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冰释前嫌

小说: 阎罗神医 作者: 万里腾空 更新时间:2020-01-15 01:45:53 字数:3339 阅读进度:467/525

楚凡儿听见外人两个字,脸部一阵抽动,心里就跟刀绞似的别提多痛了,虽然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楚家的一员,但不管怎么说她身体流淌着的都是楚家的血,现在被楚小嫒说成是一个外人,这是多大的讽刺啊!

陈凡冷冷一笑,掏出一根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阴恻恻的说:“是哪里的母狗跑进来了,居然在这里乱叫,我对楚家真是很失望啊!”

这句话一字不漏传进在场所有人的耳里,楚原义、楚佳荷等人脸色大变,特别是楚小嫒,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骂作母狗,而且还是在自家的地盘上,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这样的话,楚佳荷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事。

楚小嫒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瞪着陈凡,刚想骂句什么,站在一旁的楚伟天连忙用手堵住了她的嘴巴,在她耳边低声道:“不想死就别乱说话,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凡,敢和太子较量的主,你觉得他会不敢在楚家杀了你吗?”

“啊!”楚小嫒忍不住惊叫一声,满脸的惊骇表情,她做梦都没想到刚才骂她的会是前些日子把京城搅得天翻地覆的陈凡,她相信自己要是骂了陈凡,那谁也无法保住她。

楚石超觉得有些可惜,他没有把陈凡真实身份告诉楚佳荷母女,就是想看见她们没有半点顾忌的污辱楚凡儿和陈凡,然后就等着她们被教训了,一切都按照他预想的进行着,只是楚石超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楚伟天破坏了他的计划,他心里真是好恨,偏偏现在又发作不得。

楚佳荷虽然没听见楚伟天在女儿楚小嫒耳边说了什么,但也从楚小嫒的一系列变化也能看出些端倪,她现在特别后悔刚才污辱楚凡儿的那句话,想要道歉可是又不好意思,一时间整张脸胀得通红。

楚小嫒担心陈凡记仇,她现在只想确保自己安全,也顾不上丢脸,小跑到陈凡面前,赔着笑脸道歉:“陈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我嘴欠得罪了凡儿表姐,我现在真诚的向她道歉,求你看在凡儿表姐的面子上别和我一般见识。”

陈凡真没见过像楚小嫒这种厚脸皮的女人,嘴角一挑,冷冷道:“你对不起的是凡儿,你对我说干什么,如果凡儿不说什么,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楚小嫒尴尬一笑,立刻望着楚凡儿说道:“凡儿表姐,我刚才说错话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楚凡儿对于楚小嫒的这种行为很反感,如果今天不是陈凡站在她这边帮她,那楚凡儿知道自己会被楚小嫒这个一直和她关系就不好的表妹给欺负死。

当然楚凡儿也不想靠着陈凡替她撑腰就对楚小嫒怎么着,因为她认为楚小嫒根本就不配。

“行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收起你那虚伪的嘴脸,只要你以后别惹我,我是不会和你一般计较的。”

楚小嫒见楚凡儿表态,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同时也更加痛恨楚凡儿了,她认为楚凡儿拽什么拽,还不是靠着那点姿色勾搭上了陈凡,背靠陈凡这棵大树才敢到楚家耀武扬威,楚小嫒暗暗发誓,只要让她逮到机会,一定会狠狠的收拾楚凡儿。

就在这时楚惊尘从沉睡中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的第一感觉就是口很渴,吵着要喝水。

楚伟天连忙接了一杯温水走上前去,慢慢的喂楚惊尘喝完水,笑道:“爸爸,凡儿回来了。”

楚惊尘一听,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随即露出一抹惊喜的表情,用尽全身力气颤声道:“凡儿在哪呢?我的宝贝孙女,快让爷爷见见你。”

听见宝贝孙女几个字,除了楚伟天脸上笑容旧旧外,楚原义、楚石超、楚佳荷、楚小嫒几人的脸色都变得特难看,他们都觉得自己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如果楚凡儿是楚惊尘的宝贝孙女,那他们算什么?当年把楚凡儿赶出楚家又算什么?

