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无意偷听

小说: 侯门悍妻 作者: 兰朵朵 更新时间:2016-09-04 20:25:45 字数:3503 阅读进度:78/523

“这由不得你。”宁越冷声道。

“是啊,我不过是个庶出的女儿,哪里比得上你和姐姐,当初,他是皇帝,少年天子,姐姐嫁给他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而我呢,只能成为牺牲品,两年前……我十七岁,正当出嫁时,父亲却推了所有前来提亲之人,并上奏皇帝,说我有恶疾,一辈子都不宜出嫁了,父亲说了,要给我找到一个如意郎君,才让我出嫁,可前些日子我才明白,那时候父亲就打定主意要牺牲我救他吧。”宁双雪说到此已是泣不成声。

“别哭了,小心被旁人听到了。”宁越安慰着妹妹。

除了一开始拒绝离开,梁芜菁至始至终都没有再听到永安王再说一句话,都是这对兄妹在吵,永安王甚至没有多言一句话,但梁芜菁知道,这一切对永安王来说,打击很大。

此刻的他应该很心痛很心痛吧,过往的一切都被人给扒了出来。

兴许,在他心中,这辈子最不该做的事儿便是御驾亲征瓦刺吧,就是因为当初错误的决定,他失去了一切,就是因为当初错误的决定,他的人生充满了昏暗,仿佛看不到一丝曙光,就应为当初错误的决定,如今还让别人承受着痛苦,让别人也变得不幸。

“好了,你们不必劝我了,所有的一切,我自有安排,宁越,我们还是按照过去的方法联系,你知道的,若我真的要走,没有人难得住我,可天下之大,我陈夙的容身之处在哪儿?去南疆……不,如今还不到时机,时机一到,便是我夺回一切的时候了,你立即带着双雪出宫吧,否则就会让人起疑了。”沉默了许久后,陈夙如此说道,便离开了。

梁芜菁并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风实在是太大了,树枝晃动,她连黑影也看不清了,直到过了许久许久,再也没有一丝声响传来,她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

“主子。”碧云紧握梁芜菁的手。

“走吧,我们回宫去,王爷应该回去了。”梁芜菁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主仆二人慢慢往昌德宫去了。

“王妃,您回来了。”黄嬷嬷一直在大殿门口候着,见梁芜菁终于回来了,立即迎了上来问安。

“嗯。”梁芜菁轻轻颔首后问道:“王爷呢?”

“王爷身子有些不适,去寝殿歇息了。”黄嬷嬷笑着说道。

“哦……黄嬷嬷为何没有去伺候?”梁芜菁眨眨眼后,笑着问道。

“这……王爷不让奴婢伺候。”黄嬷嬷也没有再刻意隐瞒什么了,王爷的事儿,王妃已经一清二楚了,她再刻意遮掩,倒反会让王妃生气,这可是得不偿失的事儿。

“好,那便由他去吧。”梁芜菁知道,方才在御花园里,宁家兄妹二人的争吵让永安王十分烦心,特别是宁家三小姐宁双雪那一番话,应该深深打击了他吧,此刻的他需要好好冷静一番。

梁芜菁虽然觉得他可怜,虽然心中觉得不忍,可男人,特别是一个曾经执掌着整个天下的男人,最不需要的恐怕就是旁人的可怜吧。

黄嬷嬷本想让自家王妃去瞧瞧王爷,劝劝王爷的,虽然王爷和王妃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但在黄嬷嬷心中,始终是不一样的,可不想王妃却丝毫没有这样的心思,她本想劝说一番,却见王妃已往外走去了。

“碧玉呢?”梁芜菁看着院子里的小席子问道。

“启禀王妃,碧玉姐姐在小厨房里。”小席子连忙回道。

“走,咱们去瞧瞧她可准备好了。”梁芜菁拉着身边的碧云,快步往后院去了。

说好了要和众人守岁到天亮的,这是她从前在府里就年年坚持下来的,今年自然不例外,昌德宫上上下下的人都被梁芜菁叫到了后院。

碧玉和黄嬷嬷等人准备了一下午,备下的东西极为丰盛,用来烤肉的架子和炭火,也一早准备好了,昌德宫上上下下的人,除了永安王,尽皆到了,个个围坐在架子旁,一边吃着丰盛的食物,一边说笑,好不热闹。

梁芜菁对下人一向大方,更何况是过年,相当于宫中上下一块吃团圆饭,更是在守岁,因此给了不少银子让碧玉准备。

宫中奴才们,难得吃上瓜果,特别是在这个季节,更难,然而,今天这些东西样样都不少,点心更是应有尽有。

“我是用过晚膳的,你们都别客气,多吃一些。”梁芜菁见众人还是有点拘谨,随即笑着说道。

“是,王妃。”众人连忙应道,可除了她带进宫的碧云几人,其余众人还是有些放不开。

梁芜菁见此,笑了笑,没有再强求了。

最后还是碧玉起哄,让每人都表演一个节目,这才热闹起来。

后院一时欢笑连连,就连远在寝殿之中的永安王陈夙也听到了。

他早已歇下了,可心却平静不下来,因此久久不能入梦,外头一点儿声响都瞒不过他的耳朵。

最终,他轻轻叹息了一声,披着披风起了身,慢慢往外走去,本想去小园子里静一静,可路过后院时,他还是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

