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阴阳事务所里的妖精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18 字数:3432 阅读进度:192/1920

叶绾贞对我好奇妖精妖怪的事情不足为奇,觉得我终于有点长进了,而我忙着说:“总要你们保护我也不是办法,我也该学习学习了。”

听我说叶绾贞说我孺子可教,我却心里一番凄凉。

想起欧阳漓与我说的那些话,要我和宗无泽好好学,我便有些心里不舒服。

倘若我早点好好学,兴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而此时我说什么都晚了,把欧阳漓害成了那样,莫说是叶绾贞,就是我自己也恨铁不成钢。

听叶绾贞说我又想起欧阳漓,他连一件衣服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冷不冷,想不想我。

抬头看看天上已经出来的月亮,我便忙着朝着回去的路走,先不管妖精怪物了,回去吃了饭先晒月亮在说。

不管有没有用,我都觉得,晒月亮一定比不晒强,于是回去我便和宗无泽拿了许多许多的书籍出来,一本本的放到桌上,我也不用什么蜡烛灯光,我就晒着月亮看。

叶绾贞说我变了,还说我要不是因为欧阳漓的事情长进了,就是受了刺激,心里受挫了。

大家吃了饭都回去各自的房间里面休息,唯独我坐在院子里面看有关精怪的那些书籍。

一边看我一边把脖子上的玉佩拿出来晒,但是我也发现了,此时的玉佩暗淡无光,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会吸收月光了。

虽然还有淡淡的一点光,但比起以前的那些光,这一点光实在是可怜。

于是我便想起欧阳漓来了,欧阳漓为什么不出现,难道他不要自己的替身了,许是忙吧,毕竟一年到头我见他也就是一次两次。

此时怕是也指望不上了,要是指的上他早就来了,俗话说靠人不入靠己,靠别人母猪都能上树。

看了一会书,身后便走来了一个人,不用问我也知道,是宗无泽来了。

宗无泽出来便走到了我对面,看我正专心看书,便坐了下来,坐下后他便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抬头专注看手里的书,谁都不是傻子,许是他们每个人都不相信欧阳漓就这么死了,所以才没有太多悲伤,想着我有什么难言之隐,早晚会说出来,而欧阳漓也早晚都会回来。

今晚的月光足,我打算好好看看,所以宗无泽和我说话我也没理他。

但他要是和我说说精怪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和他聊一会。

于是我便问宗无泽:“驱鬼师也抓妖精么?”

听我问宗无泽还是愣了一下的,而后说:“我们驱鬼师不抓妖精,除非是遇上了,非抓不可,不然都不会抓,但要是害人,就另说了。”

“妖精和鬼不是一样么?”我问,其实我心里清楚,妖精和鬼根本不是一族,妖有妖界,鬼有鬼界。

“不一样,鬼是魂魄灵识,妖精是灵力灵识,不能相提并论,妖精是经修炼而成,其灵识要比鬼的高级许多,一些妖精还能修炼成地仙,而后位列仙班,但鬼很少有修炼成仙,即便是有些鬼在不断的修炼壮大,但这些鬼也始终都是鬼,根本够不上仙,即便再强大,也还是一只鬼,起码与仙道无缘。

也因此,这世界上还有和我们差不多的一种人,也就是捉鬼师。

捉鬼师在等级上面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能力要在我们之上,但是能力也只局限在我们相对能力之上,真要是比起本事,我们更胜一筹。”

听宗无泽这么说我便糊涂起来,于是看他也不说话,他便说:“捉鬼师大多数都难逃天命,出生身上就有鬼师烙印,至于在哪里要到日后才会知道,有的在眉心上面,有的在后脑上面,也有在胸前的,这些烙印一出生就有了,这也就是说,上天会安排驱鬼师,而驱鬼师多数阴阳眼,这好像是一种契约,上天给了你一个使命,自然要送你一些东西,让你看见鬼魂是最起码的。

捉妖师则不然,捉妖师生来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只是一个人而已,身上什么都不会有,是后天形成。

而驱鬼师后天修炼的极少,即便是很有这方面的潜力,也是难成气候。

捉鬼师则是不同,捉鬼师大都是后天修炼成,道家的居多,但是这便会有不足之处,人修炼成道有大道小道,大道则能上天入地,小道也只是懂些皮毛,虽然能看见妖精怪物,但要收一只也是颇废周折,而且捉鬼师收妖是蒙祖师爷遗训,收一只长一些修为,不论妖是好妖还是坏妖,见者必会斩杀。

