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落单的女汉子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24 字数:3887 阅读进度:656/1920

接下来我就不说话了,而是跟着陈霖去了他说的跳楼的那个地方。

陈霖到了小区里面精神了不少,但是周围的人似乎都对陈霖有意见,没有一个不是用异样眼神看陈霖的。

但陈霖似乎是不在呼这些,反而指着上面的一个地方给我看,告诉我:“就是哪里,我看见一个人从上面掉了下来,一下就摔死了!”

“那摔死之后呢?”我问,陈霖想了想:“周围很多人,大家都在看,我也过去看,结果它就躺在血泊里面,朝着我笑着,一直盯着我。”

陈霖说着把眼睛蒙上了,我这才拿出了一道符箓折成三角给陈霖带上,希望他能睡两天好觉。

“你把这个带上,我们去你家里看看。”陈霖这次还算配合,带着我和欧阳漓去了他家里。

陈霖住在一单元的楼流,因为是早几年建起来的楼,有些老旧,而且也没有电梯,所以我和欧阳漓只好一步步的走上去了。

“到了,这里就是我家,我拿钥匙给你们开门。”陈霖接下来开始在身上找钥匙,但是无论怎么找也都找不到这把钥匙,我甚至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陈霖的家里。

“如果没有就算了。”我刚说完,陈霖在身上找到了钥匙,拿出来之后开了门,门开了陈霖便把我们请了进去,而此时我才发下,陈霖家里放着很多的古董和字画。

而且,陈霖撞邪就和那些古董字画有关系,虽然古董字画上面的邪气不是很大,但还是能够看到。

“你们家怎么弄得和杂货市场一样,还放着这些东西。”抬起世界我指着那堆古董问,陈霖便笑着说,“我表哥的,放到我这里的,一直没有来取走,我也觉得碍事,但个人的喜好,我平时也没帮助过他们,就一个地方,也没让他门拿走,有问题吗?”

看上去陈霖这个人不错就是没有遇上好时运。

“我有点渴了,能给我到一杯水么?”听我说陈霖便去了厨房,看到陈霖走了,我便把手伸了出去,把那副画拿了出来,画上面还有黑色的邪气。

这东西应该就是祸害陈霖的东西,只要把这幅画除掉,陈霖也就没事了。

画交给欧阳漓了,欧阳漓手里忽然着了一把火,跟着画就呼呼的着了起来。

画还不肯认输,在欧阳漓的手里用力扭动,但欧阳漓的地狱之火还是把那副画烧成了粉末。

而陈霖也没有出来厨房,画烧完我去了厨房里面,陈霖已经在厨房里面晕倒了,我打电报警,警察没过多久来了。

见到我和欧阳漓警察开始盘问,问我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陈霖家里,以及陈霖为什么晕倒了。

“我们是重案组的人,陈霖去重案组报案,说看见了有人跳楼,我们就过来看看,结果他就再厨房里面晕倒了。”说完我把证件拿出来给警察看了一眼,警察看看我把证件还给了我和欧阳漓。

跟着陈霖被警车送去了医院里面,过去那边我们便走了。

我们回去南宫瑾便问我和欧阳漓,具体的是怎么回事,我便如实和南宫瑾说了。

这事南宫瑾也不觉得奇怪,说到底撞邪这事要比与上鬼要严重些,邪气是能够进入人体的,之后就会害人胡思乱想,这就和吃了一些能够让人幻想的药物一样,所以陈霖才会有时候抱着头难受的要死,也是这个原因。

陈霖那会说话颠三倒四的,警察以为他是神经病也很正常。

陈霖的情况有点特殊,应该要恢复几个月才行,不过以后应该不会报案了。

陈霖这事解决解决之后重案组里面消停了几天,赶上这时候秦兰来了,而且说是调到重案组这边协助工作。

这话鬼都不信,我怎么会相信,不过她来她的,我可以当她没有来。

“我想给你做个专访,你为什么一只不肯答应?”秦兰来的第一天就问欧阳漓,还是当着我的面。

我便坐在一边想,秦兰这脑子也太不好使了,我都记得第一次她和欧阳漓见面的时候欧阳漓就和她说了,我是他老婆,他怕我不高兴误会,所以才不想看见秦兰,没想到这么快就忘了。

我看秦兰那样子,她分明是想要坐到欧阳漓的大腿上面去。

此时女汉子的眉头皱了皱,起身去找秦兰:“学姐,你干嘛非要给欧阳做专访,都过去很久的事情了。”

“你不懂,我这人做事要有始有终,这件案子既然我已经接过来了,我做不成就不会甘心。”秦兰还说的头头是道,我便心里奇怪,你接的案子,你要有始有终,你问过别人没有?

难道欧阳漓要因为你的有始有终,配合你?

