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手链

小说: 军事天才带着资治通鉴来到异世界 作者: 漱梦实 更新时间:2019-10-09 22:55:12 字数:3744 阅读进度:498/510

“为什么喜欢诚?你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找不到什么有趣的话题,同时也对此有些好奇啦……”

“嚯~~”

凯洛尔转过身来,将脸冲着艾丽莎。

虽然周围很黑,但是因为艾丽莎的双眼早已习惯了黑夜的原因,所以即便是这么黑的环境,艾丽莎也能非常清晰地看到凯洛尔她那漂亮的水蓝色双瞳。

“你是打算刺探一下竞争对手的情报吗?”

“才不是!”艾丽莎急声反驳道,“真的就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

艾丽莎的这声辩解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凯洛尔仍旧用玩味的眼神看着艾丽莎。

“算啦,不管你是真的好奇,还是打算来刺探竞争对手的情报,我都不在意啦,反正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跟别人讲的事情。”

“其实艾丽莎你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多余啦,你这问题根本没有问的必要嘛。”

“讨厌一个人的原因也许各种各样,但是喜欢一个人的原因基本都是相同的。”

“我为什么会喜欢诚,跟艾丽莎你为什么喜欢诚的原因是一样的。所以想要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诚的话,你只需要问问你自己的内心、问问自己为什么喜欢诚就可以了。你喜欢诚的原因,就是我喜欢诚的理由。”

“我才没有……”

艾丽莎下意识地想要凯洛尔的话。

然而,“我才没有喜欢苏诚”这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凯洛尔就抢在了艾丽莎之前,抬起一根手指抵在艾丽莎的嘴唇上,不让她说话。

“那张自欺欺人的话就不用再跟我说了。艾丽莎你也差不多要正视自己的内心了,承认自己喜欢诚真的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说罢,凯洛尔便收回了她的手指,然后接着道:

“好了,你的这个问题我回答完了,换下一个话题吧。”

“感觉凯洛尔你这答跟没答一样呀……”

“我已经很详细地回答你了哦。”

“唔姆……算了,那换下一个话题吧。凯洛尔你是怎么跟苏诚他相识且相熟的呀?我对这个也很好奇呢。”

“怎么跟诚相识且相熟的?嗯……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长呀。”

说罢,凯洛尔将侧着的身子摆正,让自己的脸冲着木制的天花板,脸上浮现出思索、回忆之色。

“跟诚他也认识很久了呢,在我14岁离家出走没多久,就认识了阿兰和诚,那时的诚才15岁,阿兰才12岁。”

“在我14岁那年和我爸爸闹翻、离开了布列特村后没多久,我便遇到了一个名为福尔克·温莎的大商人,他当时正带着他的商队来到北境。”

躺在凯洛尔身侧的艾丽莎津津有味地听着。

然而,就在这时——

“哈~~”

凯洛尔打了个大哈欠。

“我困了。”

“欸?”

“因为如果要讲我怎么跟苏诚相识且相熟的话,要讲好久好久。但我现在困了,不想讲了,所以等到之后我想讲的时候,我再跟你讲吧。”

“欸?!怎么这样!你这样也太不负责了吧!你开了个头后竟然就不讲了!你这样是在吊我胃口呀!凯洛尔你就讲嘛!我很想知道!”

“会告诉你的,不过不是现在而已。我感到有一些睡意了,所以现在不是很想讲,接下来的故事,我之后再跟你讲吧。”

说罢,凯洛尔便侧过了身,将后背重新冲着艾丽莎。

“凯洛尔!呐!别睡了!告诉我嘛!我很想知道后面的故事!你这样会害我睡不着啦!”

“哈~呼~哈~呼~哈~呼……”凯洛尔用可爱的呼噜声回应着艾丽莎。

“凯洛尔!你故意的是不是?你看出了我对你和苏诚的往事很感兴趣,所以故意开了个头,然后就不讲了,故意吊我胃口对不对?呐,凯洛尔!继续跟我讲嘛!”

“哈~呼~哈~呼~哈~呼……”

“凯洛尔!”

……

……

翌日。

布列颠尼雅帝国皇历291年2月23日。

苏诚来到布列特村的第2天。

清晨。

众人围着客厅的那张矮桌吃着美味的早饭。

坐在艾丽莎对面的苏诚,在吃着早饭时,发现到今日的艾丽莎的精神,似乎有些不好。

“怎么了,艾丽莎?”苏诚朝艾丽莎问道,“今天的精神似乎有些不好呀,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都是因为某个坏蛋啦。”

说罢,艾丽莎朝坐在她身旁的凯洛尔投去一道幽怨的眼神。

而凯洛尔似乎并没有看到艾丽莎她那幽怨的眼神一般,脸上继续挂着一抹莫名的笑意,默默地吃着早饭。

在吃完早饭后,凯洛尔就站起了身,跟众人交代了一声后,便朝屋外走去。

凯洛尔今天已经约好了要跟以克拉拉为首的旧友们去玩,所以今天可能要到傍晚才能回来。

在凯洛尔吃完早饭、离开了家后,叶戈尔也吃完了早饭。

“那我走了。”

