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177章 王府

小说: 侯门悍妻 作者: 兰朵朵 更新时间:2016-09-04 20:26:46 字数:3409 阅读进度:177/523

皇帝听了心爱女人的话,浑身一震,是啊,对于太后受伤,他对外只是说太后是意外摔倒的,因此才处置了几个伺候不周的奴才,可他这样一****的请罪,太后又不见,传到了那些朝臣耳里,他们一定会有所察觉的。

不知道为什么,皇帝心中一下子就对太后埋怨起来了。

他是真心来认错的,虽然那****是逼不得已才拌了太后,可太后受伤是事实,他是很后悔,很心疼的。

可太后却避而不见,这不是在告诉旁人,她不原谅自己吗?她为何不原谅自己?

有心之人一定会多想的。

她是自己的母后,为何就不为自己考虑呢?

皇帝看着一脸心疼和焦急的纯皇贵妃,心中微微一暖。

她也受了伤,至今额头上还包着白纱布呢,可她醒来后一直关心着太后,一直自责着,完全没有怪太后伤了她,皇帝想想都觉得内疚。

更何况太医说了,她那日受了惊吓,伤了胎气要好好将养的,自己却害的她受罪,受苦了。

皇帝太心疼了,站起身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太后不原谅他,他一时半会也没有好办法,只能慢慢等候,等太后气消了再来请罪吧。

更何况这几日朝政忙得很呢。

“衡哥哥,都怪冰儿不好,冰儿每日都会来寿安宫向太后请罪的,直到她原谅冰儿和皇上为止。”纯皇贵妃看着皇帝,柔声道。

“不可,你不让朕来跪着,是为了大局着想,朕不让你跪着,也是如此,更是为了你的身子,为了咱们的孩子,你可千万别干傻事。”皇帝连忙说道。

纯皇贵妃闻言颔首,也不再多言了,她这么说不过是想安太后的心罢了。

而此刻,梁府的胧月阁中,得知太后今儿个才醒来,而且奄奄一息时,陈夙竟然高兴的大笑了几声,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自己的喜悦之情。

自打梁芜菁带着自己的夫婿回到梁府后,她再也没有去自己未出嫁前的英华院住了,而是按照父亲和母亲的安排,住进了父亲为自己盖的这座楠木楼—胧月阁当中。

这个院子是当初父亲专门给自己和未来的上门女婿准备的地方,她还询问了陈夙的意思,陈夙表示随便他们,于是惠周侯量梁义博就拍板了,让女儿和女婿住到了胧月阁。

自然……这胧月阁之中伺候的奴才只有碧云四个知道陈夙底细的丫鬟,这些日子,他也不用再伪装了,完全是真性情表露。

梁芜菁看着他笑得那般没形象,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暖暖的,终于没有再去打击他了。

按照陈夙说的,他现在是恢复本性了,这样的他,梁芜菁很快适应了,两人斗嘴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多了,完全不像从前那般死气沉沉的样子。

梁芜菁真的无法想象,他从前做皇帝的时候,难道也是这副吊儿郎当的德性?

不过她可没有多问。

“不就是太后受伤吗,瞧你高兴的,要知道现在皇位还在陈衡手里呢,等把他拉下马,你要笑个三天三夜,我都不会反对的,现在给我小心点,隔墙有耳,虽然这院子里没有闲杂人等,可万一有人路过听到咱们咱们英明无敌的永安王大笑,那可就危险了。”梁芜菁白了他一眼道。

“她受伤了我当然高兴,母后就是被她毒死的,要知道我从小到大,她暗地里害我的次数多着呢,从前要不是我够机灵,早就死于非命了。”陈夙低声说道。

这次他没有再大喊大叫了,梁芜菁说的也对,要低调不是。

“说的也对,这老妖婆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次还想毒死你,顺便收拾我呢,幸好我们反应的快,她现在算是遭报应了,听说她杀的人不少呢,不过……我很好奇,她是怎么受伤的,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她是在皇帝的寝宫受的伤,皇帝因此砍了几个奴才,说他们伺候不周,太后才不小心受的伤,我可不信。”梁芜菁摇摇头道,直觉告诉她,一定有猫腻。

陈夙也怀疑,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是非知道不可,他希望太后最好重伤不愈才好呢。

不过他也不想扫了梁芜菁的兴致,笑道:“很快会真相大白的,看着吧。”

梁芜菁闻言也笑了,似乎……这些日子好事一件接着一件呢,真是好。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你好好在家呆着,我去金水胡同看一眼。”梁芜菁一边说着,一边抓起大氅就要往外走。

