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嘴硬心软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3:12 字数:3243 阅读进度:199/573

月妃面色一寒,没想到沐云槿会这么直白的拒绝她,当即嗔了沐云槿一句,“你懂什么!”

沐云槿也懒得再与月妃多说,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安国师,“你怎么跟着她瞎胡闹?”

因为眼前这安国师同样来自现代,沐云槿说话少了几分顾忌。

安国师扯了扯嘴角,笑笑不语。

“不和你们扯皮了,放人!”沐云槿态度强硬,眼下的情形,也懒得再与月妃纠结这些事情,先把自己的来意解决才好。

况且刚才和他们聊天的语气中发现,他们其实没想要雪的命,那也省的她再费劲解这个阵法。

月妃听闻沐云槿的话,朝安国师看了眼,点点头。

安国师轻叹口气,上前一步,指尖真气溢出

沐云槿将安国师和月妃的小表情尽收眼底,心里又暗忖了许久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还是不敢相信,这个莫名其妙的月妃,竟然是楚厉的母亲。

从天牢出来的时候,沐云槿和雪并未坐着安国师的马车离开,而是由雪带路,带着沐云槿去了一处隐秘的宅子。

一路上,沐云槿都没和雪说话。

来到雪的宅子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雪想留沐云槿住一夜,被沐云槿拒绝。

“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出来一天,楚厉还在等我。”单独面对着雪时,沐云槿有几分别扭。

“云槿”雪抿唇,“你还是不肯认我?”

话落,雪观察了一下沐云槿的神情,上前一步,补充一句,“没关系,我会给你时间慢慢适应的。”

通过今日的事情,其实发现这个女儿心肠并不硬。

沐云槿淡淡的点了点头,回眸看了眼雪,“明日就是行刑之日,你最好今夜就离开这。”

“对了,你在南庭国待了这么久,就从未见过月妃?”沐云槿想起这茬,今日雪见到容晚月的时候,似乎只认得她容妃这个身份。

雪叹气,“我不常进宫,只听说过有位月妃娘娘,但她常处深宫大院之中,所以我并未见过。”

沐云槿点头,“那我先走了。”

说罢,沐云槿走出门去。

沐云槿离开后,雪在原地坐了下来,北堂闻风从另一侧的房间内走了出来,走到雪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这是个好的开始,别沮丧”

雪宽慰的笑笑。

沐云槿回到四合院的时候,院子内灯火通明,一众人都在院子内,等着她回来。

“主子,你终于回来了!”绮绮见到沐云槿的身影,激动的扑了过来。

沐云槿勾唇,下意识的想找楚厉在哪个方位。

“殿下在膳厅等你。”绮绮见她张头四处望的样子,抿了抿唇,指了指膳厅。

沐云槿往膳厅跑去。

踏进膳厅后,沐云槿一眼就看到楚厉坐在里面,桌上正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似乎料算到她会在这个时辰回来。

沐云槿一见到楚厉,不禁想到容妃的事情,心里有些晦涩,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楚厉,头埋在楚厉的颈间。

楚厉见她似有心事,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声开口,“先来吃饭。”

“嗯。”沐云槿点点头。

沐云槿松开了楚厉,在楚厉身旁坐了下来,拿起茶杯,喝了几口水,喝水的过程中,楚厉已经在她的小碗内夹满了菜。

沐云槿几乎饿了一天,此时埋头吃着饭菜。

埋头吃饭的过程中,沐云槿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将容妃的事情告诉给楚厉听,可又怕若楚厉知道自己母妃的事情后,会受到打击,毕竟这么些年,他一直在寻求破阵的方法。

好纠结!

沐云槿觉得自己快矛盾死了!

“人救出来了,我们明天是不是可以回西元国了?”沐云槿最终决定暂时不告诉楚厉。

“再缓两天。”楚厉想了一下回答。

沐云槿看向楚厉,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什么。

一顿饭吃的很快,沐云槿吃完饭后就回房间先沐浴,沐浴完毕后,躺倒在床榻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楚厉此时也穿着就寝时的轻衫进门。

沐云槿看见楚厉,侧翻过身,朝楚厉伸出双臂,一副无比欢迎楚厉的样子。

楚厉失笑,在她的身旁躺下,将沐云槿拥进怀里。

沐云槿抱紧楚厉,头埋在楚厉的胸膛前,无比安心的享受着这个拥抱,十分贪恋这一刻的宁静。

“受委屈了?”楚厉见她很少这样,轻抚着她的背,低声开口。

“没有。”沐云槿闷闷的开口,“只是觉得事情有点多。”

楚厉闻言,眉眼内覆上一抹愁虑,“累了一天,早点睡吧。”

