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7章 旱魃去向

小说: 我在异界造洞天 作者: 月夜独白 更新时间:2019-10-23 16:12:29 字数:2438 阅读进度:238/333

“生意?”

江小鱼稍感诧异,一时之间,想不到他们之间能有什么生意来往?

并不是江小鱼小看他们兄妹二人,凭借他现今的修为,地位,财力,真想不到落魄的周家兄妹,能有什么筹码跟他做生意?

不过,他是一个念旧的人,准备先听听这二人有什么所求?

若能帮忙的,他不介意帮上一把!

诧异过后,他便微微一点头:“说来听听!”

见江小鱼点头,周家兄妹心中紧绷的那根弦,都是猛的一松。

周天龙忙凑近一些,一脸讨好道:“嘿嘿,我……我们想用消息,跟海兄弟换两本合用的术法!”

消息?

江小鱼闻言,眼里立时就浮现一丝古怪之色,而后朝他俩看去,心中盘算起来。

“嗯,他俩虽然落魄,但仍披着周氏族人的这张皮,的确能打探到许多不为他所知的消息,不过……这好像还不够换两门术法,况且身为周氏族人,就算再怎么落魄,也不该连门术法都弄不来吧?”

想及此,江小鱼就好奇问道:“你们没有修行术法?”

周家兄妹闻言,脸上神情具是有些局促。

特别是周天凤,忙把头低的老低,双手拽着衣角,扭捏不已!

周天龙倒是爽利,他脸上尴尬一闪而逝,随后就大喇喇的直言道:“海兄弟,我也不瞒你。

我们兄妹二人在周家没什么地位,能够得到修行功法,跨口玄关,修炼至法师境界,那已经是撞了大运。

但若想再得到术法,就是千难万难了,我……”

说到这里,他又是讪讪一笑,略显不好意思的搓手道:“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海兄弟您放心,只要您能给我二人一门合用的术法,我保证尽心尽力给您办差!”

说着,他似乎觉得此话分量不够,又忙道:“让我俩发誓也行!”

见周天龙如此作态,江小鱼才意识到术法有多难得,应该郑重对待,而非随意处置。

再一想到,江昊给他的那几本术法,江小鱼心底就升起一阵感动,连带着对‘往后要用财物交换术法’的规矩,也体谅了许多。

若在先前,他肯定会毫不吝啬的给周家兄妹一门术法,但现在,认识到术法的珍贵后,他却不能这么做了。

因为,这些术法是江昊给他的,若他要跟别人交易,最起码也得征求到江昊同意!

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江小鱼吭声,周天龙心里顿时七上八下起来,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出声问道:“海兄弟,你觉得怎……怎么样?”

江小鱼略一沉吟,道:“给你俩门术法,也不是不行……”

一听这话,周天龙就知事情有转换余地,忙不迭应承道:“海兄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答应你!”

江小鱼也不跟他客气,直接道:“你二人除了要替我打探消息,还要帮我搜罗术法!”

闻言,周天龙神情先是一怔,接着便拍着胸膛保证道:“没问题,只要兄弟您的钱能跟上,想弄多少都行!”

江小鱼要周天龙帮忙搜罗术法,本是无心之举,却没料到他会答应的如此爽快,就讶异问道:“周兄,你有弄到术法的门路?”

“当然!”

提起此事,周天龙立即来了精神,又是唏嘘,又是兴奋道:“海兄弟,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兄妹俩为了能弄一本术法,可是打听了不少门路,奈何囊肿羞涩,至今都是两手空空,这才求到了老兄您的头上!”

听他这么说,江小鱼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心说:“古人常说,修道要靠财侣法地,把财放到第一位,果真没错,幸好我有先见之明,一直都不忘把挣钱放到首位!”

“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周天龙说完,稍作停顿,又试探性问道,眼里满是希冀。

江小鱼点头应道:“我看此事可行,但我手中的术法都是来自江家,要跟你们交易,还需征求到江家的同意,所以你们还得等上两日,待我命人去江阳城中问问,再做决定!”

“该是如此,该是如此!”

周天龙见此事基本敲定,心头立时去了一块大石,喜笑颜开的冲着江小鱼连连作揖致谢。

等周天龙重新坐回座位,江小鱼又是莞尔一笑:“既然周兄你自认消息灵通,那小弟我就不客气了!”

闻言,周天龙忙大包大揽道:“海兄弟,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保你满意!”

江小鱼稍微想了想,问道:“旱魃,最后被哪家得去了?”

闻言,周天龙丝毫不感意外,得意笑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早预备着呢!”

说着,他灌了一杯酒,接着砸吧砸吧嘴,而后幸灾乐祸道:“谁也没得到,让它逃了!!”

“逃了?”

对于这个结果,江小鱼稍感意外,接着问道:“自从那日分别后,我就离了南礼城,后续如何,还得麻烦周兄详说一二!”

周天龙正愁没机会表现,立即就口若悬河的讲了起来。

从周天龙口中得知,他那日离去后,周海波兄妹和张非他们两拨人,谁也没能抓住旱魃。

第二日,众人又去听白问天说书,再掌握旱魃的藏身所在后,继续加派人手前去围堵,又是一阵你争我抢,到最后还是让旱魃给跑了。

一连几次,又过数日,无一例外,旱魃总能逃脱,直到张家公子张上羽携重宝而来,以压倒性的实力,战退各方势力,局面才有所好转。

本以为,旱魃就要落到他手之时,变故又起,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神秘人,一巴掌便拍飞了张家公子,而后裹挟着旱魃,飘忽间远去。

从那往后,就再没人敢去寻那旱魃了。

从白问天指路开始,江小鱼就觉得里面的水很深。

如今,从周天龙嘴里得到证实,让他更加确定,这背后一定幕后黑手在推动这一切,只是目的为何,却不是他能揣测的了!

说完旱魃,周天龙为了显示自己能耐,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不少道门世家中的逸闻趣事,让江小鱼增长了不少见闻。

就这样,在周天龙的滔滔不绝中,两日光景转瞬即逝。

两日后,江老五从江阳城回来,带回了江昊的答复。

江昊有言,除了水镜术不可外传,其他几门术法,任凭他处置。

得到如此答复,三人都是深深松了一口气。

周天龙更是忙显露出自身道纹,指着身上蜂窝状白色纹路,兴奋道:“我跟我妹妹觉醒的都是金系血脉,不学水系术法!”

说着,他就与周天凤一起,满含期待的看向了江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