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妖化的欧阳漓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48 字数:3678 阅读进度:611/1920

两只魂看到自己门派的人半天才说:“你们来了?”

“是,两位师祖请回。”南宫瑾还算是恭敬,对眼前的两位老前辈放低了姿态,据我了解,茅山派不是什么仁义之派,门派里面明争暗斗,是多少年没有停止过的事情,而这些被炼制出来的魂魄,大多数都只能服从认命,因为是他们自愿要成为魂印的,所以炼成之后也就是法器了,其他的什么都不是,尊重他们的人实在不多。

南宫瑾这人虽然高傲,但是也算是尊师重道,足见还是个不错的人。

起码南宫瑾与我比是好的。

说来我又想起我师父老头子来了,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老头子了,要不是我,他怎么会死的那么早?

两只魂答应一声便钻到了南宫瑾身后的衣服里面,看上去是去南宫瑾的乾坤袋里面。

两只魂进去之后南宫瑾回头看我,便说:“看来你知道我们茅山派不少的事情。”

“我就知道这么多。”我说着笑了笑,看了一眼欧阳漓,对别人家的事情我向来不感兴趣,只不过这一年来我与僵尸鬼日找夜找,在一起的日子实在是多,如果不东家长李家短,这日子实在难熬,索性到了一个地方,我们就说说那里的事情,自然也就知道了一些。

“不如,这次事情结束,你跟我去一趟我们茅山派,我带你去见见我师父。”

“不用了,我就不去了。”南宫瑾邀请我去茅山派,我忙着摆了摆手,茅山派我自然是不喜欢去的,我记得我去昆仑的时候就没什么好事,茅山派更不用说了,我也是真心不喜欢管别人家的闲事,更不喜欢串门什么的。

“你到是很直接。”南宫瑾说话阴阳怪气的,我便觉得他这人实在不好相处,以后要是和他一起共事,必定是件倒霉的事情,好在我已经打好主意了,等回去我就呆在岭南府再也不去重案组了。

南宫瑾转身去了墓穴口,蹲下将几块石头打开,石头拿开,一股白色的寒气从下面冒了出来,跟着传来呜呜的鬼哭鬼嚎,南宫瑾也算是快,马上先封住了洞口的阴气。

阴气在洞口环绕着,有往外冲的趋势,只可惜始终冲不出来。

这时候南宫瑾叫我:“你过来。”

听南宫瑾的那口气就好像是在命令手下一样,要不是眼下驱鬼重要,我肯定不能这么听话过去。

于是我过去停下问南宫瑾:“现在干什么?”

“用你的血封住这里,我们下去,你应该学过地藏经,那是你们温家第一个要学的经文,那也是鬼最害怕的,下去之后我会给你护法带着你去找那只大的鬼,你念地藏经,保护我们。”

南宫瑾说的我都知道,于是点了点头,也不和他嗦了,再嗦天黑了下去反倒是麻烦。

所谓白天鬼怕人,晚上人怕鬼,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

咬破了手指我在墓穴洞口滴了几滴血,跟着洞口便散开了一片白色的气,南宫瑾也早就准备好了,迈步跳了下去,随后我便跟着下去了,身后的欧阳漓也是没闲着,看我下来了,他也从上面下来了。

到了下面南宫瑾立刻把身上带着的一个口袋拿了出来,那个口袋里面装的可能是荧光粉什么的,总之在黑暗的地方能发光。

我也拿了荧光棒出来,其实我就算不用荧光棒,看鬼也看的很清楚,但欧阳漓就不清楚了,所以我是给他用的。

周围亮了一些,周围也见见显露出来,原本我以为这里是什么鬼成群的地方,结果下来之后一片空旷,除了浑浊的空气,什么都看不到。

“开始吧。”南宫瑾说完朝着前面走去,我忙着从身上拿出两道紫色的符出来,给欧阳漓披挂上身,左边一道右边一道,这么一来就保险了,别说是鬼,就是一般的鬼王来了,也动不了他。

欧阳漓低头看着胸"koujiao"叉的两道符:“你呢?”

“我不用,你保护好你自己就成了。”我说完转身过来,面向前面的南宫瑾,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第一次和欧阳漓去古刹的时候,那时候就是欧阳漓和我一起,我的地藏经还是他教我的,虽然那时候记住的不多,但是却受益匪浅。

时间不等人,我马上念起了地藏经,顺便摸了摸珠子,把珠子里面的泥巴鬼给叫了出来。

泥巴鬼相互看了一眼,跟着包围在我和欧阳漓的身边,南宫瑾回头看了一眼,到没有什么震惊的表情,足见他也是知道我们温家的泥巴鬼的。

朝着前面走地方越来越空旷,但是始终也没什么事情发生,于是我便朝着周围仔细的观察,这时候才发现其实这墓室下面也没什么,到是觉得有些奇怪的。

这里如果是战场之类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个深坑,这不是奇怪了,最多是把人高高的堆起来,不过那也不一定,死了那么多的人,不挖个坑,人都在外面落成高山了,到时候不要血流成河了。