“嗯。”沐云槿点头,确实有些困了。

不一会儿,听到怀里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后,楚厉心疼的看了眼沐云槿,替她掖好了背部的被子,低头在她的额间落下浅浅的一吻。

云槿,很多事情,并非本王不想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踏足这阴暗无边的险恶世道里,本王只想护你一世周全,让你永远做只快乐的小狐狸。

翌日,沐云槿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窝在楚厉的怀里,一条腿搭在楚厉的腰上,睡相极差。

沐云槿想悄悄的挪开腿,却被某人一把抓住,大手覆在她的腿上。

莫名的沐云槿觉得自己的腿痒痒的。

楚厉睁开眼,见她今日醒的还算早,微微勾唇,“不睡了?”

“嗯,我想去看看行刑。”沐云槿道。

雪已经走出了阵法,她想知道,今日这场邀请了其他三国使者来观刑的戏码,会怎么演下去。

“本王今日有些事情要做,你让绮绮陪你去。”楚厉起身,从床榻上走下,开始穿戴衣服。

沐云槿立即点头。

原本她还担心万一楚厉碰见了月妃怎么办,现在她和绮绮去,倒是正好。

不过,转念沐云槿又忍不住问道,“你在这里,能有什么事情要做?”

“除掉楚清和容岷的一个暗桩。”楚厉也不隐瞒,前日沐云槿跟他闹了一晚上,他后来想了想,也能猜出几分原因。

对于楚厉的坦诚回答,沐云槿心情更好了几分,其实只要楚厉能告诉她这些,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那祝你行动顺利。”对于楚厉办事,沐云槿一向放心。

楚厉笑看了沐云槿一眼。

两人走出房门的时候,站在院子里的丁羡和宋淳仿佛都在这深秋感觉到了一阵阵春风刮了过来。

想起前两日两人还在闹别扭,不由得感叹这夫妻吵架果真是床头打架床尾和。

吃早膳的时候,绮绮特意给沐云槿准备了一碗红豆汤,却被沐云槿推开,“太甜了这个。”

“诶?”绮绮摸了摸耳朵,摸不清沐云槿的路数了。

沐云槿抿唇一笑,“快吃,吃完了出门。”

绮绮似懂非懂,试探性的喝了口红豆汤,结果嫌弃的推开,继续猫着腰吃着盘子里的清蒸鱼。

吃完早膳后,楚厉只带着丁羡出门,吩咐宋淳在暗处保护着沐云槿。

沐云槿特意问楚厉借了一件轻便男装,乔装打扮了一番,俨然成了一副俊俏公子的模样,手持一把折扇,遮挡着自己的脸。

绮绮和修昧一左一右跟在沐云槿的身旁,三人一起出了门,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此次行刑由于邀请了三国的人,以及全城百姓都可观摩,地点特意设置在了城门外空旷的荒地上,沐云槿一路走着,可以看到所有百姓此时也都纷纷往城门口赶去。

来到城门口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百姓,已经将城门口的路围得水泄不通,沐云槿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南庭国国君等人的席位设在城楼之上,恰好可以清楚的目睹邢台。

“我们得换个地方。”沐云槿心想那些人若是站在高处往下看,说不定很快就会发现自己。

自己如今在西元国还是禁足之身,若被发现在这,也会引起不小麻烦。

沐云槿正想着,身后忽然冒出一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回眸看去时,沐云槿微微皱眉。

北堂闻风的贴身侍卫。

“国君有请。”那侍卫恭敬的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挑眉,跟在了侍卫的身后。

侍卫一直带着沐云槿来到了城楼上,踏上城楼之后,只见城楼上已经设立了几十个座位,而目前只有北堂闻风一人坐在那,其余还没有人到。

看到北堂闻风,沐云槿亦是一阵别扭。

“槿华来了,快过来。”北堂闻风看到沐云槿,毫不吝啬慈爱的笑容,开口叫了她的公主封号。

沐云槿走近,对于北堂闻风现身在这,也不讶异,“安顿好了?”

“嗯。”北堂闻风笑着点点头,“做戏还是要做足,你等等就待在父皇身边,装作是父皇带来的人。”

北堂闻风见昨日沐云槿前去相救雪,便知这个孩子其实嘴硬心软,此时一口一个父皇,过个嘴瘾,顺便让沐云槿对自己加深一些印象。

沐云槿撇嘴,“我站在你这里,会不会太冒险了?”

等等西元国的人,也会在这个场合出现啊,她虽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楚清容岷等人都是心思幽深之人,保不准会发现自己。

“放心。”北堂闻风投了个笃定的眼神给沐云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