楚凡儿心里的想法也挺复杂的,不过她既然决定了要勇敢的面对一切,那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怯场,深深吸了一口气,楚凡儿迈着大步走上前去。

看见楚凡儿的第一眼,楚惊尘的老脸上就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睁大双目细细打量楚凡儿一番,抬起手招了招,有些虚弱艰难的说:“凡儿,你到爷爷这里来,爷爷有话对你说。”

楚凡儿面色复杂的大步上前,最后在床边坐了下来,她看着楚惊尘,张了几次口仍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楚惊尘的手颤抖着拉起楚凡儿的小手,艰难吃力的说:“凡儿,爷爷这些年对不起你啊!你还能回来见爷爷一面,爷爷就算现在立刻死了也能瞑目了。”

“……”楚凡儿神色复杂仍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楚惊尘知道楚凡儿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用威严的目光逐一扫视过楚原义、楚伟天几人,沉声道:“陈先生和凡儿留下来,你们统统都出去,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能进来。”

楚伟天第一点头说是。

楚原义急了,不过他也不敢直面拒绝,上前几步很是委婉的说:“爸爸,你老的身体需要有个人在旁照顾着,不如我留下来。”

楚石超接着帮腔:“爷爷,我爸爸说的对,有他在房间里照顾着,我们都放心。”

楚惊尘虽然老了,现在更是疾病缠身,但他身上的气势一点都没有减弱,双眼一瞪,沉声喝道:“我现在没死,还是楚家的家主,你们都不把我说的话放在眼里了是吗?除了陈先生和凡儿外,你们统统出去,我不想再说一遍。”

楚惊尘这头‘老虎’发威了,楚伟天、楚原义等人都怕了,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读懂了彼此的意思,一个个心里就算很不甘也服从的离开了房间。

陈凡用灵识查探一番,确定没有人在门外偷听,他大步走上前,望着楚惊尘笑道:“楚爷爷,你好,我代爷爷向你问好。”

楚惊尘虽然从老友口中听过很多次陈凡的大名,但他在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陈凡,认真打量一番,楚惊尘废力的笑道:“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好,非常好,和我的宝贝孙女凡儿很般配。”

陈凡对于爷爷的这位好友还是很敬重的,立刻拍着胸部保证:“爷爷,你放心,凡儿和我在一起,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她的安全,谁要是想伤害她,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否则绝对没有这个可能。”

“好,说的好。”楚惊尘大声叫好,望着满脸通红的楚凡儿一本正经的说:“凡儿,有陈凡这样优秀的男人保护你,爷爷死了也就放心了,爷爷相信你和陈凡在一起会幸福的。”

楚凡儿能清楚的感受到楚惊尘对自己的关心,再说陈凡也是他请去保护她安全的,这点更是作不了假,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当初他要和那些人一起把自己赶出京城呢?

想到这些,楚凡儿心里一紧,盯着楚惊尘一字一句问道:“当年为什么要和那些人一起把我赶出京城?”

听见这个问题,楚惊尘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时而悲伤,时而愤恨……

陈凡心里隐隐的猜到了原由,但他还是想从楚惊尘的口里知道一切得到证实。

过了几分钟。

楚惊尘重重叹了一口气,颇有感慨的说:“凡儿,当年的事是爷爷对不起你,但爷爷不得不那样做,因为爷爷不想让你步上你爸妈的后尘,你爸妈当年死于一场车祸,虽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场车祸就是一个意外没有半点问题,但爷爷知道这就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我们楚家的阴谋,这些年爷爷一直在追查这件事,只可惜岂今为止都没有查出什么,爷爷对不起你啊!”

楚凡儿听明白了,情绪很激动的颤声问道:“爷爷,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害死了我爸妈,你担心那些人对我下手,所以为了保护我的安全才把我赶出了京城?”

“没错,爷爷是为了保护你才迫不得已那么做,给你造成严重的伤害,都是爷爷的错,希望你别怪爷爷。”

楚惊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瞬间老了十几岁一般,其实他把楚凡儿赶出京城一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二是不希望她受到欺负,楚惊尘知道楚凡儿的爸妈死后她继续留在楚家,只会遭到楚原义等人的欺负,这是楚惊尘最不愿意看到的。

“爷爷,我到现在才知道你当年把我赶出京城是为了保护我,这些年我一直误会你,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爷爷你。”楚凡儿激动不已的拉着楚惊尘的手哭泣道。

“傻孩子,是爷爷对不起你,这些年没有好好的照顾你,我对不起你死去的爸妈啊!我下去后也没脸见他们。”

“爷爷,你别再说了,都是我不好。”

“……”

陈凡看见楚惊尘、楚凡儿爷孙误会解除冰释前嫌,心里也替他们高兴,压在楚凡儿肩上的重担现在算是解除一件,只要查清楚当年那起车祸的真相报了仇,相信楚凡儿肯定能更加快乐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