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挑符纸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56 字数:3448 阅读进度:366/1920

半面丝毫没有客气,便把对方两个人给的买命钱给收了,直接放到了身上,而我则是在一旁打量那两个长的茅山道士一样的老头子,心里十分的清楚明白,他们要不是跑出来骗人的,就是那种没什么真本事的茅山道士,为了赚点钱把半面找来,给半面一些买命钱,请半面帮忙办事。

至于半面?

回头我看了一眼半面,半面此时好像是没事人一样,但他赚一次也只有两个买命钱,这钱不好赚,是买命的钱。

想到这些我便安静许多,半面的买命钱许是该是够了,那他每次出来就都是为了我。

“下次有赚的多的我们还找你,这次麻烦你了。”那两个茅山道士说的还算好听,虽然这话在我眼里不怎么受用,但总比不说的好,半面也没说些什么,收了买命钱便带着我朝着山下面走。

我跟在半面身后他走我就走,跟着听见那两个茅山道士说起话。

“这就是他那个妹妹?”其中的一个茅山道士问起,好像是很多的疑惑。

“应该是吧,怪不容易的。”另外的一个茅山道士跟着附和,我在一旁朝着半面看了一眼,虽然我不是他亲妹妹,但他对我却一直当成亲妹妹,他这么对我,我都不知道用什么报答他了。

走了一会半面从怀里拿出两个雪白的大馒头,我一个他一个,这时候我才奇怪,伸出爪子去摸了摸半面的胸,明明里面平坦坦的什么都没有,怎么能每次都拿出来两个馒头呢?

看我这样子半面冷不防的斜了我一眼,未免把半面惹生气了我忙着把手收了回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依我看来没准半面不光是脸上有个洞,他的胸口也有个洞,这么一来里面就能装下不少东西了。

这么想我也就不在专注半面的胸口了,反倒是关心半面那两个买命钱的事情,于是我便伸出爪子跟半面要。

“你给我我自己放着。”半面也不含糊,随手拿出一枚买命钱给了我,我顿时奇怪起来,怎么就一个?我明明看见那人给了两个的,难道说他想要给自己留下一个?

我这么想心里也是一番思量,但最后我还是管不住我自己的嘴问他:“你的买命钱也不够?”

半面看我:“我的能活到九十九。”

半面这么说我就奇怪了,那他还留下一枚干什么?

这可是活人命死人钱,也不是谁都能用的到的。

“剩下的我给你攒着,留着给你做嫁妆。”半面那话如同一块几千公斤的大石头,他不是说出来而是哐当一声扔到我面前,在我面前砸了一个大坑,着实叫人震惊。

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攒着嫁妆的,再说了,我也没听说过买命钱做嫁妆的,什么用?

“我看你还是把买命钱给我好了,且不说我结不结婚的事情,就是结婚那天我还活不活着,那都是两回事了。”我伸出手爪子继续跟半面要我的那枚买命钱。

半面没给我看了我一眼说:“别的给你你也没用。”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觉得金子什么的都有用,你要是能给我一块翡翠,我就是死了也愿意了。”我说完把手缩了回来,半面看我:“那哪天我给你一块。”

我一顿愣住,他要真给了我,我还真不知道怎么用了,不过卖了换成钱花花倒是好的。

一边走一边说话,没多久到了家门口,此时已经到了八点钟了,古玩街上面此时人也多了起来,但阴阳事务所和棺材铺这几家的门口相对倒是安静,估计都去学校了,这个时间都没有在家。

此时我也累了,便说:“我回去了。”

半面压根也不理我转身回去了,我这才迈步回去我的棺材铺里面,进门我去休息,听见棺材铺的门口有开门的声音,转身看去,欧阳漓迈步走了进来,他看见我便问我:“又出去了?”

我顿了顿:“你怎么没去学校?”

