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下山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49 字数:3655 阅读进度:613/1920

惹不得我便朝着欧阳漓笑了笑,笑完了便转开脸了,欧阳漓到也没说什么,而我也要处理眼前的这口棺材,于是也就顾不上其他了。

等我把棺材点燃烧完,这才看向欧阳漓,而此时他总算是不那么的脸色冰冷了,可我看他还是有些心情不好,我便不敢和他说话,转开脸去看南宫瑾了。

南宫瑾此时和我说:“看来这里没有师父说的那么玄乎。”

“估计这里的鬼年头太多都跑了,也兴许是给吃了,大鬼吃小鬼也能加快修炼,都吃了吧。”说完我把身后的背包拿了下来,从里面拿出来了很多的红线,南宫瑾问我干什么,我便说:“这地方不能留,虽然鬼都收拾了,但是留下来以后还是祸害,只能毁了。”

我说完开始把红线拿下来,从墓室里面的一个位置上面,一边放红线一边打镇魂钉,围绕着墓室一圈,在地上摆了一个八卦图,这么做的主要墓地就是确保这里面有鬼也跑不掉。

南宫瑾也没问我什么,我做什么他做什么,极其的配合我,现在他也不说话了。

我一个人做事肯定没有两个人的快,南宫瑾负责一边我负责一边,没过多久我们便把整个墓室都打了镇魂钉,绑了红线,而手上的红线也正好够用上去的。

离开了墓室我们到了外面,外面也已经天亮了,我没想到我们下去了一天的时间。

此时我也累了,便找了个看上去干净点的地方歇了一会。

看我歇着了,欧阳漓把我背包里面的水拿了出来给我,还把剩下的一点吃的东西拿了出来,估计他是饿了,所以拿出那个馒头来,他先咬了一口而后便给我送到了嘴边。

他看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我便吞了一口口水。

说句老实话我心虚的厉害,其实我也没做对不起欧阳漓的事情,可他抬着眸子那么深的看我,我便不舒服。

看我没吃,欧阳漓说:“我是另外一只手杀的龙魂。”

欧阳漓这么说我忙着张开嘴咬了一口,免得他误会我嫌弃他脏什么的,其实我一点也不嫌弃,他吃过的馒头我还反倒觉得好吃,至于杀龙魂的事情,他用的是右手,给我吃馒头的是左手,而且我看见他用水洗了手的。

此时南宫瑾也躺下了,看上去挺累的,躺了一会起来吃了一口东西,此时天也到了中午时候了。

我这才和南宫瑾说:“先把前面的墓碑和墓室入口毁了,这样下面就算有什么东西也出不来了。”

我说完起身站了起来,咬了一口手指,挤了一点血甩在墓碑的土堆上,我就说是墓碑,还说是庙门。

甩完了我去洞口甩了一点,之后便念咒,没多久墓碑朝着下面陷下去,而墓室的入口也朝着下面陷了下去。

“现在算是大功告成了。”说完我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朝着眼前的南宫瑾说:“你这么费劲心机的跟出来,现在回不去了,你心里就不难过?”

结果给我一问,正朝着前面走的南宫瑾忽然停顿下来,转身朝着我看来,目光到是很平静。

“你说什么?”南宫瑾问我,于是我说:“你在八卦洞里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南宫瑾了,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沉得住气,竟然能假装这么久,看着我毁了帮你吸收灵气的龙魂,还看着我毁了你的真身,我都佩服你。”

“你是怎么知道的?”见到事情败露,南宫瑾反倒坦然承认了,而此时他的眼睛变成了一只白色,一只绿色,说明一边是他的僵尸眼,一边是他的龙眼。

“凶鬼死的时候你说过,他不是我大师兄,他是那个王爷养的一只恶鬼,吸收了恶龙的真气,才会有了龙气。

你是南宫瑾,你又不是他大师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说着朝着南宫瑾看着。

南宫瑾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落下他问我:“那又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拥有了这具身体,你们能把我怎样?杀了我,还是杀了他?”

南宫瑾十分嚣张,看他那样子是喜欢上南宫瑾的身体了。

“其实我无所谓,反正南宫瑾也不是我的朋友亲人什么的,他们茅山派死在这里的人数不过来,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全当是为了门派牺牲了,加上,南宫瑾我们算是对头,他这个人着实不叫人喜欢,所以我看你就和他一起死好了,也好成全了他。

我看他师兄都死了,他活着也没意思,我送他一程,他也是感激我的,至于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上错了人的,你要上我的身上,或者是上了他身上,那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谁……还能奈你何?”