淡淡地撇下这一句话后,叶戈尔便穿戴好防寒用的棉衣、大衣,朝屋子的大门口走去。

“一路走好,亲爱的。”

在叶戈尔站起身朝大门口走去后,维卡也立即随之一起站起了身跟着叶戈尔走到了大门口。

在跟着叶戈尔走到了大门口后,维卡便解下了挂在她左手腕的一条手链,然后挂在了叶戈尔的手腕上。

望着这条从维卡的手腕上,交递到了叶戈尔的手腕上的手链,苏诚忍不住因意外而挑了下眉。

直到现在,苏诚才发现维卡的手腕上,有着一条款式和凯洛尔的手腕上的手链近乎一模一样的手链。

——我每一次的出征,凯洛尔都会把她的手链交给我呢……而叶戈尔先生出去工作,维卡小姐也会把她的手链系在叶戈尔先生的手腕上……把自己的手链系到别人的手腕上……是这儿的什么习俗吗?有什么含义吗?

“那个——我想问一下。”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苏诚,朝刚把手链系到叶戈尔手腕上的维卡问道,“将自己手腕上的手链系到别人的手腕上——这一举动有什么深意吗?是你们这儿的什么习俗吗?”

“这的确是我们这儿的一项习俗呢。”维卡微笑回应道,“诚先生你对我们的这项习俗很感兴趣吗?”

“嗯,我很好奇。因为身为骑士的我,在每一次出征或者出远门时,凯洛尔她都会把她左手腕上的手链系在我的手上,所以我对这个很好奇,这项习俗有什么含义吗?”

苏诚的话音刚落,维卡便用左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这3指的指尖轻轻地捂住自己的嘴唇,然后发出一声满是惊喜之色的“哇喔”声。

而叶戈尔则是脸色大变,然后恶狠狠地瞪着苏诚。

“看来——诚先生你和小女之间真的是关系匪浅呢。在小女的眼里,你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呢。”

听完维卡的话后,苏诚脸上的疑惑之色愈发浓郁了起来。

而维卡似乎也看出了苏诚脸上的那愈发浓郁的疑惑之色,开始为苏诚解惑道:

“这是我们这儿的一项习俗哟。女孩到了10岁之后,都会从自己的母亲拿到一条母亲亲手制作的手链,我的这条是我妈妈、也就是凯洛尔的外婆做的,而凯洛尔的那条便是我做的。”

听到维卡这般说后,苏诚开始回忆了起来。

发现正如维卡所说的那般,自昨天早上来到了布列特村后,所见到的每一名女性,不论是克拉拉这般的年轻女性,还是那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手腕上的确都有着一条款式相近的手链。

“这手链的寓意和作用和护身符是差不多的,是为了保佑手链的持有人健康、平安。将手链交给别人,就寓意着希望那个人能够平安、健康地回来。”

“只不过——这条手链是不能随便除下和交给别人的。”

“一般来说,只有在年龄增长了、需要改变手链长度的时候,才会除下。也更不能把这手链乱给别人。”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面对某些特定的人,就能够把手链交给他。”

“特定的人?”苏诚忍不住反问道。

“没错~~”

说到这,维卡的脸上逐渐堆砌起了耐人寻味的笑意。

“面对自己的丈夫或者深爱之人时,就可以把这手链交给他,保佑他健康、平安了。”

“丈夫或者深爱之人?!”苏诚忍不住惊呼道。

跪坐在苏诚对面的艾丽莎,此时也不由得面露惊诧。

而叶戈尔此时望向苏诚的眼神,也更加恶狠狠了。

“没错。”维卡维持着脸上那耐人寻味的笑意然后点了点头,“小女竟然会在您每次出征前,将她的手链交给您,那便意味着在她的眼里,您是她的深爱之人哦。”

说到这,维卡顿了一下。

明明年纪也不小了,但却用俏皮的语气接着说道:

“顺便一提,我觉得诚先生您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所以我并不介意诚先生您做我的女婿哦,竟然小女这么喜欢你,那我也愿意尊重且支持小女的意见和想法哦~~如果您也喜欢小女的话,欢迎来做我的女婿哟~~”

“我很介意!!”叶戈尔此时十分煞风景地喊道,“我才不会把我的宝贝女儿交给他!绝对不会!!”

“好啦好啦,亲爱的你快去工作吧。你的餐馆还等着你打理呢。”

维卡默默地将大呼小叫的叶戈尔推到屋外。

而直到叶戈尔被维卡推到屋外后,苏诚才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凯洛尔……你原来在那么久之前,就在暗示着你对我的感情吗……

因为苏诚还未从这份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坐在他对面的艾丽莎,现在正用着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而就在此时,屋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来了来了。”刚离开大门没多久的维卡,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快步回到了大门前,“请问是哪位?”

“我是来帮村长传信的!”屋外传来一道年轻的男声,“村长要我转告一名叫苏诚的人:他的儿子现在回来了,你如果想要见他的话,现在就可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