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奇女子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26 字数:3322 阅读进度:91/573

沐云槿独自一人来到街市上,不知是不是黑市带给她的先入为主的观念,此时走在寻常的大街上,沐云槿都觉得这条繁华的街上民风都有些的低迷。

找了一家小饭馆,沐云槿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几个菜后,便撑着脑袋,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

“喵”刚坐下,一道猫叫声从一侧传来。

沐云槿一怔,偏头看去时,便见绮绮身着一席黑袍,大大的帽檐遮住了她头顶上的猫耳朵。

“绮绮?”见到绮绮出现在这里,沐云槿有些诧异。

“是啊,是我。”绮绮坐到了沐云槿的对面,勾起唇角,“原本绮绮还以为是阁中灵号出现了问题,没想到真的是主子来了。”

来了?

沐云槿捕捉到了绮绮话里的用词,挑眉看向眼前的绮绮,“凰羽阁在这里?”

“是啊,就在郊外的沿溪池下面。”绮绮道。

沐云槿眉心微拧,郊外?沿溪池?就是刚才自己被楚厉拉着洗手的地方吗?

“那溪水下面是凰羽阁?”沐云槿暗叹一声神奇。

绮绮点头,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点点头,“阁中刚才亮起灵号,示意主子出现在漳州城里,许多属下都想见一见你这位新阁主。”

“所以,绮绮特意来找主子,是想问问主子,愿不愿意和绮绮去一趟阁里,见见其他属下?”

沐云槿下意识的摇头拒绝,“不行不行,我还没准备好见他们,而且我今日是跟着楚厉来这里办事的。”

沐云槿话落,抿了抿唇,心中暗暗的道,自己如今这半吊子的样子,哪里适合做一阁之主,万一让那些心心念念要见她的部下失望了就不好了。

“那就先听主子的。”绮绮笑了笑,此时小二端了几盘菜上来,绮绮嗅了嗅鼻子,随后眼前一亮,“哇,有红烧鱼啊。”

“老板,再添双碗筷。”

接下来的时间,沐云槿吃着饭菜,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埋头吃着鱼的绮绮上面。

再看看一旁叠起的小盘子,随即又听绮绮喊道,“老板,再帮我准备一条红烧鱼,一条清蒸鱼,一条糖醋鱼!”

“好咧!”

沐云槿唇角溢出一丝笑意,看着绮绮头顶带着帽子,还被挑的高高的耳朵,揶揄道,“猫咪除了爱吃鱼,不是还吃老鼠么?你呢,吃老鼠吗?”

“呸。”绮绮立即将嘴里一口鱼肉吐了出来,皱着小脸看向沐云槿,“主子,我是猫灵,半人半猫,老鼠这种东西,不是人吃的。”

沐云槿捂嘴一笑,看她苦着一张脸,打趣的道,“好了好了,你接着吃鱼。”

“好饱啊。”半个时辰后,绮绮靠坐着椅子,打了个饱嗝,轻轻的抚着肚子。

沐云槿眼含着笑,瞥了眼桌上空空的菜盘后,忽的想到楚厉还在宅院里,不知道他吃饭没有。

想了想,沐云槿又招来小二,吩咐小二再准备几个菜,打包带走。

绮绮看着这一幕,无奈的摇摇头,“有夫之妇都像你这样的吗?”

“咳”沐云槿显被一口茶水呛到,见绮绮提起了楚厉,不禁想起一茬,“对了,那日托你去调查的花月楼,可有下落?”

“当然。”绮绮挑眉,喝了口水,看了眼四周,凑到沐云槿的面前,“在整个沧华大陆上,有一个地方有一家花月楼,有一个地方,有一家月花楼,且都是青楼。”

“在哪里?”沐云槿看着绮绮,等待下文。

绮绮笑了笑,“花月楼,就在西元国的莘曜城里,而月花楼,则在东临国里,但这两家青楼有没有联系,我就不知道了。”

莘曜城

沐云槿微拧眉心,先前并没有听说过这座城池,那花月楼,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楚青蔷背后经营的那个。

与东临国的月花楼,应该也只是撞了名的巧合吧。

“莘曜城,与这里距离多远?”沐云槿看向绮绮问道。

“约莫两个时辰左右。”绮绮回答。

顿了顿,绮绮似是想到什么,又补上一句,“主子,你竟然没听说过莘曜城?那莘曜城的城主瞿歆瑶,可是个奇女子。”

“怎么个奇女子法?”沐云槿微挑眉梢,倒是有些的好奇了。

“那莘曜城,原本叫莘珈城,改名为莘曜城,就是取自瞿歆瑶名字的谐音。瞿歆瑶今年二十一岁,和秦家兄妹一样,拜在秋叶道人的门下,是秦家兄妹的师姐,练的一身好武艺。”

“后来瞿歆瑶十八岁那年,被上秋叶山拜访的当今西明皇给看中了,要她入宫为妃。瞿歆瑶宁死不从,与西明皇带上秋叶山的禁卫军大打出手,结果你猜怎么着?”

