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太后传召

小说: 侯门悍妻 作者: 兰朵朵 更新时间:2016-09-04 20:26:14 字数:3359 阅读进度:124/523

旭日初升,阳光穿过重重雾霭照射在了皇城的琉璃瓦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昌德宫的一众奴才们天刚亮就起身忙活着各自的差事了。

碧玉早已领着小厨房的两个小宫女熬上了主子最爱喝的薏米莲子粥,还备好了几样青菜,等着主子一起身就现时炒了送过去。

“你们好好看着紫砂罐里的粥,我去正殿瞧瞧主子那儿可要人伺候。”碧玉洗了手擦干净手上的水珠,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去。

到了正殿外头那几个粗大的老槐树下,碧玉听到了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打扫院子的粗使宫女和太监们抬起头一看,顿时惊喜连连道:“快快看,是喜鹊,好几只呢,一大早的就飞到咱们宫中来了,可真是好兆头。”

碧玉也瞧见了那几只绕着老槐树飞的喜鹊,原本心情极好的她更觉得神清气爽,快步进了正殿。

“碧云,主子还未起身?”碧玉穿过正殿去了寝殿,可刚到寝殿门口就见碧云守在外头。

“未起呢,主子和王爷昨儿个歇息的晚了些,今日恐怕要晚起了。”碧云摇摇头道。

“嗯,其实我觉着主子现在这样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你瞧瞧……上无公公婆婆要伺候,不必早早起身去婆婆身边立规矩,下无各房亲戚应酬,省力又省心,想睡到何时都无人敢过问,比从前在府中还自在呢。”碧玉嘿嘿笑道。

“你这丫头,就是没个正经。”碧云白了她一眼,心中却也十分赞同她说的话。

主子现在这样的确是不错的,虽然看似没有多少自由,但在昌德宫中,还是主子说了算,没有人来过问什么,也乐得清闲自在。

两人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渐渐地,天就亮开了,日头也渐渐升起来了。

“看样子,主子今日不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身了。”碧玉看着升起的日头,笑着说道,随即碰了碰碧云道:“时辰也不早了,咱们去用早膳吧,我今儿个也给你备下了你爱吃的糯米丸子。”

碧云却怕主子一会醒来,有些犹豫,本想让碧玉先去的,一抬头却见黄嬷嬷急匆匆从廊下过来了。

这些日子,黄嬷嬷甚少在这边出现了,因为主子说了,黄嬷嬷年事已高,应该享享清福了,所以让她好生歇着,昨夜黄嬷嬷有事来报二位主子,倒是情理之中,今儿个怎么又急匆匆的过来了,看着情形,似乎出了大事,否则以她的沉稳和老练,甚少有这样的情形出现。

“碧云,碧玉,主子们尚未起身?”黄嬷嬷走近后一脸焦急的看着二人问道。

“是。”碧云颔首。

“你们立即进去将二位主子唤醒,伺候他们梳洗,宫中派人过来了,要让二位主子去一趟寿安宫。”黄嬷嬷十分着急的说道。

“是。”二人闻言也不敢大意,立即进去了。

黄嬷嬷却还觉得不够,又去将碧瑶、碧落和姜芋、宁儿四人给叫了过来,一起进寝殿伺候。

人手多,加之梁芜菁和陈夙听闻了这个消息后,也异常配合,不到两刻钟,便准备妥当了。

梁芜菁刻意穿了十分素净的衣裳,发髻也是最简单的,她还亲自打开了日常惯用的首饰匣子,从里头选了两只白玉簪子,额前带了白玉流苏的额饰,看着高雅大方。

她自己觉得十分满意,便放下了首饰匣子,又拿出最里头的首饰匣子,准备拿一对耳环出来。

这匣子里的东西就十分名贵了,她记得自己有一对祖母绿的耳环,是父亲派出的商队在西边得到的,入了宫她也没有见到宫中有哪个主子佩戴,可见其物在大周朝有多稀罕。

不过……不识货的人还以为那是碧水晶石做成的呢,偏偏她又没有那样不值钱的东西,只能拿出这个宝贝了,配着头上的饰物和自己这身衣裳最合适了。

可当梁芜菁打开妆匣子时,却发现耳环不翼而飞了。

“碧云、碧玉,我那对绿宝石的耳环呢?”梁芜菁抬起头看着二人问道。

“绿宝石的耳环。”二人闻言皆是一愣,碧玉醒过神来后连忙道:“主子,是不是那对绿得发亮,十分漂亮的耳环,主子说过很名贵,让奴婢好好收着的?”

