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天劫到来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24 字数:3708 阅读进度:661/1920

僵尸鬼的前世是青华帝君,这事叫人怎么也没能想到,而我便看着欧阳漓迟迟没有反应,他则是转开脸去了。

我这时候才说:“明明是你抢先了一步,将狐狸抱走了,此时又说不尽人意,你莫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问,欧阳漓便说:“试问,不是他,本王与宁儿岂会又等了两千年?”

“那时狐狸是狐狸,你是人,你们也同样不能在一起,你却把责任推给了僵尸鬼,你这人果然不好。”

我说着摇了摇头,欧阳漓便笑说:“本王的好,宁儿莫不是忘了?”

欧阳漓说着朝着我这边看来,看他看我我便有些脸红,但我这人脸红也是一会便过去了,他没过来我便朝着他问去:“要你这么说,随着我下来的都是些男人,看来我果然是狐狸精。”

给我说欧阳漓愣了一下,随即便说:“宁儿休要胡言。”

欧阳漓说着将我拉到了面前,低垂眸子看我:“宁儿不是什么狐狸精,是宁儿,至于那些在宁儿转生跟下来的人,也无非是宁儿狐狸时候的机缘,没什么不好。

何况宁儿也遇见过几个女子,只是宁儿没有留意罢了。”

“你要这么说,那不是贞贞了?”我问,欧阳漓则说:“也不光是她,还有几个。”

“还有?”

我眉头皱着,却算不出什么,欧阳漓则说:“聂小倩十世前只是一株梧桐树,美艳姐妹是天上两只仙娥,而小十也曾是天界一位公主,只是她们与宁儿缘分不深,所以没有留的太久,终究要走……”

“终究要走是什么意思?”我问,欧阳漓便不说了。

他到是看向女汉子那边,我转身看去屋子里摄青鬼已经消失了,而此时天也放晴了,我和欧阳漓这才回去。

见我们回去女汉子才起身站起来,说要回去楼上,转身便走了。

估计是想要和摄青鬼单独在一起,我和欧阳漓便留在了楼下,而很快一天也就过去了,杨林打电话回来问我们想吃些什么,我们都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叫他随便带回来,杨林答应过了不多久便来了。

“小倩怎么样了?”进门杨林便问,我指了指上面告诉他人在上面,杨林就跑上去了,但上去人也没有下来,不一会两人一起下来,女汉子坐下,杨林去厨房做菜了。

此时女汉子才看我,“别告诉杨林。”

“我不是多管闲事的人。”说完我看电视去了,女汉子这才不说话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始终也不说话。

杨林的饭菜做好叫我们吃饭,我便觉得这事做得最对不起的就是杨林,而吃过饭女汉子也说晚上和杨林分房睡的事情。

当着我和欧阳漓的面,杨林只是说:“你刚好点,照顾得了自己么?”

“我照顾得了。”女汉子说的有多平淡我就觉得她有多无情,于是我也不爱看他们,便去外面。

欧阳漓也跟着我出来了,等我们回去,楼下只剩下杨林一个人了,女汉子不用问也知道,人去了楼上房间里面了。

夜里躺下我和欧阳漓说:“鬼是不是都能勾引人?”

“宁儿在说本王?”

“我在说鬼。”

欧阳漓忽然那么一笑,而后便不再说话了,而后我们睡下,便去了女汉子那里。

而此时女汉子正坐在床上看着对面的摄青鬼说话:“后天你就要渡劫了,你不怕?”

“为什么要怕?”摄青鬼问的毫不犹豫,他或许还不知道,这时候他已经不那样无情无欲了。

我和欧阳漓看了一眼,两人便回去了,对接下来女汉子和摄青鬼要发生的事情也不感兴趣,而后杨林到楼上跟女汉子叫了两次门,女汉子不开他就下楼去了。

之后一天里面,女汉子都在楼上,人不出来,鬼也没下来。

三天期限一到,外面便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我则是看向欧阳漓,而此时女汉子也从楼上下来了。

杨林原本要和女汉子说话,结果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人等着他回去做手术,杨林便先走了。

等杨林走了,摄青鬼便出来了。

见到外面下雨看向我和欧阳漓,此时摄青鬼说:“今晚就是本王渡劫的日子,已经开始下雨了。”

“我会送你回去,保证你没事。”我说,摄青鬼点了点头。

我们也开始做准备,而后便打算送摄青鬼回去不老山,就在这时候,女汉子也换上了衣服,说她也要去。

我和欧阳漓看向摄青鬼,摄青鬼说:“你不要去了。”

“我想去。”女汉子看着摄青鬼,满眼坚持,摄青鬼犹豫之后,还是说:“不要去了。”

说完摄青鬼便去了我的乾坤袋里面,等着我送他走。

“带我去。”女汉子到底还是想要去的,但我却没有答应,而后便跟着欧阳漓出门去了不老山。

我们打车过去,到了地方把司机打发走,把摄青鬼放了出来。

摄青鬼朝着山上自己的坟冢去,我和欧阳漓一路便跟着他上去,到了上面摄青鬼回到坟墓里面准备迎接晚上的渡劫,我和欧阳漓则是坐在一旁打坐,准备帮摄青鬼准备渡劫。

而此时,我和欧阳闭上眼睛,眼前便都是一些和女汉子在一起的画面,而这些都是摄青鬼心里所见到的。

“现在你还不明白么?”欧阳漓用心问摄青鬼,摄青鬼迟迟没有回答,而后他说:“人的七情六欲是苦的,是痛的!”

