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穿书,恶毒女配

小说: 七零,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作者: 席妖妖 更新时间:2019-02-19 17:44:15 字数:3411 阅读进度:1/436

1974年,河西公社。

姜家。

清晨天还蒙蒙亮,屋内就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姜瑜睡眠浅,听到动静后睁开眼,看到躺在身边的姐姐姜烟已经开始起床穿衣服了。

似乎是察觉到姜瑜的视线,五官柔美的女子回头看着她,笑着伸手覆在她的额头,试了试温度,“烧可算是退了,早上姐给你煮个鸡蛋,天还没亮,你多睡会儿吧。”

姜瑜也没有拒绝,轻轻“嗯”了一声,然后乖乖的闭上眼睛。

姜瑜,本名陆颜,两天前进入到这具高烧加中暑猝死的身体里,成为了姜家姜瑜。

再刚恢复意识的那一刻,陆颜就想再死过去。

她穿到了一本叫做《七零年代璀璨人生》的书中,姜瑜是这本书里面从头到尾不断作死的恶毒女配,最后被人卖到偏僻的山沟里,成了两个年过四十的智障兄弟的共妻。

这本书是办公室的同事借给她看的,而陆颜看过后觉得这本小说很过瘾,男女主全程恩爱,虐起渣渣来更是高潮不断,这个恶毒女配姜瑜最终的结局,陆颜虽然觉得有点过分,可也是自作自受。

可如今她穿成陆颜,半丝欢畅也没有,只想裹紧小被子,哭个天昏地暗。

姜家的条件在河西村算是很不错的,姜爸爸之前是村子里的公社大队长,姜妈妈也是个温婉贤惠的女人,两人膝下有三个孩子,长女姜烟,次女姜瑜,以及小儿子姜川。

原本是和谐美满的家庭,可不料在去年年底,姜家父母去县里购置年货,归来时遇到三个社会盲流抢劫,两人身中数刀,当时两人距离河西村只有不到二里路。

后期公安经过一系列的侦查,将犯罪凶手抓获,直接送了三颗枪子。

虽说凶手死了,可姜家父母再也回不来了,家里只剩下这姐弟三人。

好在姜烟今年十九岁,虽说没有爷爷外公,却也能撑起这个家,这半年来,都是姜烟以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抚养弟弟妹妹的重担。

想到姜烟和姜川,现在的姜瑜只余下满腹唏嘘。

姜烟继承了姜妈妈的性格,温柔和气,再加上长得漂亮,可以说是十里八乡所有青年男子心里的梦,从姜烟十六岁开始,就有媒人上门来给她说亲,因为姜家父母是个开明的,他们也不想包办女儿的婚姻,一直都没有答应。

之后两人身亡,姜烟承担起了弟妹的抚养义务,婚事自然也就拖延下来,后期因为姜瑜的不断作死,姜烟受到牵连,被人设计嫁给了隔壁村一个瘸腿的鳏夫,不到两年,就被活生生的折磨死了,临死的时候形销骨瘦,不成人形。

而姜川也在书中走上了弯路,大姐死了,二姐只知道插足男女主感情,丝毫不在意这个弟弟,后期姜川成了社会闲散人员,在十九岁那年,强暴致一女子死亡,被判处枪决。

整个姜家,完全就是这部小说里最大的炮灰,没有一个是善终的。

想到姜家的命运,穿成姜瑜的陆颜觉得心很累。

灶间,姜川从另外一个屋子里走出来。

“大姐,二姐还没好吗?”

姜烟往灶膛里塞了一把柴,掀开锅盖用勺子搅动着锅里的米粥,阵阵香味在厨房里散开。

“小川去洗脸,你二姐刚退烧,今天在家里休息一天,明天再和你一块去上学。”

姜川今年八岁,还在读一年级,暑假过后就会升入二年级。

学校就在河西村,是周围的几个村子在七八年前一块建的,学校很简陋,冬不防风夏不防暑的,而且学校里的学生也基本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少能正儿八经的待在学校里安心读书,大部分时间要么就是被家长偶尔留在家里,背着竹篾筐捡牛羊粪便,要么就是自己跑出去漫山遍野的寻摸能入口的玩意儿。

孩子们的家长倒是很少管,毕竟送孩子们去读书,就是为了不让孩子在家里调皮捣蛋,而且这边孩子们读书也不用交钱,只需要在年底算工分的时候,给学校的老师一点工分就可以。

至于学校的老师,全部都是城里来的知青,他们来到农村有的是家里成分不好来避难的,有的也是政策上,每家必须要有一个下乡名额,才不情不愿的来到这贫瘠的农村,作为城里的年轻人,他们哪里能干的了种地这种活儿,因此在村办小学里教书,就成了知青们中间的香饽饽,毕竟当老师不需要干活,只需要教导孩子们读书就行,很轻松。

为此,最开始不少知青来到这里,为了这个教书的名额,明里暗里的不断过招,可谓是精彩纷呈。

早饭做好之后,姜烟给弟弟盛了一大碗米粥,还有一块玉米饼子。

“给你加点糖。”她从一个糖罐里舀出半勺糖,放到姜川的米粥里,“上学要认真听老师讲课,知道吗?”