我这脑子……

走了一会,前面黑压压的一片,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才快速念起了地藏经,那些鬼都是黑色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到是一点都不害怕,我念地藏经的时候有些已经痛苦的散了,有些则是被遇上南宫瑾和泥巴鬼不是打散,就是给活活吞吃了。

再往里面走,已经到了最里面了,南宫瑾停下之后不知道再找什么,此时我才看出来,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周围宽敞,一个八卦洞里面了。

八卦洞的里面有八扇门,每扇门的后面好像都有什么东西,我朝着其中一扇门看着,带着欧阳漓走了过去,而后南宫瑾也跟着我过来了。

此时南宫瑾说:“这几扇门的后面是什么谁都不知道,但是很可能是那个为祸的东西的真身在里面。

我师父和我说过,只要找到了这个东西的真身,就能除掉他。”

“我试试。”说完我便把手抬了起来,捏了一滴血在地上,而后这扇门便开了,结果里面竟是一具女尸,只是女尸十分难看,一出来就朝着我们倒了过来,我马上捏了一个缺,女尸也因此炸开,并且痛苦的哀嚎起来。

其实真的鬼都看不见,看见的都不厉害,第一个杀死之后我们便找其他的几扇门,然而就在我们找到第四扇门的时候,我们进来的那扇门却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察觉到这些的时候,我们转身看去门已经关上了。

我念着地藏经朝着周围看了一眼,第四扇门缓缓开启,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接着第五扇门,第六扇门,直到最后的打开,里面仍旧什么都没有,而此时八卦洞里面越发的阴森冷冰起来。

“他来了!”忽然的,南宫瑾的大师兄说,我抬头看着南宫瑾,南宫瑾说:“我能感觉到,他正在靠近,就在我们中间。”

我们中间?

我回头看了一眼牵着我的手的欧阳漓,欧阳漓一直在我身边,不可能是欧阳漓,那是我这些泥巴鬼?

于是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些泥巴鬼,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南宫瑾:“你确定么?”

南宫瑾的大师兄说:“确定,就在我们中间,他已经混进来了,就在刚刚门关上的时候,现在我们不能分开,要盯好对方。”

抬起手我算了一下,南宫瑾的大师兄说:“他已经和龙魂合二为一了,你算不出来。”

南宫瑾的表情很平淡,好像他早就知道一样。

“你是怎么知道他来了?我都没有感觉到。”我说着退后了两步,并且把欧阳漓挡在了身后。

往往只有贼才最先喊贼的!

“我在这里已经太多年了,我感觉得到。”南宫瑾的大师兄一边说一边看着我身后的欧阳漓,我微微的愣了一下。

跟着南宫瑾说:“你出来吧。”

我侧了侧头,转身看向欧阳漓,欧阳漓低头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抬头看着南宫瑾:“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用再掩饰了。”南宫瑾说着后退了一步,准备对付欧阳漓,我立刻挡住了欧阳漓,朝着南宫瑾说:“你如果动他一下,我要你的命。”

“我不会动他,我是要逼着他身体里的东西出来。”南宫瑾说着迈步走来,我立刻冷了脸,我身边的泥巴鬼忽然挡在了我面前。

南宫瑾只好停下,但他拿出了一样东西出来,是个不大的盒子。

“这里面是一张鬼符,是不是贴在他身上就知道了。”南宫瑾把盒子给我,我一把扔到了一边去,抬起脚踢到墙壁上面,啪的一声碎了。

“有我在,谁都不能往他身上贴东西,他是不是我很清楚。”

“你不清楚,不信你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已经绿了。”南宫瑾的大师兄说着,朝着我身后的欧阳漓指了一下,我回头欧阳漓的眼睛果然一闪绿了,而且好像是蛇的眼睛一样。

呼吸一颤,我拉了一下欧阳漓的手,欧阳漓看着我皱着眉头,似乎想说什么,但他却看向南宫瑾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是鬼,害死了太多的人,我不能留你,你还是快出来,不要再害人了。”南宫瑾的大师兄一口咬定了欧阳漓,欧阳漓却一直没动。

我看着他,许久都没说话,而他的一边脸竟很快妖化了,长出黑色的蛇鳞,应该说是黑色的龙鳞。

欧阳漓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于是抬起手去摸,我一把便拉住了他的手,将他的手拦住了,不禁朝着欧阳漓牵强的笑了笑。

“别摸,虽然丑了一点,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你还是你,那朵绝世青莲,那个白雪中飞身下马的男子,那个一身红衣鬼魅的王,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过去,是你一直保护我,让我躲在你身后,今天,我会保护你,把害你的东西揪出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