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噬魂虫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56 字数:3426 阅读进度:364/1920

就在红衣女鬼打算把实话说出来的时候,女鬼抱住头哀嚎起来,而我也是第一次看见,鬼的脑子里面会钻出来东西的,只不过那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只是知道长的有红色的脑袋,尖尖的牙齿,连着眼珠子往外冒着,仗着翅膀,从女鬼的脑袋里面忽然钻了出来,女鬼哀嚎起来在地上打滚,欧阳漓并没有出手相救,我自然是知道他不是说想看着女鬼有什么下场,纯碎是欧阳漓觉得即便是他出手了,女鬼也是活不成了,这才无动于衷的站在哪里站着。

女鬼最终化成一缕烟雾魂飞魄散了,我看的也是一阵阵的心惊,毕竟对面那几只飞来飞去的东西长的十分丑陋,而此时它们吃了女鬼的灵识,便在原地梳理起了自己的翅膀,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一样。

“这是什么?”我有点害怕,但这次我没有躲到欧阳漓的身后去,我只是站着不动。

估计那些东西没有跑来攻击我,要是跑过来我还是会躲到欧阳漓身后去的,见我这么安静欧阳漓看了我一眼,与我说:“宁儿要是怕了,躲在——我身后即可!”

我没有说我怕,只是说:“它是什么?”

“噬魂虫,专门吃魂魄的东西。”欧阳漓说着眸子微微眯了眯,抬起手朝着那几只虫子一扔,一簇火苗便烧了起来,跟着那几只虫子在地上扑腾起来,最后也都烧的什么不剩了。

噬魂虫我从来都没见过,不过欧阳漓既然说的出这种虫子的名字,那就肯定是噬魂虫了,不知道这种虫子是什么东西,来自哪里?

不过字面上的意思我到是知道,专门吃魂魄的虫子。

欧阳漓看到地上什么都没有了,这才转身看向井里面,拉着我的手过去朝着水里面继续看,而此时井里面的寒气也是越来越重了。

“如果不连根拔起,稍加时日,就会成气候了。”欧阳漓说着将我的腰搂了过去,他也不问我是愿不愿意下去,便带着我下去了。

我只是觉得浑身一冷,人便跟着欧阳漓钻进了水里,扑通的一声,眼前水花四溅。

上面看井下面没有多大,水光能看见的地方也只有一个人平躺而已,此时看井下面倒是别有洞天,只不过井下面的水却冷的不行,我一下来便有些牙齿打架。

欧阳漓便搂着我朝着井里面看,看了一会看到一只脚从我的视线里面躲到石头后面去了,我便抓了一下欧阳漓,告诉他在哪里,其实欧阳漓也已经看见了,此时他便低头看我,我倒是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

欧阳漓朝着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搂着我朝着前面游去,此时我才发觉井下面好像有暗流在涌动。

只不过这些暗流都不是朝着我和欧阳漓的,而是朝着女尸去的。

等我和欧阳漓倒了那边,女尸正十分不雅的在水里面飘着,而那株莲花此时正十分茁壮的成长。

莲花许是知道我和欧阳漓要灭了它,所以此时长的很迅速,眼看着就要把第一片花瓣给绽开了,而欧阳漓根本没给莲花这个机会,随手一扔,一簇火苗飞了出去,我便惊异的不行,这是在水里面,难道说地狱之火连水都不怕?

这么想我也是吃惊的瞪起了双眼,结果还真的是这样,地狱之火一接触到莲花,犹如火龙一样从下面窜了上去,沿着莲花的根茎花叶,一路焚烧起来,比起宇文休的那些烈火可是凶狠极了,所到之处完全化成了灰烬,更别说女人的尸体了,焚烧成灰也只是眨眼之时的事情。

全部焚烧完了,水里面留下一粒睡莲种子,欧阳漓抬起手,种子便倒了欧阳漓的手心里面,欧阳漓抬起手看着手心里的种子,眉头皱了皱,似乎他也很奇怪,竟然是一颗睡莲种子,而不是一颗莲花种子。

欧阳漓捏了一会,手指轻轻一捏,种子化成了粉末,也就什么都不剩下了,跟着欧阳漓搂住我便朝着上面飞去,跟着扑的一声欧阳漓便把我带了出去,而此时周围还是漆黑一片。

老实说我并没有什么惊喜的,我以为我和欧阳漓出来就到家门口了,没想到还是黑漆漆的一片,说到惊喜我倒是有些失望的成分在里面。

看了看我还是认命了,看来我们也只能走回去了,想到这些我到是也安静了。

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倒是很干爽,这样也不错了。

出来之后欧阳漓便转身把井口封住了,之后才带着我离开。

此时周围仍旧黑漆漆的,但是到没有刚刚站在井口那时候的阴冷感觉了,走了一会眼前有了点光亮,一闪一闪的,我睁开眼好好看了看,竟然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虽然还在古玩街的上面,但既然到了古玩街,这说明我们已经安全了,很快就能回去了。

不是我卸磨杀驴,实在是倒了古玩街上我就该把欧阳漓的手放开了,我也没有推开欧阳漓的意思,但我此时确实把欧阳漓的手给拉开了,因为我把欧阳漓的手给拉开了,他才停下来看我,反倒问我:“怕人看见?”

