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第294章 馊主意

小说: 侯门悍妻 作者: 兰朵朵 更新时间:2016-09-04 20:27:58 字数:3439 阅读进度:294/523

只是……有人要替自己办事儿,她也不会矫情推却,日后万一真有用得上娄贺的地方,她也不会客气,谁让他有错在先呢。

娄贺身为京畿卫副统领,能办的事儿,还是挺多的。

“走吧。”梁芜菁进了马车内,坐在了软垫上,便吩咐众人启程了。

从永安王府去梁府,本就不远,不一会功夫就到了,梁芜菁轻车熟路走到正院时,便见父亲和母亲在院子里逗弄着两个弟妹。

因对外宣称,他们都是女孩儿,所以也没人打孩子的主意,两个孩子身体和很好,虽然才一个多月,但母亲早就爱抱着他们到外头玩了。

母亲出身武将世家,对孩子虽然爱护,但也不溺爱,特别是小弟弟梁翊君,母亲已经打算好了,等这孩子到了三岁,她就要亲自教他练功了。

梁芜菁和梁义博虽然想劝,但最后还是作罢了。

“哎哟,瞧瞧是谁,是姐姐回来了。”大夫人张氏手里抱着儿子梁翊君,轻轻逗弄着,见梁芜菁回来了,立即抱着孩子到了她面前。

“好像又长大了呢。”梁芜菁轻轻摸了摸弟弟的小脸儿,柔柔嫩嫩的,真是舒服,这孩子已经不像刚出生那会了,那会子皱皱巴巴的,红黑红黑的,浑身还有小绒毛,现在长得十分饱满,皮肤也很白,小绒毛也很少见了。

“是啊,孩子嘛,本就是一日一个模样,去瞧瞧你妹妹。”张氏笑道。

梁芜菁颔首,从父亲怀里结果了妹妹梁忆柳,大约真的是女孩儿的缘故,梁芜菁觉得妹妹长得似乎比弟弟更好看,皮肤也白,当然,也不排除是她的心理因素。

“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用了早膳了吗?”大夫人张氏笑着问道。

“还没有呢,就是想回家蹭饭来着,母亲是不是不欢迎我?”梁芜菁将头靠在她肩膀处一下,娇声道。

“瞧瞧你,也不怕妹妹们笑话,快进来吧,我和你父亲也尚未用膳呢。”张氏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儿子交给了奶娘。

梁芜菁也把妹妹给了奶娘,一家人进了屋。

“再稍后片刻吧,你姨娘也说要过来陪我们用膳。”到了偏厅,张氏便笑着说道。

梁芜菁也不饿,便没有上桌,只是在靠墙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梁芜菁回府虽然是有事和父亲梁义博商量,不过也不急于一时,找个机会慢慢说便是了。

三人等了片刻,二夫人李氏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大约是走的太快,额头上都冒出细汗了。

“侯爷,夫人。”二夫人进来后就屈膝行礼,才起身又见梁芜菁在里头坐着,微微有些吃惊,便欲福身行礼。

“姨娘不必客气,坐吧。”梁芜菁伸手扶起了她。

“多谢王妃。”李氏也不敢托大,立即谢了恩,才入座了。

从前,她只是个背主求荣的下人,若不是主子怜悯,让侯爷纳她为妾,让她生下长女,她是断然没有今日了。

若说年轻时,还有争强好胜之心,希望能够得到侯爷的恩宠,但是年纪愈发大后,已经死了心了。

这么多年来,除了自己当初设下圈套,趁着侯爷酒醉爬上床的那一次,侯爷再也没有碰过她一下,她这么多年就跟守活寡一样,也是自作自受了。

可自己受苦不打紧,她心疼女儿啊。

“姨娘别愣着了,快吃啊。”梁芜菁见李氏有些发怔,便出言提醒。

“是,多谢王妃。”李氏连忙笑了一下,开始动筷子了。

李氏当初只是侯府的妾室,还是大夫人张氏劝梁义博给了她名分。

后来梁絮儿得到了皇帝宠爱,皇帝下了圣旨,破格晋封李氏为正三品的诰命夫人,从那以后,侯府里的人才唤李氏为二夫人。

因为是正儿八经的诰命夫人,梁义博虽然不愿,但每每遇到宫中宴请时,也大多会带上李氏,只是李氏有自知之明,很少去而已。

而梁芜菁呢,自小就称呼李氏为姨娘习惯了,也不想改口喊二夫人。

当然……当初她心中还是不快的,也不想让母亲受委屈,便一直姨娘姨娘的叫着李氏。

用膳时,他们很少说话,直到吃完后,离席坐到了厅内东侧的椅子上,李氏才站起身微微屈膝道:“侯爷,夫人,妾身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侯爷和夫人成全。”

