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梦中相会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24 字数:3771 阅读进度:659/1920

聂叔叔准备了一些换洗衣服,和我说了些话,我和欧阳漓便去了原先我住过的房子,到了那边先是把女汉子安顿下来,而后我把一枚铜钱拿了出来,让摄青鬼俯身在上面,之后栓了一根红线,交给醒过来的女汉子。

刚刚醒来女汉子还有些虚脱,脸色很白,而且她有些不是很开心。

我也曾经遇到过这种事情,一边是红衣华丽的鬼王,一边是夜夜痴缠的大学教授,这两人虽然长相一样,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载体,那种迷茫是很重的。

女汉子已经跟了医生,昨夜却和另外一只摄青鬼在一起痴缠,虽然是她不愿意的,但不管怎样,她也痴缠了一个晚上。

摄青鬼长的也是人中龙凤,那样子丝毫不输给欧阳漓的绝美,女汉子又喜欢美男,哪有一点感觉都没有的道理,怕是她现在纠结的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医生吧。

好在是没什么事情发生,只是缠绵,真的做什么还没来得及。

我看来,摄青鬼也是第一次,所以他还不等开始,天就亮了,结果女汉子才逃过一劫。

“你不用这样,你是被迫的,也不是自愿的,而且确实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你好好休息,把这个戴上,对你也会有好处。”我把铜钱给女汉子带上,女汉子低头拿起铜钱看着,问我:“这是什么?”

我便说:“这是保护你的平安符,别看不起眼,但是比我给你的那些符箓管用多了。

我给你的那些符箓,不过是平安符,保护你平安的,遇到小鬼可以,大一点的就没用了。

这个你戴着,三天下来你身体会好转,而且也不用担心牛鬼蛇神在靠近你了。”

摄青鬼都要渡劫了,那就是很大修为的鬼了,估计一般的摄青鬼十只都不能把它怎么样,那些小鬼更不用问,见到女汉子,早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女汉子对我的话也深信不疑,人看着也好了许多,估计她是担心摄青鬼在回来吧。

“它在里面真的安全么?”欧阳漓不在的时候女汉子问我,我看了一眼乾坤袋,说道:“它不会再害你了。”

“那它呢?”女汉子问我,我想了想:“自然要送走的。”

“是要去投胎?”

女汉子问了我一些问题,多数都是关于摄青鬼头投胎之后的事情,我没事便和女汉子说了一些,之后她也就不问我什么了。

医生没过多久便赶过来了,估计是担心女汉子,过去家里没看到人跑来这边了。

上了楼医生一把将床上的女汉子给搂住了,他也是担心坏了。

女汉子扑到医生的怀里大哭起来,看着他们相拥我也该走了,至于摄青鬼我会看着它,它要是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会过来就是了。

转身我去了楼下,楼上的事情知道的也就不多了。

而这一天,医生楼上楼下的忙碌,一会做饭一会问我女汉子的身体情况,折腾的别人也是休息不好。

下午的时候女汉子从楼上下来,气色明显好了很多,还坐下和我们聊天。

晚饭过后我们各自去休息,一入梦便去了女汉子的屋子里面。

这事我并不爱做,大晚上不睡觉往别人的屋里面跑,但我要看着摄青鬼,也就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欧阳漓自然也跟着我过来了,而我和欧阳漓的一举一动,此时都不在摄青鬼的察觉范围之内,而摄青鬼也已经出来了,并且医生和女汉子也看不到它。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摄青鬼出来之后先是在屋子里面观察了一下,而后便去了床的一旁,看相拥着搂在一起的两个人。

说是相拥,实际上一直都是医生搂着女汉子罢了,而女汉子好像睡不着,面朝着摄青鬼这边,一双眼睛淡淡的流泻着什么。

摄青鬼坐下,就坐在身后的椅子上面,而后开始观察女汉子。

摄青鬼的表情不好看,明显他还是嫌弃女汉子长的很丑的,即便女汉子长的不丑。

但是与一只绝美的摄青鬼比起来,显然就不那么的好看了。

此时,女汉子把手轻轻放到脸下,露出极少见的小女人样子,淡淡的说:“杨林我们分手吧。”

我和欧阳漓去窗口那里坐在窗台上面,朝着床上的人看着,并没什么好奇怪的,女汉子觉得做了对不起医生的事情,而他们是恋人,只是在经历其他恋人要经历的事情,一点困难!

医生的反应很大,而后翻身起来,将女汉子的身子转了过去,两人的距离拉进,杨林看着女汉子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女汉子转开脸,她以为那边没人,但却坐着一只面容英俊,穿着民国时候衣服的男鬼。

杨林看着女汉子,试图说服,但是不等开口女汉子便说:“你就当作是我对不起你,我们分开吧。”

“小倩,有什么话你不能和我好好说,非要分手,你是不是在山上的时候,被哪只鬼欺负了?”

