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买命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58 字数:2471 阅读进度:377/1920

此时叶绾贞正在我前面看我,大眼睛圆圆的瞪着我,我现在记起来了,我门在买东西,累了过来这边休息,我喝了一口东西,就在桌上趴着睡着了,就是这个时候我开始做梦,梦里的叶绾贞开始出现了。

寻思了一会叶绾贞问我:“好好的你怎么就睡着了,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摇了摇头我说不是,起身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

“差不多了,要是没什么可买的我们走吧。”叶绾贞听我说倒也没说出什么来,从身上拿了一把钱出来,放到了桌上,起身跟着我一路出去。

到了门口了叶绾贞让我先出去,我便说:“东西太重了,你一会递给我。”

“好。”叶绾贞说完我迈步走了出去,叶绾贞便在身后等我。

推开了门我朝着脚底下看了一眼,此时的我已经在大厦的上空了,迈步出去就好像是深渊一样,我这一步下去,肯定是要摔死了。

转身我看着站在那里看着我的叶绾贞,我说:“我不能带你走,对不起你。”

叶绾贞说:“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

就在这时候,很多个叶绾贞都出来,忽然把那个叶绾贞扑倒了,把她撕咬的惨不忍睹,最后她只剩下了一只眼睛,眼睛还在看着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蜜多时,照见——”

我念心经的时候叶绾贞的脸终于化开成为一滩血水,里面露出了雪白的骨头,我看了她一会,转身朝着外面看去,开始我看见地下很深很远,此时下面高高筑起白骨堆,下面都是在等着我跳下去,然后把我吃了的鬼。

迈步我便下去了,等我下去便被那些面目可怕的鬼给拉了过去,不管我念多少心经,那些人都仍旧能够靠近,有的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面,有的咬在我的脸上,没有多久我便好像叶绾贞那样被咬的面目全非。

剩下最后的一口气了,我看着周围的那些人,慢慢把眼睛闭上,继续念我的心经。

“小宁。”耳边是叶绾贞叫我的声音,我缓缓睁开眼看着叶绾贞泪眼婆娑的脸:“我们在哪里?”

“你都要吓死我了,走走路就哐当一声晕过去了。”叶绾贞抱着开哭,于是我便起来拍了拍她,心里好笑这个人,便忍不住说了出来:“你看看周围多少人,你也该给我叫救护车。”

叶绾贞浑然一顿,离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叶绾贞冷笑着起身站了起来,跟着把一把刀子拿了出来,朝着我用力刺了过来,我只是朝着一旁偏了一下头,就躲开了叶绾贞的袭击,叶绾贞即寒冷的盯着我看,我便趁着她没在我身边的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周围那些黑色的影子看去,那些黑色的影子形如走肉,根本就不会理会人的。

我看着叶绾贞:“你以为把我困在这里,我就去不了阎王殿,救不回叶绾贞了。”

听我说对面的叶绾贞猖狂的大笑起来:“既然被你看出来,我也就没有必要再演戏,不过你已经在这里耽搁,我看你还怎么出去?”

说话的时候周围风云变化,好好的天上浮上乌云,对面的叶绾贞渐渐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有形却没有脸,这让我想起欧阳漓的那个义子魔御,我记得那个孩子就这样子,没有形体,一出来就是一团雾,难道眼前的这个东西是魔?

见我沉着冷静,对面的黑雾忽然笑了起来,转身便一阵烟一样消失不见了。

看看周围,过路人都行尸走肉一样在串行,这些人都是幻觉,我要找到一个出去的方法。

迈步朝着周围看了看,我记得叶绾贞和我说过,人要死了,都是朝着西方去的,东方是生者来的地方,希望我没有错,不然叶绾贞就真的回不来了。

走了一会我看见了两个过路的人,两个人因为什么事情发生了口角,看见我把我给拉了过去,问我该怎么办,要我给平平理。

“你们因为什么吵架?”我问两人,两人中的老人说:“我还没有活够,他给我打了一口棺材,让我进去,说是躺两天就死了!”

年轻的则是说:“他吃的米太多了,如果不死就要拖累我。”

“棺材在哪里?”我问的时候两人指了指横在路中央的棺材,棺材并不好看,漆黑漆黑的,上面扣着棺材盖,看见棺材我朝着两人看去,这才说棺材都没打开怎么躺进去?

老头忙着过去推开棺盖给我看,我便不由分说从棺材外面爬了进去,进去便掉进了无底深渊中,等我睁开眼睛,已经到了阴间了。

眼前是黑白无常两位大哥,一见到它们我知道我是出来了。

黑白无常是阴差,鬼多数害怕它们,所以不会假扮它们的样子。

见到我白无常两步上来,抬起手摸了一把脑门的汗:“妹子,你可来了,再有一炷香叶绾贞就去投胎了,我真担心你出不来了。”

“多谢两位哥哥相救。”要不是它们两个人在路口摆了一口棺材,我哪有那么容易的出来。

白无常呵呵的笑了笑,“妹子果然聪明,知道怎么回事?”

“还是两位哥哥来得及时,要不然我就困在里面出不来了。”想到那两个人在里面咋咋呼呼的,一直说死死的,我才想起人死才来阴间,想必棺材就是必经之路,才不由分说进了棺材的。

“别耽搁了,老二会带你去阎王殿,我去阻拦叶绾贞,速去速回,晚了就来不及了。”黑无常说完便走了,我和白无常也不再耽搁,一起朝着阎罗殿走去。

到了阎罗殿阎王没有见我,派了陆判从里面出来,把生死薄拿了给我看,上面写着叶绾贞阳寿已尽,死了已经有一天了,因为生前没有做过坏事,且是个积德行善之人,上面一笔笔的记录着叶绾贞做过的善事。

“常言道阎王叫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可这事和阎王也没关系,叶绾贞是个无根之人,累世早亡,这一世同样不例外,阳寿已经尽了。”

陆判这才没有为难我,也没有不想帮我的意思,既然能把生死薄拿来我看,就是说明改不了了。

“有一事我想问陆判。”听我说陆判忙着抱拳做辑:“请说。”

“阴间是不是能买命,只要留下买命钱,就能买死人的命,让她还阳?”我问陆判有些为难,这才说:“这事也有,但是价钱不一样,而且这个钱和普通的钱有所不同,是专门打了妖精的钱换来的,平常妖精一只妖精才能换来一个铜钱,大点的换来两个铜钱,阎王要和上面交代,有了这些铜钱,就说明是替天行道的功德,如此是可以买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