“正因为你能体会到苦,体会到痛,所以你才是有心的,鬼想要成大道,最难的就是一颗心。

而现在你长了心,已经具备了渡劫的条件,不过你还缺少了一样,就是人的精血,如果你此时选择聂小倩,她是真心爱你的,她的精血能让你功力迅速增长百倍,你一定可以渡劫成功。”

我看向欧阳漓,欧阳漓闭着眼睛,全身都如同我一样,已经湿透了,头发也一缕缕的。

我和欧阳漓中间就是坟丘,放到以前我肯定觉得我们疯了,如今却觉得在平常不过。

看来,人是会变的。

摄青鬼沉默下来,它不再说话了。

“人鬼相结合,是违背天道的事情,如果她帮了本王,那她日后必遭天谴!”看来摄青鬼还是知道这些的。

“有得必有失,这是天道。”欧阳漓说。

“你就是这么做的?”

“是。”欧阳漓毫不犹豫答应,我便摇了摇头,都这时候了,他又何必要乱摄青鬼的心,修炼到这种程度不易,欧阳漓那时候也是与我有了紫儿之后才长出了人心。

摄青鬼只是短短三日就长了心,他这样的修为叫人惊骇,怕是日后修成正果,不容小视,也难怪欧阳漓这么帮他。

“原来如此,你竟是这种人。”

摄青鬼不说话了,欧阳漓也不说话,此时山下走来了两个人。

睁开眼我朝着两个人看去,竟然是南宫瑾和秦兰两个人,两个人这时候来到这里,怕是来者不善。

“你果然别有目的。”走来南宫瑾说,一旁的秦兰则是看着欧阳漓,一双眼睛满是期待,可惜欧阳漓闭着眼睛,根本不睁开,可怜了她那份心了。

“有些话我不方便和你说,你先下去,免得伤害你,回去之后我会和你解释。”我对南宫瑾说,他都上来了,只能要他趁着天没黑下去,他要留下,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你把我骗走,想要留在这里渡天劫,他对你就那么重要?”南宫瑾问我,我看他,他那眼神对着欧阳漓,分明是误会了,以为我要给欧阳漓渡劫了。

不过我也没理会,只是说:“你再不走,我和你以后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南宫瑾微微一愣,而我则想,我和他到底有什么恩义?

想想还确实没有。

“你少来骗我,我不会离开,你们利用摄青鬼给你们渡劫,你们这么做有违道……”

“我也不是道门人,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快点走,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我忽然说,南宫瑾便不说话了,看着我久久不言,我则是不爱理会的闭上了眼睛。

哪知道南宫瑾会忽然朝着坟包袭击,好在下雨,我听见声音,睁开眼挡住了他。

“别在做无谓的事情,你如果不走,就坐在一旁等死,一会天雷下来,劈死你算了!”

我一开口咔嚓一道天雷,差点把南宫瑾劈成灰,好在他是躲开了。

此时南宫瑾的脸色也都吓白了,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会真的招来天雷劈了他。

他看我,狠声说道:“为了他,你连死都不怕了?”

我没说话,始终闭着眼睛。

说不通南宫瑾才走下去。

很快,天黑了,而天黑之后整座山都笼罩着漆黑,雨水也越来越冷了。

此时,我和欧阳漓开始运行大周天和小周天,在坟丘和我们身上巩固一层一层的灵气。

红色和白色都是欧阳漓的,而且一层比一层密实,金色的则是我的,虽然没有欧阳漓的那么密实,但是我的却很多层,一层一层的罩在上面。

摄青鬼他自己则是青色,一层一层的也很多层,比我的还要多。

此时摄青鬼才问欧阳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灵气?”

欧阳漓此时根本不说话,就好像是石头一样,而我则是开始运行小周天了,大周天是放在坟丘与欧阳漓和我之间的,小周天则是放到我自己身上的,未免天雷不长眼睛,把我真的劈了,虽然我一直觉得这事不可能发生,上天每每都是打雷吓唬而已,但还是要小心,免得欧阳漓担心我。

小周天运行结束,一道金光从我头上罩下来,我正准备,欧阳漓那边飞来两道光,一道红色罩在外面,一道白色罩在里面。

而我们此时身上的光犹如铜墙铁壁一般,无坚不摧,等着渡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