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求之不得

小说: 八零军婚:重生娇妻有点野 作者: 一浊 更新时间:2019-11-09 01:04:35 字数:5091 阅读进度:813/815

“呕……”

陈炳旭趴在酒店的栏杆处一顿干呕。

“不能喝还喝那么多,真把自己当成小伙子了?”

凶巴巴的语气,果然,还是那个乡下来的野蛮丫头啊!

陈炳旭趴在栏杆上,掩饰着嘴角的笑意,有些放肆。

他想,自己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人。

手边被送来一杯温水。

“喝点儿水压一压。”

陈炳旭一愣,下意识的接过。

来人也不年轻了,指尖相撞,陈炳旭还是僵硬了那么一瞬间。

刚刚安顿好喝多了闹脾气的他们家“小男人——楚天南”,林晓花出门就看到陈炳旭的狼狈样子,真是无奈了。

“你们一个个的,一把年纪了,我就不明白了,瞎折腾啥啊?”

见陈炳旭始终背对着她,林晓花还唠唠叨叨的。

“不是我说你啊,这两年你就不在家待着。

那叔和婶子岁数也不小了,念慈也不在身边。

你这身体也不咋地,可别把自己当成小年轻的祸害。”

陈炳旭半天没说话,林晓花就干脆锤了他一下。

“喂,我跟你说话呢。

你听到没有?”

这人一把年纪了,怎么性子还是这么别扭?

陈炳旭还保持着趴在栏杆上的动作,头埋在手臂里,嘴角翘起老高。

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他愈发的愿意回忆了。

犹记得第一次见面。

一身黑色的裙子,后脑勺上绑着的头发像是个扫把似的扫来扫去的,瞅着就不稳当。

当时他就想。

长得不赖有个屁用,瞧着就是个乡下土妞,哪里配得上他兄弟?

陈炳旭失笑。

那时候不喜欢林晓花,就怎么看都不顺眼。

那个丫头,当时还真是狡猾啊。

现在想想,当初林晓花那性子,只怕多数都是装的。

相识几十年了,陈炳旭再回忆那些点点滴滴。

亏得她那个性子的人,能在楚天南那个混蛋面前性子那么好。

陈炳旭一回忆,都恨不得冲回去把当时的自己和楚天南狠狠揍一顿。

可真是蠢得可以啊。

也真打脸。

谁能想到,他们现在成了这样的关系。

甚至于……藏住心底里那些不该有的情绪,陈炳旭深吸口气,结果胳膊就被人架住了。

“真是服了你了,都多大岁数了,还能喝醉了。”

林晓花在跟前没有看到人,来参加楚天东和王昭婚礼的人又都是有身份的,不想陈炳旭这个狼狈的样子被人看到,正好拐过去就是他的房间。

“你还是先歇一会儿吧,我一会儿去看看念慈他们在哪儿。”

一路上林晓花硬是架着人,陈炳旭下意识的挣扎,被林晓花在耳朵上狠狠拧了一把。

彻底老实了。

“你怎么还像当年一样暴力?”

陈炳旭喝的有点儿多,脑子晕乎乎的。

“嘁!”

提到当年,林晓花不乐意了。

“当年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说我配不上他兄弟的,还想给我们家天南塞女人。

我告诉你陈炳旭,也就是看在念慈面子上,不然我一天让我们家天南揍你八遍!”

两家相交几十年,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就这事儿,林晓花能念叨陈炳旭一辈子。

“我那不是……”

陈炳旭满身的酒气,下意识的想要解释,却扶着墙又是一阵干呕。

“艾玛你给我消停点儿吧。”

酒店就是自家的,服务员终于出现了,帮着林晓花把人弄到了床上。

陈炳旭晕乎乎的,眼睛通红,呆呆的看着站在床边的林晓花。

今天是楚天东和王昭大喜的日子,林晓花特意穿了一件黑色绣着红色花纹的旗袍,低调内敛。

一点儿都不像是张扬的林晓花。

陈炳旭默默地想着。

却看直了眼睛。

林晓花,还是那么好看。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摸着自己的头发。

他其实还没有楚天南年纪大,两鬓却已经染了白发。

可是眼前的女人,岁月像是特别偏爱她,脸上几乎看不到岁月的痕迹。

“林晓花,你是妖怪吗?”

陈炳旭突然喃喃。

怎么都是不老的?

林晓花一怔,难道这人是发现了什么?