姜川“呼呲呼呲”的吸着滚烫的米粥,小脑袋不断的点着,“我知道了。”

家里条件有限,自从父母不在了,姐弟三人只靠着姜烟的工分过日子,也亏得之前姜爸姜妈存下一些粮食和票子,不然哪里能撑到现在。

米粥在这个年代是稀罕东西,一般人家是吃不上的,大部分家庭能喝玉米糊糊就已经不错了,这也是因为姜瑜的关系,姜烟心疼妹妹,才在前几天,披星赶月的去了县城里的国营商店,排了一上午的队,买了几斤小米回来给妹妹补身子。

唏哩呼噜的喝完一碗甜滋滋的小米粥,姜川看着还冒着热气的锅,舔了舔嘴唇,慢悠悠的就着咸菜疙瘩,吃完一个玉米饼子,这才回屋拎着粗布做的书包准备去学校。

临走前他还来到姐姐的房间,探头探脑的看着躺在炕上的姜瑜。

“二姐!”姜川压着嗓子低声喊了一句。

姜瑜沉默三秒钟,然后才磨蹭着转过身子,入眼的就是姜川那张可爱的小脸。

“二姐,你快点好起来,我一个人去学校没意思。”姜川是家中的幼子,全家人都护着,之前可是千般万般的不喜欢去学校。

后来父母不在了,家里只剩下两个姐姐,姜川消沉了很久,才接受了父母去世的事实,之后就变得稍稍懂事起来。

他知道,家里指望着大姐一个人上工,若是他还不听话,大姐心里肯定难过。

这次二姐突然倒下,大姐当时在二姐身边哭的很厉害,姜川看着哭红了眼眶的大姐,心里特别的难受。

姜瑜抿唇笑了,“明天就和你一块去,你去学校要认真读书。”

姜川瘪了瘪嘴,“大姐刚才叮嘱我了,再说二姐考试成绩还没有我好呢。”

“……”姜瑜内心跑马,她上辈子好歹也是985和211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

姜川见二姐说不出话来,心里也舒坦了,“我走啦。”

“哦!”姜瑜眨眨眼,看着随后关上的房门,还有些头昏脑涨,想着再睡会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烟被一阵阵温柔的声音唤醒。

一睁开,就看到姜烟正站在炕边,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不得不说,姜烟真的很漂亮,十九岁的大姑娘,身材纤细匀称,胸脯也已经鼓了起来,穿着朴素的淡蓝色衣裳,衬得那张脸更加的清透雅致,或许也是因为生活太过艰辛,她的肌肤算不得多好,却也不差,只是稍微有点黑。

“姐。”姜瑜喊了一声。

见妹妹的气色还算不错,姜烟也就放心了,“天色不早了,要不要吃早饭?”

“好!”姜瑜灵魂到底是个成年人,整天让一个小姑娘忙前忙后的伺候她,她心里也过意不去,若非脑子实在晕的厉害,她早就去帮忙了。

在姜烟的搀扶下,她去洗了一把脸,然后虚软的靠在炕头上,等着姜瑜将小饭桌端上来,随后是一碗搀着红糖的小米粥,里面还有一颗鸡蛋,在小米粥里露出一个头,白白嫩嫩的,格外诱人。

随后是炒的大白菜,里面居然还能看到肉丝,旁边的缺口盘子里还有两个窝窝头。

等姐妹俩坐在炕上开始吃饭,姜瑜才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这位“姐姐”。

剧原书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姜烟心里藏着一个喜欢的男人,男人是他们这边县城里的一位公安,之前姜家父母的血案就是这个男人带头侦破的,姜烟也是在这期间,悄悄地喜欢上了那个硬汉公安,可是在那段时间,也知道对方是京城人,家里背景很强,之所以在他们这边任职,也是他自己要求在地方上历练。

后来硬汉公安似乎也对姜烟产生了感情,却不料因为姜瑜造的孽,让这两人刚萌芽的感情瞬间枯萎,硬汉公安返回京城后很快就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结婚了,而姜烟却香消玉殒。

在心中叹口气,端起大瓷碗,慢悠悠的喝着小米粥,里面加了红糖,甜滋滋的,而且这个年代的小米味道似乎更加的香糯,空荡荡的胃也因为小米粥的滋润,变得舒坦起来。

她下了决心,坚决不掺和进男女主的世界里,这辈子就守着姜烟和姜川,好好的过他们自己的小日子。

------题外话------

依旧是年代文,不过是穿书的。

男主会出现的比较晚,也是第一次尝试高岭之花类型的男主。

希望我不会写崩。