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准备

小说: 侯门悍妻 作者: 兰朵朵 更新时间:2016-09-04 20:25:37 字数:3280 阅读进度:65/523

“但愿如此吧,不过……他们如今进京,恐怕许多人都会盯着他们,我倒是希望父亲此时不要去凑热闹,按中关注便好。”梁芜菁轻轻颔首道。

“王妃放心吧,侯爷做事一向是最稳妥的,咱们能想到的,侯爷也能想到。”碧云安慰道。

梁芜菁闻言笑了,心道,是啊,父亲可是有七窍之心的人,精明厉害着呢,否则怎么守住梁家这偌大的家业,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嗯,待除夕晚宴后,一定要请父亲来一趟,见过父亲便知分晓,对了,咱们宫中的封红,可备好了?”梁芜菁看着碧云,柔声问道。

“启禀王妃,尚未备好,因拿不定个准数,奴婢正想问问您的意思呢。”碧云笑着说道。

“你和碧玉、碧瑶、碧落,外加黄嬷嬷和钟平,每人五百两,其余的……原本昌德宫中的小席子四人每人三百两,内务府派来的那几个,每人一百两。”梁芜菁几乎没有多想,便如此安排道。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碧云颔首笑道。

“还有……给内务府大总管邱亮也送三百两去吧,这些日子他给咱们办事也算尽心,总得给点好处不是。”梁芜菁笑着说道。

碧云闻言笑着应道:“王妃您这好处给的也太大了,五百两……抵得上他两年多的俸禄了,而且……奴婢说句实话,如今不比在府里,王妃其实无需给这么多,开了这个头,以后年年都得如此,加上平日里的赏赐,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呢。”

“不碍事,放心吧,等日后有了机会,这点银子对咱们赚的来说,便是九牛一毛了。”梁芜菁从来就不小气,她梁家人也不是目光短浅之辈。

身边的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这样的人都不好好对待,还要对谁好呢。

梁家对下人一向是无比大方的,所以梁家的下人都很忠诚,而且并不只是给银子这般简单,梁家的奴才个个都能识文断字,梁家有专门的学堂,请了好的先生来,只要是梁家人,都能进学堂,若是以后有了好的前程,梁家也会放入,烧了卖身契,还不需要奴才付出任何代价,梁家人也很护短,即使是梁家的奴才,也不容任何人作践,这是毋容置疑的。

正是因为这种种,所以,梁家结下了无数的善缘,也正是因为如此,梁家几百年来就没有出现过叛徒。

“那奴婢就依王妃您说的发下去,奴婢也盼着那一日呢。”碧云心中无比向往道。

其实,她家主子若是不困在这深宫之中,绝对是做生意绝佳的人才,加之梁家的底蕴在那儿,主子要做大事,也是易如反掌的,可现在却只能呆在这深宫之中,束手束脚,她是在心中都为主子觉得不值,只是从不敢多言罢了。

“嗯,放心吧,会有那一日的。”梁芜菁眼中闪动着坚毅的光芒,片刻才笑道:“对了,我看院子里的花都有些开败了,派人去内务府告诉邱亮,给我们换新的,都要过年了,是该好好布置一番了。”

“是,王妃。”碧云连忙应道,便要去吩咐。

就在此刻,钟平急匆匆跑了进来,恭声道:“启禀王妃,皇上身边的小太监亲自传话过来,让王爷和您过几日参加除夕家宴。”

“除夕家宴。”梁芜菁闻言一怔,按理说,她家王爷傻了,除夕家宴是轮不到他们的,自己今日试探贵妃姐姐,也被拒绝了,可现在皇帝却下了“恩旨”,实在太过反常了,难道这一切皆是因为宁家那对兄妹?皆因宁家?

“是。”钟平连忙颔首。

“我知道了,去给那太监一个封红,送他出去。”梁芜菁轻轻颔首道。

“是。”钟平闻言,立即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内务府便送来了永安王和王妃的朝服,用以参加除夕家宴。

梁芜菁看了自己那朝服一眼,眉头就皱起了,又拿起了永安王的,在他身上比了一下后便丢到了一旁,吩咐黄嬷嬷拿下去收着了。

“碧云,你和碧玉、碧瑶她们一会帮我打开箱笼,我要亲自挑选衣物首饰。”梁芜菁笑着吩咐道。

“王妃要亲自挑选除夕家宴的衣物首饰?可按规矩不是应该穿朝服吗?”碧云有些诧异的问道。

她记得,她家主子从小到大都不太注意这些,一来主子气韵非凡,即便衣着简单,依旧让人觉得高雅脱俗,没有人敢看轻她,二来……她和碧玉从小跟在主子身边,对主子的喜好和脾气摸得一清二楚,也知道主子喜欢穿什么,戴什么,所以她们所选的衣物首饰,主子几乎不会有异议,但这次主子却要亲自挑选,足以见得主子对此次除夕家宴的重视。

