼白天不能出来,冒烟就是证明上面有阴气。

我这边是这样,欧阳漓那边则是走一个地方看看,他比起我从容了太多,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在前面,他那样子从容好似是帝王来到了此处,正在巡视他领导下的子民,俨然不当一回事,再看我就有些不同了,忙的头上出了不少汗。

凡事有鬼的坟包上面,我都做了记号,欧阳漓则是一路走下来没什么特别的发现,我停下问他:“你一只鬼都没有看到?”

“已经送走了。”

欧阳漓那话波澜不惊的,叫人实在是惭愧,我还做了个记号,人家是干脆都送走了,亏我还觉得我比他厉害许多,聪明许多,可见露多大的脸,现多大的眼。

一时间我不说话了,朝着周围看了看说:“这里不像是能把女汉子勾搭出来的,我没发现特别重的。”

欧阳漓则是不以为然,抬头看了一眼天上说:“时候不早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再来。”

欧阳漓一点都不担忧的样子,我看了看白天确实没什么动静,就跟着欧阳漓回去了。

回到女汉子外公家里,去看了一眼女汉子,女汉子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睡的比任何时候都要香甜,只不过她那脸色却不好看,如果不是苍白的没有血色,真以为她是睡着了。

进门老太太就来问我和欧阳漓:“怎么样了?这事可是解决了?”

“还没有,晚上我们还要去一次。”欧阳漓不等我说什么,他那边先做了回答,我自然是不好说些什么,便也没说什么,他能这么说,必定是已经有了注意了。

不过眼下我对欧阳漓的话也不是很相信,谁叫他之前因为女汉子的事情骗我了。

不要总是喊狼来了,免得狼真的来了,没人相信。

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欧阳漓便将我的手拉了过去,之后便说:“紫微星聚首是很平常的事情,只不过是有人顶下了南宫瑾的时运,把紫微星影射给夺了,这事为夫也刚刚知晓。”

“什么意思?”我问的时候抬起手也算了一下,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篡改天命,这事要给老天爷知道了,他那么记仇,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我正这么想,外面咔嚓一个闷雷落到了女汉子外公家的院子里面,屋子里面地动山摇,几秒钟安静下来。

欧阳漓看了一眼屋子外面,回过头来看我,看了便说:“宁儿又胡思乱想了。”

此时老头子和老太太忙着去了门口看了一眼,看了之后回来便说:“大过年过了没几天,打雷了,这要是给人知道可怎么办?还不以为咱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无语了,走去门口看了一眼,好大的一个雷坑,没有五米也差不多了。

转身我朝着欧阳漓看去,他能读到我的心,即便我不说,他肯定也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于是他说:“外面的坑一会我会平上不用担心。”

“你平上?”老太太不是很相信,回头一脸吃惊的看着欧阳漓,欧阳漓只是淡然的笑了笑,迈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老太太和老头子本打算看看怎么回事,但还不等他们看,外面的雷坑已经平好了,就跟原来一个样子,根本就没有被雷击过似的。

“这……”

老太太张着嘴瞪着眼睛,俨然是被震惊住了。

老头子则是拉了一把老太太去了一边,不知道去说什么了,而我这边则是坐在一旁看着女汉子,想着欧阳漓的那话。

欧阳漓说紫微星聚首,女汉子的贵人是南宫瑾,说那话的时候明明就是真的,可此时我看,这个贵人被人给顶替了,谁能这么无聊,这种事也不是吃糖豆,还愿意的。

到底坟地里的那个东西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要惊动这么多的人。

到底是什么呢?

我坐在一旁默默发了一会呆,南宫瑾也听见欧阳漓刚刚说过的话了,于是起身站了起来,他没问我,反倒是去了欧阳漓那边,足见他更相信欧阳漓一些,觉得欧阳漓在我的能力之上。

我到是没有介意这些,但当南宫瑾问欧阳漓那话的时候,我还是朝着欧阳漓那边看了过去。

南宫瑾他问:“这事与我们茅山派有关?”

欧阳漓原本看着我,南宫瑾问他他才朝着南宫瑾看去,看到南宫瑾他才说:“这事与你们茅山派无关,你的紫微星不一定只有你们茅山派的大能才能顶替,何况你师伯九阳真人现在生不如死,他自己应顾不暇,没有时间跟到这里。”

欧阳漓这么说南宫瑾更糊涂了:“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我师父他……”

“你师父已经死了,你也就不用多想了,这件事情对你而言是个机缘,既然有人借用了你的紫微星,说明你与这人的机缘匪浅,好好珍惜便是,对你日后有些好处。

你虽然已经度过了命里的大劫,但你有天师的命数,必定要遭受大难,他能把你的紫微星借走,还回来的时候,必定比在你身上修炼要好许多。”

欧阳漓此番话说出来南宫瑾整个人都沉默了,看他那满脸不懂的表情,我便摇头叹息。

说了这么多别说是南宫瑾了,就是我也没明白,欧阳漓说话总是云里雾里的,也只有我才能容忍,估计南宫瑾要不是也蒙了,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还是要继续问下去的。

不过南宫瑾这次出奇的安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师那两个字,其实南宫瑾现在已经是天师了,只不过少了一个封号而已。

天师也只是一个虚名,他又何必在乎?

看了一会欧阳漓,南宫瑾迈步朝着女汉子这边走来,走到对面盘膝坐在那里打坐,看他打坐我也就不再坐着了,起来饭菜也做好了。

我和欧阳漓吃过饭天也黑了,两个人便朝着那片孤坟走了过去,欧阳漓去做什么我不是太清楚,但我肯定是去看看那个大人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