而驱鬼师则不然,驱鬼师蒙祖训,对其任何鬼物,先礼后兵,以平衡阴阳两界的秩序为己任,充当的是维护阴阳两界秩序的使者,这就和阴界的黑白无常差不多。

而且驱鬼师只管驱鬼,并不捉,也就是说鬼如果不危害阳界,驱鬼师可以不管。

但要是捉鬼师,他们是捉,即便没有也会到处捉鬼。

驱鬼师虽有像我一样的道家,但是驱鬼师却是佛家,这也是区别之处,现在我和你说这些你或许还不能完全明白,但驱鬼师和捉妖师也是各司其职,并不干涉。

捉妖师偶尔会捉几只小鬼,但是他们也都知道鬼缠人,故此如若不是遇见非管不可,或是关于他们自身的事情,多数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与我们也是互不干涉。

但有些捉鬼师为了多长修为,便会到处捉妖,而妖也是一族,他们这么做也是有违天道的,只是妖族与捉妖师势不两立,而我们与鬼则完全不同。

虽然我们驱鬼,但是却没有几只鬼与我们水火不容,即便是我们找上它们,鬼族也还是怕我们三分,这就好象是官兵和贼,鬼要不做坏事,我们便不会出手干涉,也只有做了坏事的鬼,才会一见到我们便惶惶不安。”

宗无泽说的,我其实懂的并不多,但他既然说了这么多,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而我也已经把书看得差不多了,便把看完的几本给了宗无泽,并且和他说:“我再看一会,你先休息吧。”

宗无泽看我赶他了,这才起来朝着后面走去,一边走他还一边叫我也早点休息,而我压根没想过休息,结果这一夜我把那些妖精的书便都看完了。

看完之后我便想要抓一只小妖精出来,找它问点事情,只不过抓鬼我还可以,说到抓妖,我可就没什么经验了,所以这事要做成,也只能先去找一个人了。

叶绾贞早上去上课了,宗无泽也因为欧阳漓的事情回去学校请假,于是我便去了半面家里,一方面打听妖精的事情,一方面要他教我怎么抓妖精的事。

结果半面听完便送了我一句话,他说我连鬼都抓不住,还想抓妖精,我果然是病的不轻。

“我为什么不能抓妖精,宗无泽和我说驱鬼师比捉妖师厉害。”我追问,半面停下手里的事情,转身看我,半边脸的眉头挑了挑。

“那他没告诉你驱鬼师和捉妖师两不干涉的事情?”半面这么问我忙着回答:“说过。”

“说过你还要捉妖,你现在的道行,别说是捉妖,不让妖精把你吃了都是万幸。”

“你也太小瞧我了。”说完我便坐到一边生闷气去了,看看自己的手,难不成我真的一无是处,连只小妖精都抓不到?

“你抓妖干什么用?”见我垂头丧气,半面便走来问我,我便抬头看他,一点高兴也没有,想到他毕竟是我师兄,虽然我与她的感情不如叶绾贞与宗无泽那样好,可总算是我师兄,他这么不管我死活,倒是和我有一拼了。

只不过他既然问我,我自然要扯个谎出来,不然怎么躲过这个无缘无故捉妖的事件。

于是我便说:“我就是想知道,好奇妖精是怎么修炼成的。”

“你好奇的还真多!”半面说完转身继续做事,我便坐在一旁垂头丧气,想到欧阳漓就在墓穴里面暗无天日的困着,我心里边不好受。

昨晚我一夜没睡,只是想给玉佩晒晒月光,结果玉佩根本就不吸收,这便让我越发的难过。

人的寿命不过百年,而妖精不知道要多少年,倘若我还有百年的寿命,我兴许能够帮欧阳漓,可如今我也不足一年的寿命了,这叫我如何帮他。

试问哪天我忽然死了,这世间只剩下了欧阳漓,他又要经历多少年才能修炼成精,他在那暗无天日的墓穴里面,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他又出不来,他是多可怜!

想想我便锥心的疼,心口好像有一把刀子剜我的肉,也就更难过。

我本打算跑去后山给欧阳漓送点衣服送点被子,起码他不会冷,我又担心这么短短几天我就往外跑,被宗无泽他们知道。

我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半面,谁会知道他也不帮我。

我倒也不怪半面,只是我此时走投无路,不找他我还能找谁?

这都怪我平时不学无术,道家学的不多,佛家的更是知之甚少,妖精我也不了解,才落得如此地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许是看我真的伤心了,半面才说:“你要是只是想找只妖精好奇问问,倒是有一只。”

听半面说我将头抬了起来,半面便给我指了一条明路,与我说要找妖精根本不用去抓,阴阳事务所里就关了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