“说吧。”大夫人张氏是一早就看出李氏有心事了,甚至昨儿个就察觉到了李氏的异样。

“启禀侯爷、夫人,妾身听说……听说明皇贵妃娘娘奉旨出宫在云瑶寺为皇家诵经祈福七七四十九日,妾身……。”李氏说到此眼泪就下来了。

那可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啊,虽然是在大夫人身边长大的,但这样不仅没有磨灭她对女儿的感情,甚至更爱了,她很少和女儿接触,可愈是这样,她越想念女儿,如今女儿听着大肚子,眼看都要临盆了,还要出宫祈福,她疼的心都要碎了,这几日来,她整夜整夜睡不着,担心的要命。

“你想去云瑶寺陪絮儿?”大夫人张氏轻声问道。

“是,妾身知道,妾身没有这个资格,只有夫人能够去,可……可夫人要照顾两位刚出生不久的小姐,抽不开身,妾身……妾身斗胆请夫人开恩,让妾身去照顾娘娘吧。”历史说到此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起来吧,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有为难你的意思,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好歹是有诰命品级在身的,去了也没有人敢说什么,更何况……云瑶寺也没有因为絮儿去了便不许外头的人去进香,你大可以进香的名目去云瑶寺,那样要看见瑶儿也方便许多了。”张氏笑着说道。

李氏闻言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张氏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她,立即磕了个头道:“夫人,当初是妾身对不起夫人,夫人您……。”李氏说到此已是泣不成声。

“姨娘快些起来吧。”梁芜菁有些看不下去了,又见母亲给自己使眼色,便将李氏扶了起来,笑道:“皇家可以祈福,咱们梁家也该祈福啊,姨娘对外就说,为侯府两位刚出生的小姐祈福,要在云瑶寺住一些时日,云瑶寺那么大,除了姐姐住的院子,还有好几个小院呢,而且云瑶寺住的都是女客,也方便,姨娘意下如何?”

“这……这真的可以吗?”李氏有些受宠若惊,下意识抬起头看着自家侯爷和夫人。

侯爷倒是没有说什么,夫人却已经点头了。

“你去收拾收拾吧,一会就启程,今日我与你同去,我也许久没有见到絮儿了,正好和她说说话。”大夫人张氏略微沉吟一下便笑着说道。

“是是是,多谢夫人。”李氏闻言连忙谢恩,感恩戴德的出去了。

“芜菁要去吗?”大夫人张氏回头问着女儿。

“今儿个我就不去了,母亲和姨娘去吧,过些日子,姐姐快要临盆时,我会去陪她一段时日的,今日我找父亲还有事儿呢。”梁芜菁笑着说道。

“好,那就母亲去吧,你们父女好好聊聊。”张氏笑了笑,立即吩咐身边的人去准备了。

这用膳的偏厅可不是说话的好地儿,梁芜菁和梁义博便到了小书房里。

“父亲,宁家的人进京了,父亲是知道的吧?”梁芜菁坐到了椅子上后,便轻声道。

“嗯,他们昨儿个就进京了,父亲自然是知晓的,只不过,忠勇侯夫人岳氏已经多年没有踏足进城了,也不知这次回来作甚。”梁义博摇摇头道。

“女儿来此,是想和父亲商量一件事儿,实在不瞒父亲……王爷他……离京了。”梁芜菁低声道。

“什么?”梁义博闻言十分吃惊,当即道:“糊涂,他伤势未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更何况宁家的人又来了,到时候可难以应付啊。”梁义博的确有些担心了。

“王爷有他自己的打算,再则,他是有功夫在身的人,伤势恢复的很快,父亲不必担心,女儿今日来此,就是想请教父亲,王爷不在王府,平日里也没有人到王府见王爷,皇帝无事也不会宣召王爷进宫的,可……宁家人来了,这就不一样了,即便皇帝不宣召王爷进宫见宁家人,可宁家人是肯定会到王府看望王爷的,即便明里不去,暗地里也会,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发现王爷不在王府……如今王府里的那一位,是王爷事先安排好的冒牌货,一言一行和背影都和王爷相差无几,但是正面一看,毫无相像之处,肯定会露馅的,女儿就是担心这个,才来找父亲的。”梁芜菁十分头疼的说道。

“我且问你,王爷并非痴傻的事儿,宁家人知道吗?”梁义博思虑了片刻后问道。

“知道,起码宁家兄妹是知道的。”梁芜菁连忙回道。

“依您看,王爷想不想让宁家人知道他在做什么?”梁义博低声问道。

“应该是有所顾忌的,毕竟宁家拥兵自重,对王爷来说,可能是个助力,也可能是祸事。”梁芜菁低声道。

“好,那你就保密,死活不说王爷去了何处,去作甚了,若宁家人问起,你就告诉他们,王爷不知所踪了,你也不知道人在哪儿。”梁义博摸了摸自己不算长的胡子,一脸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