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外域不敢进犯的原因

小说: 逆流剑皇 作者: 缓缓归期 更新时间:2019-10-10 00:13:32 字数:4329 阅读进度:277/277

第276章外域不敢进犯的原因

青蛟长老和骤雨居士眉头紧皱,看着老人一句话都不说。

老人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老人说话他们还不知道这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老人,由此可见老人绝对不简单。

“不可以吗?”老人淡淡地说道,往前走了一步。

青蛟长老和骤雨居士内心很是纠结,现在距离覆灭剑门只差这最后一脚了,让他们就这么放弃到已经吃到嘴边的肥肉,他们也做不到。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向试探一下老人的实力如果再做决断。

“你是谁?这是我们和剑门之间的恩怨,如果你不是剑门的人请不要插手。”青蛟长老对老人抱拳说道。

老人淡淡地一笑:“我是谁不重要,我也不是剑门中人,不过我要是一定要为剑门出头呢?”

青蛟长老目光一寒,双眼在老人身上不断扫视着,最后他冷冷地一笑:“老头你确定一定要为剑门出头吗?”

青蛟长老丝毫不惧老人,虽然老人可能很厉害,可是再厉害最多也不过是神王境,况且根据望月宗的情报显示,剑门自从上代掌门陨落后剑门再没有出过任何一个神王境的高手,老人显然不可能是神王境的修士,而且就算老人是神王境的告诉,青蛟长老觉得凭借自己这些人完全可以拿下眼前的老人。

“确定。”老人还是风清云淡。

剑门如今破灭在即,青蛟长老和骤雨居士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老头就怎么被他一句话就喝退。

更何况望月宗和听雨轩此时已经是过河的卒子,只能进不能退,退了就是他们破坏了青云榜争夺赛的铁律,是要受到青域所有势力敌对的,到时候望月宗和听雨轩在青域绝对寸步难行,走向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青蛟长老和骤雨居士对视了一眼,冷声喝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青蛟长老和骤雨居士身形闪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老人发起进攻。

老人见状,叹息了一口气,旁若无人地完全迈开脚步。

在老人迈开脚步的时候,现场所有人的佩剑发出一声声剑鸣声,剑门弟子和望月宗、听雨轩弟子忽然都感到了手中宝剑在不断颤抖,在极力挣脱他们的掌控。

咻,咻,咻……无数宝剑最终还是挣脱了他们的束缚在空中不断飞舞着。

老人从漫天剑雨中缓缓而行,一声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没有震耳欲聋的碰撞,不知不觉间所有望月宗和听雨轩的弟子却都已经纷纷倒地不起没有了呼吸。

当老人消失在众人视线的时候,残存下来的剑门弟子惊愕地发现所有望月宗和听雨轩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个幸免的。

铛,铛,铛……无数宝剑落地,可是死里逃生的剑门弟子都没有回过神来,一个个看着漫山遍野的尸体怔怔出神。

“落后就要挨打。今天我能救你们一命,可是明天呢?谁能救你们一命?希望你们永远记住今天这个教训吧。”天际边传来老人的声音。

剑门弟子此时才有人反应过来,他们对着老人消失的方向大声喊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越来越多的剑门弟子纷纷回过神来也对着老人消失的方向大声感谢。

剑门弟子看着纵横交错的尸体一个个再次倒吸了口凉气,对老人更加好奇了。

“这位前辈是谁?这么强,以前没见过啊。”

“我也没见过,感觉他比掌门都强。”

“我好像见过,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藏书楼前面的那位老人吗?”

“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还真是他,以前还以为是他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头,没想到这么强啊,我的乖乖。”

……

在羲和峰山脚下,血煞殿一行人正不急不缓地向羲和峰走去。

老人闲庭信步地从羲和峰上下来,对着风行猎等人说道:“都回去吧,回去告诉你们身后的人剑门不是你们所能觊觎的。”

风行猎看着老人眼瞳一缩,羲和峰上的情形他还不知道,可是他知道望月宗和听雨轩都一窝蜂杀了上去,按理来说,望月宗和听雨轩是连一个苍蝇都不可能放过的,可是现在却从上面走下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这就很不正常了。

老人虽然看起来很平常,不,是看起来就像一个凡人,一个不懂得修行的凡人,可是风行猎却知道老人绝对不简单,因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两个原因:其一就是老人真的只是一个不懂修行的凡人,可是这可能吗?如果真的是凡人望月宗和听雨轩的人会放他下山吗?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可能了,那就是老人的实力超绝,比自己还高,而且高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很多很多,所以自己才会看不透老人的实力。

想到这里风行猎背脊一阵发凉,这样的老怪物就算是在赤域也不会很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他没想到在这蛮荒之地居然还有这样的存在。

风行猎冷汗连连,阮小二和双豪杰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能当上一堂之主,眼力自然非同寻常,而且老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他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这一切都让他们深深感受到了老人的不寻常。

老人也不等风行猎等人回答,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随着老人迈动脚步,风行猎内心更是震撼,他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威压向他施压过来。

风行猎往旁边一站,拱手对老人施礼不卑不亢地说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晚辈这就回血煞殿。”

风行猎能做到死堂的堂主不仅仅他的修为高深,也因为他有一颗灵活的头脑。虽然只是短短两句话,可是包涵的信息却很耐人寻味,首先他施礼是因为老人的修为比他高,晚辈见前辈施礼很正常,前一句话说明他知道老人不是杀不了他们这些人,而是不屑于杀他们,他很感激老人的不杀之恩,后一句则是表明自己这一行人也是有背景的,如果老人杀了他们,他们血煞殿必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最后他只是说班师回去却没有承诺血煞殿之后不会对剑门出手,这为以后血煞殿对剑门动手时有说辞,毕竟他们并没有答应老人的话。

