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1章 妖阵书

小说: 我在异界造洞天 作者: 月夜独白 更新时间:2019-11-03 22:20:08 字数:2362 阅读进度:262/333

“什么妖阵书?”云公子手上动作一顿,茫然问道。

这不是他故作不知,而是真的不知道。

他只知道猛虎山上有一支古老传承,却不知道什么妖阵书,难道妖阵书是这支传承的传承道册?

可从名字上来判断,又不像,反倒像是一本阵法书。

他这手上动作一顿,令狐羽的就得到一丝机会,忙从缠斗中抽身出来,退后数百米。

刚一脱离危险,令狐羽就一手扶着膝盖,一手捂着胸口,粗喘起来。

不过,他并未放松戒备。

就见他只喘了两口粗气,便急忙抬头朝江小鱼看去,咬牙道:“妖阵书在我手里,只要你能帮我对付这个叛徒,我就把东西给你!”

见势不妙,云公子忙开口道:“别听他的,我跟他在一起数十年,从未听说过他身上有什么妖阵书,要是有,也只能是我有!”

江小鱼实力比他们高一个层次,压根就不怕他们耍花招,便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只能是你有?”

奖励提示指向云公子,江小鱼倒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四目相对,云公子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躲开,闪烁其词道:“我……我乃大族出身,来这卧龙山只为完成一件家族任务,你要的妖阵书十有八九是我从家族里带出来的,只是名字不同罢了!”

他话音刚落,还不待江小鱼开口,令狐羽就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可笑,张上云,你一个家族弃子,会有妖阵书?”

说着,他再次把目光移到江小鱼身上,万分肯定道:“这位兄台请相信我,我的确有妖阵书,此书乃是我祖传之物,和它相配的还有一尊祖传神像,我一并都可以送给你!”

云公子闻言先是吃惊,吃惊于令狐羽竟然知道他的真实名字,甚至连他的来历也隐约知道一些,接着便是不信。

要说令狐羽为了对付他,会把妖阵书拱手送给江小鱼,确实大有可能,但要他把祖传神像拱手送人,云公子是断然不信的。

他上山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这尊神像么?

刚才缠斗中,令狐羽几次险些丧命,他都不肯交出神像,现在又怎会好端端送给别人?

这其中定然有什么阴谋!

江小鱼刚开始见这二人实力都不高,只有法师境界,对他们的确有所轻视,现在突然了解到,这二人一个有传承在身,一个出身道门大族,心道:“保不准他们会有什么厉害手段,我还是小心为妙!”

故而,他脸上虽然还是云淡风轻模样,心里却是多了几分小心,冲令狐羽回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令狐羽似乎早有所料,毫不迟疑道:“这个好说,我可以发誓,也可以立下契约,任由兄台决断!”

江小鱼神色微讶,接着也不多想,随手就抛出去一张契约,说道:“你立下契约吧!”

誓言对修道者有很大约束力。

修道者若不遵守誓言,往后的修道之途必毁无疑,甚至会有天谴降下,遗祸后代!

但,凡事无绝对。

若修道者自废道基,变成凡人,此誓言就对他再无约束力!

契约比之誓言,就严格的多。

立下契约后,若违背契约,立时就会引来天罚,五雷轰顶,自此魂飞魄散,就连转生的机会也无。

令狐羽接过契约,想也不想就打入精血。

见令狐羽真要把传承送人,不管这其中有阴谋也好,亦或是阳谋也好,结果总归是传承要到江小鱼的手中。

那他呢?

他十岁上山,再此山中辛苦十几年,难道就要付诸流水么?

他不甘心!

“你……”

云公子脸上立时露出狰狞,一脸凶恶的看向令狐羽道:“你怎么能把传承送给外人?你怎么舍得?”

“呵呵”

令狐羽不屑一笑:“不送给外人,难道要送给你这头白眼狼不成?

你十岁上山,可以说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我自忖从未亏待过你,而你却狼子野心,图谋我猛虎山传承。

我就算把传承拱手送给旁人,也不会让它所托非人!”

令狐羽越说,情绪越激动,到最后说到‘所托非人’几乎是吼出来的,动情之处甚至还湿了眼眶。

这一番话,差点就让江小鱼信了令狐羽是真心实意要把传承送给他。

而云公子听后,却是冷笑连连:“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说着,他一转头看向江小鱼,提醒道:“这猛虎山的传承不是那么好拿的,小心把命搭在里面!”

江小鱼看似参与七其中,但他却一直保有一份清醒,暗中判断妖阵书到底在谁手中。

如今,他心里终于有了判断,这妖阵书十有八九就在令狐羽手中。

如此想来,云公子就没留着的必要了。

一念及此,他果断出手。

就见,他冷不防的抽出背上撼山鞭,朝云公子丢了过去,撼山鞭刚一脱手,其上就有绿光浮现,光气氤氲,裹挟着凌厉威势,直砸云公子面门。

云公子先前只是远远见过撼山鞭发威,就觉得这鞭厉害非凡,而今亲自面对,又是另外一番感受,只这鞭上的威势,就能震慑住他的心神,让他自缚手脚,坐以待毙。

万万没想到,只这轻轻一抛,就让他难以承受。

云公子心中骇然,惊恐大叫道:“你……你是炼师?”

紧接着,他的叫声就湮灭在了一声轰隆巨响之中。

令狐羽舔舔嘴唇,很是畏惧的看江小鱼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没想到这位兄台如此了得,举手之间,就灭杀了此僚!”

江小鱼却是皱眉摇头:“那倒未必!”

说着,他伸手一指云公子刚才所站之处,道:“你看!”

令狐羽疑惑看去,待看清那处情形后,立时惊讶的长大嘴巴:“这……这怎么可能?”

就见,刚才云公子所站之处,撼山鞭斜斜插在地上,地上并没云公子的尸体,只有一个半尺来长的木偶,头颅已经炸开,成了木屑。

江小鱼见此情形,并没表现出过多意外,心道:“果真是有些跟脚的,并不能够轻易杀死!”

不过,对于云公子的死活,他并不甚在意,此行前来只为奖励,随即他就盯着令狐羽道:“该带我去拿妖阵书了吧?”

“好……好!”

令狐羽反应过来,伸手向内一引,说道:“兄台,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