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青儿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7:02 字数:3639 阅读进度:395/1920

见欧阳漓不高兴我便安静下来,站在他身后看着对面的欧阳青莲,而此时欧阳青莲笑的十分狰狞恐怖。

“你都忘了,那时候你还是一株青莲,是我每日给你浇灌养料,要是没有我,你怎么会开的如此好看,你我虽然没有情比金坚,可是,在我眼里,你早已经是我的丈夫了。”睡莲这么说我反倒是意外起来,忍不住看向欧阳漓,心里想着,难不成是狐狸破坏了它们的感情,成了小三?

好狗血的剧情,原来狐狸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事要是让叶绾贞知道了,还不骂欧阳漓是只渣男什么的。

我寻思着把手从欧阳漓的袍子上面离开了,多少有些愧疚,但我又自己安慰起来自己,不管发生什么,那都是前世的恩怨了,我与欧阳漓本质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我喜欢的也不是这个欧阳漓,我要是这么想,我也就不觉得愧疚了。

但是——

欧阳漓顿了顿:“我很感激你,那时候帮过我,但我一直把你当成姐姐看,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果然是有故事的,我就觉得那日欧阳漓与我没有说实话,想不到就真的是这样。

只不过倒是欠了人情债的,所以欧阳漓一直都那么纵容欧阳青莲。

“不是的,原本我们在下界生活的很好,每天在一起的,可是你一到了佛界,见到了她,就不一样了。

她给你浇灌了琼脂玉露,难道我就没有给你浇灌过么?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那么久了都不生长,难道你都忘了,是我把所有的养分都给了你,你才从种子里面生长出来的?”

还有这些事情呢,听着确实很委屈。

欧阳青莲哭了,脸上的青色都渐渐褪去,她身上的那些叶子和根茎也都消失了。

此时的欧阳青莲看着很可怜,站在那里哭的满脸的泪水。

欧阳漓沉了一口气:“那不一样,你对我的浇灌之恩,好像是抚育之恩,我对你一直没有忘记,你这次来我便知道,你来是想要重生,也尽量不让你难过,甚至和宁儿分开,但是你把种子放到人的身上,这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能纵容你。”

“你也知道我想重生,既然知道为什么你不帮我,你还不是为了她么?她对你和我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你就喜欢她,比起一只臭狐狸,难道说我不如她么?好歹我也是你的族类,为什么你要那么对我,我被分裂的苦你难道不知道么?”

面对欧阳青莲的质问,欧阳漓看了我一眼,这才说:“那时我还在修炼期,你该知道我也没有办法,你被扔出瑶池,事后我也去找过你,但你躲着不肯见我,你要我怎么办?”

“借口,一切都是借口,你明明是沉浸在臭狐狸的温柔乡里面。”

事情越来越模糊了,我大概知道欧阳漓和欧阳青莲是老"qingren"了,所以对他也就没有那么依赖了,手还是放开了。

欧阳漓和欧阳青莲好像看不见我这个人一样,说起陈年旧事如若无人,我又不好插嘴,只好在一旁看着他们了。

“你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回去吧。”欧阳漓到底还是舍不得将欧阳青莲怎么样的,死了这么多的人,他还是要让欧阳青莲走,我自然是有些担忧的,于是我说:“不能走,她害死了那么多的人,以后再回来怎么办?她的命是命,难道说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听我说欧阳青莲轻蔑的笑了笑,但倒是什么都没说,反倒是欧阳漓说:“让她走吧。”

我不愿意朝着欧阳青莲说:“你不许走。”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此时此刻心里确实十分不高兴的,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生气了。

欧阳漓便说:“走吧。”

欧阳青莲看着我和欧阳漓:“我不走,我要你跟我走。”

欧阳漓顿了顿:“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走,又为什么要这么强我所难。”

“那你就不强我所难了么?她不来你陪着我,她来了你就扔下我,你就不强我所难了?”欧阳青莲说着哭了出来,走来到了欧阳漓的面前,抬起手摸着欧阳漓的脸。

其实那一刻我的心里挺难受的,不管如何,欧阳漓也算是我的鬼,凭什么要给欧阳青莲摸来摸去的,但是欧阳青莲说的要是真的,那她也是挺可怜的,我一个第三者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他们。

此时我便十分的郁闷,放开了欧阳漓的衣服,心里也更加的委屈起来,这在我看来就好像是一只渣男在要两只妖精为他互撕一样,着实不舒服,心里便想,为什么欧阳漓进来之前不是我把欧阳青莲连根拔起,最好是掐死算了。

天知道我也只是那么想想,没有真的要把欧阳青莲杀死。

可谁有会想到,我的想法会把另外一个东西招惹来了,外面瞬间便黑了起来,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此时我转身看去,窗户外面一团黑雾便滚滚闯了进来。

欧阳漓把欧阳青莲推开了一段距离,转身脸上一片冰寒,此时我也转身看着那团已经从窗户缝隙钻进屋子的黑雾,黑雾并没有显露出人身,只是开口说话:“一只睡莲也能成精。”

此时魔莲忽然出现在了屋子里面,睡莲便有些慌张了,欧阳漓忽然目光寒了起来,朝着魔莲说:“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了?”魔莲朝着我说:“过来。”

我一顿朝着魔莲说:“你可不要胡闹,这里是学校。”

“学校怎么了?难道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了?”答应?