老人活了上千年对风行猎的这点小小技俩自然是一清二楚,他笑了笑,从容地穿过血煞殿众人。

在老人走后,风行猎和其它两个堂主看了看羲和峰,纷纷摇了摇头。

“堂主,我们还攻上去吗?”有收下在老人走得看不见人影后对风行猎小心翼翼地问道。

分行猎摇了摇头,对他说道:“传令下去,行动取消,即刻回赤域。”

“阮堂主,双堂主,这……”那人有些犹豫,毕竟这可是一域顶尖的宗门,这丰厚的战利品如今已经触手可及了,让他们就这么放弃他们还是很舍不得的,更何况他们为了剿灭剑门损失惨重,如果就这么放弃,是个人都会有情绪。

阮小二和双豪杰摆摆手说道:“下去传令吧。”

那人无奈,看了看羲和峰,有些不甘心地转身离开。

当风行猎的命令下达后血煞殿的人一个个都不解地看着风行猎三位堂主,不过他们对于风行猎等人的命令却不敢违背,一个个井然有序地跟在风行猎等人向剑门之外走去。

“禀堂主,前面发现大量尸体,都是望月宗和听雨轩守在外围的人。”走着,走着,忽然一个血煞殿的弟子来到队伍的中间对正在疗伤的风行猎禀报道。

风行猎一听双眼一下子睁开,他站了起来沉声道:“在哪?带路。”

“就在前面,堂主请。”那名弟子有些发憷,不知是因为风行猎的威严还是其它别的什么原因。

风行猎点点头,跟着那名弟子走了过去,阮小二和双豪杰也纷纷跟在风行猎的身后。

很快风行猎、阮小二和双豪杰三位堂主就来到了那么血煞殿弟子说的地方。

风行猎三人一见眼前堆积如山的尸体一个个都倒吸了口凉气,他们走了上前,乖乖,这足有数千人了吧,这还不是最恐怕的,最恐怕的是这些人都是一招毙命,没有任何的反抗迹象,就好像这些人排着队等着别人去杀他们似的。

风行猎蹲下去察看这这些人的伤口,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高手,绝对的高手!风行猎敢发誓就算是血煞殿最强的殿主过来也做不到一招秒杀这么多人。

阮小二和双豪杰也流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见识越多,就越是知道杀死这些人的存在是多么变(河蟹)态的存在。

“这是那个老人做的?”阮小二有些结巴地呢喃道。

“应该是吧。”双豪杰咽了咽口水回道。

“不是应该,而是根本就是。”风行猎站了起来,看着剑门外面语气凝重地说道。

嗤!阮小二和双豪杰都倒吸了口凉气,虽然他们很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可是事实却摆在他们的面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还好,刚才没有对那个老人出手。”阮小二和双豪杰拍了拍胸口暗自庆幸道。

老人的实力有多恐怖风行猎三人已经无法想象了,他们几乎是紧随老人一起离开剑门的,可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里老人一下子就灭杀了如此多的人,望月宗和听雨轩的高层战力也敌不过老人的一招就命丧黄泉。

风行猎在扪心自问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不说这么短的时间灭杀这么多人,单单让他对抗那十几个神域境修士也够他喝一壶了,有此对比,风行猎更感受到了老人和他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走吧,我们还是小瞧了剑门,毕竟是有着数万年的传承,玄天大陆最悠久的宗门,它的底蕴深不是我们所能想象得到的。”风行猎对阮小二和双豪杰无奈地说道。

阮小二和双豪杰也纷纷苦笑,这次兴师动众来青域找剑门的麻烦,没想到好处没捞到,反而惹了这一身马蚤。

现在他们似乎隐隐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青域一代不如一代,可是其它域的势力一个都没有明着进驻青域。

要知道青域最强大的望月宗在赤域都只不过是二流偏上的宗门,这样的宗门在赤域真的不够看,能随便灭杀它的势力不说多,但是也有十几个,更别说和它一级别的了。

这么一个弱小的青域从来都没有其它域势力过来瓜分?这要是说没有任何原因打死都没人会相信。只是以前血煞殿因为崛起时间短,了解的东西没有那些老牌的顶尖势力多的关系不甚了解,所以才没有深究其中的原因,在利益的诱(河蟹)惑下才贸贸然地接受了望月宗的蛊惑从而进军青域。

如今风行猎三人却是隐隐抓到了其它域的势力不敢把触手伸进青域的原因,那就是因为那个传承了数万年的剑门还在青域,它还没有倒下。

思索的越多风行猎等三位堂主就越是心惊,一个个都绝对这次答应望月宗来剿灭剑门是个天大的错误,他们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立刻回到血煞殿,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禀明血煞殿,并且阻止血煞殿继续对剑门出手。

至于望月宗,风行猎三位堂主早就在心里问候了它无数遍了,这就是个坑比,和剑门斗争了数千年都不知道剑门底蕴的坑货,它能存活这么多年上天简直就是瞎了眼。。

不过这坑比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了,这次来剿灭剑门望月宗和听雨轩可以说是倾巢而出,看到眼前的尸体,风行猎等人知道之前攻入剑门的那些人也一定被老人毁灭了。

今天过后,望月宗和听雨轩基本上可以说是破灭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风行猎等人和血煞殿现在需要考虑的,他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修复血煞殿和剑门的关系,确切来说是修复和刚才那老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