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奇怪的孩子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30 字数:3893 阅读进度:525/1920

我劝叶绾贞还是把十万块退回去,不然这个钱拿到手我们有可能有命拿没命花,但是叶绾贞说这笔钱要退回去就不是十万了,而是三十万,一时间我也是无语了,我们虽然是驱鬼师,能抓鬼,可要我们去弄钱,特别是这么多的钱,肯定是弄不出来,除非是去抢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跟着叶绾贞坐上了去乡下的车,我和叶绾贞坐在车子的后面,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朝着我们看,我和叶绾贞都觉得奇怪,便问司机看什么,司机便和我们说,整个车子里面就三个人,我和叶绾贞,加上他。

叶绾贞和我相互看看,确实这么回事。

司机说再过几天他就不干了,这条路太邪门了,每次开到路中央大客车都会自己转个弯朝着回去开一段,然后再转过来往路那边开,这说邪乎的很,好像有鬼推车一样。

几次下来把车里面的几个人都给吓死了,弄的现在没人敢坐车了,他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会来坐车,年纪轻轻的,一定是不知道这些。

我和叶绾贞越听越觉得这里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其实我们遇不上这事也就算过去了,但是遇上了自然不能做事不理,所以我和叶绾贞打算坐这趟车,看看路中间到底有什么,一到了路中间车子就转圈。

叶绾贞在车子里面不好和我交流,也就没说什么话,一路跟着车子到了路中间的地方,果然车子走着走着就开始往回转了,而且司机师傅的脸上明显苍白僵硬起来,司机师父就感觉有人在推着他的车子在路上转圈,可能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了,他就不敢在做出反抗的举动,任由车子在路中央转了过去。

我和叶绾贞纷纷朝着车子后面看去,结果经看见有几只鬼在车子后面强行推着车子转,一边推一边喊:“用力,用力!”

车子转了个圈,我们便朝着前面看去,前面到是没什么,主要就是后面的这几只鬼了,白天鬼是不能出来了,但这里的鬼竟跑了出来,而且天也不够阴,鬼是怎么出来的?

我看了一眼叶绾贞,一直看着后面的几只鬼推着车子走,走到了差不多的一个地方,就把车推着转了回来,叫人不由得奇怪了起来,这些鬼到底在做什么?

车到了原来的地方鬼就离开了,司机也擦了一把汗开车过去,我和叶绾贞身上有事,而且看着鬼的身上没什么戾气,也就没有着手这边的事情,而是先去了叶绾贞说的那个村子。

车到了地方司机吓的一脸汗,我和叶绾贞相互看了一眼,叶绾贞问他:“你回去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么?”

司机到是很实在,估计是我们也遇到了这种事情,所以他才会什么都说了。

“回去到是没有,但我每次回去,都觉得车里面不是我一个人,以前人多我没觉得,后来人少了,特别是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身边多了一个人,离的我不多远,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说来也奇怪,我从后视镜里面回头看,根本没人,可那感觉毛楞楞的,浑身都不舒服,我寻思我是不是撞鬼了,但我回去找了几个大师看,都没看出来什么。”

司机越说越奇怪,我和叶绾贞便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我才说:“我们一两天就回去了,回去的时候你来接我们好了,我们顺便帮你看看,不满你说,我们是驱鬼师。”

“那你们都看见什么了?”司机师傅问叶绾贞,叶绾贞摇了摇头:“暂时没看出什么,我们回去还要看看。”

叶绾贞估计是担心把司机给吓到,所以没把真相告诉司机,而我看来既然每次都能安然无恙的回去,这次也一样可以,我们要是给司机什么平安符之类的东西,反倒不好。

“那好,我先回去了,我每天两趟车,本来我打算一趟算了,毕竟没人做车,既然你们要回去,我早上十点钟从这里回去,下午两点钟从这里回去,你们要是回去,就在这里等我。”司机说完我们说了好,司机便转身回去了。

看司机上了车我和叶绾贞相互看了一眼,大客车上面我们没发现阴气,司机师傅身上也没有,这就说明,如果有什么东西跟着司机师父上车了,那就是现在了。

司机开车便走了,而我和叶绾贞确实看见车子后面站着一只鬼影子,看那样子是一只红色的厉鬼。

红厉鬼一直看着我和叶绾贞这边,说明红厉鬼已经发现了我们,但红厉鬼有意识,而且也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则说明极大的可能他出现要不是一个偶然,就是在遵循一个什么逻辑。