“她凭一己之力,就灭掉了整整五百多名禁卫军,让西明皇当场傻了眼,不敢再提纳妃一事。但瞿歆瑶在秋叶山大开杀戒,辱了师门,被秋叶道人当场逐出师门。后来据说西明皇对瞿歆瑶实在佩服,见她逐出师门可怜,便给了她一座莘珈城当城主,这瞿歆瑶也是个任性之人,上任第一天,就将莘珈城,改名为莘曜城。”

“西明皇见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在西元国众多城池中,就属瞿歆瑶坐镇的莘曜城治理有方,管理有序。”

沐云槿听绮绮说了这么一串,会意的点点头,心中对这瞿歆瑶,也有几分的佩服。

不过,听刚才又扯上了秦家兄妹,沐云槿微叹口气,“这么说来,他们曾经还是同门。”

“是啊,不过这些年,瞿歆瑶似乎特别讨厌秦家之人,就在前不久西明皇邀请了瞿歆瑶参加秦家的庆功宴,被瞿歆瑶给拒绝了,还附上一句什么”

绮绮偏头想了一下,摸了摸耳朵,半晌才想起来,惊呼一声,“她说,卑鄙小人的庆功宴,也配她亲临参加?”

卑鄙小人

沐云槿挑眉,抿唇笑道,“这个瞿歆瑶,真是有意思。”

“这些我也都是听阁中最知晓万事的鱼婆婆说的,鱼婆婆还说,瞿歆瑶和如今河月城新上任的城主许禾虞,有些暧昧不清的关系呢!”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沐云槿与绮绮闲聊了许久,才停止了话匣子,结完账后,从饭馆内出来。

沐云槿手里提着几份热乎乎的饭菜,看向身旁的绮绮,“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绮绮点头,嗅了嗅沐云槿手里的饭菜,朝沐云槿嘿嘿一笑,“今日谢谢主子的款待啦。”

沐云槿淡笑,隔着帽子伸手抚了抚绮绮竖起的猫耳朵,“真可爱。”

“喵喵喵”绮绮朝沐云槿娇憨的叫了几声后,便挥挥手,身影消失在了街道里。

沐云槿无奈的摇摇头,捧着饭菜往回宅院的路上走去。

回到宅院后,宅院的大门依旧紧闭,沐云槿推门进去的时候,便见楚厉正和黄炎坐在院子里下棋。

见又是下棋这一套,沐云槿吸了口气,走了过去,将手里的饭菜放到了桌上。

“趁热吃吧。”

楚厉瞥了眼沐云槿带回来的饭菜,握着白子的手微微的一怔。

见楚厉一时没动,沐云槿微微扬眉,“怎么,不合胃口?”

“没有。”楚厉摇头,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夹了口菜。

沐云槿见状,勾唇一笑,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眼面前走到一半的棋盘,“这棋有什么好下的,一看黄炎就没赢过。”

“噗”黄炎一口饭喷出,擦了擦嘴,“喂,你别小瞧我,好歹我也是神赌手。”

“你赢过?”沐云槿挑眉,眼底有几分探究。

被沐云槿略带深意的视线看去,黄炎有些心虚,垂了垂眼,小声的道,“没”

“那不就行了。”沐云槿耸了耸肩,给自己倒了杯水,刚才与绮绮聊了好久,现在还真有些口渴了。

喝了几口水后,沐云槿想到刚才绮绮说的莘曜城,不由得看向楚厉,“你在莘曜城有什么秘密事情吗?”

楚厉放下筷子,微微皱眉,“为什么这么问?”

“河月城和漳州城都不好玩,我想去莘曜城看看。”沐云槿开口道。

楚厉闻言,淡淡的嗯了一声,半晌,唇角划过一丝不明意味的笑,“莘曜城对你来说,恐怕更加无趣。”

“为什么?”沐云槿微拧眉心,似乎不太明白楚厉的意思。

“下次你就知道了。”楚厉道。

楚厉的话,沐云槿似懂非懂,但听他说了下次,就估摸着楚厉可能在莘曜城也有什么产业或者秘辛,说不定随时就会去莘曜城了。

想罢,沐云槿喜笑颜开。

“这个给你。”瞥见沐云槿脸上的笑,楚厉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递到沐云槿的面前。

沐云槿伸手接过那银票,脸上笑意更浓,满足的往怀里一塞,赞叹的看了眼楚厉,“你的办事效率还真快。”

“喂喂喂,钱是我赢的,银票是我换的,你就不能感激感激我吗?”黄炎在一旁出声打岔。

沐云槿听闻,扬起眉梢,指了指身旁的楚厉,“你叫他公子,我是公子的夫人,公子要你替夫人办事,这可是你的本职啊。”

黄炎话语一哽,被沐云槿的话一呛,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反驳的话语。

求救的眼神递向楚厉,却见楚厉此时眉眼含着淡笑,温和的视线从沐云槿身上掠过。

见状,黄炎瞪大眼,见鬼似的看着这一幕,他与楚厉认识整整五年的时间了,五年来,就从来没见他笑过一次,总是一副清淡冰冷的样子。

今日真是撞鬼了,竟然对一个女人笑的那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