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1章 秦大师兄与故魂

小说: 神医农夫 作者: 方长 更新时间:2019-11-09 01:05:08 字数:2204 阅读进度:1928/1953

原本有意刁难的谢云,听后不知想到了什么,那秀美面容上浮现出惊怒之色,随即确实是咬牙后退半步,让出了院门来。

旁边刚给故魂把过脉,知晓她此时神魂当真脆弱如风中残烛的安祖,原本想要上前阻止谢云刁难,可他刚走一步,那边谢云就已经推开。

“你不应该刁难她!”

看着故魂背影走的沉静而悠缓,直至她转过回廊院落之后,安祖才将目光投向谢云,半是提醒半是警告的道:“秦老大可从未要过她的性命!”

谢云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只有她听到了故魂在擦肩那一刻,以极低到近乎气音的声音,说的那句:“阔别经年,也不知故人,可一切安好?

而另外一边顶着长公主皮囊的秦师兄,此时也将目光放在了周游身上:“你想要知道她的事情,算来我和她也一别经年,安好与否,大概了解的还不如你多。”

亭台楼榭,两人沿着青石小路慢慢的走着。

对于秦师兄这明显就是试探的话,周游并没有接茬说些什么,他只是静静地陪着“长公主”。

“不知道为什么,”秦师兄或许是察觉到了周游的沉默,倒也也再试探,反而有些感慨一般的说道:“我感觉,我们似乎已经认识许久。”

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已经沿着青石小路,走到尽头,看着眼前的藏书楼,顶着长公主皮囊的秦师兄才开口继续道:“我曾经也与人一同走过这条通往藏书楼的路。”

这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反应了下后,周游才意识到秦师兄的重点不在藏书楼的路,而是“曾经也与人”的这个人!他原本想要提问对方是和谁,但等周游抬眸,对上秦师兄盯着自己的眼神之后,又本能回想了下。

在邪帝记忆之中也好,在泣鬼神医记忆里面也罢,都不曾有过和这位秦师兄相类似的人,确定这一点,周游这才开口接话道:“我似乎没有在阿故身边见过秦师兄。”

拿故魂当借口的秦师兄,在和周游同行之中,却没有再提什么,反而转身往藏书楼前的小亭走去:“曾经,我也和人这般,并肩而行,然后在藏书楼里面,打发掉一个又一个午后。”

周游听他再一次说起这个,虽然有点儿发愣,但还是下意识问了句:“秦师兄的故人吗?”

“你可知道为什么会在她身边没见过我?”

秦师兄转身,看着始终跟在两步的周游,他目光带着打量,又像是透过周游,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反应了下,周游才意识到,秦师兄口中的这个“她”,指的应该是故魂。

“洪荒生灵只要有灵智,皆可以成神,而我与她,算是同与天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游感觉从这位顶着长公主皮囊的秦师兄话语中,听出几分压抑着的酸涩。

原本对于秦师兄过往并不太在意的周游,此时却忽然就开口问了一句:“这样的师兄妹感情,不应该是很好才对吗?”

周游是真心觉得,只要不带着偏见或者有色眼镜的话,那么与故魂相处会是一件极为舒服的事情。

对方自洪荒至如今,其眼界之开阔,即便是曾经心生怨怼如枯木夫人之流,恐怕也会不自觉被折服。

说白了,周游就是觉得故魂情商智商都高,除开天性无情,其实这一点,侧面看,世上也极少有她这般舒朗开阔的强悍存在了。

“你大概也知道弱柳吧,我与她……在某些方面,很有共鸣。”

听到“弱柳”两个字,周游差一点就没能忍住抬头去看她。

只是下意识不想要暴露身边有弱柳跟着的周游,只能在心里问:“你认识他?”

这个问题,弱柳似乎也在想。

“我原本以为,你会追问关于她的事情。”

没得到弱柳回答,周游也不好擅做猜测,主要也是猜测不到,所以笑着勉强找补了一句:“秦师兄如果愿意说的话,自然是洗耳恭听的。”

对此周游也没有否认:“是的,我其实也一直都挺想要问。”

周游说着垂下眼眸,语气带着三分故魂招牌式的笑容,声音如风过林,水过石的道:“只是我猜,秦师兄应该不太愿意跟我提起,否则也不用拐外抹角到现在了。”

而顶着长公主皮囊的秦师兄,听了周游这略带几分敌怼的话后,却没有生气。

秦师兄甚至还笑了下,回答很是平和的道:“她是我师妹。”

这个“她”指的是故魂,周游知道,而故魂有个秦师兄这件事,他也已经了解。

所以现在秦师兄再说,因为心中有数,所以周游也便只是点了点头。

“自洪荒时起,我们便是一脉传承的师兄妹,她的师傅,也就是我血脉上,要称之为父亲的人。

我与她的关系,原也不错,只是这仅限于她将我父亲神魂俱灭之前。”

秦师兄的嗓音陡然间变得冰冷,周游听后,只觉得仿佛是在数九寒冬的天气,掉进雪水之中。

而此时秦师兄依旧继续语气平静的说着:“当然,我这神魂不稳,必须借助女子身体才能稳固的毛病,也算是拜她所赐。”

在说这话时,秦师兄虽然顶着长公主的壳子,但周身却带着挥挥手就能翻天覆地的强悍杀戮威压。

有着杀戮法则传承在身,所以听了这话之后,周游只觉如果焚天剑在手,绝对是控制不住那种想要一战的杀伐。

所谓棋逢对手,大抵如此。

而另外一边被提起的故魂,此时却熟门熟路的走在小院之中。

只是她脚步不疾不徐,以至于谢云在门口耽误了些时候,匆匆追上时,甚至有些诧异的发现,她竟然直接在第一重院落的凉亭坐了下来。

也就是说,故魂只是走过了院门的回廊之后,就进入了凉亭。

“既然师兄还未回来,那我们就在这儿聊聊吧。”

此时故魂已经熟门熟路的泡好了灵茶,听到动静,寻声望向谢云的眼波,堪称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