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尸魔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24 字数:4044 阅读进度:498/1920

晚上宇文休不让我睡觉,吃过饭就好像叶绾贞那样,有了个徒弟拼了命的要教徒弟,我也是被宇文休给吓到了。

不过他既然教我学法术,我自然是不想拒绝的。

但我跟着他正要出去的时候,宇文休停在了门口,转身后朝着阴阳事务所的院子里面看了一眼,我问宇文休怎么了,宇文休说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我忙着朝着宇文休那边躲了躲,我不觉得宇文休在骗我,他要说有什么东西进来了,肯定是有东西进来了。

瓷娃娃已经不在了,这时候进来什么东西肯定不那么容易被知道。

见我有些害怕,宇文休便抬起手将我的手握住了,而且让我在他身后跟着他,他则是双眼目光如炬的在阴阳事务所里面看。

此时月黑风高的,没有月亮是最怕人的,虽然我能看见鬼魂,但有时候也是有些害怕的。

宇文休拉着我的手,我没放开,反到朝着他靠了一步,而就在此时,阴阳事务所的门呼的一声便关上了,吓得我心口一颤。

我忙着问:“是什么?”

宇文休说:“还不知道。”

不知道?

在我看来,宇文休都不知道的东西,必然是大有来头,于是忙着吞了一口唾液,紧紧握着宇文休的手。

宇文休则是微微愣了一下,回头看了我一眼,说来也是奇怪,今晚并没有月亮,可我却看见宇文休那双眼眸里的温软了,如同是一块美玉那般的好看。

“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记得我教给你的那套咒语。”宇文休与我说,我忙着点了点头:“我都记住了,你也要小心。”

听我说宇文休便说:“嗯,我会小心。”

转过身宇文休勾起唇角忽然笑了笑,重新握住我的手,原本他只是握着,但现在却是十指相扣。

我低头看了一眼,莫名的便有些担心,忙说:“宇文休,你千万别有事,不然我不会原谅你!”

宇文休轻微顿了一下,而后他问我,声音是那样的轻,好像是风一样,如果我不仔细听,好像我就听不见。

他说:“宁儿也会心疼么?”

我忙着说,几乎是没有过犹豫的说:“心疼!”

许是那时候我便想到了,宇文休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不然他不会这么问我,这么拉着我的手,而我也没有把手拉开。

听到我说,宇文休便释然一笑,而他那笑,竟是那般的纯粹好看,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只是那一笑,便笑进了我心里面。

宇文休微微低了低头,松了一口气似的,勾起薄薄的唇角,笑的是那么心满意足,好像再也没有遗憾了。

而此时对面忽然嚎叫了一声,我忙着抓紧了宇文休的手,问他:“什么东西?”

宇文休此时也抬起头朝着对面看去,冷不防的说:“是尸。”

尸?

我忙着说:“僵尸?”

“是尸魔。”

“尸魔?”

“宁儿,记得我刚刚说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要你念咒的时候,你马上念咒,不然我们就会死。”

“嗯。”我答应下来,宇文休便握着我的手在阴阳事务所里面看,而此时叶绾贞也听见的动静,急忙要出来,我忽然朝着叶绾贞那边喊:“别出来,不然都要死。”

叶绾贞许是这一次不那么的冲动了,脚步停在门里面没有出来,我忙着把泥巴鬼都叫了出来,朝着它们说:“去,保护好贞贞。”

紧跟着二十几只泥巴鬼飞快朝着叶绾贞的房门口跑去了,眨眼便到了叶绾贞的门口,而这边忽然飞了一只漆黑面目丑陋的东西,朝着我和宇文休这边扑了过来,而这次我并没有那么胆小,躲在宇文休的身后不出来,许是我担心宇文休多过自己,所以一见那东西过来,便念起了般若心经。

宇文休也全身金光闪闪,把整个阴阳事务所的院子都照亮了,而且空出的那只手那把斩神剑也亮了出来。

虽然剑已经生锈了,可我相信,斩神剑还是很有威力的,不然也不会被宇文休握在手里了。

宇文休一剑劈下去,一道金光铺天盖地的朝着尸魔飞了过去,但尸魔飞得太快,一跃便跳到了其他地方。

宇文休冷哼一声:“孽畜,竟然来找本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宇文休咬了一口舌尖,一口血吐在了斩神剑上面,跟着斩神剑从剑柄的地方放出一抹金光,眨眼之时,斩神剑便和宇文休的身体一个颜色了。

而我此时才发现,宇文休竟长的比平时好看许多。

对面尸魔嗷的一声怒吼,跟着便朝着这边飞扑过来,速度之快我从未见过,即便是万年前的记忆里面,也是找寻不到这种东西便是了。

我忽然觉得不对劲的,宇文休一剑下去,尸魔翻身跑开了很远,宇文休冷哼一声,嘴里不知道念起什么,只见对面的尸魔抱住头嚎叫起来,声音难听的不行,我也抬起手捂住了耳朵。

宇文休劈了一剑,但尸魔还是在关键时候躲开了,而且朝着我和宇文休扑了过来,我忙着说:“危险!”