我靠在一旁看着秦兰,秦兰也看了我一眼,似乎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假想敌。

但此时欧阳漓起身来了我这边,并且和我说:“我饿了,想回去吃饭。”

我顿了顿,起身站了起来,挽着欧阳漓的手臂朝着外面走,走到了秦兰面前冷哼一声。

心想着,你玩的那点道道,都是我当年玩够的。

出了门我和欧阳漓便回去了,但我们刚到了岭南府,就接到了南宫瑾的电话,南宫瑾电话里说说不清楚,要我们在门口等着他,他马上过来接我们。

我看了一眼欧阳漓,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看着他我便说:“事情永远做不完,这世界的事情也太多,你我管不了那么多。”

欧阳漓看着我,桃花眼里面漾起淡淡的柔情,抬起手将我揽进了怀里面,垂眸他抬起来另外的一只手,在我脸上轻轻的勾勒,磨挲……

我知道,欧阳漓知道我在想什么,而我也不隐瞒他,与他说:“等这边的事情了解了,我们就回去阴阳事务所,这里不适合我们,我不能适应这里的人和物,我喜欢在学校里面的日子,喜欢每天夜里去抓鬼,白天睡大觉,你讲课我睡觉,我想要过那样的日子,而不是这里,纷纷扰扰……”

“好!”所有的话语,都在欧阳漓这一个字之中沉淀下来了,忽然的,烦躁安静了下来。

此时南宫瑾的车子也停下了,我本来以为南宫瑾是一个人来的,没想到他是带着秦兰过来,我便有些不适应。

秦兰坐在后面,前面副驾驶有一个座位,后面挨着亲来有一个座位,那我们怎么坐?

我觉得南宫瑾就是故意的,于是便问:“还有其他的车子么?”

“没有了,其他的车子不过来,这次只有我们四个人。”南宫瑾这是什么意思?

我回头看那看那,确实没看见女汉子的车子过来。

“那你把地址告诉我们,我们走着过去好了。”我说的绝对是真话,结果南宫瑾竟忍不住笑了。

“六十里你怎么走去?”南宫瑾回头看我,我便说:“怎么去我的事,你只要告诉我,在哪里就好了。”

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南宫瑾要是不答应,我们便不去了。

看了我一会,南宫瑾说:“你自己看吧。”

随手,南宫瑾扔给我一个纸皮袋子,袋子是落到地上的,欧阳漓看了一眼,结果南宫瑾的车子竟四胎都没气了,好好的车子就这么在岭南府门口抛锚了。

南宫瑾车子停下便朝着我和欧阳漓走了过来,但他来势汹汹是对着欧阳漓的,而不是对着我。

“你做得?”南宫瑾问,我看向欧阳漓,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欧阳漓看了我一眼,眸子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是我。”

我微微一顿,不是他?

欧阳漓不是在说谎的,他说不说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但现在他的眼神就是在说不是他。

这里只有四个人,南宫瑾不会把自己的车胎放气,而我也不是,欧阳漓说不是他,难道是车子里面的……

此时我看向秦兰,秦兰忙着从车子里面下来,围绕着车子走了一圈,她还穿着高跟鞋呢,走起路哒哒的响。

看了一会秦兰把一边的头发掖上,指着车子走过来问我们:“那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没气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而我则是忽然意识到,什么是贼喊捉贼。

“现在打电话给小倩,她来了我们再走。”我说,南宫瑾则说:“我看你是根本不想去。”

我看他并没说话,南宫瑾现在在气头上,我说什么他也是听不进去,倒不如省下不说。

而我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纸袋子,身后拉了一下欧阳漓,带着他朝着岭南府里面一点走,过去之后抬头看他:“真的不是你?”

我有必要确定这件事。

欧阳漓看着我双眼温润,却炯炯有神,这样让他的桃花眼越发的勾人了,于是我便看的出神,甚至是笑了笑。

“不是你就好,但也不是南宫瑾,所以你也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不过是个小肚鸡肠的人罢了!”我说着把纸袋子代开了,欧阳漓便叫我:“宁儿。”

“嗯。”抬头我看他,欧阳漓则说:“本王也很生气。”

忽然我便笑了出来:“嗯。”

……

之后我和欧阳漓便不说话了,他将我搂在怀里,而后我们看了纸袋子里面的资料。

原来是查一处孤坟的事情,看来是哪里闹了什么事了,要不也不会过去查了。

看了差不多我和欧阳漓就出去了,女汉子开着车便过来了,刚好女汉子的车子里面能坐下四个人。

但坐在哪里还是个问题,女汉子要我坐前面,我看了看没答应,便和女汉子说了两句话,女汉子便从车上下来去了后面,之后我叫欧阳漓开车,我去副驾驶坐着,这样就保险了。

此时南宫瑾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但我是来办案子的,也不是看他脸色的,可以自然忽略。

按照南宫瑾说的地方,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而此时天黑了。

“我们为什么要这时候上去?”我问,难道不能等到明天么?

南宫瑾便问我:“你怕?”

我沉默了一会,怕还是不怕都是我的事,与他也没什么关系便是了。

“走吧。”南宫瑾迈步朝着山上便走,我们这些人随后便跟了上去,可是哪里知道,这山竟藏着凶险,上去我们五人便走散了,三三两两最后把我和南宫瑾剩在了一起。

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是欧阳漓竟和秦兰剩到了一起。

女汉子落了单,竟躺在孤坟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