“没看见你我就回来了。”欧阳漓这话就好像是在告诉我,他现在没什么事情可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我。

我想了想:“我也不会走。”

欧阳漓走来和我说:“我知道。”

“知道你还——”

想了想我也不说了,我是学生,说不过老师。

说完转身我就回去我屋子里面了,门关上便去床上休息了,至于欧阳漓,现在他的房间在阴阳事务所那边,就算是他也想要睡觉,也应该去那边睡觉。

我躺下欧阳漓还没有走,转身我就去看门口的地方,欧阳漓就站在门口站着,似乎是想要推开门进来,但他到底是没有进来。

此时我听见欧阳漓和我说:“我回去睡一会,宁儿也睡吧,晚上整夜的出去,我也找不到你。”

欧阳漓这话说的好像我不让他睡了一样,着实叫人心里有些不舒坦了,他不睡觉跟我什么关系,我出去不回来他也要管。

想归想我还是靠在一边眯起了眼睛,似乎知道我睡着了,欧阳漓便转身回去了,至于他回去做什么我便不得而知了。

但我还没睡着便睁开了眼睛,起身做起来把自己的小包裹给拿了出来。

这个包裹是我随身带着的包裹,平常我专门用来放我的买命钱的,按照半面的那种方法,每次他赚两个买命钱给我一个自己留下一个,赚四个给我两个自己留下两个,半面手里现在就有很多的买命钱了,这不就是说,我有多少半面就有多少么?

我这人比较贪心,一想到我有那么多的买命钱,心里顿时宽阔起来,我这不就是富翁了吗?

于是我忙着数了数自己手里的买命钱,已经三十多了,这要是阎王能管的了我生死的事,按照老头那时候和我说的,一枚就是一年,我的命不是有三十几年了?

要是在加上半面的那些,我现在都二十多岁了,我活到九十岁就不成问题了。

想到这些我忽然想到我迟暮之年的样子,一大群的孩子都在我身边朝我要压岁钱,跟我叫奶奶,那种感觉可真是好。

高兴了一会把买命钱给收了起来,我也就是高兴高兴,要是真的说起来,买命钱也不见得真的管用。

但管不管用也是半面拿命换回来的,一次两个的都这么辛苦,又要打棺材又要和妖精打架的,稍不留神都容易送命,两枚铜钱且是如此,要是四枚铜钱的,那不是要命的事情么。

于是我这个觉也不睡了,收好了买命钱我从自己的床上下来,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口也不知道把什么东西给冲了,原本我觉得迎面不知道来了个什么东西,我一推开门,那个东西忽然一闪而逝了。

走的急我也没有仔细去看,谁知道是什么牛鬼邪神的,大白天的不在家安分过日子,跑到我的棺材铺来了。

关了门我忙着朝着香烛店的门口走去,到了香烛店那边推开门便进去了。

半面正在里面呼呼大睡呢,我过去便去找了半面,半面睁开眼看看我:“不睡觉怎么又来了?”

于是我说:“以后你再接活你和我说一声我跟着你去,顺便帮你看看这个活接还是不接,你这也算是生意,一天到晚的没闲着,还有生命危险,两个买命钱不划算,我帮你看看划不划算。”

半面一只眼睛看我:“说完了?”

“说完了。”

“那走吧。”半面翻身去睡了,我看他背影心里想着,我就知道他不打算理我,不过他理不理我也是把话都放下了。

“你要是不带着我,不问问我,万一你失手什么的,也没人知道你去哪了,这多不好,我是担心你那三十多枚嫁妆。”

我嘟嘟囔囔的把话扔下,转身这才离开了。

半面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不过听不听的进去我也是说了,我不管他听不听进去。

我本来是想要回去休息了,但我出了门正好看见宇文休回来,而且他急急忙忙的,我便寻思,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要背着人,于是我便去了三清阁的门口,从外面透过门缝往里面看。

但我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反倒是看见宇文休三清阁里面的一些物件了,说来也都是道家用的东西,什么朱砂,什么符箓纸。

想起符箓纸我倒是应该进去买一点了,毕竟我那里已经没有了,我要不买以后我也没得用就是了。

正好赶上宇文休从里面出来,我看他往外走忙着退出去了十几步,等他走到门口推开两扇门,我也从这边转身朝着他那边走了。

门开了宇文休看着我,不自觉的顿了一顿,捏了捏手指:“没有符箓纸了?”

擦!

这个也行?

我眉头挑高,他这么厉害全靠算就行了,还抓什么鬼?

“你家的不知道好不好用,我随便看看。”我来都来了,宇文休也知道我来意,我自然也没必要和他遮遮掩掩的了。

宇文休把店门打开,在门口收拾了收拾,低着头不看我说:“你去里面自己找,挑满意的,记住了不是挑好的,是你看着顺眼满意的,这样画出来的符箓才得心应手,威力也会大增。”

宇文休这么说我也是奇怪起来,怎么宗无泽没和我说过这话,他不会是又在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