“开!”宇文休大嚇一声,尸魔嘭的一声飞了出去,身体撞到了墙壁上面,把墙壁都给撞到了。

但尸魔根本不死心,翻身起来嗷嗷叫唤两声竟长出了一双蝙蝠式的翅膀,翅膀后面还朝着外面流出黑色的东西,看着着实的恶心,而我还闻到一股恶臭。

宇文休此时说:“那是尸毒,宁儿千万别碰到。”

“嗯。”我忙着答应,宇文休把一套符箓拿了出来,在上面噗了一口血,随后念了什么,手一扬扔了出去,十几道符箓将尸魔死命围住,不让尸魔靠近我们,宇文休拉着我总有些不方便,我便说:“要不你放开我,制服了它在拉着。”

“不能大意。”宇文休拒绝了,而后便拉着我看着对面那只尸魔四处碰壁,每一次碰到符箓上面都会嗷的一声嚎叫,最后走不出来要从天上飞出来,宇文休抬起手劈了一剑,一道天雷从天上劈下来,轰的一声落在了尸魔的身上,尸魔全身冒起黑烟,在符箓笼子里面颤抖起来,看那样子就要不行了。

可结果尸魔竟全身暴烈,从身上开始蜕皮了,宇文休这才松开了我的手掐指捏算,脸色变了变,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我也看出来了,这次他遇见麻烦了。

宇文休在次将我的手握住,与我说:“一会我们生死关头,宁儿念咒,他会必死无疑。”

“那你呢?”我此时更担心的是宇文休,我生怕他骗我。

宇文休笑了笑:“自然是要和宁儿看它死。”

“你不骗我?”虽然我脑子不灵光,但有些时候还是好用的。

“不骗!”听宇文休这么说我才踏实一点,而此时那个尸魔的身体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宇文休握住斩神剑,轻轻的笑了笑:“想不到,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东西,竟然让尸魔产子,看来这人道行已经超出了大道。”

宇文休话落一剑劈了下去,只听见十分尖锐,好像是孩子哭叫那样,从尸魔的体内窜出一只黑色的东西,我抬头朝着那东西看去,竟是一个如初生婴儿那样的东西,朝着我和宇文休飞了过来。

宇文休一剑劈下去,结果并没有什么作用,宇文休便说,“我一会要用剑刺穿它的心脏,它长了一颗尸魔的心,宁儿在我刺过去的时候念咒,千万别晚了!”

“嗯。”

听我答应了,宇文休才看向那只没有翅膀也能飞在空中的小尸魔,将我的手松开,而后咬破了拉着我那只手的无名指,一滴血弹到我的眉心上面,我轻轻的愣了一下,宇文休便说:“宁儿,开始吧!”

宇文休说完便挥剑朝着尸魔刺了过去,我忙着念宇文休教我的咒语,哪里知道小尸魔一只变成三只,一只朝着宇文休的头上飞去,一只朝着宇文休的胸口飞去,还有一只从天上下来,朝着宇文休的天灵飞去。

霎那间,我手腕上的红绳啪的一声断开,小银铃铛落到了地上,那三只小尸魔一只穿过宇文休的眉心,一只穿过宇文休的胸口,另外的一只从上到下,从头上进入,从尾锥出来。

我只觉得一阵风一声从宇文休的身体朝着外面乎哒了一下,宇文休的身体便不动了。

宇文休双手抬着,手里的斩神剑还是握着的,我站在那里根本念不下去咒语,而手里的小银开始嗡嗡作响,一下飞去了宇文休的身边,围绕着宇文休的身体嗡嗡打转,我知道那是护主的一种本能,小银是不要那些小尸魔再靠近宇文休了。

我忽然啊的尖叫了一声,好像发疯了一样,结果我一叫宇文休忽然睁开了已经闭死的双眼,手里的斩神剑呼呼生风,一把握住,身体也飞了起来,一转身便斩杀了一只小尸魔,小尸魔嗷的一声落在地上,啪啪两下,再也不动弹了。

另外两只一看其中一只死了,发出嚎叫声,朝着宇文休扑过去,宇文休没有握剑的手一把挥过去,小银好像是流星那样飞快,一下拍在小尸魔的头上,小尸魔嘭的一声便爆开了。

跟着,另外的一只小尸魔转身便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忙着后退两步,眼看着小尸魔张开嘴便要咬到我了,我瞪大眼睛看着,小尸魔的胸口忽然一亮,斩神剑从身后嗤的一声穿透了小尸魔的身体,剑尖对准我的鼻尖,我本以为我必死无疑了,哪里知道斩神剑忽然朝着一边飞去,嘭的一声刺入门板上面,我忽然转身看去,斩神剑上还插着一只垂下头的小尸魔。

“宁儿!”此时我身后的宇文休忽然叫了我一声,声音是那样的微弱,我忙着转身看去,宇文休双腿微微叉开,双手朝着两边好像是木偶人那样的伸直,双眼目光直直盯着我。

我忙着跑了过去,结果我一跑过去,宇文休便身体不支,朝着我倒了过来,我一把将他抱住,他与我说:“念咒!”

我……

“我要你活着,不然我不原谅你!”我呜呜的哭着说,宇文休则笑:“没时间,没时间了,念咒!宁儿……念咒!“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金光。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里,役使雷霆。

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

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我念完宇文休轻轻笑了一声,眼睛这才闭上了,随后他便换成一道金光,忽然将我围绕了起来,金光里飞出一道白光,朝着天外飞去,他则是带着我化成一道光,钻进了小银之中。

待到欧阳漓回来之时,宇文休也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