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6章 你将我当成了谁

小说: 神医农夫 作者: 方长 更新时间:2019-11-13 16:14:44 字数:2201 阅读进度:1933/1992

弱柳大概也意识到自己情绪激动,缓了缓情绪之后,才继续道:“我想,他能够登临魔帝,便是因其有大义在心,每每立于危墙下,险难之际,冲锋陷阵的总是他。

到后来我才明白,因为世事多艰,人心似海,所以追求长生者,除开无尽寿元以外,更想要的,还是得立于尘世,高高之上。

可要站在高处的人太多太多,所以他们就需要证明其实力,那种少数人才能够享受到的滋味,所以他们需要对手,而蓬莱宗主那样的太过于无欲无求,于是他们便只能找个虽然洒脱于羁绊外,但实力也是最为强劲的对手。”

“……”这番话最开始周游还听得懂,可到后来,就越发糊涂起来。

然而说出这些的弱柳,却只是定定的瞧着周游,那神情,又像是透过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或许是沉溺于往事回忆之中,她的语气也有了变化。

就在周游踅摸着的时候,便听道弱柳继续道:“你曾经问过我,在运筹帷幄间,决胜千里之外的同时,要心怀苍生,要兼济天下累不累,当年我没有没回答你,可是现在我想说……”周游静静的听着弱柳口中用无数溢美之词去赞叹魔帝,听着她口中成千上万年之前与现在的人事物变化。

看着弱柳因为想起往事,而流露出来的笑意与蹙眉,周游都一直安静的听着,直到最后:“你口中形容的不是魔帝,应该是故魂吧?”

另外一边:故魂同样也没有理会一而再再而三提起周游的秦琳,反而对冰域客使笑了下,随即走上前,就着他的手,在玉珏的纸鹤翅膀断裂处轻轻滑过。

“唰!”

明明没有丝毫灵气动用,可被冰域客使盘过无数年的断面,此时却发出了轻微破空声,随即就有一只完整的纸鹤破开玉珏,绕着故魂转悠一圈之后,像是游子回归故地,十分亲昵的蹭了下她伸出的指尖,而后没入其掌中,消失不见。

而冰域客使却眼睁睁的看着原本玉珏断裂处,在纸鹤湛蓝光芒闪过之后,又瞬息如同时光倒转般,眨眼就恢复了不曾断裂那完整模样。

“这……”如果不是玉珏一直被抓在手里,冰域客使简直要以为是不是被掉包了。

那湛蓝光芒没入指尖后,故魂原本苍白若纸的脸色稍稍好了几分,其神魂力量也凝实了三分。

假如说她刚刚像是随时会断气的风中残烛,那么现在就是于外面加了个防风保护罩子。

“这其中有我一道神识,真假自然十分明了。”

虽然玉珏之中力量的回收对于现在的故魂而言,举个不大恰当的,却很形象的比喻,就像是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三的手机,忽然连接到了充电宝,将岌岌可危的电量拉到了百分之五。

多虽然不算多,但好歹离没电自动关机又远了两分。

尤其是在手机没电,最多关键,而故魂神魂一旦陨落,就连轮回也没有的时候,这百分之二也可以说是十分珍贵了。

“请坐,喝些灵茶吧,我可不希望那位邪帝误会我亏待了你。”

说到这儿,冰域客使又对着故魂狡黠的眨眨眼:“据说那位周游周神医可十分护短啊!”

玩笑归玩笑,但见识到了故魂的手段之后,冰域客使主动伸手,朝远处的红泥小火炉一抓,将灵茶壶抓在手里,又自虚空一捞,捞出个杯子,倒了杯茶水递给故魂。

而另外一边,被冰域客使借着名义打趣的周游,此时却一点都乐不出来。

“咳!”

虽然作为倾听一方,完全不认识魔帝的周游,却还是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他干咳了一声,打破此时因为弱柳话语而起的沉凝气氛。

排除掉弱柳可能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叙述之中,对于那位魔帝有着美化的成分在,但周游实在很难从对方那些显得极其混乱的言辞之间,将其联想成是个心怀天下的家伙。

弱柳看了周游一眼,就像是自家爱豆被污蔑的粉丝般,眼神都快要能够杀人了。

“那个,你说的,是那个一统域外天魔,有着魔妃,有个妹妹叫月邪的魔帝吗?”

因为察觉到弱柳气息变化,对抗着突然增加威压的周游,心中一动,而后在言辞上继续刺激着她。

即便此时因为提起魔妃之类的,让弱柳愤怒而加强了威压,使得周游重负得越发有些难过起来,可纵然在这样再次被加强的威压下面,他面上神情依然明快如风过林。

这种只是站着,就给人几分飒然之意的感觉,熟悉到令弱柳下意识放缓了威压力道。

“嘭!”

而周游故意提起魔妃,等的就是弱柳情绪变化这一刻。

他手中乾坤扇一旋一转,带出的杀戮之气已经破开威压,离开了弱柳的控制。

直到周游脱离开掌控之后,弱柳思绪才从迷梦一般的往事回忆之中苏醒过来。

即便是弱柳自己,此时此刻也有刹那的失神:刚才看的人,是谁?

明明容貌、声音全都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可弱柳却下意识按住了心口。

“秘境即便找到出口,你还是离不开的。”

自洪荒至今,原本只为魔帝而跳动过那新湖,现在面对着周游,却仿佛又起了波澜。

弱柳很快就收拾好情绪,她地垂下眼眸,语气淡淡道:“想要离开,就跟我来。”

和当年一模一样,弱柳最喜欢的,还是看着他的笑,在其拧眉之时,本能的想要为之抹平。

一隅院外,和周游记忆之中的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两人一路走来,他却莫名就有了一种物是人非之感。

曾经走过了千百次的青石小路,凉亭石桌,景色依旧没有改变过。

而当年那个他与之说茶论道的故魂,换做了此时的弱柳,当初平和宁静的心,也换做了现在的戒备和警惕。

“你不用如此防备于我。”

察觉到了周游的警惕,弱柳抿了下嘴唇。

或许是回到熟悉景色,使得她没有再漂浮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