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妇道人家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6:43 字数:3280 阅读进度:298/573

听到宁王妃这个字眼,制衣坊的老板娘惊的一愣,刚准备弯腰行礼时,却听沐云槿对着那开口出声的人说道——

“姑娘,你认错人了。”

但沐云槿话刚说完,就已经和那开口的女子一起走出了制衣坊。

老板娘看到此景,满脸狐疑的倒吸了口气,这俩人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

……

沐云槿没想到会在河月城的街头碰见红菱,上次一别后,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碰见红菱了。

“红菱,你怎么会来西元国?”沐云槿和红菱并肩走在街道上。

红菱抿了抿唇,露出一抹婉柔的笑容,可眼底却透着几分哀婉,“自然是陪太子殿下一起来的。”

“容玖也在这里?”沐云槿挑了挑眉,前几日听楚青媛说,容玖在年前要登基为帝,怎么这会儿忽然跑河月城来了。

“宁王妃,太子殿下就住在前面的客栈里,你与他也算是相识一场,不如去见见他吧。”红菱轻轻出声,话里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

沐云槿不想和容玖有什么瓜葛纠缠,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当瞥见红菱身上落寞的情绪时,咬了咬唇,有股不好的预感。

“你们殿下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沐云槿试探性的开口。

红菱闻言,转眸看向了沐云槿,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我去看看吧。”沐云槿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加上在西元国这里,她也算是容玖唯一认识的人了吧。

他们有过相互救命之恩,虽谁也不欠谁了,可听说容玖出了些事情,她也还是想去看看他,看看自己能不能帮的上忙。

“那我带你去吧,就在前面。”红菱见沐云槿松口要去见容玖,立即指了指前面,接着给沐云槿带路。

身后不远处,两道身影定定的看着沐云槿和红菱离开的方向。

“殿下,那不是王妃吗?”黄炎指着沐云槿的背影,这从刚才他们出门后,就一直在找沐云槿,这会儿总算是找到了。

只是……

王妃怎么进了一家客栈……

还是专门住宿的客栈……

正想着,楚厉已经抬步往那客栈的方向走了过去。

黄炎见状,急忙跟上。

……

“到了。”

红菱带着沐云槿来到二楼一间房门口,随后敲了敲门,“殿下。”

等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道回应,“进来。”

红菱推开了门,往身旁的沐云槿看了一眼,接着往里走去。

沐云槿跟在红菱的身后,一进门便见偌大一间客房内,一抹白色的身影闭着眼靠坐在一张躺椅上。

依旧和印象中的那样,容玖身着着一袭月白色的锦袍,容颜如雪似锦,好似夜空中的弦月,清澈宁静,整个人清华矜贵,却又透着一股浅淡的清润柔意。

沐云槿看着容玖,发现他整个人比上次瘦了一圈,眼皮底下也浮着一抹灰暗之色,看着似乎身体出现了问题。

“殿下,你看谁来了。”红菱见容玖闭着眼,笑着出声。

闻言,躺椅上闭眸小憩的容玖缓缓的睁开了眼,见到眼前站着的那抹身影后,微微一颤,目光静静的定格在了沐云槿的身上。

是她。

竟然会是她……

一直看了沐云槿半晌,容玖才缓缓出声,语气轻柔,“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沐云槿看着容玖,发现他说话时,气息力道都不是那么足,睁开眼后,整个人显的更加孱弱。

“坐吧。”容玖见她脸色也不太好,偏眸示意她坐下。

一旁的红菱又帮沐云槿倒了杯水,递给沐云槿,“宁王妃喝点水吧。”

沐云槿接过茶杯,道了声谢。

“我听说,你要继位了,恭喜啊。”沐云槿喝了口茶后,和容玖道了声喜。

此话一出,空气中的气氛僵持又低迷。

沐云槿微怔了一下,有点不知所措,“怎,怎么了吗?”

“其实,我们此行秘密前来河月城,是来找一样药材的。”红菱垂下眼帘,轻轻的叹了口气。

“药材?”沐云槿身子一僵,又看了眼容玖,“你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话落,沐云槿下意识的又细细端倪了容玖一下,再次触及到他眼皮底下那抹灰暗后,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产生。

“你中毒了?”沐云槿问。

她记得,容岷也是擅长用毒的。

“我没事。”容玖沙哑着声音开口,不想此时一见到她,就让她觉得自己这么狼狈。

沐云槿不理容玖,转眸看向红菱,“你们来找什么药材?”