女汉子的脸一下红了,跟着她就想推开杨林,但杨林搂着她说没事,不是她的错,都是那只鬼的错,他不介意。

摄青鬼有些不高兴了,于是冷哼一声转开了脸。

女汉子则说:“我需要时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我想好好冷静冷静。”

……

房间里陷入安静,杨林始终搂着女汉子,但两人之间却再没有任何交流。

此时,女汉子掉了两滴眼泪,医生便松开了手,平躺着去了。

他们心里都不好受吧,哪有男人不介意女人的清白的,要是没有交付之前,或许可以不计较,但之后就不一样了。

好像属于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相拥了,心里自然不会好受。

但杨林能在这个时候对女汉子不离不弃,可见对女汉子是真心的,只不过他放开了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没过多久女汉子便睡了过去,而杨林起来给女汉子盖了盖被子,这才躺在,许是怕搂着女汉子会把人吵醒,杨林只是把身体靠了过去。

两人都睡了之后摄青鬼便仔细的看起女汉子,看着看着便钻到女汉子梦中去了,结果我和欧阳漓也只好跟着进去了。

周围有水,水边有一些草,女汉子就坐在那里坐着,人有些发呆也有些茫然,似乎她也没想到会到这样一个地方来。

阴风阵阵吹着,此时女汉子有些冷了,便抱着自己,就在这时候摄青鬼出现了,女汉子抬头看去吓得不轻,忙着从水边上起身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女汉子结结巴巴的问,我和欧阳漓则是站在水上看着他们。

摄青鬼则是说:“是你先想了本王,本王才会到你梦中,你竟然问起本王来了,好大的胆子!”

摄青鬼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但女汉子下一刻便说:“不可能,你是色魔,我怎么会想你!”

“哼,你在问本王,本王怎么知道?”摄青鬼显得不高兴,转身面向水上,双手背在身后。

此时我才仔细的打量起摄青鬼的样子,他上身穿着黑色的唐装,下身一条灰色的长衫,典型的民国人,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了,不过看摄青鬼的样子,应该是家室不错的人。

女汉子想了想,转身打算离开,但她转身摄青鬼便说:“你以为做梦想出去就出去了?”

女汉子这才停下,冷不防的气势起来,估计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梦,所有一切都是她想出来的了,便胆子大了起来,还瞪了一眼摄青鬼。

摄青鬼愣了一下,便有些不高兴,问去:“你为何瞪着本王?”

“难道我不应该么?你这色魔,占了我的便宜,害我和杨林不能做朋友了,你还想我朝着你笑?”女汉子要是不怕的时候,那样子活似叶绾贞。

“明明是你和那个男人要分手,你怪本王?”摄青鬼脸上狰狞了一些,女汉子朝着摄青鬼做了一个更恐怖的鬼脸,跟着摄青鬼便把脸上的狰狞收起来了,对着女汉子奇怪的看起来。

“你不怕本王?”摄青鬼问。

“你不过是我凭空捏造出来的,我为什么要怕你?”女汉子这么说摄青鬼便不说话了,虽然这个梦里摄青鬼是真实的,但是这个梦确实是女汉子的梦,所以她有任何只配的权力,而且只要她心里一想什么事情,就会发生,好像接下来的一幕。

一只大鱼从水里钻了出来,差点吃了摄青鬼,结果摄青鬼的手一挥,鱼便死在草地上面了,扑棱棱的和真的一样。

女汉子自己也吓了一跳,她还后退了两步,鱼死了,摄青鬼冷然道:“区区小把戏,也在本王面前搬弄,哼!”

女汉子抬头看着摄青鬼,不说话了,转身朝着前面走去,摄青鬼看人走了,从后面跟上去,结果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奚落起对方。

我和欧阳漓看看确实没什么事情,便回去了。

早上我和欧阳漓准备去买早餐,结果杨林早早的起来坐好了,既然做好我们便一起吃了饭。

但吃饭的时候女汉子总有些走神,而她胸口的那块铜钱明显不喜欢杨林靠近女汉子。

杨林刚要坐下,椅子悄无声息的挪了个地方。

害的杨林差点坐到地上。

转身杨林看了一眼拉着椅子坐下了,我和欧阳漓看了一眼,摄青鬼就好像没有我和欧阳漓的存在一样,当着我们的面没少整杨林。

杨林喝汤,汤碗不小心撒了,弄了一身,杨林去洗手间,洗手间的门关上了打不开。

我看着这些不禁皱了皱眉,再大的鬼,要是整起人,也都是司空见惯的小把戏,只要摄青鬼不伤人一切都好说。

杨林觉得这一天很倒霉,做什么都不好,出门的时候问我要了一道平安符,我则是跟他说:“你只是早上这样,一天都不会有事。”

杨林这才放心,托我和欧阳漓照顾女汉子,他去忙着上班。

结果等人走了女汉子就有些犯困,竟靠在沙发上便睡着了。

她睡着,胸前的铜钱一晃摄青鬼便化成一缕青烟进入了她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