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散兵

小说: 盛世风华,驭鬼太子妃 作者: 牛大人 更新时间:2018-04-18 02:50:45 字数:2212 阅读进度:1109/1585

波兰主力云集中心阵地,自然不会就此崩溃,雅克元帅忍痛将部队一排一排的投入前线,加入与明军对射的队列。他的骄傲让他坚信,骄傲的波兰军团,从无败绩的王国骑士们,不会在排铳对射中败给一

群东方来的野蛮人。

野蛮人,元帅瞧着那些白衣裹身的东方士兵,便恨的咬牙切齿。这些异军突起的野蛮人,竟似模似样的组织起排铳火力,两轮齐射后竟然没有崩溃,这样元帅十分愤怒,心中却又有些忌惮。李争鸣所料不差,波军的弹药储备确实到了一个很危险的水平线,经受不起一

场大战的消耗。波军火药铳子储备还算充足,难以补给的炮弹却已然告磬,每炮储备炮弹不足十发。

长期对峙中波军也没闲着,为了缓解军需补给的压力,波军在乌拉尔山西侧就此取材,兴建了一些打造军械的作坊。元帅下令四出搜刮铁器,铜器,熔炼后打造出大量铳子火器提供前线,以波兰王国数百年的积累,军事工艺维持在一个极高的水平。在前线就地打造铳子,提炼火药不在话下,因此李争鸣对波军的弹药储量出现了误判,然而有一点他却判断的十分精准,波军的大炮确实出现

了严重的弹药短缺。一枚六磅炮弹就重达五斤多,任波军施展浑身解数,也变不出足够的铁料来打造炮弹。然而波军雄踞欧洲多年,常年征战中积累的丰富的战争经验,波兰工匠以石料打造了大量石弹,滥竽充数,石弹无法

用前装滑膛炮发射,只能以笨重的臼炮发射。

故此波军在后方高坡上隐秘位置,布置了八门十八磅臼炮,居高临下的发射石弹。所谓臼炮便是曲射火炮,在波军阵中隐藏的极深,这八门大炮便是波军敢于放下诱饵,引诱明军进攻的本钱。

两军统帅一番算计,勾心斗角,李争鸣实在占不到什么上风。这便是在情理之中,大明中兴不过十年,雅克元帅率领波兰军团东征西讨的时候,李争鸣还是个三岁童子。大明新军成军不过五年,大波兰帝国却已经雄踞东欧两百年,精锐的波兰军团到底有多强悍,连

大名鼎鼎的条顿骑士团也是被波兰人歼灭的。

论战绩,论战争经验明军都是完败,明军唯独在士气上稳压波兰人。

骄傲的波兰军团如今士气低迷,这还是都是拜古斯塔夫大帝所赐,瑞典人突然发难攻下了波兰首都华沙,大批波兰贵族不得不流亡俄国,乌拉尔山前线士兵士气能不低落么。

故此明军和波军打了个旗鼓相当,在对射中承受着惨重的伤亡。

明军主攻,在空旷,无遮无掩的山坡上列成铳阵,波军主守,居高临下又有胸墙掩体保护,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后,大批波兰士兵埋着骄傲的步子顶上前线,明军的伤亡陡然增加,成片的倒下。枪林弹雨中,张水子趴伏在地,撅着屁股忍受着刺骨的寒意,默默的在雪地上攀爬。前后左右,尽是以散兵姿态出战的神射,这种仰攻最是耗费体力,奇兵队爬的不快,前线友军却在成片的倒下。数百奇

兵队神射便如同一只只蠕动的米虫,一步一步的向上挪动。

铛!一声脆响,身侧两步外一个老兵额头中弹,脖子一歪一声不吭的送命。张水子稍一停滞便猛然翻身,便如同一只四脚朝天的乌龟,将麻木包裹的线膛铳架在脚背上,寻找目标,稍一瞄准朝着烟雾火光弥漫

处,便搂了火。

砰砰砰!陆续运动到位的神射们,以各种古怪的,却便于稳定射击的姿势纷纷开火,一阵凌乱的铳声过后,气势汹汹的波军铳阵竟然大乱,一个个高大的黑色身影被射翻,栽倒,连指挥作战的军官也被射翻了一些

。张水子的射术不算糟,也不算好,他麾下那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神射,却弹弹咬肉。一轮射击过后,张水子保持着四角朝天的姿势,费力的取出定装火药,小铁锤,精心打磨过的铳子,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那姿势显得很滑稽,那精致的小铁锤显得很玩笑,却没人敢小瞧这些滑稽的精锐

散兵。不要小瞧了古人的智慧,这些打造精良的线膛枪,以手工打磨控制弹药精度,那杀伤力是极为惊人的。

张水子的线膛枪使用手工打磨的弹丸,二百步可破甲,一百步内那便是指哪打哪,绝不含糊。

砰砰砰!又是一轮凌乱的铳声过后,张水子一咬牙一翻身,抱着铳蹭的蹿了出去,试图接近到百步之内。身后一片老卒跃起,竟在半山腰上排成了超越时代的散兵线,那一个个白色身影冒着腰,辗转腾挪,便如同

冰原上敏捷的幽灵,无声无息的收割着人命。

陷入颓势的明军得以喘息,大批士卒涌了上去,再次组织起排铳火力。

波军阵中,初时波军并未察觉到异常,直到一发铳子呼啸着,擦着元帅的脑门掠了过去,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的雅克元帅年老体衰,一个趔趄险些栽倒,怒目圆睁。

铛!那颗诡异的子弹射翻了一个军官,惊叫声中,那军官满脸错愕的倒了下去,抽搐了一阵便翻了白眼,断了气,铁盔上赫然多了个大洞,冒着血花,一群军官惊慌下慌忙将元帅架走。三百二十余名神射冒着

巨大的风险,纷纷前进到百步之内,一阵乱铳挽救了摇摇欲坠的战局。

砰!

张水子眯着眼,擦一把眼睛再一抠火,百步外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波兰军官应声倒毙。

砰砰砰!数百杆线膛枪组成的散兵线,神射们专挑有价值的目标打,军服笔挺手持战刀的波军军官便成了首选目标,数轮射击过后波军大乱,大批军官阵亡,前线明军趁势大步前进试图抵近射击,以勇气和排铳击

溃波军正面防线。

嘶吼声中,混乱的波军阵地中,大批斧手枪兵冲了出来。前线,张进战刀猛的向下一挥,一阵铳声过后当面之敌,一个个手持双手巨剑,斧枪的高大波兰人全身冒血,栽倒,后面的却居高临下疯狂的冲出阵地,发起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