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死之前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05 字数:3674 阅读进度:410/1920

八九点钟了我和欧阳漓才从床上起来,欧阳漓转身背对着我我才搂着他的身体问他:“为什么我睡着了会没有人气?”

估计我问这话欧阳漓也是早就想到了,所以他并没有流漏出太多的难过,只不过把我搂在他腰上的双手轻轻的拍了拍。

“宁儿原本可以保住自己的身子的,但是因为我,宁儿才这样了。

我是精灵,但也是一只鬼,鬼想要长出人心,就要有骨血,而这骨血便来自宁儿。”

欧阳漓说着将我拉了过去,抱在他的腿上,我停着他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即便是喘气都那么的轻。

我并不后悔这些,要是能用我的骨血来养他的心,我愿意。

看着我,欧阳漓说:“宁儿是个聪明人,很多事猜的到,又何必要问。”

欧阳漓说的我顿了顿,过后便靠在他的怀里去了,他则轻轻的拍着我说:“七月十五不远了,宁儿要有心理准备,别忘了答应过的事情。”

“你也别忘了答应过的事情,不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先救紫儿,没有紫儿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这事我也是到现在才想通想明白,说到底,就是一件人鬼情未了的事情,假设我们只是相恋而不需要结果,生不出来紫儿,其实什么都不会发生,上天许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我们没有违背场论,逾越什么。

可如今我们之间有了爱卿的结晶,有了紫儿,这事就有些不一样了。

古根究底我们这算是孽缘,估计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好好的狐狸不做狐狸,莲花不做莲花,非要在一起厮混,结果混来混去混出了事情,估计天上也是有规定的,莲花和狐狸是不能在一起的。

王母一气之下便把我们分开什么的吧,我们就这样要下凡渡劫什么的。

其实我们要是各自安好,好好的在凡间修行也就没事了,偏偏我们都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他生的玉树临风,我生的蠢狐狸一只,一个自命不凡,一个没心没肺,遇上就有厮混到一起去了。

结果,注定无缘,我们从花狐恋到人狐恋还是无果,本以为就这样算了,哪里知道我们还是不死心,最后又弄出来了一个人鬼恋,甚至更乱,他一半是鬼一半是人一半是妖,分明是在和上天做对,不和老天爷争辩出一个结果来,他就不肯罢休。

于是乎,这一世他要和我生下一个孩子,这孩子就是来证明我们相爱的。

哎!

忽然间想起许仙和白娘子了,其实我和欧阳漓比他们还不如。

不过这样也好,谁生出来的孩子能有我和欧阳漓生出来的孩子好,虽然我没看到紫儿那一点像我,大部分都是和欧阳漓一样的,但我还是听自傲的,我儿子很厉害。

估计我这傻缺的妈,紫儿也是醉里,但我也确实没什么办法,谁叫我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了。

欧阳漓轻轻抱着我亲了一下,两下,三下,第四下正要亲的时候,叶绾贞不合时宜的从外面推门进来,结果看见我们啊的一声跑出去了,一边跑一边喊下流。

我轻哼一声,从欧阳漓身上下来,朝着门外说:“我们夫妻的事情,你管我们,你不敲门,还说我们下流。”

“宁儿。”听我说欧阳漓在后面叫我,语气虽然有些责备,但我知道他是宠着我的,别说我有点不知羞,就是我蛮不讲理出去杀人放火,他都是喜欢我的。

见我没有把衣服穿好,欧阳漓起身站了起来,把我的衣服穿好,这才带着我去叶绾贞那边。

我和欧阳漓过去叶绾贞正在生气呢,见到我和欧阳漓都没说话,白了我们一眼,碗筷摔得叮当响,但到了吃饭的时候叶绾贞还是把最好吃的都给我,还说我一把就能捏死的话,叫我多吃点,别一点跟喘不上来气一样。

我估计七月十五也剩不下多长时间了,叶绾贞肯定也是知道怎么回事,要不她也不会这么对我就是了。

吃了饭我们要去学校了,眼看就要放假了,我们进了七月就要放假了,我回头一寻思,这一个学期可真是,竟然什么都没做过,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

这段时间学校都消停了,估计是抓鬼的太多了,所以根本就没有鬼在赶出来了,别的不说,就听说有叶绾贞这么一号人物估计也是要跑的不见踪影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鬼要出来还管有没有驱鬼师么?

