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奇怪老头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09-12 05:36:05 字数:3408 阅读进度:133/1920

欧阳漓的离开要人费解,但我总觉得他没离开的太远,起来我还看了一眼胸口的玉佩,玉佩都是完好无损的,比起以前似乎还要更加的光亮。

看到玉佩没事,我便从床上下来了,没事人朝着欧阳漓的房门口走去,哪里知道我以为欧阳漓没事,他便真的没事了。

只不过他身体没事,他眼前倒是有事。

“你不把聂莹雪的事情解释清楚,以后都不要在留在阴阳事务所了,我们没有你这样的搭档。”

此时欧阳漓坐在石桌旁,对面站着一脸冰冷的叶绾贞,好像是三堂会审似的,指着欧阳漓不依不饶。

一旁坐着宗无泽,倒是没看见老头和半面。

看叶绾贞那架势,要是没人拦着她能吃人,于是我便走了出去,打算为欧阳漓解围。

但我一出去叶绾贞还那里有时间教训欧阳漓,几步便跑来了我身边,拉着我便开始问东问西,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昏迷不醒了两天,所以她才这么紧张我。

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怎么就昏迷不醒了。

我还不等解释,欧阳漓转身已经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淡然目光脉脉如水,我便知道他已经没事了。

等我走去他便给我让了个位子,我本来也不好意思坐下,但看他那么执着我便也就坐下了。

坐下我也没说什么,倒是有点肚子咕噜噜的叫唤,叶绾贞还笑话起我了,我便想,肯定是我昏迷的时候没人给我喂什么东西吃,要不我怎么会这么饿。

叶绾贞忙着去给我端了饭菜,我这才知道,其实所有人都吃过了,院子里面唯独剩下我还没有吃饭。

叶绾贞说还以为我今天也不会醒,所以也没给我准备,只剩一些剩饭剩菜了,要我先凑活着吃一点,等明天给我弄顿好的。

我不挑三拣四的能吃饱就行。

叶绾贞饭菜端上来,我忙着一扫而光,但到了这时候我才想起一件事情,想起那个叫董涛的人。

我便一边吃一边问欧阳漓:“既然那只满清女鬼已经死了,那现在是不是董涛的魂魄也已经回来了?”

“这个是当然。”叶绾贞这人就是嘴快,我也没问她,结果欧阳漓不等说她都给说了。

不过也没什么,谁说都一样。

闷头我忙着把饭吃了,吃完便说有点事情要做,便转身朝着阴阳事务所的外面走去,出了门便朝着半面的香烛店里去了。

进门便在边上捡了一些纸钱香烛,怕不够我又拿了两个大元宝撒到袋子里面,这才喊半面出来。

半面此时刚刚睡醒似的,出来问我干什么,我便把钱拿了出来,说买点东西,半面看看收了钱我便转身走了。

但我走到门口便听见半面院子里的一只小鬼说:“不知道又要去哪里闯祸了,每次她闯祸都要连累我们,她傻遭殃我们,叶绾贞一会就来了,我们赶快躲吧。”

听那小鬼说我本打算回去好好教训他一顿,但看天黑了,就没理他,出了门快走了几步,带着我买的香烛纸钱朝着学校那边走去。

此时学校还没关门,我先回去,等到了晚上我就给董涛把纸钱送过去。

学校晚上没人,我给他送点纸钱应该不会给人知道,那里知道我都没进去校门就给隔绝在了外面。

我看看时间,这才八点钟不到,怎么就关门了?

进不去我只好在学校外面的墙根底下把那些香烛纸钱烧了,一边烧一边念叨,要董涛一路走好。

那里知道董涛竟真的回来了,我正烧着纸钱,眼前一股阴风闪过,抬头我便看见火光对面站着的董涛了。

董涛就站在那里,看到我时还朝着我笑了笑,他还说:“温小宁谢谢你,我该走了。”

我起身站了起来,看着他说:“那你一路走好,多多带点买路钱,过路的小鬼要是欺负你,你和她们说我,兴许能网开一面放了你。”

听我说董涛还笑了,而后便一阵烟似的不见了。

而后我等着地上的纸钱烧完起来便走了,但我刚走身后的那堆纸灰便呼的一下朝着一旁吹了过去,我转身看着地上的那堆飞灰。

墙根底下也没有风,怎么还吹起来了,太奇怪了。

莫不是又把什么鬼魂给招惹来了?