“天星草,一种可以解毒的草药,据说极其罕见,我们找遍了东临国境内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后来暗中查了很久,才听说上一株在天星草,是在河月城境内发现的,我们才秘密前来。”红菱不顾容玖的话,直接告诉了沐云槿。

“原来是这样。”沐云槿点了点头,看向容玖,“你中毒多久了?”

容玖抿唇,一言不发。

沐云槿见他不理自己,又看向了红菱,“他中毒多久了?”

红菱闻言,看着沐云槿的眼神里浮现一抹深意,随后缓缓吐口,“一个多月了。”

“那已经很久了。”沐云槿想到许禾虞就是因为中毒太久,才导致毒素已经融合进骨血中,这会儿容玖也已经拖了一个多月了,恐怕情况也是不妙。

“我认识一个解毒高手,不如让她来帮忙诊治一下吧?”沐云槿想到了花缨上次轻松打败容岷的情景,估摸着这次说不定也能解容玖的毒。

容玖闻言,抬眸静静的看着沐云槿,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你为何也会在河月城里?”

他记得,西元国的皇城是蝶花城。

“和你们一样,来找药材的。”沐云槿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

“你,病了吗?”容玖脸色有些白,担忧的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摇摇头,“不是我,是一个朋友。”

“嗯。”容玖一颗心松懈了下来,偏眸看了眼时辰,静静的道,“不早了,让红菱送你回去。”

“那我明天带人来看看你。”沐云槿站了起来,容玖都开口让她离开了,她自然也不会还在这里多逗留。

容玖轻轻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沐云槿和红菱一起到了楼下,才发现容玖此行只带了红菱一人,于是有些好奇的开口,“那个叫章柏的贴身护卫呢,没和你们一起来吗?”

听到此话,红菱身形一顿,眼眶蓦地泛起一丝红,有些抑制不住情绪,“他死了……”

“……”

沐云槿一愣,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想起刚才容玖病弱的样子,又联想到现在红菱说章柏死了的消息,沐云槿心里一紧,不敢想象一个月前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先回去了,你不用送我了。”沐云槿感觉有些尴尬,到了客栈门口后,就朝着红菱道别。

红菱一顿,刚想开口说话时,瞥见客栈外的一道身影后,心中会意,轻轻的点了点头。

“再见。”沐云槿道。

“再见。”

……

刚踏出客栈的门,沐云槿便在夜幕中看到了楚厉的身影,他一人站在客栈的对面,视线正直勾勾的落在她的身上。

沐云槿看了眼四周,烟花节已经过去,街上已经无人在放烟花,这会儿街道上只有几家铺子还亮着烛火。

“你怎么在这?”沐云槿走近楚厉,开口问他。

楚厉垂下视线,看着沐云槿,眸光闪了闪,语气不悦,“你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知道啊。”沐云槿下来前特意看了时间,也就刚到亥时而已。

“你确定你知道?”楚厉挑眉,凉薄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弄。

沐云槿同样挑眉,环抱着双臂,打量楚厉一眼,“宁王殿下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楚厉见她这副精乖的样子,心中一阵无语,压低声音,恼怒出声,“你一个成了婚的妇道人家,半夜三更跑客栈见别的男人,是不是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

妇道人家……

半夜三更……

沐云槿抽搐嘴角,这也不过才晚上九点而已吧,竟然被楚厉夸张成半夜三更。

但一转念,沐云槿想到了另一层意思,于是故意歪头看向楚厉,唇露一抹甜甜的笑容,靠近楚厉,伸出手指轻轻的在他胸膛前画着圈圈。

“殿下这是吃醋了?”沐云槿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盯着楚厉。

听到吃醋这个字眼,楚厉霎时觉得窘迫,被沐云槿目光盯得也浑身不自在,伸手拍开了她的手,语气不耐,“沐云槿,注意好你的分寸!”

沐云槿原以为楚厉真吃醋了,心里还有些窃喜,这会儿被楚厉直接甩开了手,又听他这十分不耐烦的口气,才知他这都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

低眸看了眼自己的手,刚才楚厉甩开她的力道不轻,这会儿手背已经泛红,还伴着一阵火辣辣的疼。

想到以前的楚厉对她说话都是低声带着哄意的,沐云槿心头爬上几分委屈。

理都不想再理楚厉,直接转过身自顾自的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楚厉看着她耷拉着脑袋离开,又想到自己刚才拍开她那一下因为突然来的一股烦躁,似乎力道重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弄疼她了……

想罢,望着沐云槿的背影,眼神渐渐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