看来到底怎么回事也只能等到我和叶绾贞回去的时候了。

车子走远我和叶绾贞转身朝着眼前的村子看去。

按照叶绾贞告诉我的,这里是个与外界接触不多的村子,之所以这么说,但从每天只有一辆公车就能看出来了。

“我们进去看看,在里面的一家,门上面挂着一个红灯笼的。”叶绾贞一边走一边说,我便奇怪起来,想起以前叶绾贞说过的那话来了。

“不过年不过节的挂什么红灯笼,你不是和我说红灯笼是招鬼的么?”听我问叶绾贞便说:“这也是我奇怪的,一开始我也没注意,但是后来我问我来了之后怎么找的时候,那家的男主人便和我说,他家门口挂了一个红灯笼,我来了之后看见村子里面一家黑大门的上面挂着一个红灯笼的,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那你和他们说了有关于红灯笼的事情?”我问,叶绾贞便摇了摇头,脸上十分的认真:“这事可能与红灯笼有些关系,我们过去要查清楚才行,来之前一切都要保持原样。”

叶绾贞说的这个我到是认同,我朝着村子两边看看,村子里面并不大,总共有两百多户的样子,不过村子看上去很富裕,家家户户都是洋楼,二层的房子。

装修也都是上档次的,门口或许院子里面都停着车子。

我不由的奇怪起来问叶绾贞:“这地方好像是很富裕。”

“这村子里面原本有煤矿来着,前些年靠着煤矿没少赚钱,发家致富的肯定很多,这几年煤矿不行了,他们把田地也都给卖了,又给了一笔不少的钱,虽然不能用一辈子,可要是有点能力的,用这笔钱做点什么生意,还是不错的。”

“那要是年老体弱的怎么办?没有了地,以后就要坐吃山空了。”我家里就是乡下的,我奶奶总跟我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长在大山里面吃山珍野味,长在水边吃海鲜美味,要是我们这种土生土长,不靠山不靠水的,也只能靠着黄土地种一点粮食了。

年轻的有手有脚有力气,出去怎么也不至于饿死,但要是年老体弱的可就不好说了,种地也就成了唯一的出路了。

叶绾贞听我说便说:“那是她们的事情,你问我,我哪里知道?”

叶绾贞说完我们也已经走到那家挂红灯笼的地方了,抬头我和叶绾贞看了一眼,红灯笼上面气息温和,没有鬼留下的痕迹,这才朝着院子里面看去,但门口的黑大门是关着的。

叶绾贞看了我一眼走上前抬起手敲了两下大门,很快大门里面有人走了出来,从门缝里看是一个上了点年纪的老人,穿的也不错。

门开了我和叶绾贞相互看看,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一见面老人便问我和叶绾贞:“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你请的两位驱鬼师,在电话里面通过电话,您给我账户里面打了十万块的定金。”叶绾贞说完老头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进来吧。”

我和叶绾贞随后走了进去,这才发现,这家可要比外面的几家都有钱,院子里面光是车就停了几辆,而且每一辆都价值不菲。

有钱人果然不一样。

在老头的引领下我和叶绾贞朝着里面走去,而里面我和叶绾贞也发现了,地上有血。

“这些血是你电话里说的鸡血么?”叶绾贞问老头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点了点头,说起有关他孙子的事情。

按照老头的说法,他孙子还不到一周岁,走路还走不稳,来乡下也没有几天,结果来了之后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说起来老头家里养了一群鸡,乡下人还是有些老习惯的,养几只鸡鸭鹅的,来人了好宰杀了招待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但是老头说他家养的鸡已经所生无几了,原本有二十几只,也就是这段时间,前前后后能有十几天的时间,他的小孙子自从来了之后,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抓一只鸡,晚上就来院子里面,把鸡弄死,在鸡的喉咙上面咬住,之后用力的吸血。

“你们不知道他出来?你们晚上睡觉了,孩子不放在身边么?”叶绾贞打断了老头子问,老头子便说:“晚上我们都是把们锁好的,孩子也都搂在自己的身边,可就是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起来的。

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他都已经光着脚在外面喝鸡血了。

我们老两口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喜欢喝鸡血,杀了一只给他喝,但他说什么不喝。

白天就跟个好人一样,到了晚上就这样了,我们不敢声张,打听到了宗无泽天师,没想到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才找到了你。”

老头子说完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屋子里面,我和叶绾贞也都跟了进去,进门之后叶绾贞又问了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他家里还有什么人,老头子便说没什么人了,两个儿子都个忙个的不在家,女儿嫁人早就搬走了,也是不在身边。

这个小孙子原本在城里面住的,过来给他们看着,父母都很忙,没时间照看,就给送过来了,结果还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老两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准备把所剩不多的积蓄都拿出来给孩子看病,别的什么要求都没有,只要能看好就行。

“你们家里没人,怎么会有这么多辆车子?”叶绾贞问老头子说:“这都是我那个小儿子,弄什么不好,喜欢车子,小时候没有钱因为车子和人家打架,长大了有了几个钱,想起什么买什么,看见什么车就往回弄,家里没地方都弄到这里来了,我到了下雨下雪还要经管。”

老头说完我们也进屋子里面去了,而此时我和叶绾贞也看见了正躺在炕上睡觉的那个白净净的孩子。

我和叶绾贞走去看看,结果刚一看,那孩子忽然便把眼睛睁开了,跟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而那哭声总让我觉得,什么东西在周围正盯着我和叶绾贞,是那个东西让孩子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