一看事情不好,我也不敢多逗留,转身便朝着阴阳事务所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我身后跟着我,我走一步他就跟着我一步,我停下他也停下。

我便暗骂自己,一定是又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走着走着前面传来了脚步声,我便忙着朝着前面看去,竟然是欧阳漓来了。

一看到欧阳漓我便快走了几步,明显感觉后面的那东西跟着我快走了几步,但我看到欧阳漓便不那么的害怕了,要是忙着去了欧阳漓的面前,还不等欧阳漓将我拉过去,我便自己扑倒了他怀里。

转身我便朝着那东西看去,欧阳漓也跟我看。

那东西竟然有些着急我不走了,在原地着急的左右徘徊。

但我看他那身高个头,明明就是个孩子,便觉得奇怪,这附近没听说谁家死了孩子。

小鬼身高不足一米,黑色的一道影子,天色有些黑看他本来看不清,但我左眼要看他一点不难,他长得还算眉清目秀,只是看人时候的眼睛有些呆滞。

欧阳漓看了他一会,转身带着我朝着阴阳事务所里走。

到门口我和欧阳漓便从门口进去了,而他一进门便被砰的一声弹出去,也为此他气的在门口左右的徘徊。

叶绾贞就好像知道我又闯祸了一样,知道我回来就惹麻烦早早的在门口等着我,见我站在门里张望,推开我去了外面,朝着那只小鬼打量了一会说起话。

“你为什么跟着小宁?”叶绾贞问我便有些奇怪,一只鬼怎么能问出什么来。

谁知道那只小鬼竟真的和叶绾贞说起话,走来走去的也不那么的焦躁了,没有多久叶绾贞回来叫我出去,我便走了出去。

“他说你长得像是他姐姐,想要和你说说话,你去吧,说完了我好送他去投胎。”叶绾贞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我为了把自己表现的多善良便去了小鬼面前,小鬼便伸出手给了我,但我一摸他,他便有些害怕的向回缩,明显他还是有些怕我的。

叶绾贞便告诉我:“你是驱鬼师,身上不管血能伤害他,就是你的身体也能,还是离他远点,看看就行了。”

“好了,现在你已经完成了心愿,走吧。”叶绾贞说着念起咒语,我便看着小鬼从我的面前很快消失了。

等那只小鬼彻底消失叶绾贞摸了一把汗,看了我一眼,数落起我:“以后能不能做事之前问问我,我可是智多星,你却放任不用。”

听她说我走去问:“你怎么那么怕小鬼?”

“笑话,小鬼是最难缠的,我们要是不能让他自愿离开,他就缠住你不放了。”叶绾贞说我便也是一番奇怪起来:“那你不是能把他收了么?”

叶绾贞便一脸无奈的看我一眼,似乎对我很失望。

“师兄跟我说你很有道缘,怎么我看不出来,小宁,驱鬼师一不能贪财贪色,二不能心存恶念,要时时心存善念才行,他跟你来,说明与你有机缘,你要怀有善念,能送他当然是最好的,送不走在想办法把他打散,我们道家,打散魂魄元神是下下策。

这是要伤我们阳寿的。”

叶绾贞说我便也无话可说了,许是我这一生作孽多端,所以阳寿才尽了,不过此时说什么都晚了,我也不愿争讲什么,以后我多积善德就是,毕竟我肚子里还有个孩子。

也不知道这孩子以后什么样,千万别像我一样,一出生就死了父母,落到只剩一个奶奶。

想这孩子应该比我好,我虽然还有个奶奶,他有欧阳漓,欧阳漓也不会对他太差就是。

看我分神叶绾贞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回了阴阳事务所里面,而此时我才想起来,我回来了还没去看看老头,好歹老头现在也是我师父,我不看他也显得我不尊师重道了。

于是我推开门朝着老头那边走去,欧阳漓出来便叫了我一声。

回头我看看是他,问他叫我干什么。

欧阳漓便说没什么,但我看他那样子,有话与我说又吞吞吐吐的,没见过他婆婆妈妈,多看了他两眼,但我此时要去看老头,自然没时间理他,便转身走了。

到了老头门前,抬起手敲了敲老头棺材铺的房门,门里没人应声,我就推开门进去了。

老头不是说了,我在这里住,那这里就是我的住处了,我回来自然不用敲门。

推门进去满地的棺材,我对这些东西已经习以为常,自然不觉得害怕,没看见老头我便朝着里面走去,毕竟这时候有些晚了,老头说不准已经睡觉了。

这么想我便走了进去,结果进门老头正在睡觉,我站在门口看看老头,正想着说话,看见一缕白雾似的东西钻进了老头的身体,一时间害怕起来,朝着老头走去,结果老头便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