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 蓬莱木枝塑身体

小说: 神医农夫 作者: 方长 更新时间:2019-06-13 01:54:16 字数:2436 阅读进度:1280/1992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63章蓬莱木枝塑身体

“是,是业火红莲?”

周游到现在还能够记得之前手心红线蛊毒所在处的那种焦灼感觉,他不敢去动故魂,即便心里有所猜测,也只是伸出手。

在看到到自己掌心的那一缕红线处,多了颗蓬莱木枝丫的嫩苗灼烧痕迹,只是那痕迹有些奇怪,像把蓬莱木一分为二,烙印进了掌心般。

可虽然只有一半,但是那种生生不息的力量,却是周游自从拿到蓬莱木一来,感受到最为强烈的一次,甚至原本窜至掌心的蛊毒,都被逼退回了无名指根处。

脑中灵光一现的周游,从宗主刚才那句“恭喜”里面,终于像是反应过来,而他也能够感知到自己身体里面,再没有了那种电流和火焰灼烧的痛楚感觉不说,反而有着强悍生生不息之力,以及与宗主之间的那份清晰感应。

“这是什么情况?”周游眼前依稀还有着被业火肆意汹涌过的,模糊人与物,他原本最先想到的是从血牢地狱里面拿到的业火红莲。

可是随着察觉到宗主感觉,再发现体内生生不息之力以及那种玄而又玄,却说不出来的特殊感应后,周游混沌的思维也逐渐变得清晰。

周游从迷茫四顾,到心生猜想,再到完全肯定这些情绪上的转变,他视线一直都落在床榻前的故魂身上。

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后,周游方才敢抬脚,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般。

小心翼翼靠近床榻,他又抢在宗主开口之前,抱着些许小小奢望的问:

“阿故?我们的魂契是真正落实了?”

其实比起发生了什么,他心底最想要去确定的,其实也只有这一点。

因为眼前的宗主,是那个让周游熟悉而又陌生无比的魂。

比起与故魂真正意义上的魂契,其余很多事情都不重要了。

看着小心翼翼的周游,宗主笑了下,神情一如最初在古砚台遇到的那抹青衣身影般安然自若。

“我原本觉得,比起魂契,你更想要知道业火红莲的事情。”

眼前人依旧是周游熟悉的那如雪白发,却没有了病骨离支的虚弱,那原本属于赵梓安的国色天香模样也变成更为顺眼的眉眼容貌。

这样的容貌不是最美的,甚至说不出哪里精致漂亮,可阅过美人无数的周游,就是忍不住心生欢喜起来。

在很早之前,或者应该说,自从宗主半魂借居于赵梓安的身体里面后,他就已经模糊了容貌这一点。

有些人,哪怕成为魂,也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让人抛开外貌,看到另外一种精神。

尤其是在业火之中,周游眼睁睁看着,也亲自体会到那种“一朝红颜成白骨,花钿委地无人收”的绝望与凄凉以后,所以现在他越是看着眼前青衣如竹的宗主,越是觉得哪里哪里都顺眼。

“那些都可以等等,你这是真实模样吗?我记得你。”

周游怔怔的看着宗主,忽然就想起加入战队前,有一次无意间扫到红楼梦时,里面正好有一句“这个妹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此时此刻,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这种心情。

说起来,这其实是周游第一次看清楚宗主的模样,不管是之前在古砚台里面也好,还是最初遇到焚天剑中蕴养的故魂。

因为宗主神魂力量都处于种消散状态,所以周游只能隐约见到一个轮廓,而在古砚台除了一袭青衣之外,不知道是当时的他处于被心魔控制状态,还是有着其他因素,直到现在,他才彻底看清楚。

“呃……”

这个问题放在现代都市,由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起来,或许是想要吸引人,可放在宗主身上,见她笑而不语,周游便心里有点儿打鼓。

开始犯怂的他,主动移开目光,也转开了话题,道:“那个,其实我就是想问……”

因为彻底签订的魂契,以至于周游这才注意到宗主面容上产生的变化。

也由于这份变化,使得他一时之间都有些忘了应该要说些什么。

“在业火里赵梓安的身体无法坚持,这是由蓬莱木枝凝练而成的,除了需要补充灵气作为蕴养之外,倒是比之前好了不少。”

宗主似乎是知道周游的尴尬,放下灵气漫溢的茶盏,将事情大致说完之后,又笑着对他近乎调侃般,解释了一句:“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借你抢回的那半分神魂力量,维系着半枝蓬莱木来蕴养神魂,今后还要请周门主照顾。”

“这是应当的。”

周游下意识接了一句后,脑子已经彻底卡机。

佛家说弹指一瞬。

现在是怎么回事?

黑袍瞎子手里那半分神魂的事情,周游知道,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抢回来,就歇菜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也只在宗主那句“天地玄宗”里面,想起业火里一小段印象最深刻的。

他听过一花一世界,可没道理他就在特殊处门口到回方天画戟这仿佛走了个神的片刻时间,世界就整个颠覆了吧?

这一瞬间周游脑海里面纷杂繁乱的闪过许多念头,可是最终他却没有再问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种预感,很多事情,难得糊涂的好。

经历过血牢等种种事情之后,周游已经失去了当初那种一往无前,什么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勇气了。

只要宗主没事,今后能够与她一起,那么很多事情,如果故魂现在还不愿意说的话,周游愿意给予尊重。

“呃,需要什么,阿故你记得一定要跟我说哈。”这么想着,周游看着故魂的目光里面,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抹笑意来。

此时方天画戟还是那个方天画戟,宗主所住的一隅小院还是一隅小院,甚至床榻还是那个床榻,但床榻上坐的人,却已经不再是赵梓安的活死人模样。

看着青衣如竹般消瘦,依旧虚弱,可无半分死气的故魂,周游真是越看越觉得哪哪都顺眼无比。

周游下意识想要给她把把脉,检查一下她的身体,可念头刚起,又不知道应该怎么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