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坑娃的父亲

小说: 鬼王霸棺:夫人你有喜了 作者: 沐阿飘 更新时间:2020-01-15 01:47:47 字数:2429 阅读进度:276/309

“看拳!”黑衣男人已经被我激发出所有的怒火,他疯狂的朝我扑来,浑身的酒气令人作呕。

我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在空中一转,直到他的身体背对着我,我才感觉好受很多。

“没事少喝点猫尿,不知道老娘现在最恶心这味道吧。”我将他的头踩在地上,面无表情道。

“将军,将军,他好歹是五公子之一,您就给他留点面子吧。”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店小二跑过来,抱着我的双手道。

“面子?”我用力一推,将店小二推到一边,“他这样的废物点心,还要什么面子,等我打他一顿,让他好好长长记性吧。”说完我的拳头毫不客气的落在他的脸上。

从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对他很不爽了。

“啊!”拳头落下之后,一声堪比杀猪的声音响起,刺的我的动作一顿。眼角余光处刚好看到地上店小二落下的抹布,不客气捡起抹布揉成一团塞进了男人的嘴里,继续打了起来。

这一次,没有刺耳的叫声响起,我打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等我停下时,男人的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了,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像一条死狗。

我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盯着他那双肿的看不见眼珠子的眼睛道:“怎么样,服气吗?”

“服,我服了,以后我黑云就是将军的狗,将军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黑云模糊不清的说着,看样子已经是有气无力。

我将他丢在地上,拍拍手回到了房间。

之前我还想着能帮他们快点解决就快点解决,没想到他们居然看不起女人。

呵,那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女人是不好惹的。

片刻之后,几个男人就闯了进来,盯着我怒目而视,“是你打了我儿子黑云?”

我轻蔑的扫了他一眼,“呦,这是儿子打不过,就找了老子来啊,怎么,来为你儿子报仇?”

“不,我是来感谢你的。”男人突然跪在我面前,这番举动着实让我琢磨不透。

毕竟我打了他儿子啊,现在他居然来跟我下跪,说来感谢我。

魔界的人思维方式都这么奇怪吗?

“将军不知,我们黑家的功法就是要被打,越挨打法力就越高,可黑云是我们家唯一的独苗,谁舍得打他,这就造就了他不知天高地厚的个性。”

听着他的话,我嘴角抽了几抽。第一次听见这么坑人的功法,偏偏他们还视若珍宝。

“刚才你打了他一顿之后,他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说着他拍了拍手,一个翩翩公子从门口走了进来,竟然是之前被我打得亲妈都不认识的黑云!

我的嘴角再次一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能说这样的功法,我也很绝望啊。

总觉得这魔界的父母,都是坑娃高手。从开始的祖云,到现在我眼前这个男人。

我盯着站在男人身边的黑云,面无表情道:“所以现在他的法力更上一层楼了?”实在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们。

“没错,多谢主子帮我。”黑云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整个人比之之前判若两人,如果不是他那身衣服和他那张轮廓依旧的脸,我几乎要以为我认错人了。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摆手道:“我累了,你们先回去吧。”

我觉得我需要好好的消化消化,原本我以为魔界和人间相比,就是皮肤黑了点,每个人有点超能力,然后在落后一点,没想到他们又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是。”黑云对我无比恭敬,可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压力山大,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

等他们离开,我突然有种想逃离这个地方的感觉,我觉得在在这里待下去,我肯定也要果个他们一样了。

走到窗边,看着暗淡的天色,我叹息道:“百里,你什么时候才来。”

可没有人回答我,只有几道流星从空中一闪而过,不知道落在了那一片土地上。

我在窗口发了一会儿呆,又回到了床上躺下。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就叫来了黑云。

“把城里所有的铁都融成铁水,然后把铁水从每一个蚂蚁洞浇进去。”

“这样就可以了?”黑云盯着我,略带质疑。

“按我说的去做。”我现在一看到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可偏偏这五大家族里面,只有他我可以使唤。

黑云忙点头离开,我靠在床上只觉得十分烦躁,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可我又偏偏不知道到底什么事。

这种烦躁令人不安,我忙叫祖云出来帮我把了脉搏,只听他到:“你这是思虑过多,而且受到了惊吓引起的烦躁,只要熬过去就好了。”

“没有别的办法吗?”那种感觉总觉得看什么都不对劲,做什么都不得劲,烦躁不安的感觉令人几欲崩溃。

“没有。”祖云摇头。

我泄气的坐在椅子上,轻抚着肚子叹了口气,“宝宝啊,你就绕了妈妈吧。”

都说不做父母不知道父母恩,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让我快要疯掉。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看看。”祖云起身离开,把空间让给我。

我坐在床上,坐也不舒服,站也不舒服,整个人就像是点着了火的气球,快要爆炸。

在房间里转了几圈,那种感觉越来越严重,我只好打开门走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这种感觉才缓解了一些,可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现在我只想回到人间,陪爸爸妈妈一起看电视,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

可我知道,现在我还不能走。

因为我要保护自己的孩子,让他平平安安的降生。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一个小厮跑到我身边恭敬道:“将军,公子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走!”正好我满心的烦躁没地方发泄,那些蚂蚁就是我发泄的途径。

来到中心城的中心,只见这片地的周围站着密密麻麻的人,他们的身后全是散发着热气的铁水。

大约是忌惮这些蚂蚁,他们站在离蚂蚁还有几米的地方。倒是是忌惮了一辈子都东西,我没理由让他们一下子就不害怕。整个人腾空跃起,手腕上的镇魂镯变成一条长长的鞭子,然后我高喊道:“看到蚂蚁就给我泼!”话落,我提起鞭子就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