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万年修为一世情缘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40 字数:3688 阅读进度:291/1920

按照欧阳漓教给我的,我站在老屋里面召唤奶奶,没过多久奶奶的魂魄果然从镜子里面飘了出来,见到我奶奶还欣慰的笑了笑。

而且奶奶的魂魄与别的鬼魂不太一样,奶奶的魂魄是透明白色的,很是通透。

见到我奶奶并没有靠近,而是看着我面容平静的说:“奶奶真的要走了,以后见不到小宁了,小宁要好好照顾自己。”

要说我奶奶没心没肺的真是和我有一拼了,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连我身后站的是谁都没问问,魂魄便一眨眼走了。

我心里十分的不舒坦,在怎么说我也是她的孙女,她怎么也不问问我好不好。

不过既然已经走了,我还是比较欣慰了。

毕竟我奶奶的魂魄走了,一定是去投胎了,这就好。

看我奶奶走了,我看向欧阳漓,欧阳漓便和我说要去一个地方,现在天还没有黑,我们可以出去走走。

我心里想着,难道做梦也能游魂?

但既然欧阳漓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不好说些什么,于是跟着他便去了。

出了门欧阳漓问我冷不冷,我便靠在他怀里说我冷,他就搂着我紧了紧,我靠着他感觉很暖,问他了一些家里的事情。

“你有没有喂小十?”出来我担心的事情很多,我发现小十很是让我担忧,欧阳漓说喂了,而且每天都在喂。

我便说:“小十长的那么好看,你喜不喜欢?”

欧阳漓眉头皱了皱,一边走一边说:“不喜欢。”

听他这么说我便高兴的不行,靠在他怀里十分的幸福。

估计我也是个没享受过什么叫幸福的女人,只是这样我便高兴的忘乎所以了。

老屋里面出来看见了宗无泽和叶绾贞他们,还有一旁赶车的老黄头,多嘴问了一句欧阳漓:“那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欧阳漓告诉我:“他之所以弄了这么多的事情,其实就是想要解除他们家的诅咒,那个疯女人虽然不那么的聪明,但是临死还是不相信黄道士的,所以她就连同黄家一起诅咒,死前发下毒誓,凡事害过他们家的人,都要残疾,不是少了双眼,就是缺了手脚。

这人也不是什么你爷爷把他的眼睛挖了出去,而是他从小就没有眼睛,生出来也是个怪胎。

至于他说的那些话,也都是骗你们的。”

听到这里我就想要骂人,想一个整天扯谎的人,却被一个同样扯谎的人给骗了,而我还很相信他,这便是一种耻辱。

所以我看着老黄头十分的不顺眼,而这些不顺眼我自以为是来自老黄头的欺骗,而不是他祖上对我们温家做过的那些事情。

说来我这个人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我太爷那辈子的事情,其实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离开了奶奶的老屋那边我问欧阳漓,我们就这么走了,时间长了我会不会真的死了。

欧阳漓便笑了,他还说人的魂魄是会有出来透气的时候的,从人的蹊跷出来,偶尔会在睡觉的时候出来。

有些晚上梦见了一些害怕的东西,其实就是晚上出去遇见了什么东西,给鬼遮掩了。

欧阳漓要是不说,我还真是不知道这些,他这么说,我到也明白了。

我问欧阳漓出来干什么,欧阳漓说出来去看看我父母,我一听便愣住了,朝着他问:“你怎么知道我父母的事情。”

欧阳漓也没有回答,只是说:“你们温家的祖坟其实不在这里,你太爷爷死的时候,已经把你们家温家的祖坟挪到了山上,也是因为这样,恶灵没有去祸害你们温家的另外一支。”

我大概也是猜到了,我们温家的族谱上面还有一个旁支,这说明我太爷爷那一代不光是我爷爷一个孩子,肯定还是有其他孩子的。

只不过我太爷爷十分的偏心,把好的给了那个孩子,把不好的给了我爷爷这个孩子,这才会让我父母早早就死了。

欧阳漓许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便不自觉的笑了,他还说:“不是宁儿想的那样,其实你太爷爷只是想要保住温家一条血脉,不存在谁好谁不好,更没有偏瘫,只是你爷爷是个做哥哥的,在这件事情上首先作出了表率,这才换来了另外一支温家子孙的安宁。”

与我比欧阳漓处处显得狂妄大度,与欧阳漓我则是处处的小肚鸡肠,这事说了着实有些郁闷,于是我便不说话了。

欧阳漓便说我:“宁儿有些事情,就好像是个小孩子执拗,有些时候,又像是个王者一样深明大义。”

给欧阳漓一说我本该不好意思,但我总算是心里舒坦了一些,要是这么说,我这人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见我高兴了,欧阳漓改成了牵着我的手,之后两个人去了不少的地方,比如我小时候玩得地方,比如我经常去的地方,这些地方虽然没什么好玩好看的,却陪着我从小到大,所以当我说起的时候,脸上就会洋溢着幸福。

欧阳漓轻易的不说话,光是听着我在他身边手舞足蹈的和他说,也不知道是我说的累了,还是觉得他听的累了,我便安静下来,站在高处朝着下面看着。

欧阳漓这时候便在我身边问我:“这么做值得么?用你万年的修为,换你我一世情缘。”

听他说我忽然安静了下来,许久才看他问:“那你呢?这么做值得么?”

