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鬼吃鬼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52 字数:3549 阅读进度:626/1920

按照两只夫妻鬼说的,这两年他们陈家的子孙都来祭拜,其中就有和李家发生了不愉快事情的那个。

两只鬼是寿终正寝的鬼,对横死不横死的没什么太多的概念,它们就是觉得,人死了变成了鬼,以后就要去投胎,这都是因果循环,没什么可憎恨的。

何况他们是老邻居了,李家对他们陈家也算不错。

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什么大不了的要弄得你死我活的。

这两只鬼看的比较开,但他们是鬼,哪里知道人的事情,他们看来人死了就是为了去投胎,可是在人看来,人死就是永远的和自己的亲人朋友分开,这区别可是不小。

不过那些事我没去关心,到是听两只鬼和我说了一些关于陈德胜家里的事情,也就是陈瑞宗父母的事情。

两只夫妻鬼说,每次别的子孙来都是孝敬一些纸钱什么的,求着保了平安就走了,可就是陈瑞宗的父母不行,每次来了就是诅咒李家的人,还要李家这样那样的,他们做祖宗的,实在看不过去眼,再怎么说他们也算是一家子的人,怎么能这样。

小孩子不懂事,那时候要是知道能死人,李曼也不会那么做。

这事闹腾的这么多年,李家当年什么都给陈家了,后来还让孤坟进了自己的门,这事已经做绝了,还显得不够有什么可闹腾的。

鬼的想法就是简单,我恨你我就弄死你,我不恨你就麻溜的放手就完了,要是都能像是眼前这对鬼夫妻一样,什么事情想得开,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说了这么多这对鬼夫妻终于说道了关键的点子上面,就是陈德胜在哪里的事情。

按照鬼夫妻说的,陈德胜现在过得也不好,根本就是一贫如洗。

别人都是人往高处走,他却是水往低处流。

鬼夫妻叹了一口气说:“我和我老伴生了四个儿子,三个儿子都过的如日中天,就是他们夫妻,过得是一天不如一天,这还不算,那日子过得简直叫人寒心,吃了上顿没下顿。

我那个媳妇好吃懒做,我那个儿子也是一天不务正业,两个孩子的那点钱,没过多久就给挥霍没有了,那是孩子的卖命钱,结果他们败了。

这次看着老李家这样,也都是他们的错。”

老夫妻念叨了一会,之后便说:“他们没有走多远,就在往南的李家村,在那边改了姓名,所以才没人找到他们。”

两只夫妻鬼这么说我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才说:“你们可以走了,你们不用担心你们的子孙后代遭什么报应,报应也不会报应在别人的身上,自己做的孽他们自己会得到报应。”

说了这么大半天的,其实两只鬼就是这个意思,不想要自己的子孙被连累到。

听我说两只鬼看了看老太太那边,这才自行走了。

回头我看了一眼老太太,这才和欧阳漓趁着天还没黑的时候回去。

老太太这一路也没说什么,一边走一边看风景,快到下面了,老太太问我,这事好不好解决,我说好解决,老太太愣了一下,估计以为我说大话,所以也没有高兴的表情。

回到了老太太家里我便朝着后面看去,此时已经快要黑天了,而天上浑浊的有些吓人,这说明南宫瑾已经动手,南宫瑾都动手了,我们这边也快了。

要进门的时候,门口的一团阴气飘了过去,估计是两只鬼中的一只。

老太太走在我身边,那团阴气看见老太太便朝着这边过来了,我便扔了一颗镇魂钉出去,阴气忽然散了,再看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进门老太太也累了,便回了自己的屋子里面,李母他们也都听话,三个人果然都没有出来,我这才把地上的红线给收了,但红线的一角明显黑了,说明有什么东西在我不在的时候进来过。

“大师,怎么了?”看我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红线李母便问我,我便说没什么,而后把红线收了起来。

起身看了看周围,我便把自己要用的东西拿了出来,在屋子里面摆了一个法坛。

欧阳漓站在一边总是那么风轻云淡的,我做什么他都好像早知道的,一点都不意外的那种。

法坛摆好了我和李母刘洋说:“你们把李曼带到我身后去,不要离开我太远,一会那对兄妹来了,我给你们把天眼打开,让你们能够看见他们,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说话。”

“我们知道了。”刘洋这时候十分的沉得住气,李母半天答应了一声。

接下来我开始做法了,没有多久便开启法坛。

手里的银铃铛一摇,门口刮起一阵阴风,跟着两只黑色的影子若隐若现,走进来两道影子渐渐出现人的轮廓,是两个长的还算不错的鬼。

两只鬼见到我都朝着我哈了一口寒气,我看着他们道:“孽畜,在我的法坛里面还敢放肆。”

我说话的时候冷哼一声,一道天雷从法坛里面朝着其中一只劈下去,另外一只吓得马上安静下来,被劈的则是趴在地上呜呜的叫唤。

见我这样,两只鬼朝着我看来,露出凶狠的目光。

我此时闭上眼念了一阵咒,两只鬼这才安静许多,他们安静了我才问:“我问你们,你们可是后山上的两只兄妹鬼?”