可再重视也得穿朝服,不能失了规矩啊。

“嗯,女为悦己者容,本王妃成日里闷在昌德宫,好不容易能够出去瞧瞧,自然要好好准备一番,而且……我是不会让人看轻了王爷和我,有时……太过于小心,太过于谨慎,反而会让多疑之人心生疑虑,还不如随性一些,才让人捉摸不透,去准备吧。”梁芜菁笑着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开箱。”碧云轻轻颔首,亲自去准备了,虽然她心中有太多的疑惑和顾虑,但终究没有多言。

废了整整两日功夫,梁芜菁终于准备好了自己除夕晚宴那日需要的衣裳和饰物,之所以废了这样多的功夫,只因现成的衣裳并没有让她十分满意的,因此动手做了一点,幸好她的陪嫁之中,各色上等的衣料和配饰应有尽有,罕见一些的,她都出了大价钱让内务府总管邱亮帮忙备下了,一切准备就绪后,她特意和几个丫鬟连夜赶工,不仅给自己做了一身满意的衣裳,也给永安王也做了一件袍子。

其实,按照宫中规矩,除夕家宴,众人皆是要按品大妆,身着朝服的,容不得任何人僭越,她身为王妃,自然有内务府前两日就发下来的凤冠霞帔,从头到脚一样不少,就连永安王这个不受待见的王爷,内务府也送来了朝服,可见皇帝对此次家宴的重视。

须知……皇帝打从心底就没有承认过永安王这个王爷,简直把他当做阶下囚一样,从前就未赐下朝服。

他本是个傻王爷,也不会去上朝,有无朝服自然没有任何人关心,不过这次却不一样了。

毕竟宁家人进京了,而宁家手中握着的重兵,足以让皇帝无比谨慎的对待,更何况……永安王不仅身份特殊,而且和宁家更是亲戚,皇帝自然要做做样子给宁家人和朝中大臣看看了。

梁芜菁明白,若宁家人未入京,恐怕……她和永安王是没有任何机会出席除夕家宴的。

可面对前两日内务府送来的朝服,她实在是对皇帝感恩戴德不起来。

“王爷,快过来试试这件衣裳。”梁芜菁看着自己眼前正装出一副可怜样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永安王,忍不住笑出声来,却见众人都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看着自己,这才收敛了笑容,将碧云手上的长袍拿了过来。

她这便宜夫君,她能笑话他,倒是不能让旁人也笑话他,否则他何以在这些奴才们面前立威。

眼看明日便是除夕了,今儿个午后,她带着手下几个丫鬟,险些把昌德宫翻了个底朝天,才在后院的土堆里把某人给拽了出来,几乎是强行将他带回了寝殿,让钟平几人给丢尽了大木桶里好好洗刷了一番,才弄了出来。

在梁芜菁看来,某人即便要装傻,也不该如此过分,竟然将他自个大半个身子埋在了土堆里,还弄了枯树叶盖在上面,险些就让人找不出来。

她本想发火,可看到他这幅模样,顿时气消了不少。

不过,她倒是很想知道……他这样装傻,这样变着法的让人觉得他是个痴儿,要到何时?

不过……梁芜菁也能理解他,他若不时常闹出这些大笑话来,宫中的人能相信他是个痴儿?皇帝和太后能相信他傻了?

所以,大多数时候她是有些同情他的,尽管他每次干了这些“离谱”的事儿,总是她去收拾残局,不过,她也不想计较这么多了,谁让他们现在是一根藤上的蚂蚱呢。

梁芜菁给永安王做的是一身紫色绣着如意纹的长袍,用的是尚好的料子和丝线,也是量身定做的,因此很合他穿。

梁芜菁觉得这身衣裳很衬他的气质,连连点头,十分满意道:“好了,很不错,明儿个除夕家宴,王爷就穿这个,若是王爷乖乖坐在妾身身边,不吵不闹,等回宫,妾身就让碧玉做王爷您最爱吃的碳烤野兔,配上前些日子妾身亲自酿造的果酒,一定很美味,自然,光吃这些一定很腻味,再加一个什锦汤羹,里头放上几样王爷最爱的菜,王爷觉着如何?”

“好啊……。”永安王闻言双眼亮的让人不敢正视,仿佛这就是世间最让他快乐和向往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