“值得!”沉默良久,欧阳漓告诉我,我便朝着他笑了笑:“那我也值得!”

听我这样说,欧阳漓看着我便不说话了,我拉着他便朝着前面跑,险些把他拉了一个跟头,许是他也没想到,结果刚刚稳住了身体,又被我拉了一下,跟着我们便跌了下去,他本来是想伸手将我拉住抱在怀里,但他没有拉住,来不及抱我,反倒和我一起滚到了下面,两个人抱在一起朝着下面滚过去,滚着滚着脑海便出现了一幅画面,一个光秃秃的和尚在我面前,双手将我紧紧搂住,朝着一个地方滚下去。

但那时候我还是一只雪白的九尾白狐,而他亦不是什么鬼王,也只是佛前的一个和尚。

见我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他将我搂在了怀里,我不知道他此时的心在想些什么,但我知道,这一刻他与我是生死不离的。

一直到我滚下去,欧阳漓还将我搂在怀里面,在那里我们还歇了一会,听见欧阳漓问我哪里有没有事,我这才离开欧阳漓,从他的身上下来,而后说我没什么事情,坐在一旁看他。

“地上凉起来吧。”欧阳漓起身站了起来,把我也给拉了起来,一边看我一边给我扫落身上的雪和草屑。

“疼不疼?”欧阳漓问我,我便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笑了笑,两个人之后从另外的一边走了上去。

这边下面是个水塘子,天冷下面结冰,铺了厚厚的一层雪,周围是很陡峭的山坡,下雪的关系,有些滑了。

欧阳漓走在前面,走一步拉我一步,我跟在他后面轻飘飘的朝着上面走,等我们走上去,天也已经黑了,我问欧阳漓是要去哪里,欧阳漓便说去温家的墓地看我父母。

我跟着欧阳漓倒也没问什么,一起去了温家的墓地。

刚到了那里就看见黑白无常两只鬼差了,许是我能力有限,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黑白无常我便有些害怕,忙着躲到了欧阳漓的身后去了。

给我一躲开,便给白无常闻到了气息,结果便给发现了。

欧阳漓回头看了我一眼,将我的手牵着,轻轻的揉了揉,好像在安抚我没事一样。

黑白无常转身看到我和欧阳漓相互看了一眼,便走了过来。

一只手里握着哭丧棒,一只手里握着锁链子,一抱拳锁链子哗啦啦的响了起来。

我朝着黑无常看去,便觉得锁链子有些冷,担心挂在我的脖子上面。

“黑无常。”

“白无常。”

“参见白鬼王。”

说话两只阴差便要单膝跪下,欧阳漓便说:“不用了,起吧。”

此时的欧阳漓,更像是穿红的那个,但我知道,他是骨王。

不过两只阴差朝着欧阳漓下跪,而且还叫他白鬼王,这事倒是叫人满是奇怪的,白鬼王是个什么王?什么鬼?

“你们这时候来,可是来带温家人走的?”欧阳漓问,黑白无常好像没看见我似的,老老实实的回答:“正是。”

“嗯,那我和宁儿不耽误你们,我们也有事要做,你们先吧。”欧阳漓那话说的十分平淡,比起我和骨王在阎王殿的时候,多了一些气场。

黑白无常也不迟疑,转身去了我大伯的坟包那里,站在那里叫了两声,我大伯的魂魄从坟包里面钻了出来,黑无常的锁链子朝着我大伯的脖子上面一扔,我大伯就给锁了,跟着黑白无常朝着别处走去,大伯在后面跟着,一眨眼都不见了。

等它们都走了,欧阳漓这边才迈步走了过去,站到我爷爷和奶奶的坟头前面,抬起手把整个坟头掀开,让里面的水喷涌而出,我这时候忙着问欧阳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爷爷奶奶的坟墓下面有水。

“这就是赶车老黄的作为了,他想让温家人一代不如一代,在温家的墓地动了手脚。”欧阳漓余下的话也不解释,看着水从下面上来,也不知道扔了什么东西下去,水就冒了,跟着把大伯和四叔的棺材也都挖了出去,找好了方位把棺材落到原来我爷爷奶奶的坟墓下面,之后把土填好。

“这么做对我爷爷奶奶好么?”听我问欧阳漓回答:“人死如灯灭,一切都是为了造福后人。”

欧阳漓要这么说我也就能够理解了,既然是为了后代,那就这样好了。

这边处理完,轮到我爸妈那边了,欧阳漓走去看了看,沉默了一会抬起手把爸妈的坟包掀开,一口巨大的棺材从里面缓缓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