我说完对面的南宫瑾便不说话了,看他不说话我便把身上带着的红线拿了出来,顺便拿了一把磷粉出来,准备活活烧死南宫瑾。

“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南宫瑾问我,我说:“是磷粉,一会你就站在那里,我扔过去,用红线把你和南宫瑾缠在一起,这样你就能和他死在一起了,好歹也有个寄居的地方,你也不用谢我,我把你的身体都烧了,就当我还给你好了。”

“你……”

“我也是为你好。”说完我便把磷粉朝着南宫瑾扔了过去,结果那个满清王爷,一下钻出了南宫瑾的体外,他一出来我便一只镇魂钉打了出去跟着念起摄魂咒。

此时我才看清,满清王爷的魂魄在地上哀嚎。

于是我也没客气,念的越来越快,加上太阳光强烈,再怎么说鬼和僵尸都害怕阳光,他出来就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没过多久,满清王爷就魂飞魄散了,而我也累的不清,站在一边走不动了。

放开了欧阳漓的手,我说:“我们走吧。”

话刚说完我就晕倒了,欧阳漓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抱着我叫了两声,其实,我要是想要醒过来,醒过来也不是一件难事,只不过我实在是太累了,说什么我都是不想醒过来,于是就睡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欧阳漓正背着我朝着山下走,一步两步走的格外小心,我估计他是担心我把我扔下去。

而此时我抬头看看,已经很黑了,我估计已经到深夜两点钟了,真没想到我会睡了这么久,而身后跟着已经没事的南宫瑾。

南宫瑾到是安静,从我醒了他就看见了,但是他没有和我说话。

看他也是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他不想和我说话,我就算和他说了,他也不会和我说,于是我便把脸转过去一边,闭着眼睛不说话。

欧阳漓知道我转开了脸,便问我:“醒了?”

我想想:“嗯。”

欧阳漓便不说话了,我心想你问我干什么,我还想多趴一会呢,你问了我,我就不好意思了。

于是,我只好说:“放我下来吧。”

欧阳漓估计也是走不动了,便把我放了下来,而此时我们已经走了一半了,欧阳漓将我放下出了一些汗,淡淡的月光打在他洁白无瑕的脸上,是那样的美好,让人想起我晒玉佩的时候。

我抬起手差着袖子给欧阳漓擦了擦,欧阳漓看着我:“下次别这样了?”

欧阳漓说起话也不分时候,张嘴就说,按说我不是个娇情的人,可南宫瑾到底是个电灯包,他可比月亮亮多了,我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笑了笑。

见我只是笑不回答,欧阳漓说:“这事算了,但不能有下次了。”

“不会了。”我忙着说,是因为南宫瑾已经走去前面了。

见我答应欧阳漓才将我的手握住,带着我朝着前面走,一边走一边看着前面,我则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站在坟丘上面朝着我摆手,和我说再见。

于是我便停下了,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十三岁的天才少年。

“你不跟我走?”我问,少年摇了摇头,因为他是鬼,摇头都很僵硬,而且摇头的时候眼睛随着头在动。

“既然如此,那你在这里好了,但是,很快这里就要毁了,这里的鬼也都要跟着消失,你既然不想离开,那就随你好了。”说完我便转身走了,此时南宫瑾走到我面前,问我:“是不是在和我大师兄说话?”

“你自己看不到么?”我问,南宫瑾说:“他不肯见我。”

“见与不见有什么不一样的,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师门要是对他有情有义,他也不会这么多年都在这里了,说到底你师父当年自私,如果不是为什么不把他带走,而是埋在半山腰上面,难道不是因为想利用他么?

还有你那两个师兄,你师父都对付不了的东西,叫他们来,这不是明摆着送死么?

你就能保证你师父不知道这件事,保证你们不是故意躲开才出去云游的?

你师傅许多年前既然来过这里,保不齐他有私心,在这鬼山上面闯了什么祸,只是你们做徒弟的不知道而已。

再说你一个徒弟,在厉害能比你师父厉害么?你师父他老人家自己不来送死,也不陪着你这个宝贝徒弟来,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我可不是挑拨离间,我是就事论事。

我也有师父,可我师父为了救我死了,可你看看你师父,把你们这些徒弟都害死了,你也差点害死了。

和我比你可差远了,你师父最好命,收了一群的好徒弟,都愿意为了他出生入死,却苦了你那些师兄们了。

活祭的,活尸的,多造孽吧!”

我说完朝着山下走去,觉得那些鬼也怪可怜的,于是念起了往生咒,能送走一个送走一个,总比留下来灰飞烟灭的好。

于是这一路我啵啵的不停念咒,念的我嘴皮子都薄了。

南宫瑾则是沉默了一路,沉默到了山下,天也亮了,而我们的最后一件事也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