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桃花山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56 字数:3227 阅读进度:365/1920

一听边上这个的话我顿时无语了,于是我也不说话了,看我不说话边上这只白脸的问我:“你是那个师傅的?”

我朝着白脸的挑眉看看,心想着怎么回答,白脸的说:“不说算了,师傅不让说是吧?”

白脸的估计也是个傻的,要不它看不出来我什么样么?

一路下去总算是到了地方,我也能歇口气了,不用听边上这只白脸的和我唠唠叨叨,他说的不累我听的也都累了,而且他说的明显都是一些废话,我根本都是不感兴趣的。

半面到了地方棺材往地上一扔,跟着那三只东西一路烟钻到棺材里面去了,我便挑了挑眉,难不成是装它们的,可我看它们都是镇棺灵鬼,它们钻进去干什么?

此时我才发现我来的是一处别有一番风情的桃花林,周围到处都是桃花树,不远处还有一片桃花林,而此时我和半面面对着的就是那条河流。

河水清澈透明,而且并不湍急,我站在那里看了看没觉得周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没过多久我便觉得我身后的风吹的不一样了,等我转身看去眼前月朗星稀的,天上一轮圆月高挂,星星寥寥几颗,月光下桃花正恣意的抽枝生长。

长了这么大倒不是没见过长势旺盛的树木,也不是没见过好看的桃花,但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这里的桃花确实妖娆好看,桃树也长势比一般的要旺盛许多。

将我看的有些发呆,半面说:“小心让他把你吃了?”

给半面说我才回过神,而此时一个长相角色的男子已经转身面朝向的我,只见男子一身粉色纱衣,一头乌黑长发随风飞舞,国色天香还倾国倾城都已经不能形容眼前的男子了,他在我眼里长的确实要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好看,其中也包括红衣欧阳漓。

而男子在见到我之后便勾起唇角笑了笑,而他那一笑便勾住人的眼眸,叫人一时间忍不住想要过去找他。

“他是桃树精,雌雄难辨,你要想过去你过去吧。”半面此时忽然在我耳边说,我猛地打了个机灵,这才醒了过来,而对面的那只雌雄不分的,一时间也是有些脸色不好看,于是他便轻哼一声朝着半面说:“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说我雌雄难辨,我看你好不到哪里去,你那半张脸人不人鬼不鬼,我们也算是半斤八两了,再说——

我们桃树本来就不分雌雄,你和我说这些有意思么?”

桃树是不分雌雄的?

原来是这样?

那它——

我朝着桃树精看去,此时看他是个男人,回头他又成了女人,长的和男人就不一样了,想到这里我真喜欢不起来桃树精了。

桃树精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想法,井朝着我说:“不管我是什么,我没害过人,凭什么要把我杀死?”

桃树精这话也不是问我的,自然我没有回答的权力,这事他要问也应该是半面回答,而我也确实想要问问半面,好好的人家和他无怨无仇的,为什么他要把桃树精给弄死。

此时半面脸上十分难看,在我看来,肯定是桃树精太会说话了才会这样的,是让桃树精说半面人不人鬼不鬼的了,我看它也不怎么样,还有脸说别人。

“你在这里肆意生长,已经占据了大片土地,你还在这附近鞭打鬼物,有人已经写了官文,上告上苍,你以为你还能逍遥多久,就是我不来收拾你,天劫也很快就来了,你既然是这里桃树精,原本修行不易,你不但不好好的珍惜,反倒在这里制造祸端,现在不是我要把你怎样,是上天要把你怎么样,不想你的子孙被天雷劈的一根不剩,现在就束手就擒,还来的及。”

半面从来说话不错,此时说的雄赳赳气昂昂,我倒是无比佩服,于是我也觉得自己很厉害似的,站在半面身边觉得很有面子。

半面到也没理会我这茬,而是看着哈哈大笑的桃树精。

桃树精越笑越是疯狂我便觉得事情不好,而此时桃树精忽然不笑了,双眼圆瞪:“你说的都好听,可我在这里已经六百年了,这里的人早就把我给忘记了,不肯供奉我,我怎么成为这里的地仙,我为了什么?”