院里树上挂满了红灯笼,地上燃着一大堆篝火,火上驾着铁架子,上面好像烤着一直兔子,钟平正照顾着火候,而他的王妃正领着一大群奴才们,各自坐在矮凳上,围着篝火说笑着。

篝火旁还有两个宫女拿着手绢在那儿手舞足蹈的,似乎像在跳舞,却又让人觉得十分别扭,看着就有些想笑,若不是他早已失去了笑的自个,兴许也觉得很有意思吧。

“你们俩这不是跳舞,这完全是幼年时我们沟里那个老神婆,她给人驱邪的时候就是你们这样的……麻里麻里……。”碧玉看着上头硬着头皮跳舞的姜芋二人,大笑出声,还拿出手绢来学了两下,嘴里振振有词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碧玉姐姐欺负人。”两个小宫女被弄了个大红脸,冲过来拽着碧玉便要拉她上去。

“我不去……。”碧玉站起身就跑,最后还是被姜芋两个丫头给抓住了。

“碧云,救我啊,我不跳舞……我不能丢脸,主子,主子救我,碧瑶……碧落,快来啊。”碧玉高声喊着。

碧云倒不会上去掺和,梁芜菁也是但笑不语,可碧瑶二人就忍不住了,片刻后,一群小宫女们疯到了一块,又追又闹的。

黄嬷嬷见此,觉得她们很没有规矩,本想上去劝阻,梁芜菁却拦住了她,低声道:“由她们去吧,身在宫中,若时时刻刻都得谨慎,哪里受得了,今儿个过年,本就要开开心心的,这样是最好的了。”

“是。”黄嬷嬷见此轻轻颔首,一抬起头却见自家王爷正站在院门口,心中顿时一惊,下意识就要过去请安。

陈夙轻轻挥手,示意她不必惊动众人。

梁芜菁自然没有发现陈夙来过,和身边的人有说有笑,最后又被几个丫头拽着围着火堆又唱又跳起来,好不开心。

陈夙远远的看着,见梁芜菁毫无架子,和一众奴才闹成一片,丝毫没有主子该有的威严,但不知为何,他却觉得觉得心里暖暖的,眼前这情景似曾相识。

多年前,双冰才进宫时便是如此的,后来她成了自己的皇后,碍于宫中规矩,不得不拿出身为一国之母的威严来,但她对身边的人也是极好极好的,一如现在的梁芜菁。

陈夙知道,黄嬷嬷在宫中多年了,钟平也算是个老油条了,但二人对梁芜菁都极为敬重,甚至不愿意对付她,而自己……仿佛也被她影响了,当她知道自己的秘密时,自己竟然没有出手除掉她。

自然……贸然杀了她会给自己惹上很大的麻烦,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他的只觉告诉他,梁芜菁不是敌人,她不会对自己不利。

其实,梁芜菁若真的要对他不利,一开始便不会让他这般好过,也不会维护他,他如今只是一无所有的废帝,他不认为她对自己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看了许久,陈夙原本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慢慢往后面的小园子走去。

梁芜菁带着众人吃饱喝足又玩累了后,她才吩咐大伙去正殿守岁。

夜里天凉,若一直在院子里耗着,明儿个恐怕大伙都得病倒了。

正殿之中烧着地龙,屋内犹如暖春,在哪儿守到天亮也无大碍。

自然……众宫女们也拿出小石子,绣线弄起小玩意来,而太监们,竟然凑到了一起拿出个骰子小赌起来,最后连宫女们都凑了上去,梁芜菁破天荒的没有阻止他们,即便他们这么做是有违宫规的。

“我赢了我赢了。”碧玉大喊着,回过头对坐在椅子上打盹的梁芜菁道:“王妃,我赢了,改明儿个我请大伙吃好吃的。”

梁芜菁见她如此高兴,心中暖暖的,她所要的便是自己和身边之人能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一如现在一般。

“碧云,你也去瞧瞧吧,指不定你运气比碧玉还好呢。”梁芜菁推了推站在自己身边替自己捏着手臂的碧云,柔声道。

“我还是不去了。”碧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些心动的,毕竟她这么多年来可从未干过任何出格的事儿,虽然心中有一百个声音在提醒她,一定要小心谨慎,却又有一个声音在说,去凑个热闹也不碍事,反正有主子在。”

“去吧。”梁芜菁又推了推她,示意她过去凑个热闹,最后不仅碧云去了,连黄嬷嬷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