“是。”梁芜菁颔首。

“奴婢记得是在这个紫檀木雕刻玉兰花纹的妆匣子里啊。”碧玉有些着急的结果妆匣子,翻了一下后却发现没有。

“可能在别的妆匣子里,奴婢找找。”碧玉立即准备翻箱倒柜起来。

可梁芜菁放首饰的盒子实在是太多了,除了妆台上四个,高柜子里还放着好些,若是一一找过来,没有两刻钟是不成的。

“算了,给太后请安要紧,先去吧,回来再找也不迟。”梁芜菁随意拿出一堆珍珠耳环带上,站起身来说道。

太后传唤,若不早早过去,到时候太后若计较起来,便是大不敬之罪,那可不是说着玩的,更何况太后本就十分厌恶陈夙,就算表现的规规矩矩的还要出错呢,更别说今日二人有些晚了。

“是。”碧玉立即颔首,碧云也连忙跟了上去。

梁芜菁急匆匆的出了寝殿的门,还拉着似乎有些扭扭捏捏的永安王陈夙。

前来传旨的太监在正殿门口看见的也是这样一幅情景。

“娘子,我饿了,要用膳了吗?”陈夙看着梁芜菁,漆黑如墨的大眼中满是纯净之色。

梁芜菁不禁要感慨这厮的演技了,可太后派来的都是些善于察言观色的人精,他们若是不把这台戏唱好了,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事端来呢,于是她故意很配合的拍了拍陈夙的手,柔声道:“王爷,母后召见我们,这可比用早膳要紧多了,王爷乖乖和妾身去给母后请安,一会回宫妾身让碧玉给你煮好吃的。”

陈夙闻言内心仿佛在剧烈的挣扎着,半响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那好吧。”

前来传旨的中年太监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之色,随即不咸不淡对陈夙和梁芜菁道:“王爷,王妃,太后娘娘还等着二位呢,咱们快些走吧,迟了可是要出大事的。”

“是,多谢公公跑一趟了。”梁芜菁笑着说道,她身边的碧云也十分识相的递了个大封红给那太监。

“多谢王妃,咱们启程吧。”太监神色间的鄙夷和讽刺有增无减,仿佛很看不起这红白之物,可手上却没有丝毫犹豫,快速将封红放入了袖口中的袋子里。

一路过去,赶得很急,中年太监还一个劲儿的催促,以至于太软轿的小太监们跑的气喘吁吁的,好几次都险些摔倒,轿子上的主子们也十分受罪。

“这该死的太监,又不是去奔丧,这般急急忙忙的赶作甚?”碧玉跑的满头大汗的,加之方才前头一个小太监脚软了,轿子就猛的往前栽倒,若不是碧瑶和碧落手疾眼快过去扶住了轿子,恐怕主子都会摔下来了,碧玉心中自然十分不快,一向护主心切的她忍不住抱怨起来,只是声音很低,也只有她身边的碧云能够听见。

“谨言慎行,还嫌咱们主子麻烦不够多吗?”碧云瞪了她一眼,但心中其实很赞同碧玉的话。

那中年太监在前头走着,说走还不如说是小跑来的恰当,而且步子很大,小太监们抬着软轿,哪里跟得上,他就一个劲儿的催促谩骂,说得好听是在骂奴才,说的不好听就是变相的骂主子,让人听了都觉得愤怒。

“今早起喜鹊在咱们宫中盘旋,还以为是有喜事呢,没曾想竟然如此晦气。”碧玉嘟啷着嘴暗自嘀咕着,却不敢再说什么出格的话了。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还不快些,迟了杂家就回禀太后把你们都打发去做苦役。”中年太监自己也累得满头大汗,加之这个时辰,太阳升得老高了,虽还未到午时,却也热的人脸红气喘的,难受得紧。

来昌德宫办差,他本就觉得憋屈了,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而且,在他心中,永安王和王妃,实在不算什么主子,即便是永平王那些地位尊崇也握了一点儿权利的王爷们,他也是看不上眼的,他可是寿安宫的奴才,太后的亲信。

这中年太监其实并不是寿安宫的首领太监,但是仅次于首领太监的存在,伺候太后许多年了,深的太后信任,因此一向是眼高于顶的。

王太后此人本就有些尖酸刻薄,算不得大度,除了她自个的儿子,她对先皇所生的皇子们皆不待见,如今儿子做了皇帝,她成了太后,掌握了实权,自然更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今儿个一大早,永平王妃吴氏,永乐王妃杨氏入宫向她请安,就被她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这太监也是看在眼里的。

连二位有头有脸的王妃,他家主子说骂就骂,更别说永安王这个废物了。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都给我快些,一会到了寿安宫,你们都给我滚去内务府领二十个板子,一个个懒货,就该被好好教训。”眼看着寿安宫就在眼前了,中年太监的气焰也就更嚣张了,大声喝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