我看桃树精是疯了,这么浅薄的道理他也不懂,修行是为了成就大道,一心为了成仙必然不是好事。

半面冷哼一声:“你原本已经是这里的桃仙,可你为了香火不保佑这里,百年前因为贪乐,还差点害死了一个孩子,老天爷是长眼睛的,你要是善事功德做得圆满了,自然会给你做地仙,就是你做的不够,才什么都不是,精到底是精,悟不出来成仙的大道来。”

半面平常也没有这么多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话就是很多,我也就借光听了一些,听了才知道,半面的大道理也是一堆的,这一点倒是和我印象里面的半面有些不同了。

对面桃树精忽然笑说:“什么善事,什么功德,你以为我没做过么?我做了几百年了,可我得到了什么,我还不是什么都没得到么?你们说的都好听,一个个都是骗子。

还有你,凭什么来这里管我?”

桃树精简直不可救药了,抬起手朝着半面指,半面也不是省油的灯,估计是觉得桃树精不可救药了,抬起就是一掌,手一挥,一道风如大巴掌拍了出去,桃树精也不是省油的,眼见着半面的大巴掌拍过去,脚底下好像是长了轱辘一样寻思朝着后面褪去,而后面前的桃树开始长出一条条的桃枝,跟着便朝着半面和我袭了过来,我忙着把小银拿了出来,见我拿出来的是罗盘,桃树精豁然一阵讥讽的轻笑,我便知道,我的小银对付鬼还行,对付妖精便不行了。

而此时半面丝毫没有给桃树精笑的机会,抬起手呼呼的拍了过去,开始我还没看清,到后来我才看清楚,半面手掌拍出去,分明是有一个万字印打在了地上,只感觉啪的一声随风而落,跟着周围的桃枝纷纷缩了回去,但是没有多久桃枝又迅速的长了出来,控制也是控制不住的。

至于我身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开始那些桃树都跑到了我脚下面,原本要缠到我身上,可此时竟围成一个圈,想要攻击我却又不能靠近我的样子。

我试探朝着前面走了一步,桃枝忽然后退,我后退一步,桃枝忽然逼近,但是桃枝到底是不敢靠近我的。

此时我才想起自己身上戴着佛珠,忙着把佛珠从里面拿了出来,结果佛珠一拿出来,周围的桃枝忽然向后缩去,就连那只桃树精都啊的一声,跟着便听见砰的一声巨响,而此时半面飞起身呼的一掌,一个万字印亮着三次打进一颗桃林中间的桃树上面,桃树上桃花纷纷下落,桃树咔嚓一声便裂了。

此时我看见一个身形一会女子一会男子的粉衣人打算逃跑,半面上去一把将其后面的衣服领子抓住,用力朝着棺材上面一扔,棺材里面棺盖一下开了,桃树精进去之后便听见里面哀嚎起来,而棺材盖也是噹噹的随时要鼓起来。

我走过去站在那里一直的朝着里面看,棺材里面哐当哐当的声音一直不断,而里面哀嚎的声音也是一声比一声小,在看看周围的那些桃树,没有多久便都成了枯木,哪里还有什么桃花,桃花早就谢了,树上就是一片绿叶子都没有了。

半面此时一脚踹开了地上的棺材,眼见着棺材落到一个早就挖好的坟坑里面,而此时里面哎呦呦的一声嚎叫,里面一只镇棺灵鬼跑了出来,站在一旁骂咧咧的,说是棺材门一代不如一代,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给晚辈欺负。

半面斜了那只镇棺灵鬼一眼,镇棺灵鬼忽然就不敢胡言乱语了,而棺材已经在坟坑里面了,半面抬起双手开始结印,也不知道他在结什么印,没多久棺材里面镇棺灵鬼一眨眼都钻了出来,四只镇棺灵鬼围绕着坟坑快速的奔跑,一边跑其中一只一边唧唧哇哇的喊:“快跑,快跑,别让它出来!”

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周围已经刮起了一阵旋风,再看眼前的坟坑眨眼之时便已经用土埋了起来。

坟包一出来,半面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块石头的墓碑出来,手一抬扔到了坟包的前面,不费吹灰之力,一掌拍了下去,随后半面从身后腰间拿了一把凿子一把锤子出来,我也没看见半面干什么,光看见半面把凿子和锤子放在石碑上面凿了几下。

半面手里的凿子和锤子收到身后,我在朝着石碑上面看去,只看见了三个字,桃花山。

此时天已大亮,那四只镇棺灵鬼呼的喊了一声遭了,眨眼便消失不见,而山下就在这时候走来了两个人,那两人一见面便给了半面两枚买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