两只鬼不说话,对我还是很有敌意,但我并不理会,反到是说:“你们盘踞在此,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后山的孤坟里面已经成了骨头精,你们想要回去也不可能了,看在你们犯错不至于灰飞烟灭,你们要是肯和我配合,我现在可以答应你们一个条件,你们如果想要见父母,还是想要买衣服,我都可以满足,晚了,我就用天雷劈了你们。”

给我说两只鬼便要出来,我又弄了一道天雷下来,两只鬼浑身一激灵,再也不敢跟我抗争了。

最终,那只女鬼说道:“妈妈,我想妈妈。”

“果然是你们,说吧,你们有什么要求,如果你们肯配合我,我可以放你们一马。”

我说完男的那只鬼便朝着李曼喊:“曼曼,我要曼曼。”

“人鬼殊途,你还是死心吧,你留在她身边只会害了她,到时候你要遭天道,她也会被你害死。”

“她是我的。”男鬼很硬气的说,我便笑了:“你是谁的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她是你的,你要真的喜欢,下辈子投胎找她好了。”

男鬼的心智还停留在孩子时候,竟然问我:“真的能找到么?”

“这就看缘分了,你们有缘分就能找到,没缘分或许找到更好的也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被我说女鬼说:“我要刘洋,我还要妈妈。”

女鬼看上去有些不对劲的,我便说:“你只能要一样。”

“哥哥。”女鬼忽然朝着男鬼看去,男鬼便说:“不行。”

女鬼忽然暴躁起来,在我法坛里面掀起了一阵巨大的阴风,把我的法坛都给震的晃荡起来。

忽然间周围安静下来,女鬼的头发又开始垂直下来,双眼幽寒如同是无底洞一样,站起身女鬼朝着男鬼说:“我要。”

男鬼起来:“你要的太多了。”

兄妹两个在法坛里面争执起来,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女鬼竟然伸出了双手朝着男鬼扑了过去,我引了一道天雷去劈女鬼,女鬼竟只是打了个激灵,而后便一把扑到男鬼身上,两三口把男鬼吞进了肚子里面,男鬼哀嚎起来,难听的不行。

我连续招来了几道天雷,结果女鬼竟只是冒了几次火星子,根本没有受到伤害。

身后,李母抱紧李曼,害怕的浑身颤抖,刘洋则是盯着女鬼一直的看,好像是已经被迷惑了。

“刘洋,刘洋你过来,带我去找妈妈好不好?”女鬼吃了自己的亲哥哥,又开始叫刘洋过去,刘洋看着女鬼竟迈步走了过去。

但我抬起手摇了一下银铃铛,刘洋忽然回过神来,看向我问怎么了?

“别看她的眼睛。”我说完刘洋答应的去了后面,结果便把女鬼给惹怒了。

我本想用天雷打她,结果女鬼一双眼睛忽然红了,朝着我便扑了过来,天雷都没拦住女鬼,女鬼一下冲过来把法坛给撞翻了,屋子里瞬间刮起了一阵漆黑的阴风,女鬼双手伸过来就要掐死我。

我本打算念咒将女鬼收了,哪知道身边的欧阳漓身上忽然震出一阵冰寒之气,瞬间将整个屋子冰封了一样,我被他吸引便朝着他看了过去,他眉间便红了一条线出来,跟着一眨眼他便挡在了我面前,抬起手一把将女鬼的脖子握住,都没给女鬼说话的机会,一把将女鬼给捏碎了。

随着女鬼的消失,眼前飞起来的许多石头和罐子也都落了下去,欧阳漓的手这才收了回来,我还很傻的看着欧阳漓发呆。

而欧阳漓似乎也很意外,收回手之后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而后转身看向我。

“宁儿。”听欧阳漓叫我,我便顿了一下,一步上前把欧阳漓给搂住了,跟着他便抬起手把我也搂住了。

只可惜好景不长,他只是来过了一瞬,跟着便走了,身上逼人的寒气瞬间没有了。

等我抬起头再去看他,他又是那种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而他最明白的想必就是自己把一只女鬼杀了的事情。

“你们现在可以放心了,鬼已经死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李曼,李曼明显有了一点神志,渐渐的清晰起来,但她看见我和欧阳漓,再看看周围,便没反应了,俨然毫无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