金水胡同的永安王府,一切都尚未打点妥当,只是将从前的两处王府打通了,院子什么的都还没有布置好,听说连奴才都还没有买好呢。

当然,皇帝已经下旨内务府那边挑选一些奴才赐过来了,宫女是不会少的,太监倒是不必了,寻常的王府,一般是没有太监的,除非是皇子还未封王,在宫中长大时从小跟在身边的。

而今儿个一早,内务府的人也来请安了,说请王妃过去看看王府的布置,也挑选挑选奴才。

陈夙倒是没有跟着去,他去了,只能装傻,只能给梁芜菁添乱。

金水胡同离梁府所在的铜狮街还是很近的,坐软轿过去不过一刻钟。

其实这一片住的都是京城的权贵们,特别是老牌贵族,八大世袭候世家,都在这一片,离各大亲王府也很近。

梁芜菁想想都觉得美美的,日后想要回娘家那就是一刻钟的脚程,快得很呢,再则……她以后就是王府的女主人,没有人能够管得了她,她想回娘家那也是极为容易的事儿,甚至可以天天回来晃悠一圈呢。

自打得知要嫁给永安王陈夙起,梁芜菁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这么快乐过。

宫外的空气都比宫内的要新鲜无数倍呢。

梁芜菁掀开轿子的小帘子,往外看去。

这附近住的都是权贵,根本没有任何小商贩,路过的也是一些轿子,不知道是哪家的主子坐的,路宽,也没有丝毫冲突,而这一片,城卫军巡逻的也很勤快,闲杂人等根本不敢在这一代出没的。

到了金水胡同,梁芜菁下了轿子后,巨大的府门立刻吸引了她。

这比梁家的大门还要气派,毕竟是亲王府,规格要高一些,梁家即使有钱,也不敢明目张胆修成这样的,而门口那两个高大威武的铜狮子,也显示了王府的气派。

永安王府四个大字的牌匾高挂正中,听说是皇帝的御笔亲书,足以见得皇帝对永安王的好,起码在旁人眼中是这样的。

现在永安王,依旧是个傻子,可因为皇帝突如其来的宠爱,当真成了个香饽饽,这些日子竟然有官员到梁府,想要见见陈夙,不过都被陈夙装疯卖傻吓跑了,有过几个先例后,倒是没有这样的白痴再上门了。

梁芜菁的轿子刚刚落下,门口几个身着盔甲的士兵就迎了上来,看这打扮,竟然是禁卫军。

“不知来着何人?”为首的这位抱拳,十分有礼的问道。

然而,不等梁芜菁回答,王府内就急匆匆的跑出一个身影来,竟然是吴六。

这吴六从前是昌德宫的掌事太监,可没有少给永安王等人气受,可因为他是内务府大总管邱亮的亲戚,还是保住了饭碗,加之后来梁芜菁嫁过去后,他又识趣,经常没事都来昌德宫巴结,久而久之,也算是熟人了。

“王妃您来了,奴才给王妃请安,王妃万福。”吴六冲到了梁芜菁面前跪下,一脸谄媚的请了安。

“原来是吴公公,负责打点永安王府的竟然是公公你?”梁芜菁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这可是一个肥差啊,听说皇帝吩咐内务府好好布置一番,银子都是宫中出的,这吴六主管此事,免不得中饱私囊。

“是,奴才有幸能为王爷和王妃办事,这是奴才的福分。”吴六连忙回道。

那几个禁卫军是内务府去禁卫军大营挑来给永安王妃看门的,有十个,轮流看守王府大门。

他们见来的竟然是女主人,也立刻跪下请安。

“都起来吧,吴六带我进去瞧瞧。”梁芜菁笑道,也让人送了打赏的银子。

一众禁卫军们都是喜气洋洋的,都说永安王妃大方,想来给的不少了,没有人会和银子过不去的。

而且,来永安王府可是肥差,他们能来也是费了力气的。

事实证明,梁芜菁没有让他们失望,没人五十两银子,让这些人的嘴张大了老半天。

吴六有些鄙夷的看了这些粗人一样,笑眯眯的握着自己手中的封红,请梁芜菁进了王府。

两个王府打通了,成了一个王府,规模有多大?梁芜菁没有想过,但起码比梁府大多了,所以她走了两刻钟后就放弃了,因为吴六说了,以他们的速度,走上两个时辰也别想走遍这王府。

但吴六也有好主意,因为他有图,王府的地图,这是他特意让人画下来的。

一处处给梁芜菁讲解,过了一刻钟,梁芜菁终于明白这王府有多大了,比梁府两个都还大呢,快赶上三个梁府了。

【谢谢亲们的支持,今天会加更两章,一共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