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地府篇之冠军之位

小说: 面具下的神明 作者: 初矣非 更新时间:2019-02-11 18:52:03 字数:2221 阅读进度:365/592

帝皇佩的出世让地府众神狠狠惊艳了一把,再加上非邑自带诸神天的光环,众人看他的眼神顿时再上一个台阶。

显然,最后的冠军即将在非邑和迩莽之间诞生,这可真是个大难题!

论创新,两件作品都是中品灵级,而且都用上了极新颖的阵法组合这把一群大师给愁坏了。

要选哪个呢?

有人说迩莽的盾牌灵活、机动性强也有人说非邑的更加大胆强悍,这叫一个各执己见,莫衷一是。

“那个我有一个问题。”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非邑有些尴尬的举起手,他一个半吊子在一群仙级准仙级面前发言,总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帝皇佩属于消耗品。”他好像没看见别人惊讶的眼神,“因为承载的阵法太多,每使用一次就会使材料损耗,这么一块,最多使用三次。”

各种叽叽喳喳的讨论销声匿迹,所有人都用微妙的眼神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好像在看一个绝世美人儿,而这美人儿却快要香消玉殒一般。

“此话可当真?”

非邑坦然一笑,“诸位大师也看见晚辈方才选择的材料了,炼器只是将材料的功能发挥到最大,却无法无做到点石成金。”

这是当然的,众人之所以会对他抱有这么高的评价,就是因为之前看到他选择的材料。

但这并不能影响众人对帝皇佩的评价,相反,正是这一点点的瑕疵,才让瑜显得如此珍贵。

“果真乃吾等炼器一脉之幸啊。”

最后,冠军头衔儿还是落在了迩莽身上,这是官方所期望的结果。

而非邑稍次之,获得亚军,他本人并不在意,风轻云淡地与前来攀谈、赞美的人们交流。

随着金月赛落幕,气氛一片和谐,除了某处迩莽听着老师说话,肩膀被拍得哐哐之响,似无所觉。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看似温和但是疏离的少年。

顽大师顺着徒弟的目光看去,他何其老辣,区区一个比赛当然看得门儿清,便摸着胡子呵呵笑道:

“徒儿可知道诸神天炼器一脉的第一大神?”

迩莽回过头来,脱口而出:

“鲁班大神。”他忽然来了兴致,目光如炬,“我听说您经常和他喝酒?”

“嗯。”顽大师看向非邑,神秘一笑,“当初老头子听说地府里潜入了诸神天神明,便向他随口提了一句,你猜那莽汉怎么说的?”

少年瞪着自家老师,“哎呀,你直说成不!想急死徒弟啊?”

顽大师看着毛躁的徒弟,这小子就是欠压力来磨炼,他忽然严肃了脸,说了一句话。

天马行空,志如铁铸!

一个人有了想法,再加上不凡的意志,即便不成功,也注定会拥有波澜壮阔的人生。

“这么多年来,老头子还是第一次听见那莽汉这样称赞一个炼器师。”

迩莽果然一副他好厉害,我怎么这么弱的表情,“师父,我先走了。”

看着徒弟狂奔而去的身影,顽大师隐藏在胡子下的嘴猛然裂开,嘿嘿奸笑起来,他没说完的是,当时那莽汉还说了一句:

“但是那小混蛋不爱业啊!这点还不如你那笨徒弟呢!”

年轻人啊,还是要有点压力好呀,在没有达到绝对无敌的情况下,找一个超越的目标远比在自己的世界里绕圈子好!

非邑这边脸皮子都要笑僵的时候,忽然有一股扬尘朝这边飞来,众人都被骇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就见迩莽那张严肃的打脸杵在眼前。

“迩莽,师兄?”

“我有话单独和你说。”

旁的人面面相觑,闻言都识趣的走开,新晋金月赛冠亚军的威严,加在一起过于耀眼。

场地顿时清空,非邑看着对方,“什么事?”

“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二。”

“不敢当。”非邑静静地等着冠军说话,但是,这位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非邑:“”饶是他肠子九转十弯也想不透这脑回路是怎么来的?

“哼,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是却故意选了黑枯木和寒冰地狱晶,以致炼制出来的帝皇佩成为了消耗品。”

嗬,这语气活像受了委屈似的!

不过非邑也能理解他这种想法,以这位对炼器的热爱,对手不拼劲全力就是对自己的侮辱,可是

“有更好的选择,但我也得会冶炼啊!”他哭笑不得地进一步解释,“确实,要代替黑枯木的木属性和寒冰地狱晶的冰属性,还有更好的材料,但要将哪两种材料放入阵法中就需要地府中的阵法,关键在于我不会。”

这回无语地换成了迩莽。

非邑以为自己这样说了之后他就会放弃,然而,他低估了小疯子的疯狂程度。

“不行,我得去跟主办方声明,比赛结果作废。”

他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几位大师的圈子走去,步履匆匆。

开什么玩笑?非邑连忙把人拉住,“哎哎,打住!”

这不是再打十殿和几位大师的脸吗?哦,才新鲜出炉的结果,这会儿跑去说判断错了,这这是傻子都知道不能做的事情!

然而迩莽作为一名炼器师当然不傻,只是在他眼里,脸面这种事情没有炼器的公平重要,绝对没有。

少年的脸上写着决绝。

非邑可不会舍命陪君子这一套,于是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炼器本是一件我行我素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反而落入俗套,若是想要证明我等炼器之才,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方法。”

“哦?快说来听听!”

“简单,你我私下较量。”非邑循循善诱,眼中精光一闪,笑开了,“迩莽师兄无非是想证明若是换一种材料后,帝皇佩是否能战胜你的霸王盾。”

提到这个名字,他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套呢。

“求之不得!”迩莽迫不及待,左右现在离去虚无之境还有些时日,“现在便开始吧!”

非邑却不慌不忙的摇了摇头,“既然是你我二人私下的较量,我们是否可以准备一点彩头?”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