是不是这些年自己被楚天南保护着,太放松了?

“你胡说什么呢?”

心里各种担忧,林晓花嘴上硬气道:

“别喝了点儿酒就胡说啊,我告诉你!

我叫了念慈过来,要不要给你叫医生?”

陈炳旭眼睛都直了,林晓花有点儿担心。

这人的身体可一直不大好,这些年若兰可是没少操心。

念慈很快来了,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干妈,您去歇着吧,我爸这有我呢。”

念慈扶着林晓花的肩膀,把人往出推。

“也不看看您那眼睛都什么样了,还不去歇着,回头小四儿看到了,又该难受了。”

听到小儿子,林晓花就无奈了。

“那小子现在跟个小老头似的,不但管着长思,还管着我和你干爹,你说说这一天天的,到底谁是家长啊?”

那言语里浓浓的炫耀,让念慈忍不住笑。

“是、是,小四儿就是没规矩。

回头我收拾他。”

“那可不行!”

林晓花拎着他耳朵。

“小四儿多辛苦啊,你们这些当哥哥、姐姐的不许欺负他,不然哼哼!”

林晓花威胁着,“别看你们大了,我打不动了就让你干爹揍。”

念慈哭笑不得的。

他干妈明明还年轻,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真是被干爹宠的。

明明他是顺着说的话好不好?

“干妈你偏心!”

一米八三的高大少年弯着腰,像是个小孩子似的枕在她肩膀撒娇。

“干妈有了小四儿就不疼我了,干妈偏心。”

念慈今天也没少喝酒,呼出的都是酒气。

林晓花嫌弃的把他推开。

“一边去,一股酒味儿,难闻死了。”

林晓花毫不客气的把人推走。

“我可懒得管你们,回头胃疼了都别找我。”

念慈把人送出门,直到林晓花进了隔壁自己的房间,小少年才轻笑一声。

真要是有事儿,还用他们去找?

哪次干妈不是把他们照顾的好好的。

房间里,陈炳旭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念慈抬起大长腿,直接躺在了他父亲身边。

两张酷似的脸,都是一样帅气。

一张是经过岁月沉淀的稳重,另一张,带着蓬勃的朝气。

“小叔都结婚了。”

念慈突然开口,没头没脑的。

陈炳旭没吭声,目光还是呆呆的。

“我也成年了,能保护好自己。”

念慈转过身,侧身看着身边记忆里似乎一直都没有胖起来的爸爸。

爸爸也老了。

当初软软糯糯的小娃娃长成了青年,依然是那个体贴温柔的人儿。

他知道爸爸这些年藏在心底的苦。

于是他说,“爸,想做就去做吧。”

大不了就是一顿揍呗。

念慈不负责任的想。

总好比他爸这么多年那心病一直不去,要靠着药维系的好。

陈炳旭终于有反应了。

“你认真的?”

他也扭头看着儿子。

四目相对,两张酷似的脸彼此注视着。

如果念慈不去笑,这个场面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小少年突然趴在枕头上,没心没肺的笑,声音闷闷的。

中年人的脸上爬满了怒气,还有一丝局促和不安。

陈炳旭知道,儿子其实一直很聪明,这小子从小就比同龄人都聪明,他一直是知道的。

曾经,那么小软软的一小团就知道守在爸爸身边。

陈炳旭一点儿都不怀疑,哪怕儿子这几年因为上学跟他分开,但是这小子是最懂他的。

所以陈炳旭才羞恼。

又是怕儿子会瞧不起自己。

他得说。

在这个世界上,儿子比他自己的性命都重要。

陈炳旭的手有点儿抖,他下意识的去兜里翻找药,手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了。

“爸,不就是喜欢一个人吗,有啥了不起的。”

明明还是轻松调笑的语气,可念慈的手却抓的很紧。

他爸又犯病了,不然不会去找药的。

可那药有依赖性,要不是太难受,他爸不会去吃的。

而今天这个难受,念慈很肯定,不是因为身体上的,所以他拦住了。

“爸,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没有错。

就像是我从小喜欢二妹妹,一直想要娶她。

我不觉得是丢人的事儿。”

迎上儿子那灼灼目光,陈炳旭有那么片刻的恍惚。

他差点儿就相信了。

“滚蛋吧!”

一把甩开儿子的手,像是逃避似的,陈炳旭转过身。

“那能一样吗?”