我没回答,不是我怕人看见,是他怕人看见,他又何必问我这句话呢?

见我不说话欧阳漓转身才迈步,我自然也是要跟着一块迈步的,而这一路上回去我们也都没说话,此时看还没到八点钟,所以说古玩街上还没有关门闭户的时候,人还是来来往往有一些的。

不过平常我也不出来,所以认识的根本也不多,走了一路下来根本没有一个认识的,倒是省去了不少打招呼的麻烦。

至于欧阳漓,他本身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自然两个人也都是话少的很,倒是我们快到了阴阳事务所门口的时候,欧阳青莲从门口里面走了过来,看到我和欧阳漓忙着走了过来,一到了欧阳漓的面前便问:“你们怎么才回来?”

“有点事情。”欧阳漓随便的解释,不过他肯定是没说实话,我看了一眼欧阳漓,心里无线鄙夷,原来他也有说谎的时候。

只是可惜这个慌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另外一个女人。

出去一趟回来我也是累了,本身我休息就没有休息好,这时候我便什么都不想做了,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于是我也没等欧阳青莲说些什么,转身便回了我的棺材铺里面。

进门我便把棺材铺的门锁上了,回了屋子里面倒头便睡,等我睡醒也到了半夜了。

但今晚大半夜的可没有人来敲棺材铺的房门,倒是半面这家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我院子里面打棺材来了。

半面大半夜的来我院子里面打棺材肯定没好事,我听见动静不敢睡觉起来就去看了一眼,不过半面始终也不说话,看他不说话我便想,肯定是打棺材的时候不让说话,所以他就一直不说话。

我到是没有打扰的意思,站在门口看着半面打棺材,直到半面把棺材打好了。

棺材打好我看看都已经两点钟了,半面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扛起棺材便走,我随后便跟了过去,半面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竟然没有叫我别跟着,他没叫我别跟着我自然不可能回去,这也不符合我的性格。

半面在前面走我便在他身边跟着,结果我跟着跟着发现不对劲了,怎么感觉身后还有人跟着?结果我一回头,整个吓了一跳,身后竟真的跟着两个东西。

一胖一瘦的,说是鬼不是鬼,说是人又不是人,两个人都是挺长的头发,有白有黑的,穿的破破烂烂的,光着一双脚,因为衣服什么都是破的,小腿都露在外面,双手的手臂也都露在外面。

看到这两个东西我顿时吞咽了一口唾液,抬起手擦了擦脑门上汗,看这两个东西长的这个样子,一个脸上红红的,冒出眼珠子,一个脸上黑黑的,没有眼珠子,我便想要跑回棺材铺里面去,心里还想着,半面果然不是东西,明知道我最害怕的就是这些,他还把我弄来了这里,肯定是故意把我带出来的,他可真是损人不利己。

我说平常他也大半夜在我院子里面打棺材,我都听不见,就是知道他晚上来过,地上有他走来走去的痕迹,鞋印都是半面留下了,多少次我都没听见,怎么今天我就听见了,大半夜的我起来他也没当回事,我跟着他出来他也没有说什么,感情他和叶绾贞一个德行,就知道算计我,果然他们一丘之貉,专门挑我这种不长脑子的吭!

说道被坑我便气愤不已,半面和叶绾贞也是,难道不能换个人坑,他们两个倒是好,专门找我坑。

我正琢磨怎么脱身,后面那两个家伙说起话也不背人。

其中那个红脸的说:“前面这个是个什么东西?”

“不知道啊,来的怎么比我们还早,是不是来抢生意的?”黑脸的那个又说。

“这事不好说,一会你看着她,要是她跟我们抢饭碗,你就一巴掌下去拍死。”我顿时无语了,这俩东西也太猖狂了,竟然想要草菅人命?

我本打算转身过去再看一眼,想和它们说一声,我不是来抢饭碗的,我就是凑个热闹的,用不找一巴掌拍死我。

哪里知道我一转身,后面竟然又来了一只,这只更有意思,一看那俩在一起商量拍死我,它竞跑来商量我,怎么拍死那两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