所以今天还真就有个事了。

说来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这帮人估计也都是贱皮子,听说有鬼要抓,都摩拳擦掌的。

我们早上去学校里面上课,放学回来阴阳事务所里面坐着以为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全身都是名牌,虽然我没穿过,但是我也知道。

进门后我就去洗手了,我主要是有点饿了,准备吃饭了。

但叶绾贞他们都站在那人面前说话,因为是但生意,所以所有人都很重视。

我去洗手回来那人就走了,我听叶绾贞说是个看坟地的活,俗称看阴宅的。

这事我觉得我也不会,我就没理会那些,准备吃饭了。

叶绾贞就说:“你也是闲着,要不就跟着一块去看看。”

一听叶绾贞说我忙着说:“我不去,要去你们去。”

听我这话,叶绾贞便白了我一眼,而后说我:“你可真没出息。”

我就说:“谁想出息谁就去,反正和我没有关系。”

我都说这种话了,叶绾贞也是无话可说了,不过叶绾贞要是生气了,也是挺可怕的一件事,她因为我不去的事情,竟然让我留在家里做饭,我便说她这个人实在是不厚道,哪有人这样的,她生气发脾气冲着我一个人来,偏要拉着大家伙过意不去,何苦来的。

我到不是不愿意给大家做饭吃,我只是觉得,我做出来的饭菜要是有人喜欢吃,那要不是我做梦,就是大家的口味有问题了。

不过叶绾贞既然这么相信我,我也就只能做了。

叶绾贞他们都走了,我便留在阴阳事务所里面准备做饭了,但这个饭说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难。

平常我在家也做过饭,但我实在做得不如叶绾贞好,这时候叫我做,我也是有点拿捏不好了,两个人的饭菜,和一群人的自然有点不一样,就说做饭这个,到底放多少水我有点拿捏不准了,后来干脆一碗米两碗水来做,不过做的还行,我自己也是很满意的。

饭做好了开始做菜了,叶绾贞爱吃肉爱吃鱼,我就买了肉买了鱼专门做给她吃,这倒是不是我偏心,主要是平常叶绾贞就是这么照顾我的,我自然也要照顾叶绾贞,以后她才会好吃的都给我做。

将心比心嘛!

饭菜做好了我本来觉得挺好,结果尝了一口才知道,原来我确实不会做饭。

不过我能做已经不错了,那要是不做不也要受着么。

叶绾贞他们回来就吃饭了,我是真不敢吃自己做得大锅饭,不过叶绾贞勉强能吃,余下再没说什么,过后我才知道,这次的这个事有点棘手,所以大家的面色都很凝重,只有我这个不参与的,才这么悠闲自在。

吃过饭我和欧阳漓一起回了棺材铺,但他进门就去了屋子里面,我则是在外面寻思事情结果,他不等出来我就靠在墙壁下面晕过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近的屋子,只是记得当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度醒过来,叶绾贞正呜呜的在我面前哭呢,我睁开眼就看见叶绾贞对着我哭,于是我只好没心没肺说她:“我还没死你就哭,倒是我死了你还哭的出来?”

“乌鸦嘴,你真是乌鸦嘴什么不好听说什么,呸呸!”叶绾贞激动起来脸都白了,我实在是不忍心逗她,这才不说话了。

叶绾贞说了一会儿还是哭了,问我好好的怎么晕倒了,还说要不行就去医院看看。

听叶绾贞这话我朝着欧阳漓那边看去,要是医院能解决这件事情,估计欧阳漓早就把我带去了。

“估计是没休息好,做得饭菜太多,给由烟呛住,你别大惊小怪的,哭哭啼啼的把我给哭死。”

听我说叶绾贞指着我的鼻子又骂了我一顿,之后她才回去。

说起来我这一天一晕的事,实在是不太好,我便不想去学校了,于是我说:“你给我请假吧,我不去学校了,免得引起什么麻烦。”

“嗯,请假,我也请。”欧阳漓说的真的一样,而我也没想过他上班的严重性,我是他的妻子,出了事他还是应该多陪陪我的,这么想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说道请假欧阳漓就真的给我请假了,而那几天我这个说晕过去就晕过去的毛病也是着实给大家带来了不少麻烦,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办法。

既然我一运狗去就睡着了,我倒不如睡着了不起来。

我早上起来就躺在被窝里面躺着,我不起来还能晕过去?

可结果还是晕过去了,就起来去了一次洗手间,回来就运到院子里面了,等我醒过来已经躺在床上了,欧阳漓正轻轻抚摸我的头发,和我说:“以后别这样了。”

听欧阳漓说我也不舒服,但能看见他是多不容易,想到那一次我晕过去忽然就再也醒不过来了,那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面,得多么的孤单寂寞,没有了我,他还不伤心死了。

想到这些,心如刀绞,忍不住握着欧阳漓的手放到脸上磨砂了一会。

“这两天的天气暖和,我想带宁儿去走走,去远点的地方,宁儿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听到欧阳漓问我我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应该想一个最想去的地方,可我想了很久我才想出来,可我到底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他一会。

要是紫儿能来就好了,在我死之前,哪怕是见他最后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