“我可什么都没答应你。”我忙着说,生怕欧阳漓误会什么,欧阳漓身上的气场忽然大了起来,而对面的魔莲则是看着一旁的睡莲露出轻蔑的表情,睡莲好像很害怕魔莲似的,一直朝着欧阳漓的身后躲过去。

许是欧阳漓也担心魔莲伤害睡莲,便没有阻止睡莲,但魔莲的眸子却越发的难看,我反倒是要和魔莲说叫他先走的事情,归根究底这件事情也算是欧阳漓的私事,和魔莲没什么关系,魔莲出来便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来了。

而我不等说些什么,魔莲便问我:“你不是很想让她死么?害了你那么多次,你还觉得她可怜?”

给魔莲一问我忙着说:“你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我一直睡在你的身上,刚刚你的恶念催动了我,你还说我胡说。”恶念?

魔莲这么说我便害怕起来,忙着和欧阳漓解释,哪里知道欧阳漓竟朝着我看来,他还问我:“宁儿,你真的动了恶念?”

“我哪有?”我忙着抬起手摆了摆,欧阳漓看着我的眼神都不同了,而我着实解释不清楚,只好低头承认:“我是这么想过,可我也不是真心的。”

我低头正说着,睡莲便哈哈的笑了起来,欧阳漓此时似乎也不高兴了,朝着我说:“这事以后再说,宁儿不许再有这种想法了。”

欧阳漓这也算是呵斥我了,我自然是不会高兴于是我便朝着他说:“她要杀了我你不管,我要杀了她你倒是不高兴了。”

欧阳漓眉头深锁,呵斥我:“宁儿。”

我忽然便不说话了,想来我还是害怕欧阳漓的。

看我不高兴欧阳漓才朝着魔莲说:“此事与你无关,你该走了。”

“我走不走是我的事情,岂是你能决定的了的。”魔莲轻哼一声,眼角的黑线都是轻蔑的。

欧阳漓为位侧头,朝着身后的青莲说:“走吧。”

青莲慌慌张张的点了点头,便朝着窗口去了,途中我偏偏就在路上挡着我要是不躲开魔莲就走不了,要是躲开——

有些不甘心,但我还是躲开了,我本来以为睡莲一躲开就走了,哪里知道睡莲原本的目标就是我,我躲开了她便跟着我来了,抬起手便要害我,我忙着拿出小银应对,但却为时已晚,此时睡莲一掌下来我便必死无疑了。

我正寻思又要去阴间走一趟了,听见睡莲啊的一声惨叫,在看睡莲已经奄奄一息倒了过去,头心上流出浓浓的绿色液体,一时间吓得我说不出话了。

欧阳漓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一转身将要倒下的睡莲抱住落在了地上。

睡莲仰着脸,奄奄一息的看着欧阳漓,“我要不行了,现在你不用担心着我找你了。”

“你不会有事,我会救你。”欧阳漓抬起手要给睡莲施救,睡莲反倒摇着头说:“别白费力气了,我也活够了,没有了你,我活着也没有意思。”

“你可以修行。”欧阳漓紧紧搂着欧阳青莲的身体,欧阳青莲看着他说:“我真后悔跟着去了瑶池,要是我不去该多好,你也是看的见我开花的,我也是很美的,比一只臭狐狸要美。”

“你一直都很美。”欧阳漓朝着欧阳青莲笑着,欧阳青莲抬起手轻轻的眸子欧阳漓的脸,忽然的眼睛闭上手便落下来了。

“青儿。”欧阳漓忽然朝着欧阳青莲叫了一声,我还不知道欧阳漓叫青儿的时候如此好听,跟着欧阳青莲便飞化成了无数的白色小颗粒,从四周围渐渐的消失,欧阳漓低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看向站在一旁有恃无恐的魔莲。

“你杀了她?”欧阳漓起身一身血红飞扬起来,煞气袭来我都害怕了,魔莲却说:“你的妇人之仁到底是害了不少人,如今你还要护着她,我替你把她处理掉难道不好么?”

欧阳漓根本不听说,便因为这事和魔莲打了起来,而我突然的意识到欧阳漓是在乎欧阳青莲的,许是我该说青儿才对。

此时欧阳漓和魔莲打的不可开交,眼前一片眼花缭乱,我要不走不知道要被困到什么事情,于是我便趁着两个人打的那么厉害的时候,转身离开了欧阳青莲的寝室,跑到没人的地方发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