他喜欢的可是兄弟的老婆啊。

朋友妻不可欺!

要下地狱的。

陈炳旭努力想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肩膀都抖成一团了。

念慈真是心疼了。

他爸这个人,其实一直都是孤独的。

就像是这些年一直做得,哪怕已经成年了,念慈还是毫不避讳的展示着自己的依赖。

他趴在爸爸肩膀上,咕哝着道:“可是干妈那么好,喜欢干妈的人太多了。”

陈炳旭浑身一震。

儿子果然知道。

他闭上眼睛。

太丢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陈炳旭的脸滚烫。

念慈却像是没看到似的。

“我和叶欢我们都喜欢干妈的,好多人都喜欢干妈的。

爸,干妈那么好,尊上舅舅也喜欢,这没有什么的。”

他真怕他爸想不开。

毕竟这个脆弱的男人啊,是有前科的。

“那不一样。”

陈炳旭拽起被子,掩住自己的头。

那怎么能一样?

“那怎么就不一样了?”

念慈根本不让他逃避,直接拽开被子。

“那就算小舅舅是特殊的,那大舅舅呢?”

叶爱婉?

陈炳旭浑身一震,下意识的坐起来。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

这要是让方若兰那个疯婆娘知道了,几家都不得安生了。

陈炳旭吓得心脏砰砰乱跳。

这可是天大的秘密,他也是很多年后才发现的。

“哎呀爸,这事儿还是我干爹和干妈说话的时候被我们听到的。

不止我,当时欢欢姐和楚一他们都在。

欢欢姐年纪小也不懂,还当着若兰姑姑的面问了大舅舅。”

陈炳旭整个人都抖了。

方若兰那个母老虎。

叶爱婉是怎么平安活到现在的?

“所以说啊,爸爸啊,其实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谁稀罕谁那是很正常的。

二妹妹这么多年还少处对象了?”

提到这事儿,陈炳旭还是被分散了注意力。

在他心里,儿子才是第一位的。

“你不说我还忘了问,你和楚二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咋听说她又处了一个什么劳什子的留学生?

你不是说要把她娶回家给我做儿媳妇吗?

完蛋玩意儿,我看你一天天的就知道瞎巴巴。”

陈炳旭一直以来的执念啊。

“还有你那个老师是怎么回事儿?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女老师的事儿。

我告诉你,我看不上。

娇滴滴的,一瞅就是装出来的那种啥都不懂的傻白甜。

脑残文小说都不会那么写,我告诉你小子趁早给我撂下。

儿媳妇我只认楚二。”

陈炳旭见他还在那笑,气的去拍他屁股。

“哎呀爸,疼,疼……我都多大了,爸你咋还动手呢?”

念慈赶紧躲开,他爸别看岁数大了,那手劲儿可真不小。

“哎呀实话告诉你吧。

我和二妹妹约好了,等她三十岁我们就结婚。”

念慈下意识的隐瞒了那些关于“我们三十岁没有心仪对象就结婚”的话。

陈炳旭还半信半疑的。

念慈憋不住乐。

“这事儿骗您干啥,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喜欢她。”

也从小就希望,能把那个干妈就剩下一个妈。

其实,他们父子一直都是缺爱的。

父子俩终于又安静了。

并排躺在床上,陈炳旭试探着问。

“儿子,我那么……我有了那样不该有的……呃,我是说,其实我……”

“我都说了,恋爱自由。”

念慈满不在乎的道:“都什么年代了?结婚还能离婚呢。”

知道他爸爸心理负担重,其实并不是想做什么,念慈只希望,他爸爸不要心里再压着那么多事儿。

“大不了被我干爹揍一顿呗,爸你别怕,到时候我帮你抱着干爹,肯定就能打的轻一点儿。”

他嬉皮笑脸的,陈炳旭这下是彻底不担心了。

“你个混蛋小子,你是想让你老子死吧?”

陈炳旭按着人就是一顿揍。

房间里,念慈疼的嗷嗷叫唤。

“哎呦爸、爸,我这不是怕你憋在心里憋出病吗。

哎呦,别……别拿鞋底子抽,那个脏……我天,陈炳旭你来真的,我不玩了!”

隔壁房间里,楚天南放下耳机,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老公,吃橘子。”

林晓花笑眯眯的,迎上自家男人委屈的目光,坚定道:

“等他酒醒了咱们就去揍人,嗯,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